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军队入城

作者凝香叶 全文字数 4817字

苏郁趁着没有丧尸上来,潜入楼道中,取走了双筒霰弹枪,这可是好东西,近距离杀伤威力极大,一枪可以直接把人打飞! 在被丧尸缠身时,只需要放上几枪,就可以打出一条生路,从而逃出生天。 络腮胡手上的双筒霰弹枪,每次发射两发子弹,填满子弹一共可以发射六次,也就是一次可以携带十二颗子弹。被络腮胡开了一枪,里面还有十发子弹! 苏郁进入络腮胡的家中,搜了搜,居然搜出120发子弹来!苏郁眉头一皱,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络腮胡的这把霰弹枪与市面上十分不同,威力奇大。而且还藏有如此多的弹药,这个络腮胡到底是什么人? 苏郁把整个屋子都翻了一遍,却没有找出任何能证明络腮胡身份的东西!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搜出的粮食够梁雪吃半个月了! “不管是谁,反正已经死翘翘了,这枪留着也是浪费,不如在本大爷手里发扬广大!”苏郁一直想弄把好枪,现在心愿已偿,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枪声! 是的,一阵枪声!一阵密集的枪声! 其中甚至还有大炮的声音,轰隆隆的声音,震的楼房一阵颤抖,天花板上簌簌落落地掉下一地的灰尘! 相比之下,苏郁手中的霰弹枪压根就是一鸟枪! “我曰,这么凶猛!”苏郁忍不住一声感叹,跑到窗前。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了一下,两辆装甲车,两辆坦克在前面开路,十多辆军用卡车拉着一排排的士兵,后面还有十多辆车,不知道上面拉的什么。 这一支队伍冲进了湘竹市的大街上,遇见丧尸就是一顿枪炮齐鸣! 大街上游荡的丧尸,很快就变成了一地的死尸! 看的苏郁一阵肉疼,这可是一地的生命源力啊,现在可倒好,全都被浪费了! 与苏郁的反应不同,梁雪满脸的欢喜,高声道:“军队终于来了,我们终于等到救援了!” 苏郁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他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所有幸存的市民请注意,军队已经开进湘竹市,请所有幸存的市民去市政斧大厦接受检查。没有被感染者将会获得军方的保护,军方会你们安排统一的住处,并按人头分配食物!” 军用卡车上的扩音器不停地反复播送着这一广播。不少幸存者立即从各个角落冲出来,一路哭喊着,发了疯一样地靠近车辆! “所有人听着,所有人听着,不要企图靠近车辆,请保持在车辆十米以外,否则格杀勿论!所有人必须要去市政斧大厅接受检查之后,才有资格受到军方的保护,否则将会被视为被感染者进行射杀!”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站在车顶上,用扩音器喊出了这一番话。不少人闻言立即停下了脚步,慢慢地缀在车辆后面,同时警惕地预防着周围的人群。 还有一些人似乎没有听清军官的喊话,依然冲了上去。 “扑扑扑!”一阵枪声响起,不少人立即被当场射杀! “我的小三子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在街道上响起,一个中年妇女不顾一切地冲向车辆旁边一具男孩的尸体! 那个男孩就是第一批冲向军车而被射杀的人! 中年妇女刚刚跑到男孩的身边,就被一发子弹击中了额头,仰天倒了下去,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死不瞑目!他们没有死在丧尸的嘴下,却死在了自己的军队手下! 枪声与鲜血终于让所有的人止住了脚步,不少人因为刚刚失去的亲人而放声痛哭,街道上忽然笼罩上一层凄惨的色彩,迟迟不肯散去。 “所有人听着,所有人听着,我们现在无法区别你们的身份,所有靠近车辆十米以内者,将被视为被感染者直接射杀!请所有人自动保持距离!请所有人自动保持距离!” 看到这一幕,苏郁的心凉了一半,虽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军方有自己的顾虑也不足为奇。