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初使媚术

人魔之路 373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3493字

听到北河的话后,这名叫刘七英的凝气期女修,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虽然不知道北河所谓的帮忙是指什么,但是打心底此女可不想跟北河这位化元期修士产生什么交集。 但碍于北河的修为跟实力,还是听此女道:“不知前辈要晚辈帮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让你去帮北某取一个东西而已。”北河道。 “取东西?”刘七英越发古怪,“取什么东西?” “你放心,反正你都要踏入那条裂缝中,所以对你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 北河要此女取的,自然就是当年他藏在裂缝深处的那一张兽皮了。 那张兽皮原本是属于田赢之物,当年将田赢给斩了,在查看了那张兽皮之后,他便是猜测那张兽皮极有可能是梦罗殿的阵图。 这一次他将随张九娘踏入梦罗殿,所以那张阵图或许将起到极大的作用,因此他非取回来不可。 可是因为裂缝当中充斥着空间裂缝,如今的他不但是化元后期修士,而且肉身之力更是堪比结丹期修士,所以若是踏入裂缝中,极有可能会引起空间的坍塌。 以他的小心谨慎,自然不可能冒这种风险。所以眼前这个刘七英的到来,可谓正是时候。 听到北河的话,刘七英却陷入了迟疑。因为北河越是不说,她心中就越是没底。 思量间此女就想到了什么,看向北河道:“原来前辈要晚辈取的东西,是在梦罗殿中。” 北河看了此女一眼,此女的确不是初出茅庐之辈,竟然懂得巧妙的从他口中套话。不过早晚都要让此女知道,于是就听他道:“北某要你取的东西并非在梦罗殿,而是在下方梦罗殿的出口。” “这……”刘七英疑惑。 “实话告诉你也无妨,当年北某也曾踏入过梦罗殿,并且从当中带出来了一件宝物。北某为了将那件宝物给独吞,所以不敢带出来,以免被结丹期长老查出来,因此就藏在了大殿的出口。只是在裂缝中的空间并不稳固,以北某如今的修为踏入其中,说不定会引起空间的坍塌,所以想让你代劳去跑一趟。” 闻言刘七英陷入了沉吟,没想到北河要让她从下方带一件宝物出来。虽然对于那件宝物她有些好奇,但是她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小命。 这时她又看向北河,问道:“晚辈有一事不解,当初前辈将宝物藏在下方,为何不在梦罗殿关闭之后自行来取呢,以前辈那个时候凝气期的修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应该很容易娶到手吧。” “神不知鬼不觉倒是不可能,梦罗殿之外常年都有我三大宗门的结丹期修士驻守,所以是不可能回来取了,不然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投机取巧,用这种办法中饱私囊。眼下陇东修域杀来,三大宗门驻守在此地的结丹期修士也撤退了,所以北某才有机会回来。” “原来如此。”刘七英点了点头,“前辈要让晚辈取的东西具体在何处,晚辈这就去给前辈取来。” 说着此女心神一动,将面前漂浮的那柄白色飞剑给收了起来,同时还将激发的罡气给撤下。 北河略显讥讽的看了此女一眼,他岂能不知道此女心中在想什么。 答应得如此干脆,或许此女在踏入下方的裂缝后,就会躲在其中不出来,到时候他也不敢下去抓人。 思量间他翻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只黑色的瓷瓶,向着此女一掷。 刘七英一惊,但她还是伸手将瓷瓶给接了过来,拿在手中后看了一眼,就不解地看向了北河。 “为了防止你耍什么花招,这东西你还是服下吧。”只听北河道。 闻言此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只听她道:“敢问前辈此物是什么。” “七寸散!” 北河口中吐出了三个字来。 “七寸散?”刘七英柳眉一簇。 “这东西是一种毒药,若是没有解药的话,三日内体内的经脉就会糜烂。”北河道。 语罢他又话锋一转,“不过你放心,北某只是怕你卷了东西跑路而已,只要你将东西给北某完好无损的取出来,那么北某到时候不但给你解药,而且还能告诉你梦罗殿药园的位置。我看你修为突破到凝气期九重应该有很久了吧,找到梦罗殿的药园,说不定可以借助其中的一些灵药尝试突破到化元期。” “此话当真?”刘七英大喜。 这一次她之所以踏入梦罗殿,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冲着其中的药园去的。 她的天资虽然称不上逆天,但是也算不错了,五十岁的年纪就突破到了凝气期九重,只要机缘巧合,能从梦罗殿中找到几种合适的两品甚至三品灵药,未尝不能冲击化元期。
