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再踏梦罗殿

人魔之路 381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3791字

在张九娘踏入通道后,北河便立刻将通道关闭。后来他可是清楚的看到,法袍人踏入其中,遭到了雷电之力的重创。 由此可见,此人即便是元婴期修士,但就如张九娘所言,也别想硬闯进来。 这时北河心中的震惊,依然没有平复。 在西岛修域上,他从未听闻过那法袍人的名号,更没有听说有一只元婴期的灵兽,因此他怀疑这二人应该都是来自陇东修域。 没想到刚刚杀到此地的陇东修域修士,都知道梦罗殿的存在了,甚至有元婴期修士踏足此地。 “呼啦……” 就在他如此想到之际,在他身后突然有一道身影乍现而出。 北河心中警惕之余,却没有妄动,霍然转身,他就看到了张九娘此女。 这时的张九娘消耗剧烈,胸口微微起伏的同时,更是气喘吁吁。 只见她来到了北河所在的金色柱子前,二话不说的屈指弹射。 北河本欲出声阻止,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开口。 随着数道亮光打在金色柱子上,金色柱子上画面再次显现了出来。 这时二人就看到了一团黑色人影,还有那只独角巨猿出现在了画面中。 “是他们!”张九娘银牙紧咬。 此女当初也曾两次踏入过武王宫,因此对于有着元婴期修为的法袍人,还有后来的独角巨猿,印象可是极为深刻。 跟北河一样,她亦是震惊无比,没想到这次会在此地看到这二人。而且以此女的心智,自然也猜出了这二人应该来自陇东修域。 “动作还真是够快的。”只听张九娘沉声道。 闻言北河没有出声,而是看着画面中的二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更让两人惊讶的是,下一息在画面中,又出现了两个人。 而且当看清其中一人的模样后,北河不禁张了张嘴。 那是头上扎着一根根麻花辫子,身着红色长衫的矮小老者。 对于这老者的印象北河可谓极为深刻,此人赫然是当年在天门会上,拓印他一份传送阵图后,给了他阵法上心得体会的吴振子。 这吴振子竟然会跟法袍人还有那独角巨猿出现在一起,现在看来,此人或许也是陇东修域的人了。 而在吴振子身侧的那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此人长着一张马脸。 不知为何,看到这马脸青年后,北河有一种眼熟的感觉,仿佛曾几何时在哪里见过。 “是他!” 略一回忆,他终于想起了什么时候见过此人了。 当年他踏入梦罗殿的时候,曾在药园久留,而这马脸青年就曾拦在路上,后来更是操控了一具梦罗殿中的傀儡,在药园对万花宗的人大杀四方。就连那只仙土,也是此人先抓到的。 只是那个时候的马脸青年,还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如今的此人早已模样大变。这么多年过去,对方恐怕也早就突破到化元期了。 一次性竟然能够碰到这么多的熟人,这让北河惊诧无比。 就在北河跟张九娘极为震动时,再看梦罗殿之外。 “方前辈,这是怎么了。” 后赶来的吴振子看到法袍人被黑色烟雾笼罩的样子,不禁开口问道。 闻言法袍人并未出声,而是看着前方狮头,心中的惊怒之意丝毫都没有消散。 他纵横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到过刚才那样的凶险,可以说差一点他就殒命了。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他差点就死在一座阵法之下。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何西岛修域的人守在此地这么多年,但是却从来没有元婴期修士敢亲自来打梦罗殿的主意,因为这根本就是找死。 之前他虽然有小心大意的成分,但也有轻视这梦罗殿的原因,才会造成这种结果。 深深吸了口气后,法袍人压下了心中的震怒,开口道:“这阵法的威力,恐怕能够威胁脱凡期修士了。” “这……”吴振子呼吸一窒。 能够让这法袍人都如此忌惮,看来之前此人在前方的阵法之下,必然吃了不小的苦头,不然也不会落得这幅样子了。 吴振子摸了摸下巴,而后对着储物袋一拍,从中取出了一只扁平的玉盘。 仔细一看,在玉盘上还铭刻了诸多的灵纹,一看此物就不凡。 取出此物后,吴振子神识从眉心探开,没入了玉盘中。而后就见玉盘呜呜旋转了起来,此物竟然是以神识操控之物。 随着吴振子心神一动,这只玉盘便缓缓向着前方的狮头口中飘飞而去。在众人的注视下,没入了狮头的口中。 仅此一瞬,就见石头口中青光大亮,一股股蛰伏的雷电之力开始酝酿。 只见玉盘一顿在半空,宛如死物一样,丝毫气息都没有流露。随之通道中酝酿的雷电之力,便没有被激发。 吴振子吸了口气,而后手指掐动,从前方的玉盘上,有一股微弱到极致的神识波动弥漫而开,向着通道的各个角落探寻而去。 “刺啦!” 几乎是在玉盘上的神识波动刚刚弥漫出来,一道青色的电弧迸射而出,轰在了玉盘上。
