第393章 心狠手辣

人魔之路 393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3260字

仔细一看,这是三个全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其中两人看起来年约四旬,还有一人则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妪。三人中,也明显以这老妪为首。 从这三人身上的服饰,北河还有张九娘几乎是一眼就认出,这三人是万花宗的人。这让二人感到疑惑。 不过随即两人就反应了过来,如今半年时间过去,正好到了梦罗殿开启的时候了。 他跟张九娘还要姚灵,是通过特殊的方式,提前半年就踏入了此地。 这三人,应该是通过正常的途径进来的。 北河施展了感灵术,凝神一看,就发现前方那三个万花宗修士,都是凝气期九重的修为。 “看来即便是兵荒马乱,还是有不少人惦记着梦罗殿这处地方。”只听北河一声轻笑。 除了最初他碰到的刘七英,以及后来的澹台卿,此时又来了三个万花宗的人。那么由此可以推测,应该还有不少西岛修域的人,也会赶到此地来。 遥想当初,踏入梦罗殿的人,全都是资质高的凝气期修士。 但是因为如今西岛修域被攻破,没有了各大宗门的组织,踏入此地的人就各自为阵了。 前方那三人,不就是年纪颇大之辈吗。放在以往,这些人是绝对没有资格踏入梦罗殿的。 就在这时,疾驰而来的三个万花宗修士,也注意到了驻足在半空的他跟张九娘。 在看到北河二人后,这三人明显极为诧异。似乎完全想不到,在梦罗殿中还有人比她们更先赶来。 随即三人就压下了心中的惊讶,当向北河二人,满是警惕之色。 “邹师姐。” 在老妪身侧,一个中年女子向着她提醒道。 “此行还有任务,不要节外生枝。”只听老妪开口。 然而就在她话音落下时,北河竟陡然向着她们疾驰而来。 三人眼睛一眯,甚至隐隐浮现了杀机。 但是她们却没有妄动,而是静等北河的到来。 不消片刻,北河就来到了三人的面前,看着这三个万花宗修士,他神色古井无波。 而对面的三人看着他,则有一丝忌惮浮现,因为她们竟然看不穿北河的修为。 可随即三人就不以为意,因为凡是能够踏入这梦罗殿的,不用想对方也是凝气期修士。 另外北河加上张九娘不过两个人,而她们这一边却有三人,可不会惧怕对方,这让三人心中松了口气。 这时就听老妪沉声道:“这位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老妪的话,北河淡淡道:“你三人是万花宗的人吧。” “不错。”老妪点头。 “现在裂缝之外有多少人。”北河又问道。 “嗯?” 闻言,老妪还有她身侧的两个中年女子极为疑惑,不知道为何北河会有此一问。 “哼!”但听其中一个中年女子一声冷哼,“你是何人,半路拦住我等,你觉得你想知道,我等就会告诉你吗。” 北河瞥了此女一眼,接着陡然抬起了手臂,遥遥一拍。 “嘭!” 一只由真气凝聚的掌印,从他的手心激发而出,快若闪电的拍在了这中年女子的面门上。 随着一声闷响,此女的头颅炸开,红白之物四处飞溅。接着中年女子的无头尸体,就从半空坠落了下去。 致死她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而北河出手奇快,老妪还有另外一人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 “你……” 此时老妪看着他惊怒交加。 在她的注视下,她只能看到北河手臂一花,而后又是一声闷响,她身侧的另外一个中年女子,就跟之前那位一样,头颅炸开后,身躯笔直的坠落。 事已至此,为首的老妪终于反应过来,在她面前的北河,恐怕不是凝气期修士这么简单。 于是她足下一点,就要向后倒射而去。 不过她刚刚有所动作,北河骤然消失不见了踪影,接着老妪就觉得天灵一紧,竟然是北河鬼魅般出现在她的身侧,修长的五指一把盖在了她的头颅上。 仅此一瞬,这万花宗的老妪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危机感。 “啊!” 而她还来不及有任何动作,一股奇异的力量就钻进了她的识海中。 