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危机迫近

人魔之路 378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3646字

北河三人在没入裂缝中的浓郁瘴气后,就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时他激发了一层罡气护体,当瘴气附着在罡气上,他能够感受到轻微的腐蚀感。 只是当年他尚在凝气期修为,都能够轻易抵挡这些瘴气的侵蚀,更不用说如今他有着化元后期的实力了。这些瘴气的腐蚀,对他而言不痛不痒。 三人向着下方不断的下潜,而当初在裂缝中那种空间结构脆弱的情形,在此地并没有出现,这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即使依照三人的速度,也向下潜了小半日的时间,三人才终于到达了裂缝的底部。 这时在张九娘的手中,拿着一颗散发出了乳白色光晕的圆珠,将四下的漆黑一片,给照耀出微微的光亮。 北河就看到了三人所在的裂缝底部极为潮湿,地面在踩踏之下,会出现一些浅浅的凹陷。 在两旁还有身后,乃是三面脆弱的泥墙。只是在正前方,却有一堵青黑色的石壁。 看到这堵青黑色的石壁之后,北河露出了一抹正色。 梦罗殿当初是悬浮在半空的一座巨型宫殿,只是后来坠落在了大地上。 而既然是巨型宫殿,那么便有宫墙穹顶等构造。 在他们面前的这堵青黑色石壁,就是梦罗殿某处的外墙。 虽然只是一堵墙壁,但却难倒了西岛修域一辈又一辈的元婴期修士。这些元婴初期乃至元婴后期修士,不管施展什么手段,都无法在这堵墙壁上留下任何痕迹,更不用说强行破开了。 北河走上前来,在这堵墙壁前方丈许站定,一副若有兴致的样子观察着。 下一息就见他伸出手,屈指一个弹射。 “咻!” 一道犀利的剑芒从他指尖迸射而出,打在了前方那堵墙壁上。 “锵!” 但听一道金属交击的脆响,刺在墙壁上的剑芒瞬息间就溃散开来。而在青黑色的墙壁上,就连痕迹都没有留下一丝。 “不用白费力气了,这面墙壁就连元婴期修士都无法破开。”张九娘的声音从他一侧传来。 闻言北河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他是出于好奇之下才试试而已,从未想过他能够将这一面墙壁给破开。 “莫非此地就是我等这一次的突破口不成。”北河看向了张九娘问道。 “我等的突破口也不在此地。”张九娘摇了摇头。 “那是在何处?”北河道。 “随我来吧。”张九娘道。 说完后,此女就手持散发出光芒的圆珠,顺着墙壁的一侧行去。 北河没想到还有路可以走,于是他跟姚灵二人跟在了张九娘的身后。 三人只是顺着墙壁行走了百余丈,前方的张九娘就停了下来。 这时北河还有一侧的姚灵,具是有些惊讶。因为在一侧的墙壁上,出现了一扇大门。 这扇大门跟当初北河从正前方踏入梦罗殿的那一扇几乎一模一样,是一颗张开了血盆大口的狮头。 只是在他面前的这只狮头只有五六丈大小而已,跟裂缝另一端梦罗殿的正门,可没有办法比较。 “梦罗殿的大门共有四处,而诸如这种小型的侧门,则有八处之多。但是除了裂缝另一端的大门遭到损坏,凝气期修士可以通行之外,其地方一样都处于封印的状态,强行轰开的话,还会遭到大门上禁制的反击。”只听张九娘道。 说完后,她又继续开口,“当年就曾有不止一位元婴期修士出手,想要强行将这扇大门给轰开,但结果就是这些人在大门禁制的反击之下,顷刻间就化作了飞灰,即便是元婴后期修士亦是如此。可以说要从这扇门踏入梦罗殿,比起轰开梦罗殿的墙壁,更加困难,因此后来也就没有人敢打这扇门的主意了。”只听张九娘道。 “原来如此。” 北河点了点头,并且看着前方那颗张开了血盆大口的狮头,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随即他就看向张九娘道:“张长老应该是找到了如何开启此门的办法吧?” “不错。”张九娘点头。 “现在就说说吧。”北河道。 他犹记得当年张九娘曾说,开启梦罗殿,需要一个肉身前强悍的修士帮助,而他的肉身就远超同阶修士。 只是当初张九娘并未细说,现在他倒是要过问清楚,以免有什么凶险。 “妾身在先祖的储物袋中,找到了如何操控这大门上雷电禁制的办法,但是这种禁制极为奇特,妾身只能将禁制的威力降到最低,而无法彻底关闭。也就是说,到时候禁制依然存在,在踏入此门时,还是会遭到攻击。” “张长老是什么意思?还望讲得清楚一点。”北河皱眉问道。 “梦罗殿乃是一方远古势力,当年鼎盛时期的梦罗殿,修士数以万人计。因此各处禁制以及大阵都有人操控,就比如眼下的这扇大门上的禁制,同样有人看守。想要将这处禁制彻底关闭的话,需要在梦罗殿内部,操控控制禁制的阵台。”
