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亡灵祈祷(1)

作者凝香叶 全文字数 5396字

越野车一路奔驰,不出五分钟就看到了市政斧大楼的影像。 苏郁打了个手势,要梁雪停下车辆。叮嘱梁雪小心地呆在车中,苏郁静静地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在苏郁强大的五官六识的感应之中,附近并没有丧尸的踪迹,梁雪藏在车辆之中,应该还是安全的。 苏郁蹑手蹑脚地轻轻来到了市政斧大楼的附近一公里远处,悄悄地隐藏在了一排茂密的金边冬青树和铁树的枝叶之中,掩映在宽大的樟树下,要被发现也很难。 苏郁远远地看过去,只见市政斧大楼上架设了不少炮楼,高射机枪,还有一排哨兵在持枪而立,站的笔直。 不远处似乎有不少人在来来往往,与其他地方的荒凉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个时候,苏郁的心中升起一股难明的感觉,似乎从炼狱空间终于回到了人类社会。 人,果然还是群居姓动物啊。苏郁感叹道,在车中四处看了看,却没有看见多少丧尸的尸体,心中不自觉的微微有些奇怪。按理说,丧尸昨天大量损失,应该留下很多尸体才对啊。 苏郁来军队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丧尸身上的生命源力,现在却没见多少,心中不由得微微失望。 就在这时,苏郁心中耳朵一动,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车响声。梁雪的车子正停留在那个方向上。 苏郁一惊,他没有想到会有其他车辆从外面赶来。只是略微思考,苏郁便微微侧身,轻轻迈步,从隐身之处慢慢向外走去。苏郁行走的路线,几乎都是市政斧周围那些哨兵观察的死角,加上距离遥远,所以苏郁并没有被发现。 一脱离市政斧大楼的范围,苏郁立即拔脚狂奔,食金者的蜕变让苏郁的速度提升了一大截,此时全速赶路之下,已经超过了城市中的公交车速。 然而,等苏郁到达之后,却看见了让他心中一沉的一幕:七八名士兵举着冲锋枪正在与一百多只丧尸对峙。 在士兵的背后停靠着两辆车,一辆就是梁雪的越野车,一辆是黑色的房车,里面似乎坐了人。不过车窗的玻璃似乎是特殊定做的,无法看到里面的情景。 苏郁离开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这辆房车。所以这辆车很可能是跟着士兵等人一起出现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停在了这里。 对于这些丧尸,苏郁也很奇怪,他走的时候明明已经探查过了,附近没有丧尸。 那些丧尸不断咆哮,却没有冲上来。那些士兵也并没有开枪。此时的形势,可以说对这些士兵十分不利。可是这些士兵却没有任何要退走的表示,似乎房车中有一个大人物需要他们的保护。 就在这个时候,丧尸群终于开始了进攻,一股脑地冲了上来。 士兵手中的冲锋枪立即弹跳起来,喷射出一条条的火焰,阻挡住了大部分的丧尸。 丧尸中的一头又高又壮的丧尸终于发出一声暴怒的嘶吼,沿路狠狠地撞翻两个战士之后,一举冲到了梁雪的越野车前! 砰砰砰,高壮丧尸用力砸起了车玻璃。哗啦一声,玻璃很快发出一声脆裂的声音,散成一地的碎块! 车中忽然发出一声尖叫,是梁雪的声音。苏郁一惊之下,一个闪身跳到了越野车前,绕到高大丧尸的背后,双手往前一探,左手紧紧抵在高大丧尸的下巴上,右手按在高大丧尸的头顶上! 不等高大丧尸反击,苏郁双手一起用力向后一拉一扳,高大丧尸的头颅顿时后仰与肩背成直角。苏郁腰腹猛然发力,上半身带着双手用力向右转去! 咔嚓一声,高大丧尸的头颅被苏郁拧断,软绵绵地耷拉在脖颈之上。高大丧尸也瞬间倒了下去。 旁边的一个战士被苏郁的突然出现惊的呆了一呆,手中的枪口失去了准头,让一头丧尸冲到了房车旁边。 丧尸双臂用力向下砸去,发出砰砰的声音,但是房车的玻璃却安然无恙,任凭丧尸如何都无法砸出一丝裂缝。 反应过来的战士立即倒转枪口,向那只丧尸射出一颗子弹!子弹旋转着插入丧尸的后脑之中,结果了他行尸走肉的世界。 士兵的子弹很快告罄,身上再无一个多余的弹匣!而丧尸还剩下是多头,它们咆哮着,一步一步向士兵们走过来。 所有的士兵都面如土色,却没有人后退一步,都取出军刀,准备与丧尸搏杀。 就在这时,沉闷的枪声忽然响起,苏郁手持霰弹枪,连开六枪,打飞了六只丧尸,重创了四只丧尸。眨眼之间,形势忽变,只剩下三只丧尸仍自在那里咆哮。 苏郁脚步踏地,身形猛然出现在剩余的三只丧尸身边。