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地底异物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1117字

  第三章 地底异物   陈信、方彭、方青芬三人走出广场外还没有多久,方彭就回头对陈信说:“陈宗主,我还有点事待办,这样好不好,就让青芬带您去。” 陈信有点意外,但是当然没有反对的理由,于是点点头说:“方将军您去忙吧,那麻烦青芬了。” 眼看方彭离去,方青芬对陈信招手倩笑说:“陈宗主,跟我来。” 陈信虽然深怕方青芬的大小姐脾气突然发作,但是也别无选择,只好乖乖的随后而去。 陈信与方青芬在凌乱的房舍之间穿梭,不时引起正在构筑家园得民众注意,陈信一面对四面的民众打招呼,一面心里又有点不耐烦,不知道方青芬为什么不乾脆用飞的,难道她还不会飞?这又不太可能,虽然想问,但是陈信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好闭着嘴巴,快步的随着方青芬前进。 过了片刻,方青芬忽然在一个十字路口止步,回头望向陈信,陈信四面一望,看不出所以然来,望向方青芬说:“青芬……到了吗?” 方青芬指指左边路口第三间的房屋说:“就是那间。” 陈信点点头说:“谢谢你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陈信对于自己刚刚一面走一面胡思乱想不禁十分惭愧,哪知方青芬忽然接着说:“陈宗主,你已经知道地点了,能不能先拨个时间,我有话想跟你说。” 完了、完了,陈信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莫非对方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作了个什么埋伏? 虽然自己应该也是无所畏惧,不过仇隙越结越深总是不妥,陈信忽然又想到许丽芙当初说方青芬是喜欢上自己,莫非她打算来个告白?此事万万不可,接受自然不行,不接受却又得罪人,还况女孩子脸皮薄,当场拒绝人家似乎也不妥…… 陈信心里还没找出结论,方青芬已经耐不住,又叫了一声:“陈宗主……” 陈信实在想不出说不好的理由,只好点点头说:“当然好……不过孟大哥家里有小孩,最好不要太晚才去打扰。”陈信好不容易找出心心当挡箭牌。 “宗主说的是心心?”方青芬朝陈信点头一笑说:“心心用功的很,每天睡不到五个小时,您放心吧。” 心心功夫进步的那么快?快来雪舞心法果然不凡,陈信再也没有理由,只好说:“…… 那就没问题了。” 方青芬一笑说:“跟我来。”忽然起身飞起,往村外投去。 陈信一面追一面心里在骂,明明会飞,刚刚是在耗什么?一面回头将孟火明的居所位置牢牢的记了起来。 这时大草原已经一片光秃秃的,苏罗高地上的草地虽然也一样乾枯倒塌,不过还有一丛丛的灌木四处丛生,在聚落的西方有着一块面积不大不小的森林,中间一道小河由西向东、银光闪闪的冲刷着两旁结冰的河岸,一路蜿蜒的通往新市镇,看来是古都河的一条支流,这时水月刚刚升起,天空中有着三个大小不同的月亮闪亮着光华,光芒四面洒下,在整个世界白雪的反光下,明亮的不太像夜晚。 两人飞到森林随意的落了下来,陈信望望森林,对方青芬说:“这片森林养的活这几十万人吗?” 方青芬望望森林说:“应该可以,不过冬天百兽绝迹,天然食物比较难找。” “嗯……”陈信点点头说:“青芬你不是说有话要说?” “对。”方青芬转回头望着陈信说:“陈宗主……这件事很难启齿。” 陈信心里更是紧张,一口大气也不敢吐,只见方青芬缓缓的说:“我知道这次搭乘卓能号来的都是十分优秀的人物,除了陈宗主外,几乎都在地球的圣殿中受过训练。” “黄吉就是自己修练成功的。”陈信一片应着,一面不明白方青芬要说什么。 方青芬接着说:“黄吉大公子是凤凰星的光荣……陈宗主。” “是。”