只见老妪的五官变得扭曲,额头青筋暴起,满是痛苦之色。 一把抓住她天灵的北河,神色依旧古井无波,仿佛斩杀这三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这一刻的他,神情跟当年的吕侯,极为相似。 在不远处的张九娘看到这一幕后,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但是事已铸成,她还是没有再开口。 老妪的惨叫声只持续了片刻就戛然而止,这时的她嘴巴大大张开,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十余个呼吸的功夫后,北河一把将老妪的储物袋拽下,手掌一松之下,老妪的身形从半空坠落,掉入了下方的丛林。 这时的他眉头微微皱起,陷入了沉吟。 对这老妪搜魂之后,他得知原来踏入梦罗殿的人竟然不在少数,足有七八十人之多。 而且这还是老妪知道的,她们三人进来后,恐怕后方还陆续还有人赶来。 人太多极有可能引起空间坍塌,并且这一次梦罗殿中出现的修士,将会达到有史以来最多。 对此北河倒是不以为意,他之所以对这老妪搜魂,就是想要看看在裂缝之外,是否有那法袍人或者独角巨猿的身影。 但是从这老妪的记忆中,他并没有任何收获。 不过这并不代表法袍人就不会堵截他跟张九娘,毕竟对方乃是元婴期修士,行踪岂是这老妪区区凝气期修为能够发现的。 虽然没有得到那法袍人的消息,但是他却从老妪的记忆中,得知了这些人为何会踏入此地。 她们三人之所以会踏入梦罗殿,是冲着梦罗殿药园去的。 这一次陇东修域杀来,西岛修域溃败。万花宗的高层便派了不少弟子踏入此地,前往药园采集足够多的三品甚至是四品灵药。 在这种非常时期,灵药可是极为珍贵之物。 这老妪三人乃是一组,而跟她们一样的,还有其他四组万花宗修士,都是凝气期修为。 最让北河感兴趣的,是否则这些人踏入梦罗殿的,竟然还是他认识的一个熟人,万花宗的赵清。 一念及此,北河眼中浮现了一抹冰冷。 他正愁如何找对方呢,要知道上一次他打听冷婉婉的事情,这赵清就对他有所隐瞒。 既然这一次赵清就在外面,那么离开梦罗殿之后,他无比要找到此女。 这时北河恢复了不多的法力鼓动,注入了老妪的储物袋,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储物袋上的禁制破开后,他法力探入其中,取出了一枚这老妪的身份令牌。 将此物拿到手,他将手中的储物袋随意的丢弃。 虽然没有从老妪的记忆中找到有关法袍人的踪迹,但是他依然不打算从这些人来的地方出去。 而他要找到赵清的话,就需要借助这老妪的身份令牌了。 “北道友是不是过于心狠手辣了一点。” 就在北河将这老妪的身份令牌给收起来时,只听他身侧的张九娘道。 在此女的眼中,他们这三人无冤无仇,而且同是西岛修域的人,北河竟然二话不说的痛下杀手,行径着实是狠毒了一点。 闻言北河看了此女一眼,嘴角翘起了一丝讥讽之色。 “若是不杀,指不定这三人出去后,我等出现在此地的事情就会暴露,张长老应该不希望这样吧,所以有时候可不要过于仁慈。” 说完之后,他便继续向着前方掠去。 而北河并未想到,若非张九娘乃是手软之辈,当年的他恐怕就跟这三个凝气期的万花宗修士一样了,岂能有今天。 看着他的背影,张九娘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就在她跟北河并肩而行时,她看着一侧的北河,神色不禁微变。因为这时的北河,额头上竟然遍布一颗颗的汗珠,眼中浮现了明显的痛苦之色。 他刚刚只是用真气杀了两个人,再鼓动法力破开了老妪的储物袋,此时他体内真气跟法力的冲突,竟然让他有一种难忍的痛苦。 这还只是他稍稍调动之下的结果,若是像以往那样,毫无保留的鼓动真气跟法力,即使是以他如今的肉身强悍程度,他也敢肯定,他体内的经脉会被撑爆。 一想到此处,北河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 看来从今以后,他只能在体内保持真气或者法力当中的一种存在,而且除非是关键时刻,不然绝对不能跟人动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