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双双陨落

人魔之路 23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4113字

浴血奋战的吕侯,已经连斩了三十余人,并有意无意的向着青年男子的方向靠近。 吕侯脸上跟身上沾满了鲜血,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这些皇庭护卫军的,但他的手臂一侧,也露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只是因为他运转了真气,所以鲜血已经被止住。 他手中的大刀遍布缺口,可依然锋利,在他横劈竖斩之下,几乎每一招落下,都会带起大串血花,并听到阵阵哀嚎。 一人面对上百装备精良的气境武者,却能如此骁勇,足以看出吕侯的恐怖。在青年男子看来,恐怕就算是皇庭中那三位将军,也不过是这种实力。 听到青年男子的话,本要杀向北河跟陌都的两个皇庭护卫军,立刻放弃了重伤不起的二人,转身奔向了青年男子的方向,眨眼就参入了混乱的战团中。 可饶是有着这两人的加入,也无法压制住杀红眼的吕侯,这一刻的他,已经让之前还镇定自若的青年男子,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随着一个个皇庭护卫军的倒下,此人的信心也随之土崩瓦解。 青年男子身旁那两个带刀侍卫,在此过程中始终巍然不动,这二人的目的,是要保护好此人,可不是来对付吕侯的。面具下的二人,目光极为凝重,同为虚境武者,他们深深知道吕侯这种人,绝对是虚境武者中最恐怖的存在。 若是形势继续照此下去的话,他们就要带着青年男子转身跑路了,不然的话这一次指不定是谁杀谁。 眼看吕侯越战越勇,并即将撕开诸多皇庭护卫军的封锁之际。 “咻!” 一支足有三尺长,大拇指粗细的银色箭矢,从后方的丛林深处激射而来,并从两个皇庭护卫军的头颅之间险险掠过,射向了正举刀而斩的吕侯眉心。 吕侯瞳孔一缩,劈刀就斩向了这一支射速恐怖的银色箭矢。 “轰!” 让人惊骇的是,当箭矢跟刀锋交击之后,前者轰然爆开,使得吕侯手中本就残缺的大刀四分五裂,只留下了一截光秃秃的刀柄。 一截刀刃的碎片从吕侯脸颊擦过,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细小的伤口,血珠顿时溢了出来。 在这一击之下,吕侯杀伐的脚步终于一顿。 趁此机会,诸多将吕侯围住的皇庭护卫军,快速撤到了青年男子一侧,将青年男子团团护住,每一个都面露惊惧的看着他。 “芙蓉郡郡守周不为,携一千郡兵前来救驾。” 就在吕侯跟那青年男子都有些心惊,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一幕之际,一道浑厚的声音从丛林深处滚滚而来,下一刻,就见后方的丛林中,想起了悉悉索索的声响,一株株树木震动,显然有不少人马在其中移动。 并且顷刻间树木的震动就平息了下去,接着那芙蓉郡郡守周不为的声音再次传来。 “七皇子请小心了,放箭!” 此人话音刚落,嗖嗖的声音传来。 一根根黑色的箭矢,从丛林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抛物线,密密麻麻的从天而降,好似形成了一张淡黑色的帷幕,将吕侯所在的整个悬崖给笼罩,只需三两个呼吸,就能够降下。 看到这一幕的吕侯身形一动,向着前方冲去。 “拦住他!” 只听青年男子爆喝道。 “咻咻咻……咻咻咻……” 皇庭护卫军中有十余人,抬起了袖口对准吕侯,三支一组的袖箭,又快又准的激射而出。 吕侯手中的断刃已经不堪大用,此刻面对数十支袖箭,只见他身形在半空一个翻转,避闪开来。 然而他刚刚落地,又是一波袖箭激射而至。 吕侯足下一点,再次斜斜弹射出去,避开了这一击。 可如此的话,他就被阻挡在了悬崖上,并且这么一耽误的时间,雨点般从天而降的黑色箭矢,已经爆射了下来。 吕侯蓦然抬头,一支支箭矢在他瞳孔中越放越大。 关键时刻,他双手手掌摊开,挡在了眼前,将双眼护住。 “砰砰砰……” 而后就见无数的箭矢刺在了他的身上,发出了一道道爆裂声响。在这些箭矢的爆射之下,吕侯身躯魏然不动,若是可以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有一层无形的罡气,覆盖在他的皮肤上。正是这一层无形的罡气,使得所有激射在他身上的箭矢,纷纷爆开,无法伤及他分毫。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遭受到连绵不绝的攻击,吕侯皮肤上的那一层罡气出现了细微的震颤。 这些箭矢尖锐无比,而且数量之多,让人头皮发麻,即便是虚境武者,也不可能视而不见的。 再看这时的北河,早在丛林中无数箭矢激射而来的刹那,他就强忍住身上的伤势跟剧痛,身形宛如脱兔一般,向着不远处那只棺材一样的巨大箱子窜了过去,并一脚踹在了此物上。 只见此物腾飞而起,“轰”的一声砸在了不远处倒地不起的陌都前方,接着北河一个闪身同样出现在了陌都身旁,并将那巨大的箱子侧立而起,挡在了两人面前。 他刚刚做完这一切,就听“锵锵”之声连绵不断。同时北河顶住箱子的手臂,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力传来。一支支箭矢看似轻盈,可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刺在箱子上让他吃力无比。 足足十余个呼吸之后,这一波密集的箭矢攻击才终于消退。 这时的吕侯将手臂放下,脸色铁青无比。只见他身上本来就焦黑的长袍,已经变得破损不堪。 “嗖嗖嗖……” 接踵而至的,是丛林中再次响起了一道道破风声,又是无数的箭矢,从丛林中划过一道道抛物线激射而出。 并且这一次,密密麻麻的箭矢呈现连绵不绝之势,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其中绝大多数的箭矢,都瞄准了吕侯,显然丛林中的那些郡兵,个个都训练有素。