陈信连忙回答。 “这次来凤凰星要是找到了线索,是不是很有可能往更遥远的宇宙飞去?”方青芬说。 “没错。”陈信点点头说:“就算知道了方向,这次的旅程一定十分的危险,也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们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陈信故意把危险性都说出来,希望方青芬不管有什么念头都能打消。 没想到方青芬走近两步望向陈信说:“陈宗主……我拜托你一件事。” 陈信身体微微后仰,强笑说:“什么事?” “我也要去。”方青芬说。 “什么?”陈信讶然:“你也要去?” 方青芬点点头说:“我从小就梦想能在浩瀚星空中旅行,但是现在根本没有机会,而且要有志同道合的伙伴也不容易,所以……可以让我加入你们吗?” 原来是这种事……陈信不禁松了一口气说:“青芬,这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我功夫不够好……不过我也很努力。”方青芬恳求的说:“让我一起去嘛…… 宗主,拜托你啦……就算是去帮你们打扫、做杂事都可以。” “不行的。”陈信说:“青芬你知道吗,这次离开地球的人,每个人都是经过层层挑选才出来的,我不是说你功夫不好,但这次的队员几乎都有将近蓝宗主、黄宗主等人的功力,就是为了希望遇到危险时能增加存活的机会,怎么可能让你一起去。” 方青芬扁了扁嘴说:“你就是说我的功夫不好……可是连婴儿都能上去,我就不行?” 这不是不讲道理了吗?陈信摇摇头说:“那是那雷可夫夫妻的小孩,与你状况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不该这样说。” 方青芬沉下脸来,转过身体说:“也就是说,要和卓能号的队员有足够关系就对了?” “话不是这样讲。”陈信苦口婆心的说:“小毛莉的状况比较特殊,我不愿拆散他们一家人,所以才破例的。” 方青芬沉默了半晌,陈信僵在那里,心里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没想到方青芬忽然回过头来一笑说:“那……我还有第二个问题。” 陈信见方青芬似乎放弃了,高兴的说:“什么问题?” “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方青芬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直直望着陈信。  这下轮到陈信说不出话来,方青芬接着说:“我明白的告诉你,我喜欢你,从一见面就喜欢上你了,只是……你那时一直不给人家好脸色看……” 方青芬的话声越来越低,陈信心里同时想着,难道那时你就有给我好脸色了吗?不过方青芬也实在大胆,居然就这样的问了出来。 只见方青芬接着说:“不过后来我才发现你都是让着我,我也十分惭愧……反正你待在这里的时间不多,我不能再浪费时间,请你明白的告诉我,喜不喜欢我?” “青芬……”陈信讷讷的说:“其实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已经不大想花心思了,何况我们认识又不深……” “我明白了。”方青芬打断陈信的话,笑着说:“你放心……我很容易死心的。” 什么话?陈信已经不知道方青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见方青芬摇摇头说:“陈宗主,我可不会纠缠你,就当我没说过就是了。” “你没事吧?”陈信疑惑的问,他还是觉得方青芬有点不大对劲。 “没事!”方青芬一鞠躬说:“陈宗主,我先告退了。”随即笑着挥手离开。 这下陈信莫名其妙到了极点,哪有人被拒绝的反应是这样的?不过她似乎是没事……陈信想反正总算是没有什么问题发生,别去多想了,于是轻轻腾起往孟火明的居所飞去。 