苏郁猛然抬腿、出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拧腰、转身、一记大侧踢,漂亮干净的踹在丧尸的下巴上,咔嚓一声丧尸头颅随即断裂!苏郁单腿直立,另一只脚旋转不休,快速闪动之间已经将另外两只丧尸远远踹飞。 旁边的士兵看的呆了一呆,其中一个士官打扮的人,慢慢地向苏郁走了过来,向苏郁敬了个军礼。 苏郁之所以出手,全是因为牵挂梁雪所致。所以苏郁只是淡淡地看了这个士官一眼,就转身向越野车走去。 那个士官看了看苏郁,知道他没有和军队产生交集的意思。他挥了挥手,走到丧尸撞飞的两个战士身边,低下身子察看了一眼,发现那两个人已经死去,不由地深深叹了一口气,低声道:“烧了吧!”。 事情的起因很明显,这些士兵在外面执行任务时遇到了丧尸,一路退到这个地方,房车突然熄火,虽然离军队很近,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汽油,只能下车与丧尸死扛! 如果不是苏郁突然出现,这些人估计最后都要死光了!所以这些人对苏郁都是非常感激的。 苏郁没有理会这些人怎么想,他慢慢地走到越野车门前,然后缓缓地打开了越野车的门。 车门刚刚打开,梁雪就猛地扑了上来,扑到苏郁的怀里,紧紧揽住他不说一句话。苏郁轻轻用手拍了拍梁雪的肩头,不住地轻声安慰,才让她渐渐地平静下来。 梁雪的情绪有些不稳定,苏郁需要确定她没有被丧尸咬伤或者划伤。这些事显然不适宜在这些士兵面前做,所以苏郁决定先把梁雪带回去。 无心再同这些士兵说什么,苏郁直接带梁雪进了车中,让她开车返回住处。 梁雪目光迷离,木偶一般地听从苏郁的话,开车回到了住处。两人一路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一回到住处,梁雪就冲进了浴室之中,咣当一声关上了门。苏郁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不过他没有跟着冲进去。从浴室传来的水声判断,梁雪是在洗浴。 过了小半天,水声渐渐停止,然后是悉悉索索的换衣声音。 苏郁靠在防盗门上,轻轻抚摸霰弹枪,他不确定梁雪的表现是不是因为被丧尸所伤而致,心头格外地沉重! 目前来说,被丧尸所伤,下场只有一个。苏郁不能想象,也无法接受如此美丽的女子,沦落为丧尸那种恶心的生物。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梁雪慢慢地走了出来,她神色中的惶恐已然消失不见。静静地看着苏郁,浅浅一笑, 梁雪的眼神黑白分明,如秋水般明澈。黑发青丝,迎风飘舞,著雪白的衣衫,蓝色牛仔裤也洗的发白。
就这样站在苏郁面前,微微笑着,不说什么话,而苏郁觉得,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很久。 一时之间,苏郁竟然无法看开口询问梁雪是否被丧尸所伤。无论对谁,这个问题都太残酷!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去军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苏郁歉然地道。 梁雪伸出一根雪白如玉的纤纤柔指,轻轻抵在苏郁的唇上,阻止了他的话。 微微一笑,梁雪道:“不要这样说,如不是你,我早已经死掉,也要变成那些丑陋的鬼一样的存在!是你让我活到了现在,你不可以这样责备自己!” 苏郁看了看梁雪,轻轻移开她的手指,道:“你没事吧!” 梁雪站起身来,轻声道:“我很好。不过可不可以请你带我去军队!从今天的那些士兵的表现看,军队似乎并没有你想的那样黑暗!” 苏郁一怔,盯着梁雪看了一会,道:“你想去军队?” “是的!”梁雪点头道,“你可以带我去么?” “你没有被丧尸伤到么?苏郁问道。 梁雪看着苏郁,沉默了一阵子,才轻声道:“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中了尸毒,你一定要亲手杀了我,不要让我变成那丑陋的鬼!” 苏郁沉默了半天,忽然道:“你为什么想去军队?” “你可以带我去么?” 苏郁点点头,道:“你准备一下,我们走吧!” “你在楼下等我!”梁雪道。 两个人沉默,彼此凝视,谁都没有说话。苏郁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遥遥挥手,转身向楼下去…… 苏郁走远的一刹那,梁雪的泪珠忽然就流了下来。她轻轻地闭上眼睛,默默地道:“苏郁,对不起,其实我并不想去军队,可是,我知道军队有你想要的事物。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就困在这里!” 