玉盘瞬息间就被轰成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通道内。 下一息,青光大放通道再次暗淡了下去。 吴振子神色一沉,那玉盘可价值不菲,竟然就这么毁了。不过他也因此看出前方那座攻击性阵法极为高明,不是寻常探测手段能够摸清的。 于是他站在狮头之外,徘徊走动了起来,过程中不时屈指弹射,对着狮头边沿的墙壁打出一道道法决。 直到良久之后,才见他绕回来,在法袍人身侧站定,并一声叹息。 “哎……这阵法只能从内部想办法破开,在外面的话,是没辙的。” “就连你都没有办法吗?”法袍人道。 “别说是老夫了,即便是阵法宗师恐怕也无能为力。除非方前辈能够将一侧墙壁轰开,让老夫踏入其中。但是将墙壁轰开,又何必破阵呢。”吴振子摇头。 法袍人神色一沉,这梦罗殿的墙壁他又不是没有尝试过,可就连一侧的独角巨猿发动雷霆一击,都无法撼动丝毫。 “刚才那小辈是如何进去的。”只听法袍人问道。 “那小辈应该是布置了一座阵法,而后用了一枚令牌。”吴振子目露思索道。 说着他将目光看向了脚下的那座聚灵阵的残骸,以他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座聚灵阵。 一想到之前张九娘操控这阵法激发一枚令牌的一幕,吴振子就陷入了沉吟。 他几乎可以肯定,关键所在就是那枚令牌。那枚令牌应该是类似于梦罗殿的通行令一类的宝物。 法袍人也看到了之前张九娘的动作,并且对于那面令牌印象颇为深刻。 对方手中有令牌,所以能够踏入其中,而他们却没有,自然只能被阻挡在外了。 “这梦罗殿的出口有多少。”这时他看向了马脸青年问道。 “晚辈只知道一处。”马脸青年立刻回过神来,并拱手道。 “呼啦!” 突然间法袍人毫无征兆的伸出手,隔空一抓,只见马脸青年被他给摄了过去,没入了笼罩此人的黑雾中。 “啊!” 下一息就听一声惨叫从中传出。 但只是呼吸间,这一声惨叫就戛然而止。 “嘭!” 不消片刻,只见这马脸青年的尸体就被法袍人从黑雾中扔在了脚下。 这时的此人双目凸起,嘴巴张开,眼中满是惊恐,赫然是一副被搜魂之后的下场。 这一次法袍人差点殒命,虽然是他自找的,但若非马脸青年带他来此地,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此人的回答无法让他满意,就只有搜魂了,也算解了他心中一口怒气。 看到他的举动,那独角巨猿脸上毫无波动,不过一侧的吴振子却皱了皱眉,最终此人倒是没有说什么。 “走吧!” 只听法袍人道。 说完之后,此人率先向着来时的方向掠去。独角巨猿则跟在了此人的身后。 吴振子看了看前方的狮头,而后摇了摇头,此人屈指打出了一颗火球,将马脸青年的尸体包裹燃烧,而后才跟在了之前二人的身后,眨眼间此地就变得空无一人,当马脸青年的尸体燃烧殆尽之后,四周更是陷入了诡谲的黑暗。 通过金色柱子看到这一幕的北河跟张九娘,神色微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之后,才听北河头也不回道:“张长老,我等出去的路,必须另选一条。” 闻言张九娘神色一动,随即她就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北河担忧的是,会被法袍人等人堵截。 “走吧!”又听北河道。 话音落下他率先起身,向着身后的出口行去,离开了眼下的这间密室。 当他回到大殿,就看到姚灵正站在此地,二人只是相视一眼,并未说什么。 片刻后,张九娘也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这时三人将目光看向了前方那扇紧闭的大门,而后同时向前行去。 清晰的脚步声,在静谧的大殿中有些刺耳。 来到紧闭的大门前,张九娘吸了口气,而后此女便向前行去,而后用力一推。 “嘎吱!” 只见大殿的大门,便缓缓打开了。 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向着大殿之外望去,而后就见三人不约而的睁大了眼睛。 大殿之外昏暗无比,但是却有一道道宛如鬼魅般的黑影,在半空漫无目的的游弋。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看到这些黑影脸上的惨白双眼,北河只觉得口干舌燥。 他已经认出,这些黑影赫然是一只只阴灵。 几乎是在三人将殿门打开的刹那,无数的阴灵仿佛有所感应一样,在半空一顿,而后缓缓转身,看向了北河三人。 在一双双惨白双目的注视下,北河三人只觉得浑身汗毛竖起。 “哗啦……” 下一刻,这些阴灵就形成了一股凶猛的黑色浪潮,向着开启的殿门蜂拥而至。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