陈信才一进门,心心已经扑了过来大叫:“陈信……陈信、陈信、陈信……”一连串叫个不停。 陈信紧紧的搂住心心,一面向孟火明夫妻打招呼,这时却意外的发现黄吉居然也在这里,陈信疑惑的问:“黄吉……你也认识我大哥?” 黄吉笑笑说:“来了不就认识了?我是来找你的,没想到你比我还晚来。” 孟火明点头说:“我本来就心想陈宗主……” 陈信摇摇头说:“大哥,再叫我宗主我可要生气了,我一年没来凤凰星了,还宗主?” “好吧。”孟火明想想也对,接着说:“我本来就想贤弟应该会来,没想到大公子先来了……” “等一下。”黄吉打断孟火明的话,模仿陈信的语气说:“孟老弟,再叫我大公子我要生气了,我一年多没来凤凰星了,还大公子?” 这下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心心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孟火明摇摇头说:“是……黄吉大哥来了之后我们就聊了起来。” 谢孟瑛接着说:“没想到黄吉大哥这么风趣。” 陈信望望黄吉说:“黄吉,有事找我吗?” “没事。”黄吉手一摊说:“见了几个老朋友之后,想去找方彭,他又不知到跑哪里去了,我就来看你,没想到认识了这几位,对了,心心可厉害了。” “真的吗?”陈信望向心心。 心心一挺胸说:“心心以后要帮陈信打坏人,当然要用功。” 陈信没想到心心还记得以前的一句戏言,心中忽然有点感慨,黄吉接着说:“心心这个年纪练到这样不得了了……当初我在这个岁数,练功夫都是老爸逼着练的。” 心心望向一直帮自己讲话的黄吉说:“黄吉,你会不会教我功夫?” 黄吉大有遇到知音的感觉,连忙说:“教你功夫,没有问题,想学什么?” “什么都想学。”心心也兴奋了起来。 “等一下……”陈信插入说:“心心,你的雪舞心法练好了吗?交杂着学有没关系?” “其实心心已经学全了。”谢孟瑛开口说:“雪舞心法主要在心法的修练,重意不重形,所以心心第一段已经圆满完成,之后就是靠不断的加深功力。” 黄吉懒得再听,哇哇叫说:“那就是没关系了……心心,我们到后院去。” 两人一溜烟的往后院冲去,心心一面跑一面叫:“陈信也来……” 陈信应声说:“我等一下再过去……”话声一落,两人已经没了影了,陈信向孟火明夫妻摇摇头,心想黄吉做孩子王恰好合适,捣乱一定跑第一。 陈信和孟火明在聊了一番别后之事,陈信忽然想起了方青芬今天不寻常的言语,记得谢孟瑛似乎极了解方青芬,于是就将这件事向谢孟瑛说了出来。 谢孟瑛越听脸色越是奇怪,待陈信说完之后,谢孟瑛沉思半晌,才对陈信说:“陈信,我建议……你明天就将这件事情,与……你队友们聊一聊看看他们的想法。” “大嫂……这样不好吧。”陈信心想自己会告诉谢孟瑛,是因为谢孟瑛与方青芬交情不错,自己哪里可以将别人的事逢人就说?大嫂怎么也不正常了? 谢孟瑛似乎知道陈信在想什么,一顿之后摇摇头说:“你不说也对……不过,这样吧,我会去劝劝她的。” 陈信更搞不懂了,方青芬一副没事的样子,有什么好劝的,大嫂看来喜欢打哑迷,自己刚好不喜欢猜,不理也罢。 再聊了一会儿最近莫名其妙的地震,三人想了想还是担心后院那一大一小,只好一起到后院去,反正在月光下聊也有一番滋味,直到深夜两人才向三人辞别,回到卓能号休息。 无元七三五年十一月十一号/凤凰星三十九年第六十七周周七次日众人出发前往雾灵谷,雾灵谷与之前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陈信等人让卓能号静止在天空中,一个个放心大胆的往下落,不过这时候遇到了一个问题,小毛莉可不懂的闭住呼吸,李丽菁岂不是不能下去见识?众人研究半天,赵可馨才想起可以乘坐单人用的小飞艇。 于是除了李丽菁抱着小毛莉搭乘之外,其他的人护卫在左右,将雾气击出一个大洞,同时穿了下去。 