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虚惊一场

人魔之路 370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2945字

那粉裙少女祭出的火红色箭矢造成的熊熊火焰,依然在燃烧着。 北河激发了一层罡气之后,身形一花从火焰中一掠而出。 只是这种火焰显然不是寻常之火,当他从中穿过后,只见罩住他的罡气,有一缕缕青烟冒出,好似要融化一样。 过程中北河还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高温,穿过罡气袭来。 好在他从熊熊火焰中穿行而过只是刹那的功夫。北河抬头一望,就发现此时他身在半空。 在他的脚下,依然炼神谷,只是如今的炼神谷被熊熊的大火罩住,火焰已经覆盖了以炼神谷为中心的三座山头。 站在半空的北河,能够感受到惊人的火浪从下方袭来。 对此他视若无睹,而是目光四下巡视,但是他并未看到疯女人的身形。 之前他狐假虎威了一把,让溶洞中那三位结丹期修士,以为他跟疯女人是一路人,并且他从三人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过程可谓惊心动魄。 但如果此时不找到疯女人,他极有可能被不公山当中的几位结丹期修士拦下,到时候就无法离开了。 “我的儿啊……”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之际,一道哭嚎之声从他右侧的方向传来。 听闻此声,北河露出了大喜之色。只见他身形一动,施展了无极遁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驰去。 就在北河前脚离开,从他后方的火焰当中,有三道人影掠了出来,出现在了半空。 而这三人不用说也是黑袍少年三人了。 方一现身,三人也听到了那一道哭嚎之声。于是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看到了北河远遁而去的背影,一时间神色阴沉无比。 被两人夹在中间的中年女子,此时依旧双目紧闭,在眼角的位置,还有两道醒目的血痕流淌。 此女的双目被伤,而这种伤势即便是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也不那么容易恢复的。尤其是重创她的,还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元婴期修士。 “不好!” 就在这时,黑袍少年陡然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为之一变。 在他一侧的中年男子,亦是反应了过来。二人动作奇快无比,同时翻手取出了一枚令牌,而后向着其中打出了一道道法决。 在不公山内,还有其他六位结丹期修士,现在二人要立刻通知这六人,切记不可跟那元婴期的疯女人照面。 当一道道法决落下后,二人动作一收,而后夹着中年女子立刻向着远处急遁而去。 但显然他们的动作已经迟了,几乎是疯女人发出第一声哭嚎的时候,不公山中的其他六位结丹期修士,就警惕了起来。 当第二道哭啼之声落下,六人从六个不同的方向向着此女疾驰而去。 再看这时的疯女人,只见她蹲坐在不公山人去楼空那座坊市的上空,哭泣的模样让她看起来极为凄惨跟落魄。 “唰唰唰……” 六道人影从远处破空而至,但是这六人站在疯女人百丈之外,就顿了下来。看向半空蹲坐的此女,眼中的惊疑不定极为明显。 “咻!” 北河的身形从半空疾驰而过,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了疯女人的身侧站定。 这时他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敢利用元婴期修士,这种举动可不是常人敢做出来的。 站在疯女人身侧后,北河立马做出了一副恭敬而立的样子。 对于他疯女人视而不见,而是看向出现在此地的六个结丹期修士,目光一凌,而后道:“你们几个,可有看到我的儿子。” 听到此女的话,这六位结丹期修士眉头一皱,更有甚者眼中还有若有若无的寒芒闪过。 因为疯女人收敛起了自己身上的气息波动,所以几人根本就无法判断出对方的具体修为。 只是在众人看来,即便对方有元婴期修为,他们这一方也有十位结丹期修士,联手之下未必就怕了此女。
“哼,道友可不要装神弄鬼的。” 就在这时,六人中一个留着白须的老翁,看向半空的疯女人道。 此人有着结丹后期修为,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到元婴期的样子。 “唰!” 半空的疯女人骤然从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仅此一瞬,那白须老翁就脸色大变。 此人下意识的激发了一层罡气,并且就要挥手祭出自己的法器。 “咔嚓!” 只见这白须老翁激发的罡气宛如纸糊一般脆弱,瞬息间被破开,接着此人就觉得脖子一紧。 竟然是那疯女人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遍布泥泞的五指,死死将此人的脖子给掐住。 白须老翁脸色大变,这时的他无法呼吸,眼中满是惊恐。 他终于明白了这疯女人根本不是他能够招惹的存在,他几乎敢肯定,此女定然是一位元婴后期修士。 “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 只听疯女人看向被她掐在手中的白须老翁沉声问到。并且这一次,还能够从此女眼中看到明显的杀机。 “咳……咳咳……” 白须老翁一阵咳嗽,他的双手下意识抓住了疯女人的手掌,艰难开口道:“没……没有……” “我不信,”疯女人摇头,而后此女咧嘴一笑,“我要搜你的魂!” 话音一落,此女空余的另外一只手,“啪”的一声,一把盖在了此女人的天灵之上。 “不!” 只听白须老者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但是下一息,随着疯女人五指一抓,此人的面容顿时扭曲起来。眼珠凸起,遍布血丝,脸色瞬息间就变得惨白一片。 此人喉咙中发出了一阵咯咯之声,但是却始终无法说出话来。 看到这一幕,此地余下的五人眼中惊怒无比。 并且很快众人就反应了过来,能够出手就将白须老者给制服,并对其搜魂,这疯女人的恐怕是元婴期后期修士。 面对这种恐怖的存在,即便是他们联手也只有死路一条。 仅此一瞬,就见众人立刻向着远处疾驰而去,丝毫都不敢停留。 只是片刻间的功夫,疯女人就一把将这白须老者的头颅给松开。 而这时的此人,双目当中已然没有丝毫的神采,识海当中的神魂更是烟消云散。 “你倒是没有撒谎,算你识相!” 疯女人看着这白须老翁道。 话音落下之后,此女将尸体一松,白须老翁的身躯就向着下方疾坠而去,砸在了下方坊市的街道上。 “我的儿啊!” 疯女人回过神来,这时眼中泪水流淌,满是伤痛。 而后就见她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只是寥寥数个呼吸,就消失在了北河的视线中。 看到这一幕,半空的北河一愣。 他先是看了一眼下方那白发老翁的尸体,而后又四下一扫。 “哼!” 只听北河故作一声冷哼,而后陡然转身,向着疯女人离去的方向破空而去。 疯女人的举动怪异无比,那些陇东修域的结丹期修士,恐怕心中早已生出了疑虑。若是有胆大之辈在暗中观察,他再去捡走储物袋,多半对方就会怀疑他跟疯女人的关系了。 结丹期修士的储物袋虽然他感兴趣,但是跟小命比较起来,储物袋就不值一提了。 北河追随着疯女人的脚步而去,但是一路上他连此女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于是在追出不公山之后,他立刻择准了方向,毫无保留到施展了无极遁破空而去。 而当他疾驰了上百里就停下来,而后又施展了无影术,将身形隐匿,潜伏一定距离后,又再次施展无极遁。 如此反复数次,他确信那些结丹期修士已经不可能找到他,他才长长舒了口气,并露出了劫后余生之色,还好这一次有惊无险。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