从军方的角度来说,他们并没有错误。 可是从那些被枪杀的个人来说,他们又有什么错误呢? 只不过是因为恐慌而多跑了几步而已? 梁雪显然也被惊住了,湘竹市能够活到现在的人并不是很多,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可是军方显然没有爱惜人命的观念,他们的行为分别就昭告着:宁可杀错千人,不可错过一人! 梁雪的心地比较软,一下子就站在了弱者的一方。苏郁则不同,他是从客观的方面去比较的。 军方的做法虽然过激,但是也没有办法,丧尸的攻击太恐怖了,只要有一个人被感染了,就很有可能危及一车的士兵,甚至连累整个军队! 如果硬要说些什么的话,那就是乱世人命贱如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求人永远不如求自己,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自保! “我们还要不要过去?”梁雪有些犹豫了,低声向苏郁问道,经过防盗门一战之后,梁雪已经完全信服苏郁。 “现在不急,跟在军车后面未必安全,街上很容易遇上被感染者,如果被咬了就完了!我们还有食物,不着急在这一天,先看看再说!”苏郁轻声道,“而且我怀疑,到了军队肯定还有各种限制!” 军队提供的庇护,对苏郁来说并非必要,在不知内情的条件下,苏郁不想去冒险。 苏郁并没有急着赶去市政斧大厅,而是开始着手修理防盗门,只要防盗门不倒,来多少丧尸也只有被苏郁杀的份! 梁雪家虽然没有修理工具,但是络腮胡家中却有不少,苏郁干脆把络腮胡家中所有可用的东西都搬到了梁雪的家中,然后稍微改造了下,把两个防盗门都安在了梁雪的门前。 看着成型的防盗门,苏郁心中一阵得意,两个人最少还能在梁雪家维持半个月。 趁着大街上的丧尸被军队一扫而空,苏郁用布缠起霰弹枪,背在肩上。用黑布蒙面,拿着两个从络腮胡家里找到的麻袋走上了街道。 街道两边有不少的超市,苏郁盯着超市中的食品很久了,只是苦于大街上一直堆满了丧尸,才无法行动,眼下部队刚刚离开,正是取粮食的好时机。 苏郁赶到超市时,里面已经堆了不少人,也分不清那个是丧尸,那个是正常人!估计不少人都是跟苏郁一样的想法,想赶紧收集一些食品备用。 其中也有不少人遮住了面孔,苏郁见状反而心中一安。他最怕因为自己的着装特殊,而引起敌意,现在看来自己不会被人群起攻击了!
看见苏郁进来,这些人急匆匆地看了苏郁一眼,确认他不是丧尸之后,纷纷低下头去划拉架子上的货物。 苏郁大略看了一眼,超市中的人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危险。而且苏郁的身体特殊,并不惧怕丧尸,所以苏郁立即全身心地投入了抢粮的大军中。 苏郁并没有像这些人一样,看到什么抢什么,他是有备而来,所以只是有针对姓地收取那些肉质食品和高能量食品,比如说罐头,火腿肠等肉制品,还有巧克力,食盐,糖类等!然后才是其他食品。 苏郁收满一个麻袋,超市里的架子上已经被抢空了。苏郁估摸着另外的超市差不多也被人抢光了,能够填满一个麻袋,苏郁已经知足了。 用力抓紧麻袋的口子,苏郁背起麻袋就向门口跑去,夜长梦多,他可不想被人截在街上。 怕什么来什么,苏郁刚刚迈出一步,就被三个彪形大汉拦住了,这三个人每人手里都拎着一把砍刀,外加一个超市的方便袋,里面装满了东西。 不过这些人似乎并不满足,所以盯上了苏郁的麻袋! 苏郁不想惹事,所以他默默地取出一捧东西放在了柜台上,这些东西已经足以装满一个方便袋了! 苏郁背起麻袋正要走,又被拦下了。一个大汉伸手推了苏郁一把,苏郁倒退了几步,靠在了柜台上! “把麻袋留下,柜台上的那些东西归你了!”彪形大汉盯着苏郁沉声道! 苏郁眼神一冷,默默地打开麻袋的口子,伸手把柜台上的东西全部划拉进了麻袋中。 “你找死!”彪形大汉恶狠狠地骂道,拎着砍刀就向苏郁砍去!旁边围观的人都悄悄退了出去,似乎谁也不敢惹着三个大汉! 苏郁迈步急速向后退去,大汉的砍刀,砍在了柜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缺口! 这一刀,分明是想要苏郁的命! 苏郁心中一冷,顿时动了杀机,苏郁没杀过人,可是脑子足够清醒,知道现在世界已乱,心慈手软的话,只怕会把自己的命赔进去。 随手将麻袋放在地上,苏郁迅速取下背上的霰弹枪,对准了大汉! “二子,小心!”旁边的大汉看见苏郁的枪,顿时惊呼道。 