黄吉先带着大家参观他一住三十年的房舍,再来就是领着大家往陈信大战火龙与怪鸟的地方前进,但一路上都没见到那种怪鸟,想来当初那一战使得怪鸟元气大伤,死的惨重,留下的数量很少了。 一路飞行,果然各种奇异的动物极多,不过有小刚、小柔两只蝠虎随侍在侧,自然是没什么动物敢接近。 到了火龙的巢穴,见到一地的白骨,众人不竟昨舌,想像起当初的激烈战况。 而陈信想起当时吉吉、乐乐就是在这座谷中失去意识,从此变成极乐,也不禁有些感伤,众人徘徊良久,终于决定离开,于是依着进来的方法,往天空击出一道空隙,往上空穿了出去。 众人刚刚回到卓能号,正在大聊特聊适才的所见所闻,只听练长风说:“当初陈信要不是有极乐刀,恐怕就危险了。” 这些日子练长风与陈信的嫌隙渐去,陈信自然乐见,于是回答说:“没错……多亏了那雷可夫制造出这个兵器,不过这也是令我感伤的回忆。” 众人中只有那雷可夫知道陈信在感伤什么,练长风就疑惑的问:“那雷可夫,为什么只做一把极乐刀,不多制造几把?” 他们对极乐的实际状况不是很瞭,所以总是说那把极乐刀。 李丽菁似乎有点意外的说:“那雷可夫,连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厉害。” 对陈信与那雷可夫来说,这件事并不是十分愉快的回忆,所以那雷可夫也没向李丽菁提过,这时那雷可夫摇摇头说:“别说了,制造的过程违反了联邦法,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何况过程中还有不可测的危险,是陈信运气好,不是我的功劳。” 众人听了有点失望,黄吉首先说:“那雷可夫,我们现在又不一定会回联邦,怎么不多作一些让大家玩玩?” 那雷可夫仍然拒绝,黄吉还要再说,这时忽然由外传来闷雷隆隆声,薛乾尚摇摇头说: “难不成要下雨了?明明天色不错的。”随即往分析区的座位走去。 赵可馨也走了过去,因为赵可馨天机术造诣也极高,所以薛乾尚指定赵可馨为代理人,若是薛乾尚不方便处理的时候,赵可馨就会立刻接手。 这时候众人一点都不在意天气的事情,卓能号在宇宙间航行都没有问题了,岂会畏惧小小的风雨?黄吉依然缠着那雷可夫做把极乐刀来,而李丽菁正兴致勃勃的要陈信亮亮极乐刀,这时却听薛乾尚忽然说:“咦?不对劲。”随即在分析区前操作一番,回头大声说:“陈信。” 陈信听到薛乾尚的叫声马上知道不对,往自己的座位一飘说:“怎么了?” 这时薛乾尚已经将自己找到的资讯传递到陈信眼前的萤幕上,陈信一见大吃一惊,对着已经在飞航区的练长风说:“快!返回大草原,地底城附近陆沉了。乾尚,联络蓝宗主,看有没有影响。” 没想到这件事情果然发生,众人忙而不乱,各就各位,卓能号迅速的往新市镇返航。虽然新市镇距离地底城有两百公里的距离,不过这一下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但至少可以确定那些先见的房屋多半会毁了。 卓能号开始飞行不久,薛乾尚就叫了声:“陈信,联络上了。”同时蓝任的声音也传了出来:“陈宗主……陈宗主……” “蓝宗主。”陈信说:“状况如何?” “还……好……”蓝任说:“通讯器材严重……现在……伤亡……”一阵杂音传出,又听不清楚了。
陈信望向薛乾尚,薛乾尚头也没回,一面操作一面说:“陈信,大概是对方的通讯器材受损,我在试试看。” 陈信焦急的说:“乾尚,先查察伤亡状况就大致明白了。” 薛乾尚点点头,一面说:“新市镇的生命活动依然频繁,应该是没有大伤亡,不过十分混乱。” 卓能号上的仪器可以探测生物发出的波长,从而知道生物活动状况以及大概的种类。 陈信安了几分心,对众人说:“新市镇的建筑物多半是平房,被活埋的机会较小,不过也不是不可能,等一下到达新市镇,卓能号停在天空,乾尚留在卓能号内,监视四面的状况,嗯……李丽菁与小毛莉留下,我们其他人下去帮忙。” 李丽菁连忙说:“我也下去帮忙,小毛莉托乾尚照顾行了。” “好。”