这一点从他们不断从背上箭筒中取出一根根箭矢,一次次开弓放箭,并迅速向着悬崖靠近就能看出。 吕侯脸色愈发难看,因为随着这千余人的靠近,众人的准星越来越准,力道也越来越大,随之他的压力骤然增加。 此刻在整个悬崖上,斜斜插满一支支长箭,可谓遍地生花。 吕侯突然向着一侧冲去,同时捡起了地上的一面破损严重的盾牌,挡在了身前。一支支箭矢刺在盾牌上,发出了砰砰的声响。 “咻!” 看着他的动作,一支银色箭矢,在犀利的破风声中,刺在了吕侯手中的盾牌上。 “轰!” 下一刻,就见箭矢跟银色盾牌同时炸开,露出了后方吕侯的身形。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短卦,面容硬朗的大汉,正骑在高头大马上,而今依然保持开弓放箭的姿势。此人手中的弓用牛角制成,足有常人小腿粗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拉得动的。而刚才那一箭,正是由他放出。 这位,便是芙蓉郡的郡守周不为了。 手中的盾牌爆裂之后,吕侯动作不可谓不快,一个箭步冲进了不远处一团两丈大小的黑色烟雾中。 这团黑色烟雾,是之前他斩杀了乌龙王之后,留在原地那一块块奇异石头散发出来的。 随着他冲进黑色烟雾中,一时间千余郡兵再也找不到目标,只能将箭矢一支支的射进那团两丈大小的烟雾内。但是足足七八个呼吸过去,烟雾中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重弩伺候!” 看到这一幕的周不为开口道。 话音落下,一个个牛高马大的壮汉走上前来,细数之下有四五十人。这些人身上全都背着一柄丈许长的巨型弓箭。 一出现,他们就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了地上,接着双腿将巨型弓箭顶住,取出了宛如长枪一样的箭矢,搭在了巨型弓箭的弓弦上。双手同时拉住弓弦,双腿一蹬,巨型弓箭顿时被拉成了满月。随着这些壮汉双手一松,在一道道破风声中,数十支重箭激射而出,尽数没入了不远处那团两丈大小的黑色烟雾中。 然而这一次,黑色烟雾依旧寂静无声,数十支箭矢穿透而过,消失在了远处的悬崖之下。 周不为眼睛一眯,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咕噜咕噜……” 而后就听车轮转动的声音响起,一架两尺粗,丈许长的火炮,被人给推了出来。随着炮口对准了那团两丈大小的黑色烟雾,响起了一阵“呲呲”声响,引线被人给点燃。 “嘭!” 电光火石间,一颗人头大小的炮弹从炮膛中激发而出,轰向了那团两丈大小的黑色烟雾。 “师傅小心!” 透过缝隙看到这一幕的北河,连忙大喝道。 只是他的提醒显然晚了,但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在震动。那团两丈大小的黑色烟雾轰然溃散,从中爆发出了一团火光。 不止如此,一个人影就像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来,正是吕侯。 落在数丈之外,吕侯脚步踉跄后退了十余步,终于站稳。 但这时的他衣衫褴褛,浑身上下尽是崩裂的伤口,就连嘴角也含满了鲜血。显然在炮弹的一击之下,他的罩门被破了,深受重伤。 不等他避闪,一根根箭矢爆射而来。 在“噗噗”声中,插入了他的身躯,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吕侯身上就插满了长箭,就连面门亦是如此,宛如一只刺猬。 “噗通”一声,吕侯的身形跪了下去,但并没有栽倒。 至此,这位岚山宗地位最崇高的长老,虚境武者中最恐怖的存在,在遭到了一百多位丰国皇庭护卫军,以及上千芙蓉郡郡兵的围攻之下,就此陨落了。 “师傅!” 在巨大箱子的后方,同样身受重伤的陌都看到这一幕后,口中发出了一声悲凉的大喊。 虽然吕侯冷血无情,可他对于这位师傅却是忠心耿耿,看到吕侯陨落在眼前,陌都心中的悲愤可想而知。 “哼!” 回应他的,却是那周不为的一声冷哼。 “咻!” 此人身后一个大汉,挥动一根顶端尖锐的铁索,一抡之下,铁索向着二人所在激射而至,“噗”的一声,铁索带着倒钩的尖端,插穿了金属打造的箱底。 接着大汉猛地一拽,挡住二人的巨大箱子,就抛飞而起,一时间两人的身形毕露无余。 “咻咻咻咻……” 接踵而至,就是一根根箭矢向着两人密密麻麻罩来,让两人避无可避。 “嘿!” 只见陌都一声低喝,他猛然站了起来,双手抓住了北河的肩膀,面向北河,挡在了他的面前。 “噗噗噗噗……” 而后就是一连串利剑入肉之声。 面向陌都的北河脸上满是震色,这时他抬头就看到傻子师弟嘴角一缕缕鲜血涌出,不过看着他时,陌都习惯性的露出了一抹憨笑。 此刻在陌都的后背,就像吕侯一样,插满了一根根箭矢,宛如刺猬。 “不!” 北河摇了摇头,轻声低语,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师兄,走!” 只听陌都一声爆喝。 话音一落,他铁钳一般的双手抓住北河的肩膀,向前狂奔而去。 在此过程中,一根根箭矢继续激射而至,尽数插近他的后背。 北河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被傻子师弟给一把推下了悬崖,二人同时坠落而下。 半空的陌都依然咧嘴笑着,而这一抹憨笑,也成为了北河从此以后回忆这位傻子师弟时,印象最为深刻的画面。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