就在大汉发出呼喊的同时,苏郁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二子的身体直接被打成了筛子,倒飞了出去。 苏郁肩头微微晃动,这枪后座力大的惊人,饶是他身体受过强化,也难以驾驭,怪不得那络腮胡每次都是只开一枪! “二哥!”旁边的大汉满脸震惊,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声,迈步就向苏郁冲来,却被最后一个大汉拦住了。 “三子,你退下!” “大哥,他杀了二哥!” “退下!”大哥似乎发怒了,阴沉着脸训斥道!三子恶狠狠地盯了苏郁一眼,退了下去。 “既然这位兄弟手里有这件东西,是我们有眼不识金香玉,今曰的事情我们认栽了,二子自作孽,也怪不得兄弟!还希望这位兄弟不要赶尽杀绝,给我和三子留一条生路!”大哥对着苏郁微微躬身,轻声说道。 除了军队之外,普通的老百姓也好,社会上的混混也好,有枪就是王! “大哥”服软的话让苏郁慢慢收起了杀心,枪口微微向地面倾斜而去。就在这时,苏郁看见了三子阴狠的眼神。 苏郁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不是自己手中有枪,自己今天会不会活着回去?如果自己放了这两个人,他们会不会放弃仇恨,对自己感恩戴德? 从对方的表现来看,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不!苏郁脑中忽然闪过一个词:斩草除根!只有斩草除根,才能被人寻仇记恨。 想到这里,苏郁忽然抬手,对准那个大哥和三子,扣动了扳机! “砰砰”两声巨大的枪响传来,大哥应声而倒,而三子却没有死掉,只是受了重伤! 苏郁的最后一枪打偏了! 三子浑身浴血,踉踉仓仓地从地上爬上来,抓起掉落地上的砍刀,就要向苏郁冲过来。 看着蹒跚而来却目露凶光的三子,苏郁不动声色地再次举起了枪! 瞄准镜中的三子已经几乎贴在了霰弹枪的枪口上,苏郁慢慢地扣动了扳机!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三子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四五米,然后咣当一声摔落地下。三子的面目带血,双目凸出,说不出的狰狞,胸膛却炸出了一个碗口般的大洞! 没有任何迟疑,苏郁一手持枪,一手背着麻袋,快速冲出了超市。四周的人看到苏郁冲出来,都惊恐地避让开。 苏郁也不在意这些人的态度,他转了一个圈,又绕了一个大弯,才回到了梁雪的家中! 苏郁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脸也用布蒙着。从一开始,他就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预料到自己会遇到一些麻烦,但没有想到会杀人!这是苏郁第一次杀人,心里并不是很好受,不过想到对方首先要杀死自己,苏郁稍微安定了些! 如果对方想要杀死自己,自己还要保持仁慈之心,以苏郁看来,那并非真正的仁慈,而是愚昧! 苏郁曾经见过一些僧众宣说以德报怨,不可生恶意,起恶心,要舍己渡人,饲虎喂鹰!苏郁对这些人是充满敬意的,但是真正能够摆脱生死毕竟只是少数,很多人不过借着佛学的幌子,欺世盗名罢了! 现在的人们一提到佛教徒,首先想到的就是高僧如何聚众敛财,如何行骗,如何愚昧众生,背后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有太多人的借着善的名义,肆意行恶,满足一己私欲,人心早已败坏了。 末曰已经来临,世道规则已变,或许只有杀罚果决的人才能活下去! 苏郁并不害怕自己会被军队抓起来,杀人的事情,军队做的不比他少! 他只是在想军队与丧尸决战的胜率,受电影生化危机的影响,苏郁的潜意识中一直觉得丧尸是不可战胜的,最终人类会被屠戮殆尽。 可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事实并非如此。人类拥有军队,拥有装甲车,坦克,只要大军过境,丧尸只有溃败的份。 毕竟以丧尸目前的实力来说,是不可能攻破装甲车的钢甲洪流的! 除非,它们也会进化!或者出现新的怪物!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