“北某还没有欺骗你的必要。”北河轻笑一声。 这刘七英真要给他将东西给取出来的话,那告诉对方药园的位置也无妨。 闻言刘七英一咬牙,似乎做出了决定,只见她将黑色瓷瓶打开,看也不看,一口就将其中味苦的丹药给咽入了腹中,而后只听她道:“前辈就说说看东西具体藏在何处吧。” 北河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他就告诉了此女,当年他藏匿那张兽皮的具体位置。同时他还告知了此女,用哪些方式,可以检测出空间裂缝并提前避开,以及裂缝的深度,以及瘴气的浓郁程度等。 当他交代完毕后,又听刘七英开口:“那晚辈现在就去给前辈取来,望前辈稍等片刻。” “且慢!” 但就在此女准备向着那条裂缝掠去时,北河出声将她拦了下来。 “嗯?”刘七英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北河亦是看着此女,并且眼中还浮现了些许怪异之色,因为他突然就想起了这些时日他在潜心研究的情欲术。 此乃媚术中的一种,也算是一种幻术,这些时日他研究之下也算是摸到了些许门槛。不知道对此女施展,会是个什么效果。 一念及此,北河立刻心神一动,他的神识顿时从眉心探开,将对方给罩住。在刘七英的注视下,他双目瞳孔中有一抹异色流转了一下。 “嗡!” 下一息,就见刘七英娇躯一颤,脑海中也有一声嗡鸣传来,随之眼中浮现了些许迷茫。 此时在她的眼前,面前的北河正带着一抹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望着她。从北河的身上,更是散发出来了一股至刚至阳的男子气息,喷在了她面上后,此女只觉得体内有一股微微的燥热。 而当她看着北河那张面庞,只觉得丰神如玉,加上北河身上的那股男子气息,让她内心生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欲望。 只见此女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而后她竟然伸手解开了腰间的腰带,褪下了身上的长裙,只身着一件内衫向着北河莲步款款的走来。 过程中她还解下了内衫,只剩下了一条亵裤跟撑得鼓鼓囊囊的白色肚兜。 此女迈动笔直的玉腿,此时来到了北河的面前,下一息就扑进了北河的怀里。不断蠕动着娇躯,好似要陷入北河的身体中。 感受着怀中的柔软,心坚如铁的北河可谓坐怀不乱,唯独神情越发的怪异。 刘七英所看到的画面,是他以神识之力虚构出来的。但他的神识堪比结丹期修士了,因此即便所虚构的画面并非多么露骨,对付这凝气期女修,也绰绰有余,此女瞬间就着了道。 男人修炼媚术,对女子同样有效果。这让北河极为欣喜。 不过这刘七英只是凝气期修士,如果化作一个化元期修士,应该无法这么轻易的得手,至于要对付结丹期修士的话,更不可能了。 但是熟能生巧,这媚术他日后多加修炼,娴熟之后威力自然会逐步的提升,未必就不能对付同阶修士。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时,他感受到了刘七英娇弱的喘息,以及湿润的舌头舔抵在他的脖子上,让他酥酥麻麻的。 北河眉头一皱,而后足下一点,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随着他心神一动,将神识收了回来。 “唔!” 仅此一瞬,刘七英一声闷哼,而后幡然醒悟。 当她看清眼下的情形后,脸色唰的一下通红。 虽然是幻术,但她还是想起了刚才她主动宽衣解带,而后在北河怀中作乱的旖旎画面。 刘七英隔空一抓,内衫还有长裙就被她摄了过来,在北河似笑非笑的注视下,慌乱的穿在了身上。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还是能够猜到,之前应该是北河对她施展了某种类似于幻术的神通,这让她心中羞愤无比。 但却是低着头,不敢多看北河一眼。 “去吧!” 只听北河看向此女道。 闻言刘七英欠身一礼,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那条裂缝掠去。 看着此女的身形消失在充满了瘴气的裂缝中,北河嘿嘿一笑,而后收回了目光。那情欲术他极为满意,虽然施展此术并不见得能够对付结丹期修士,但是只要能够影响对方的心智,哪怕只是一瞬间,那么说不定在斗法的时候,就有机可乘。 “哼!本姑娘当出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但没想到你竟然修炼这等下三滥的术法神通,当真是无耻之尤,呸!”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时,突然间从他身侧传来了一声冷哼。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