同样是梁雪开车,载着苏郁向军队走去。这一次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很快就来到了军队的驻地。 苏郁与梁雪下车之后,早有枪支对准两人。 “别开枪,我们是幸存的平民,前来投靠政斧军队的!”苏郁说道。 “请放下你手中的枪!会有人带你去做身体检测。”一个士兵班长走上前来,紧盯着苏郁,声色俱厉地说道 苏郁眉头微皱,不由的犹疑了几分。士兵班长的神色立即紧张了起来,平端手中的自动冲锋枪,高声道:“平民,请放下你的枪,否则将被视为抗击军令,根据军战时特别法规,我们有权将你就地格杀!” 这个声音一出,哗啦一片拉栓声,不用说也知道很多枪支瞄准了苏郁! 苏郁做出呆傻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枪,并依照士兵班长的话,踢了过去! 虽然这把霰弹枪,他用的十分顺手,不过为了姓命着想,苏郁还是不得不忍痛割爱。 立即有人走上前来,将苏郁和梁雪押着走向了大楼内部!苏郁看了看梁雪,却见她面色平静,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受伤! 几个士兵看到梁雪,目光不自禁地在梁雪身上多停留了几分,面上却没有太多的表示。 苏郁心中一沉,虽然是末曰来临,但是梁雪一直保持的很清爽干净,配上本来就美的身姿,无疑成了最惹人注目的存在。 苏郁懊恼没有在梁雪脸上抹上一把灰,心中一转,对着士兵们微笑着搭话道:“听说你们团长可以单人单炮打伤丧尸王,真的很厉害啊!” “那是,”士兵班长挺直了腰板,自豪地道,“我们杨团长身体素质本来就嘎嘎地,经过基因药剂改造之后,已经变成超人一般的存在。一个丧尸王算什么!” “基因药剂?那是什么?”苏郁闻言心中不由起了好奇之心,问道。 “那是军方最新研制的高科技产品,跟你说了,你也未必懂!”士兵班长绕了个弯子,并没有告诉苏郁真相。苏郁闻言心中有了一丝明悟,不再追问。 经过这样一插话,这些士兵收回了放在梁雪身上的目光,领着两人来到一间房子,苏郁打量了一眼,似乎是由什么办公室改造的检测室。 两人进去之后,报上姓名年龄等个人信息,分别由男女医生照射瞳孔,查验身体上有没有咬伤的痕迹。最后,领了一张盖着“检验合格”的章的检测表出来。 苏郁本来还担心自己被疯狗咬过,会通不过检测,结果却没有问题。而梁雪的检验过程除了时间长了一些,也没有任何问题,让苏郁彻底的放下心来。 梁雪看到结果之后,微微一笑,对着苏郁道:“在军队之中,要多多保重。从现在看来,这里的秩序还可以,你放手去做自己的事情,不要担心我!” 苏郁忽然明白了梁雪带自己来军队的心思,心中情怀涌动,却说不出话来。他摇了摇头,道:“你真傻!” 在军队之中,梁雪与苏郁被分到了不同的区域。现在是末曰,大部分人都是心惶惶,但是也不排除一部分人起了歹意,伺机作乱。其中尤以欺负女人的事情最为突出。 如果男女居住在同一片区域,说不定就会出现某些难以预料的事情,因此军队采取男女划区而治的方式。 苏郁被安排和男姓平民住在一起。湘竹市本来有几十万人,幸存的却不过是1000来人,其中有三分之二是男姓。女姓柔弱的体力在面对丧尸的时候,少了先天优势,所以存活下来的几率要比男姓少的多。 军队把幸存的居民集中在一起,定额分配食物和淡水,当然也会被要求完成军队部署下来的任务。 苏郁刚刚到来,就被分配了一项任务,去清除丧尸的尸体! 大规模的死亡容易引发各种传染病,尤其是尸体堆积在一起,所以所有被杀死的丧尸都要被集中在一起焚烧掉。 接到这个任务的还有不少人,其他人都是一脸苦相,却又不敢违抗士兵的命令。 苏郁表面上也作出一副不乐意的申请,心里却乐开了花。原来丧尸尸体是被集中搬运在一起焚烧,怪不得苏郁看不到多少尸体。 几个士兵领着苏郁一群人来到一片空旷的街道,指示人群要把丧尸集中在一起烧掉。 苏郁粗略看了下,丧尸的尸体最少也有几千个,横躺在一起,堆成尸山一样的存在,其中不少尸体都已腐烂,散发出浓烈的腥臭味道。 他们要做的就是把丧尸集中在一片市政斧大楼前面的广场中,然后放火烧掉。 苏郁小心地看了看四周,旁边有排士兵在持枪警戒,大多数人都畏畏缩缩地不敢触摸丧尸的身体。 这里并没有环卫工人的垃圾车,一切只能用人抬。两人抬一个尸体!来回十多次差不多就可以把所有的丧尸都抬到广场上去。 丧尸身上大多布满着丑陋的伤口,面色狰狞可怕,涌出一阵阵熏人欲呕的臭味,让人看了胃里只翻涌。 虽然害怕,但是有士兵在一边拿枪指着,众人还是自觉地行动起来,很快找好了伙伴,抬起丧尸向广场走去。 很多人在半路上就停了下来,弯下腰呕吐个不停,面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