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真气苏醒(求订阅)

人魔之路 153 作者莫麻公子 全文字数 3554字

因为带着面具,加上距离极近,这一次北河隐隐看到一缕缕淡青色的细丝,正从他手中的樵夫男子身上弥漫而出,没入了不远处那古武修士体内。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生机了。 随着这些淡青色细丝的没入,那有了呼吸的古武修士,眼眸中也突然有了焦点汇聚。 “嗡!” 一股强悍而厚重的气势,突然从此人身上呈现环形爆发,形成了一股狂风,吹拂在了众人的身上。 在这股气势爆发而开后,此人目光向着北河等人扫视而来, 而在这古武修士一扫之下,北河浑身汗毛当即竖起。 “糟糕!” 北河心中暗骂。 而后他眼中就露出了一抹果决,只见他以掌为刃,对着手中樵夫男子的脖子一斩。 “噗!” 此人的头颅就被他给割了下来。这古武修士已经复活了,他可不想手中的樵夫男子再魔化成一具傀儡,那样更难对付。 将此人的尸体随手扔下,他想也不想向着前方第十一座大殿掠去。 可他快,还有人动作比他更快。 “唰!” 那身着法袍之人,这一刻拉出了一道残影从他身旁掠过,竟是打算先逃走。 然而在北河的注视下,下一息就听“嘭”的一声,此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来。 “轰!” 这法袍人砸在了大殿内的一根石柱上。 “哇!” 落地后,立刻喷出了一口热血。 北河抬头一看,这时就看到了那古武修士还保持着一拳轰出的动作。 下一息,此人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呼啦!” 紧接着古武修士毫无花哨的一拳,对着他轰了过来。 从此人的拳头上,一只由真气凝聚的白色拳印激发而出,并由小而大,当轰到他面前,这只拳印已经化作了三尺之巨。 “真气外放!” 北河脸色勃然大变,这绝对是超过了虚境武者的存在,恐怕是传闻中的神境武者。 只见他鼓动体内真气,将全身都给罩住,接着他双臂交叉挡在了面前。 “轰!” 而后他就感受到双臂好似被一座巨山给砸中,身形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接踵而至的,就是他的背后狠狠撞击在了墙壁上。 “波”的一声,罩住北河的真气当即碎裂而开,他一击就被此人给破了罩门。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极为庆幸。因为至少他没有在这古武修士一击之下,就被直接轰杀。 “拦住他!”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法袍人已经站了起来,并主动站在古武修士跟众人之间。 而他之所以挡在众人前方,隐隐将众人护在身后,可不是为了要保护这些人,而是如果这些人中有人死在了这古武修士的手中,他们体内的生机会继续流入古武修士的体内,这会让这此人越来越强大。 细思之下,北河也明白了这一点,他一拍地面身形凌空而起。 跟这法袍人并肩面向了苏醒过后的古武修士。 “只要能抵挡此人片刻,待得其体内的生机耗尽,他将再次变成一具尸体。”只听法袍人道。 话音落下,此人又继续开口,“道友惹的祸,希望接下来就不要将实力藏着掖着了,不然这次大家都得死。” 闻言北河脸色铁青,随即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前方那古武修士突然从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仅此一瞬,北河二人脸色大变。 关键时刻,只见法袍人双手结印,即便是在这武王宫当中,也可以看到他的面前,以法力凝聚了一只白色的朦胧小盾。 “去!” 只听此人道。 而后就见那只朦胧的白色小盾旋转着,向着前方呼啸而去。 “轰……” 只是下一息,就见着呼啸中的白色小盾支离破碎,一只紧握的拳头将白色小盾击碎后,顺势轰在了后方的此人身上。 法袍人当即如遭重击,身形再次飞了出去。 这一刻的北河也有了动作,只见他脚步迈动,向着这古武修士贴了上去,靠近后他以掌刀切向了此人的眉心。 “噗!” 随着一声轻响,北河的掌刃竟直接将古武修士的眉心给洞穿。 “嗯?”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有些难以置信,在他看来,此人可不会这么轻易陨落在他手中。 果不其然,下一息他就看到了这古武修士的身形,在他面前逐渐变得虚幻,最终消失。 这赫然是一道留在原地的残影。 北河心中大骇之下,背后就像长了眼睛,转身一记回旋踢,扫向了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那古武修士的头颅。 只是他这一记回旋踢尚没有建功,这古武修士激发的一道拳印,已经砸中了他腰身。 但听“嘭”的一声。 虽然在关键时刻他将真气调动,形成了罡气罩住全身,不过遭此一击,真气形成防御刹那破碎。 他的身形重重砸在地上,向前滑行了数丈远才停下,就连身上的黑色长袍,都被磨破了。这一次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快散架了一样,体内更是翻江倒海一般难受。