陈信没时间多研究,接着说:“乾尚到了新市镇上空,将侦测敏感度增大,看看有没有人被掩盖住了。” “交给我。”薛乾尚笑笑说:“不过丽菁最号先去把婴儿床搬来,我可没手抱。” 这话有理,李丽菁将小毛莉交给舒红,马上往房间冲去。 赵可馨忽然说:“陈信,药品。” 陈信马上醒起,连忙说:“那雷可夫!先准备一些药品。” “我知道了!”那雷可夫明白两人在提醒自己制造药品,连忙像眼前的键盘输入了一堆程式,一面说:“我尽快制造……还有多少时间?” “四十五分钟。”练长风望着自己的萤幕接口。 “那只能制造出一小部分。”那雷可夫说:“大约……三十个单位的止血剂、一百单位的固定绷带,四十单位的成长促进剂……” “好。”陈信说:“到时候一人携带一部份,不够就回来拿,那雷可夫也留下好了,将产生的药品移到控制室。其他的人下去后要是遇到重伤患,可以通知丽芙去帮忙……还有谁对治伤在行的?” 宋庭忽然出声说:“报告,陈……信,我还可以。”宋庭一直叫不惯陈信,差点又叫成宗主。 “那等一下除了丽芙之外还可以请宋庭支援。”陈信接着说:“乾尚,附近的森林有没有大伤害?” 薛乾尚为难的说:“陈信,植物的生命波长有没有受伤比较分辨不出来……不过有许多动物倒是向西逃窜,大概是想远比灾区……等一下,卫星画面来了,古都河河水氾滥,望乡城毁了……嗯……森林还好。” 凤凰星早已发射卫星,但是较高功率的接收器还未重建,反而卓能号收的到卫星讯息。 “森林还好?”陈信说:“那动物逃什么?” 薛乾尚沉默一下说:“这事透着蹊跷……我也不知道原因,会不会凤凰星上生物的特殊个性?”对于动物大家研究都不多,这话没人回答的出来。 片刻后,蓝任的讯息传来:“陈宗主,我们的通讯修复了……不过一直还有余震,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断讯。” “蓝宗主,伤亡的情况如何?”陈信忙问。 蓝任回答:“正在救援……应该还不严重,大部分受伤的都是小孩,大人比较不容易受伤。” 凤凰星武风既盛,大人功夫都有一定的水准,这种简陋的屋顶塌了下来应该不致受伤。 陈信听了较为安心,接着说:“蓝宗主,森林的动物向西逃了,你知不知道原因?” “动物?……不知道。”蓝任说:“怎么会这样?” 陈信说:“在一阵子我们就会赶到,我们一面在准备药品。” “好的。”蓝任匆匆忙忙的切断了讯号,大概是去帮忙了。 陈信等人赶到现场,开始救死扶伤,还好伤亡并不太严重,只不过这十天建造家园的心血又白费了,其实陈信等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抢救的差不多了,不过大部分的药品都已毁坏了,要不然就是被埋在屋下,陈信等人适时的提供药物,算是帮了极大的忙。 这时陈信与蓝任、蓝夫人聚在一起,飞上半空,望着下方的一片混乱,蓝任摇摇头说: “下次会有许多的居民想申请移居地球了。” 蓝夫人望望蓝任,也摇摇头说:“这块区域算是凤凰星上最稳定的地方了,为什么会这样呢?” 陈信劝慰说:“两位,我们一起上卓能号看看,乾尚说不定已经找出原因。” 蓝任夫妻无奈之下,也只有与陈信一起由上方的控制室的入口进入卓能号。 那雷可夫见到三人进来,立刻对陈信说:“陈信,药物的需求量降低了,我已经停止生产,不过还是会增加一些库存……还有因为对外供应,我还需要一些基本元素的补充库存,我想通知丽芙回来接班,我去找材料。” “好,麻烦你了,另外……部分多余的药品可以送给凤凰星。”陈信回答。 那雷可夫开始通知许丽芙,随即起身飞出控制室外,又过了一会儿,陈信对薛乾尚说: “乾尚,现在的整个情况是怎么样?” “以地底城为中心,周围五十公里至少下陷十公尺,中心处下陷近百公尺,相信地底城已经全毁,而望乡城已经被古都河水淹没,总淹没范围方圆将近百公里,古都河水因为这个因素,已经忽然下降了数公尺。另外……这里也下陷了一、两公尺。” 