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刁难

权门贵嫁 10 作者秦兮 全文字数 2225字

“老夫人还要管大夫怎么看病怎么开药吗?”朱元声音冷淡,瞥了多宝格后头隐隐绰绰的人影一眼,微笑问道:“老太太既然得了病,而我又能治,为什么不仅不求我治病,反而盘问不休?” 孟老夫人一时语塞,努力板着脸冷哼了一声:“自然是因为你行迹古怪,一个大家闺秀竟在破庙歇脚,竟还说什么会医术,我如今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医者,反而倒像是......巫!” 大周律,除云贵湘地之外,若是有人以巫自称,那是要杀头的。 这是大罪,阮嬷嬷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朱元又看了看孟老夫人,噗通一声便跪下了:“老太太明鉴,这是我们朱家的大小姐,自幼就养在家里,怎么会什么巫术呢?!” 孟老夫人立即便抓住了关键:“那便更奇怪了!一个世家贵族的姑娘,哪里学来的一身古怪的医术,又师从何人,有何凭证?!” 阮嬷嬷说不出来。 朱元一直都被丢在后山上养着,朱家人对她的要求仅仅是不要死了,谁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身本领。 倒是绿衣从朱元身后探出头来:“我们姑娘的医术是神仙教的!” 孟老夫人冷哼了一声:“无稽之谈!那便是没有凭证了,既然没有凭证,还说不是巫术?!” 朱元却根本不怕,呵了一声便冷笑反问:“既然若是少见稀有便是巫,那这么说,孟大人三元及第,大周立朝到现在也不过出了两个这样的人物,孟大人也是巫了?” 屏风后头传来几声咳嗽。 孟老夫人愣住一刻,紧跟着便暴怒:“胡说八道......” “既然这世上真有天生便聪明的人,那我会医术,到底有什么奇怪的。”朱元冷冷的看着孟老夫人:“再说老夫人难道见过真正的方士巫医,不然怎么如此斩钉截铁的将人归类?” 孟老夫人如同被捏住了七寸的蛇,吐着信子怨毒的看着朱元,半响才冷笑了一声:“我不要你治,你既然治好了我的儿媳,便依照你的要求,你要多少诊金,去帐房取就是了!” 阮嬷嬷松了口气。 “等一下一起取。”朱元却不走了,笑着看着面前的孟老夫人低声说:“你们府里除了你,还有人有病。” 王妈妈张着嘴:“......”姑娘,你这样是会被我们老夫人打死的! 孟老夫人目光沉沉,面色不善的看了她身后的阮嬷嬷一眼:“你们朱家的人,都是这个德行?” 阮嬷嬷被点了名,看了朱元一眼,立即就要摇头撇清。 可是朱元下一刻就往前走了一步,好巧不巧,一脚正好踩在了阮嬷嬷撑着地的手掌上。 十指连心,朱元用的力道恰好让她发出一声杀猪似的尖叫。 孟老夫人愕然,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朱元开了口问王妈妈:“昨天晚上见的那位小姑娘,今天是不是又病了?” ......! 真是神了,真的是神医! 王妈妈顾不得孟老夫人的愕然和满屋子的寂静,急忙说:“可不是,不知道怎么的,昨天晚上还没事,今天一到家就不好了,哭着喊着.....把别人的脸都给挠花了,后来被人捆着.....”
说着说着,王妈妈真哭起来了:“我们夫人刚生产完,虚弱的很,想去抱她都不成.....现在正困在屋子里......” 这原本是孟家的秘密。 不管是孟老夫人还是孟符,或者是王嫱,都不想让女儿时不时会发疯伤人这个秘密传出去。 可是在瞒着的同时,大家的心里都纠结不已。 孟符和王嫱自然是希望遍寻名医给女儿治病。 孟老夫人却觉得这是个影响家族前程的隐患,极力阻止。 疯病传扬出去可不好听,谁知道疯病会不会传染?若是女儿有病,父亲会不会也忽然发病呢?家族中有这样的人,谁敢让你放心在官位上当官啊? 孟老夫人的意思,是找个机会,把这孩子给静悄悄的处理了,或是弄哑了,送去哪座庙里庵里也是一样。 可是王嫱怎么舍得?! 没有任何一个母亲舍得。 婆媳之间因为这件事已经吵了无数次的架,向来不以娘家势大压人的王嫱都忍不住写了信回娘家求援。 可是从前还算是给王家脸面的孟老夫人在这件事上却坚决不肯让步,一口咬定这就是个祸害,不仅影响孟符的前程还影响王家的名声。 王家只好暗地里寻找名医给孟文娴治病,另一面再努力的在这中间调停。 原本孟文娴已经好一阵没有发病了,大家都以为事情在变好了,谁知道今天早上回了家之后,孟文娴就又犯病了。 她竟然想去动襁褓里的弟弟。 这让孟老夫人大怒,不管王嫱的哭求逼着孟符把人给连夜送到庄子里去,以后再寻个由头送去哪座庵里。 少则珍奇多则贫贱,孟家不缺女孩儿,孟老夫人有不少的孙女儿,孟文娴又是高贵的王嫱生下的,在她看来尤其碍眼。 她当然不在乎孟文娴的生死。 可是王嫱怎么忍心? 幸好.....这位朱姑娘真的是料事如神...... 王妈妈急忙请朱元去看孟文娴的病:“您快去给我们姑娘看看......” 孟老夫人却声色俱厉的阻止:“不许去!你这个来路不明的东西,谁知道你是不是把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带进我们家来!” 王妈妈僵住了身子,有些不解又有些愤怒更多的还是委屈的回过头去,看着孟老夫人辩驳:“朱姑娘当真是庆州府名门出身,又有一身好医术,昨天还救了夫人一命,这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事.....为什么老夫人却偏偏不肯让她给姑娘治病?” 难道真的要孟文娴死了才好吗?! 一般人家的当祖母的老人家,听见孙女儿的病可以治了,该多欢喜,哪里还会跟孟老夫人这样,千方百计的加以阻拦,咄咄逼人? 孟老夫人固执己见,丝毫不肯退步:“我们家的事,不劳一个外姓人操心。”她皱纹密布的脸上现出些厌恶来:“更何况你还只是一个下人!”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