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生死时刻

谋明天下 1128 作者风中的失落 全文字数 3374字

“禀报将军,斥候得到辽阳城发来的情报。。。” 看着斥候手中的文书,郑孝儒和吴守进同时站起身来了,这份文书的意义重大,将决定登莱新军的战术布置是不是成功。 看了看吴守进,郑孝儒接过文书的时候,手微微有些发抖。 抽出文书,郑孝儒瞪大眼睛看了看,皱着眉头递给了吴守进。 “你看看吧,这上面的字我不认识。。。” 吴守进接过了文书,低头看了一眼开口了。 “将军,这是满文,八旗军下达重大作战命令的时候,习惯用满文,如果不是满文,那就是假的命令和文书。。。” 郑孝儒冷哼了一声。 “哼,这才多少年的时间,后金建立了小朝廷,满人的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居然用满文来下达命令。。。” 吴守进勉强笑了笑,看着郑孝儒再次开口了。 “这个,满人一来是害怕情报泄露,二来就是您说的这个原因,所以他们的文书基本都是用满文,朝廷中的范文程和宁完我曾经建议满汉融合,建议朝廷在下旨的时候,既要有满文的旨意,也要有汉文的旨意,这样方便很多,可惜多尔衮不同意,其实也不是多尔衮不同意,关键是那些满人权贵不干了,他们说旨意如果用汉文,就意味着满人被汉人欺负了。。。” 郑孝儒摇摇头。 “吴兄,不说了,你看看文书上面都是什么命令,可一定要看仔细一些啊。。。” 吴守进不在说话,低头仔细看着文书。 或许吴守进阅读满文也颇为吃力,他以前不过是明军的普通将领,一直在辽东,没有太多的学识,归顺后金之后,忙于作战,也不可能增强自身的学识。 郑孝儒有些着急,不过还是强压着,实在有些忍不住的时候,索性站起身来,走到了屋子外面去了。 一刻钟时间过去了。 吴守进走出了屋子,挥舞着手中的文书。 “将军,济尔哈朗下命令了,要求我们进驻辽阳城池。。。” 郑孝儒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真的吗,济尔哈朗居然要求我们直接进入辽阳城池,我还以为他会要求我们首先进入鞍山城池,等到辽阳城池遭遇进攻的时候,要求我们驰援辽阳城池,快说说,文书上面是怎么下达命令的。。。” 吴守进看了看郑孝儒,犹豫着开口了。 “这个,郑将军,您不找人核实一下文书的内容吗,军中也有看得懂满文的军士。。。” 郑孝儒看了看吴守进,略微的楞了一下,哈哈大笑着开口了。 “吴兄啊,你这是怎么了,我完全信任你,你还要怀疑自己吗,你我马上就要联手进入辽阳城池作战了,如果还不能够相互信任,接下来我们怎么率领两万将士作战啊。。。” 吴守进微微的摇头。 “郑将军,我说的是实话,这关乎到两万将士的性命,也关乎您和我的性命,我的学识不够,勉强能够看懂这份文书,上面的有些内容,都还不是很明白,以往我们汉军作战,都有会有专门的人来传达作战的命令,免得我们弄错了,所以说,我建议还是找到专门的人,仔细看一看这份命令,看看济尔哈朗究竟是怎么说的。。。” 郑孝儒脸色变得略微的严肃,走到吴守进的面前,抱拳开口了。 “吴兄这是给我上了一课啊,也好,你熟悉原汉军的军士,也知道他们之中那些人熟悉满文,你就找一个人来看看这份文书。。。” 吴守进连忙也给郑孝儒抱拳行礼。 “郑将军的豪爽,让我羞愧,前些天甄别军士的时候,我不放心军中传达命令的军士,没有让他进入到军中,现在应该还在大营看押,不如我们前往大营,一来是给大帅禀报军情,二来也让军士将这份命令用汉文写出来。。。” 。。。 临时中军帐,廖文儒手持文书,脸色严峻。 “郑将军,吴兄,你们前往大营的举措太危险了,如果被后金的探子发现了,那我们所有的部署都前功尽弃,你们和两万将士也要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这份命令的确很重要,你们给我禀报在情理之中,不过我已经说了,所有的事宜,你们都可以临机决断。。。” 吴守进的脸微微有些红,身体也微微颤抖,他抱拳对着廖文儒开口了。 “大帅,这都是属下的主意,与郑将军没有关系,济尔哈朗的这份命令,是用满文写的,我看的不是很明白,也害怕误事,所以才提议来到大营的。。。”
