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异世游 197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2657字

「使命,不是。」花灵说:「我思考,我发现,我结论……生命,应该,自由。」 「那花灵你本体还好吧?」邓山忙问。 「花灵不死,重新生长。」花灵说:「这个,坏了……好,别矣。」 别矣?邓山才一呆,突然周围一震,彷佛天地崩解一般,眼前猛然一花′邓山突然头上脚下的,被一堆东西埋着。 什麽啊?邓山身子一挺,轻飘飘地浮了起来,在空中缓缓旋身直立,如云雾般飘转。邓山心下骇然,果然自己的能力已经大幅改变,这是什麽样的感觉?一股环绕周身的能量,轻轻地托着自己浮动,而那些能量在自己体外不断伸缩弹动,不断与外界神能互相抗衡排斥,将那本来是无穷无尽的神能,远远挤在数公尺外。 如果自己愿意的话,似乎还可以挤到更远处?自己也变成神了吗?太好笑了。 「能控制的量还差得远啦,但不知道能不能勉强挨一下……」金大说:「不过,你已经可以超越神能的影响,从宇宙中取得能源……我现在除了替你运用黑焰气之外,好像没大用了。」 黑焰气……邓山心思转过己身,突然发现自己神思清澄,连金灵的每一个微未单位都一清二楚,许多原来想不透的东西,彷佛清清楚楚地搁在眼前。邓山这儿才心念一转,金大已经嚷了起来:「唉唷?连黑焰气都会了,那我可以去死死了。」 「别闹了。」邓山不禁好笑。 「花灵这是什麽招啊,可以把人变成这样,几百年的经验,和几千年的毕竟不同。」金大啧啧说:「他一定是把希望都赌在遁能上,既然五个家主秘殿都毁了,里面存的神能八成通通挤到你身上去了。」 「是这样吗……?」邓山目光向四面扫过,只见眼前出现的是朱钧凌,他正讶然看着自己,而刚埋着自己的那堆……邓山回过头,居然是原本塞在家主秘殿里面的那堆东西,而本来的大枯木,此时已经化成了碎粉,一点也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 朱钧凌正张着大口,看着飘浮着的邓山,在这世界,只有神使能飞,不是吗?才几分钟不见邓山,他突然变得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但是仔细看去,又不似有什麽变化。那一个轻飘飘的空翻,现在的虚空飘浮,都不是人力所能及,不知道他是怎麽办到的?估计时间,自己才等了几分钟,他在里面也顶多闭关了十来天,怎能有这样大的变化? 邓山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还浮着,他不知道朱钧凌在想些什麽,心中正在头疼,该怎麽解释家主秘殿坏掉的事情。就在这时,邓山心中一惊,忙说:「糟糕,神王发视了,他来了。」 却是邓山体内蕴藏的能量已意外地庞大,甚至到了可以排拒神能的程度,虽仍远不如神王,但已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神王感受到咫尺之间出现了这种人物,当然会吃了一惊,马上将注意力转移过来,待发现居然是邓山,连神王也忍不住要来一探究竟。 「神王来了?」朱钧凌大吃一惊,但见家主秘殿已毁,也不知道该感到放心还是可惜了。 他连忙转身往回走,要主动打开那扇金属门,免得让神王自己动手轰开,否则坏掉就算了,说不定还得被训上一顿。 邓山和神王就在金属门那儿遇上,神王目光注定在眼前这全新的邓山身上,过了片刻才缓缓说:「才几分钟不见,你……怎麽办到的?」 邓山一摊手说:「能让神王想不透,实在很让人觉得荣幸。」 「难道花灵有分身在这里面?」神王心念往内巡了过去,却又巡不到什麽异样的东西,不禁有点纳闷。 不愧是神王,随口一猜就八九不离十。邓山表情不变,打哈哈说:「神王怎不去里面看看。」
「虽然不知道你用什麽办法,在这麽短的时间内超越了胎气的阶段,还与天地互生感应,但也仅此而已。」神王缓缓说:「你现在想重新向我挑战吗?」 邓山确实有点心动,若能让神王带点伤,马上就能带回柳语兰,至於神王还要不要管这世界,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啊,不对……花灵为此做了这麽大的牺牲,自己可不能让他失望……这可有点麻烦。 看看神王,邓山虽然还搞不清楚自己的进境,但很清楚,两方实力仍有极大的差距,虽不像当初那种绝对压倒性、无可与抗的感觉,但层次越是接近,越能知道对方的可怕。无论如何,自己想挑战,必须把所有法宝准备齐全,掌握一次机会,否则以神王的能耐,绝不会给自己第二次机会。 邓山压下了心中跃跃欲试的念头,缓缓说:「我回去一趟再来找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妻子接回去的。」说罢,邓山从神王身旁穿过,大步往外迈。 「就算你把花灵之木带来,也一样接近不了我。」神王在邓山身后说:「我会顺便毁掉它的。」 神王果然知道那支花灵棍……邓山一咬牙,花灵棍毁掉又如何?下次来若是还打不过,自己也没打算活着回去了。 邓山再度返回里冷别墅,已过午夜,算是周六了,若不是出了这种意外,明日就是自己和柳语兰共结连理的日子,今日却只能落个孤伶伶返回台北……返回台北又能干嘛,两边长辈的质问必定没完没了。至於婚礼不能举办、贺礼的宾客会扑个空的事情,那已经是末节了。 走出里冷别墅,邓山轻轻一跃,飘浮到别墅顶端,在那红色瓦顶的尖端坐下,吹着晚风。 想了片刻,才拿出手机,拨着柳语蓉的电话。 虽然已经有点晚了,但今天出了这种事情。认叩蓉应该还没睡吧? 「山哥?」果然柳语蓉很快地接起了电话。 「语蓉……」 「姊姊呢?你带回她了吗?」柳语蓉问。 「没有。」邓山忍着悲伤说。 「啊?」柳语蓉可说是最清楚邓山和柳语兰感情的人,她听得出来,邓山声音中蕴藏着多少伤心,一时之问也说不出话来。 两人在电话的两端沉默了片刻,柳语蓉才低声说:「可以告诉我,怎麽回事吗?」 「因为谷安喜欢语兰,所以使得神王心情不稳定,控制不了能量……」这可真是说来话长,邓山跳掉一大段,直接说结论:「最后神王要语兰陪在他身边。」 「怎麽可以这麽过分,山哥,你怎麽不打他?」柳语蓉虽然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大概故事,却也不知道神王有多强大。 「打了,打不过……他……他是神耶。」邓山叹口气说。 「那……难道就这样算了?」柳语蓉焦急地说。 「当然不行。」邓山说:「我和神王打了一个赌,还要和他再拚一次,我得先去做准备……语蓉。」 「嗯。山哥?」柳语蓉忙说。 「我知道很为难你……?可以请你帮我先应付一下吗?」邓山说:「我没有心情再去面对他们了。」 「好,我去。」柳语蓉幽幽地说:「我也只能办到这些。」 「谢谢你。」邓山说:「等我准备好之后,我会再去一次;若我失败了,我也不会回来了。」 「山哥?」柳语蓉忍不住喊:「你别做傻事。」 「如果救不回语兰……我又怎能……」邓山强定心神,一咬牙说:「一定能救回她的,你放心。」 「嗯,不管如何,山哥,你一定要回来。」柳语蓉声音已经有点哽咽。 「别哭了,乖。」妹妹就是比姊姊爱哭,邓山温声说:「帮我加油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