苏醒过后的古武修士实力之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之际,这时不远处的法袍人已经再次站了起来,此人将宽大的法袍一抖,法袍顿时化作了一张黑色帷幕,哗啦啦的抖动着,挡在了他的面前。 北河极为震动,在此地这法袍人居然都能够施展法力,看来此人十有八九是元婴期老怪了。 “轰!” 下一息,那古武修士的激发的一道拳印,就轰在了抖动的法袍上,后者被轰出了一个大大的凹陷。 好在这法袍人还是将这一击给挡了下来。 接着众人就看到了古武修士欺身而进,此人一拳拳疾风骤雨一般轰出,打在了抖动的法袍上。 也亏得这件法袍是一件品阶不低的法器,这才能够将此人的攻势阻挡。 “咚咚咚……” 饶是如此,后方的法袍人脚步踉跄后退,此人牙关紧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仅仅是三五个呼吸的功夫,只见化作帷幕的法袍,突然被古武修士一拳轰得对穿。 “嘭!” 此人的拳头顺势砸在了后方法袍人的胸膛。只见此人胸膛炸裂开来,露出殷红的血肉还有蠕动的内脏。 其身形再次倒飞了出去,这一次直接抛飞到了后方的第十三座大殿中,就此生死不知。 疑似元婴期的此人,在这地方竟然也不是这古武修士的对手。 一击将此人给轰飞之后,这古武修士目光唰的一下看向了不远处身躯狂颤的化元期男子。 其身形鬼魅般消失,当再度出现时,已经在黄袍男子的面前。 “啪!” 古武修士修长的五指一把盖在了此人的天灵上。 “不!” 随着这化元期男子的一声嘶吼,就看到此人脸色扭曲,露出了难以形容的痛苦。同时他的肉身迅速枯萎下去,体内的生机顺着天灵没入了古武修士的手掌当中。 仅仅是片刻间的功夫,之前还有血有肉的此人,就要变成了一具干尸。 北河翻身而起,他双手将身侧一张丈许长的案几给抱了起来,双腿弯曲一蹬,身形凌空而起,将案几对着古武修士当头一轮。 就在古武修士将黄袍男子的肉身吸干的刹那,他手中巨大的案几,也“轰隆”一声砸在了此人的头颅上。 只见巨大而沉重的案几,被轰成了碎渣,而在原地那古武修士的身躯纹丝不动。此人的肉身何等恐怖,岂是这一击能够伤及的。 北河脸色阴沉如水,早知道之前在石屋中能够催发法力的情况下,他就该将三尺铁棍给取出来,也能有一柄趁手的兵器。 而这时的古武修士,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面对此人的目光,北河想也不想的就要足下一点,抽身而退。 可是他还来不及动作,这古武修士就手臂一花。 “噗!” 只见他的胸膛被此人伸出的食指跟拇指给点中。 北河早就从此人异于常人的修长十指,看出了这古武修士修炼了某种手指上的功夫,此刻他在此人一个指点之下,胸膛顿时被一股气劲给贯穿。 一道血箭从他后背激射了出去,打在了墙壁上,异常醒目。在他胸前,多出了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同时他的身形亦是倒飞了出去。 即便是他跟法袍人联手,也不是这古武修士的对手,这一刻不但是他,就连剩下其他人,眼中也露出了绝望。 落在地上的北河翻滚了几圈,此时他满脸苦笑,这一次难道他要栽在了自己的手中不成,若非他对那三个结丹期修士起了杀心,这古武修士也不可能苏醒过来。 此刻他大口的喘息着,体内的真气也早已耗尽。 虽然随着他的呼吸,他能够感受到从空气中,有某种可以补充体内真气的东西没入体内,并被他转化成真气,但也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是入不敷出。 就在北河以为这一次将无力回天之际,突然间他体内一簇异物,开始在四肢百脉中窜动起来,而后速度越来越快。 与此同时,从北河体内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节爆响。 “这是……” 北河仔细一感受,就察觉到在他体内窜动的异物,竟然是那一簇他与生俱来的真气。 当年他之所以被颜音姑娘视为武修怪才,就是因为他体内天生有一缕真气存在,他是一位天生的气境武者。 这一刻的此物,宛如活物一般在他体内飞快游走,甚至北河还能察觉到此物的欢快。 而随着这一缕真气的游走,四周的气息风卷残云一般向着他涌来,从浑身毛孔没入身躯,迅速化作了真气,充斥在全身。 仅此一瞬,北河就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注入了他的体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