廖文儒点点头。 “吴兄的建议是不错的,既然你们回到大营来了,那我们就好好商议一下。。。” 廖文儒挥挥手,两名亲兵进入了中军帐。 “你们守在中军帐外面,不准任何人进来,凡有事情禀报,让他们在外面等候,此外,誊抄这份命令的汉军军士,单独看押起来,不允许其与任何人接触。。。” 亲兵守卫在中军帐外面,廖文儒走到门口,关上门。 “郑将军,吴兄,这份命令很简单,就是要求你们率领汉军军士迅速进入辽阳,我登莱新军后撤数十里地,这期间有一个空隙,济尔哈朗要求你们抓住这个机会,率领军士全部进入辽阳城池,不过你们要注意,济尔哈朗还说了,你们攻陷西平堡,缴获的所有钱粮,都必须送到辽阳城内。。。” 吴守进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廖文儒笑了笑,看着吴守进开口了。 “吴兄是不是觉得为难啊,其实没有多大的问题,济尔哈朗获取到的情报很明确,汉军突袭西平堡,缴获了大量的钱粮,后撤越过辽河之后,在登莱新军的后方发起了突袭,因为登莱新军的力量强大,所以损失惨重,这个时候,汉军为了自保,将缴获的钱粮隐藏起来了,这样做也是为了钱粮的安全。” “你们率领大军进入辽阳城内,来不及携带那么多的钱粮,其中原因也很好解释,那就是避免遭遇到登莱新军的进攻,导致钱粮全部都损失了,济尔哈朗如果询问此事,吴兄可以坦然的解释,钱粮都很安全,待到作战结束之后,全部都上缴给后金朝廷。。。” “我想济尔哈朗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石廷柱和马国柱都阵亡了,可见战斗厮杀有多么的激烈,吴兄写给济尔哈朗的信函之中,也说清楚了此事,济尔哈朗无非是担心汉军独吞了缴获的钱粮,你可以造一份清单出来,写明有多少的粮食,多少的钱财,且保证战斗结束之后,按照清单上缴所有的钱粮。。。” 吴守进连连点头,对着廖文儒抱拳了。 “大帅考虑全面,属下心服口服,这样回答济尔哈朗,肯定没有问题,城内的那些满人权贵也无话可说了。。。” 廖文儒轻轻的摇头。 “吴兄,这些都是小问题,关键是你们进入辽阳城之后,一定要处处小心,济尔哈朗不可能完全信任你们,城内的那些满人权贵,对你们更是抱有戒心,要不然也不会耽误足足两天的时间,才下达让你们进入辽阳城池的命令,要知道两天时间可以发生好多事情了。。。” 说到这里,廖文儒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你们进入辽阳城内之后,要见机行事,以往汉军是什么样的表现,吴兄清楚,万万不能够有太大的变化,当然,经历了西平堡之战,又偷袭了登莱新军,遭遇这么大的损失,气势肯定是不一样的,这点郑将军要好好把握,登莱新军的将士能够展现出来一定的杀气。。。” “还有一个细节,务必特别的注意,我听闻汉军军士与满八旗军士一样,每一次的战斗之后,都会私藏一些钱财,所以你们进入辽阳城池,部分军士的身上还是要有一些钱财,这些钱财很有可能被济尔哈朗全部缴获,缴获了这些钱财,济尔哈朗才会更加的放心。。。” “吴兄,郑孝儒的身份,先前我们就商议过了,他是你亲兵之中的一员,作战表现勇猛,且救了你的命,所以得到了你的信任,被临时任命为汉军都统,济尔哈朗如果仔细询问,你不必做过多的回答,简单几句话带过去就可以了。。。” “从你们进入辽阳城的那一刻开始,就是生死时刻,辽阳城内驻扎有十多万的满八旗和蒙八旗的军士,你们如果暴露了,绝非他们的对手,所以你们时时刻刻都要小心,该忍耐的地方就忍耐,小不忍则乱大谋,遇见小麻烦的时候,想一想你们担负的重任,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按照我们的作战部署,你们进入辽阳城两天之后,大军将要发起对辽阳城池的进攻,如果你们一切顺利,登莱新军将士可以顺利的进入辽阳城内,战斗将很快结束。。。” “好了,你们马上出发,不要耽误时间,带着济尔哈朗下达的命令文书,登莱新军所有的将士,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郑孝儒和吴守进离开中军帐的时候,廖文儒捏紧了拳头,强压了心中的不平静。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