北河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吟,而后他就看向张九娘道:“张长老的意思是说,你将此地的禁制威力降到最低,然后北某仗着强悍的肉身踏入其中,在内部将禁制给关闭,到时候你等二人就能够轻易踏入此地是吧。” “正是如此。”张九娘点头。 闻言北河神色微沉,“不知道张长老将此地的禁制威力降到最低,这禁制的威力又有多大呢,要知道这禁制就连元婴后期修士都能轰杀,即便是威力大降,恐怕也不是北某这点修为能够抵挡的吧。” “你放心,这禁制跟裂缝另一端的极为相似,根据探测到的法力波动进行攻击,不过只要妾身将禁制威力降到最低,你再将体内的的法力彻底收敛,它是无法探测到你的存在的。虽然过程中会有雷电之力弥漫,但却极为稀薄,而靠强悍的肉身将稀薄的雷电之力抵挡后,可以踏入其中。若不是妾身并非炼体士,这个任务妾身会亲自去完成,不会交给你的。”张九娘道。 但是听到此女的话,北河依然有些迟疑。 张九娘似乎看出了他的顾忌,又道:“这些年来妾身花了这么多的功夫,就是为了踏入梦罗殿中,而且妾身身上的伤,也只有在梦罗殿中有机会恢复,所以可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让你来此地送死。另外,具体情况如何,一会儿你也能够看到,到时候就知道妾身有没有骗你了。” “好,那张长老就先动手吧。”北河道。 他的确要先看看情况再决定,若是那禁制威力降到最低,依然能威胁他的小命,那么说什么他都不会踏入其中的。 并且这时他又想到了什么,看向张九娘道:“对了,为何裂缝另一端的大门,无法在内部操控阵法,将雷电禁制关闭呢?” “因为梦罗殿坠落之后,另一端的阵法遭到了严重损坏,导致内部的阵台失效。不然也不可能每隔三十年,那大阵会平息半年,疯狂吸收灵气补充自身了。” “原来是这样。”北河点了点头。 并且对于这些远古宗门的布阵手段,他赶到极为惊奇。数千年过去,依然能够保持运转,而且还能够自行恢复元气。 再看这时的张九娘,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了一件件的东西。这些东西有的看起来像是造型规则的木头,还有一些则是类似于石板之类的材料。 北河一眼就认出,张九娘取出了的这些,乃是布阵器具。 接下来,就见此女着手将这些布阵器具给组合起来,她赫然在布置一座阵法。 看到这一幕,北河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没想到此女竟然还精通阵法一道,当真是深藏不漏。 …… 就在北河三人着手布阵,准备踏入梦罗殿事宜的时候,此刻在裂缝的另外一端。 吴振子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而后伸手一招。 从前方的裂缝当中,之前被他祭出去的那只傀儡,震动双翅飞了回来,缩小没入了他的袖口。 只见他眉头一皱:“这就有些麻烦了。” “哦?是什么情况。”在他一侧的法袍人道。 “下方的确是一处远古宗门的遗迹,但是在通往地底的裂缝中,以及那宗门的大门之外,空间结构极为脆弱,即便是化元期修士踏入其中,都可能引起空间坍塌,以我等修为更不可能涉足了。” “这……”法袍人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们找到了一处远古宗门的遗迹,但却被并不稳固的空间给阻挡在外。这样的话,即便是吴振子有办法破阵,他们也无法靠近梦罗殿。 “这梦罗殿应该面积不小,总不可能只有这一处出入口,找找其他地方吧。”又听法袍人道。 吴振子有些迟疑,“西岛修域的人守在此地这么多年,都只能通过眼前这个地方踏入其中,恐怕没有其他出入口了。而且即便是找到了,应该也打不开。” 法袍人一时间没有出声,因为吴振子所说并非没有道理。 但这时却听他道:“来都来了,总不至于白跑一趟,还是找找看吧。找不到就算了,找到了就是皆大欢喜。至于打不打得开,还不是吴道友说了算。” 吴振子摇头一阵苦笑,在他身侧的这位,着实太看得起他了。 于是就听他道:“好,那就先找找看吧。” 说完之后,就见众人抬起头来,放眼向着四周望去。 而他们似乎极为默契,同时将目光看向了裂缝另外一端的方向。 只见吴振子一挥衣袖,之前那只傀儡再次被他放了出来,震动双翅之下没入了前方的裂缝中,而后顺着裂缝向着远处掠去。 与此同时,几人身形一动,亦是顺着裂缝上空疾驰而过。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