薛乾尚皱眉说:“不过下陷之后,这里的状况已经稳定,应该是不会再下陷,但是地底城附近的地表却一直不稳定……” 李丽菁见没什么大事,已经先飞回来看看小毛莉有没有事,刚好听到薛乾尚最后的几句话,忍不住好奇的问:“什么较不稳定?” 薛乾尚望了一眼李丽菁,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实际的情况……”转头又对陈信说:“我建议等一下大家回来之后,我们飞去看看。” “事不宜迟……”陈信说:“乾尚,先请黄吉……可馨和科芙娜去看看,麻烦将他们三位的收发机接过来。” 这三人一个功夫高强,一个聪明细心,一个沉稳冷静,相信不会出乱子。 不久三人同时回应,陈信马上说:“可馨、黄吉、科芙娜,你们三位先飞到东方两百里,地震的震源去观察,那里的情况有些古怪。” 黄吉马上大叫:“马上去。” “等一下。”陈信连忙说:“黄吉,不管看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轻举妄动,这次出动你要记得听可馨的建议……还有,别一个人先飞去了。” 陈信要是没这么交代,赵可馨与科芙娜哪里赶得上黄吉。 “陈信你放心,我会注意的。”赵可馨传来了回应。 “现在就去吗?”科芙娜问。 “是的。”陈信话声一落,黄吉大呼一声:“走也!”三人带起三道光束,同时往东方飞去。 这时谢日言的声音传了回来:“陈信,我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不。”陈信说:“黄吉也去了,应该没有问题,等大家一集合我们就赶去。” 陈信知道他关心科芙娜,但是总不能大家三三两两的去,陈信随即说:“乾尚,通知大家没事就回来。” 薛乾尚将讯息往外传了出去,谢日言首先飞了回来,练长风不久之后也与宋庭、舒红一起回来,许丽芙却是自己一个人愁容满面的回来,大概是看了太多人受伤,心里不愉快。 陈信点点人头,只有那雷可夫还没有回来,看谢日言坐立不安的样子,李丽菁对着通讯器已经开骂:“那雷可夫,你死到哪里去了?” “怎么了?”那雷可夫委屈的说:“我还在找硫化物,这样下次合成比较省事,不用再转换……” “快给我死回来。”李丽菁说:“大家都在等你。” 且不管那雷可夫如何向李丽菁解释,陈信插嘴说:“丽菁,你跑一趟吧。” 李丽菁点点头说:“好,我去把他揪回来。”随即向外飞出。 陈信见李丽菁飞出,转头对薛乾尚说:“乾尚,与黄吉他们联络。” “黄吉,你们到了吗?”薛乾尚将讯息往外传,黄吉声音出现:“快了,快了,哇…… 好大片的湖。” “真恐怖。”赵可馨说:“我们刚刚经过望乡城,整个城都沉到水面下了。” “咦……”科芙娜忽然说:“前面波浪翻滚,是怎么了?” “什么意思?”陈信莫名其妙的说:“波浪?”湖里面怎么会没事生出大波浪? “真的……”赵可馨说:“陈信,这件事情很奇怪……” “太有趣了。”黄吉大嚷:“你们两个快一点。” “黄吉。”陈信连忙对收发机叫:“慢慢来,看清楚了再过去。” “好啦……咦?那是什么?”黄吉忽然讶异的说。 “什么?”陈信说:“黄吉,你们看到什么?” “有东西……”赵可馨说:“湖里面有东西……看不清楚。” 这时候李丽菁揪着那雷可夫的耳朵,两人大包小包的飞回控制室,陈信一见松了一口气说:“可馨,你们飞高一点,我们马上到。” 练长风无须陈信吩咐,不再迟疑,马上将卓能的速度提高,往东方冲去。 以卓能的速度来说,两百公里自然是转眼即至,陈信等人飞到还有二十余公里的时候,就与黄吉等人会合,这时在前方的水面,果然不断的掀起滔天巨浪,浪花飞溅之下,隐隐约约看到水底下似乎有奇怪的变化,但是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陈信纳闷的想,莫非这里也有一个火山爆发,可是又不大像,这时乾尚忽然说:“陈信……” 陈信转头望着薛乾尚,看见薛乾尚又操作了两次键盘,这才确定的说:“下面有生物… …很大的生物。” “多大?”陈信说。 “估计大约有十几只……不十几条,长度近百公尺……蛇状物。”薛乾尚说。 蛇?几个女孩已经觉得全身不自在了,居然有百公尺长?它们是吃什么长大的。小刚、小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控制室,对着萤幕上翻腾的湖水咆哮着。 这时蓝任与蓝夫人对望一眼,蓝任迟疑的说:“莫非是……巨蚯蚓。” 卓能中除了蓝任夫妻、黄吉之外,听过巨蚯蚓的只有陈信,陈信回望过去问:“巨蚯蚓……不是说数万年前的生物吗?” “其实……说几万或是数十万年也没做过考证。”蓝任说:“这种生物也只是推论,因为当初发现洞穴的时候,估计大蚯蚓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空间。” “什么洞穴?”李丽菁想起巨蚯蚓三个字就觉得恶心,但是又忍不住发问。 蓝夫人站在一旁,面色严肃的说:“地底城。” “地底城是这种东西钻出来的?”练长风讶然说。 蓝夫人继续说:“其实是不是巨蚯蚓也不确定……只是地底城附近的洞穴不像上方一般有萤光……所以估计不是现存的大蚯蚓所造成的,不过应该也是一种以土石为食的生物。” “在移动了。”薛乾尚忽然说:“十几条一起往西方移动……” “为什么往西方?”蓝任跺脚叹:“为什么不往东方?” 西方正是新市镇的方向,两百里对这些怪物来说不知道需要走多久? “也许……”许丽芙笑说:“也许因为水是由东方来的,所以它们会想往西方去。” “等一下……”薛乾尚忽然说:“还有两条……特别大。” 还要更大,陈信摇头说:“多大?” 薛乾尚还来不及回答,众人眼前的湖面忽然冒起一个庞然大物,穿出湖面近两百公尺,全身都是银白色的桌面大鳞片覆盖着,前端无眼无鼻,一张褐色的巨口,彷彿两片向内微弯的大铲子,正往外喷吐着水雾,身体距最前端约一百公尺处,还有两只短而粗的前臂,连着一张扇形的巨掌,足足有十公尺宽。 众人还来不及讶异,水面又冲出另一条一模一样的怪物,两兽吐了半天的水,忽然静止片刻,似乎是在换气,随即又轰的一声摔入水中,不久后,水面上一股股的水泉冒起,一只较小的怪物探出头来数十公尺,随即又没了下去,然后一只只的似乎都学会了如何换气,此起彼落的不断的跃起。 那雷可夫迟疑的说:“这……这哪叫蚯蚓……这是什么蛇?还是蜥蜴?” 这时薛乾尚才说:“大的有两条……长约五百公尺,柱状的身体直径大概将近三十公尺……” 其实这时已经不用说了,大家都已经看到眼里,黄吉摇摇头说:“这比火龙大多了…… 取个名字吧?” 这当口还有心思取名字?没人理会黄吉,陈信说:“它们似乎不会游泳?” “对。”薛乾尚说:“它们在水里终究是靠着跃起来呼吸的,所以它们一定要离开这个大湖。” “所以才往西移动……”陈信说:“它们移动的速度呢?” “现在估计不出……”薛乾尚回答:“它们现在一跃一跃的换气,不是平常的前进速度,不过……应该不用几个小时就可以穿出这五十公里,到达岸边。” “那离市镇还有一百五十公里……”陈信说:“不过,蓝宗主,我们还是先做一些预防措施……” 蓝任点点头,跟着叹气说:“真是多灾多难……” “我想这种生物一定不希望泡在水里……”薛乾尚说:“所以在这个地质最稳定的地方繁殖,不过多年来已经将地底的结构破坏了,最近不知道为了什么因素而终于塌陷……应该会离开一段距离才定居下来吧……” 陈信想了想说:“蓝宗主……这里纬度偏北,当初也是考量到迁居不易才一直没有移动,既然现在大家都必须重新开始,不然迁到南边的大森林去,那里物产丰隆,数百年内人口再怎么增加都无妨,现在的小森林……恐怕撑不了几年。” 陈信是想到当初遇见蝠虎的大森林,那里走兽众多,又不像有什么奇猛的野兽,应该是可以居住。 蓝任点点头说:“那接近以前童古定的区域了,好吧。” “长风,回去吧。”陈信说。 练长风正要转向,小刚、小柔忽然吼了两声,飞停在控制室的出口,回头望向陈信。 陈信十分的意外,小刚、小柔从以前开始,几乎都不会对任何动物无端的挑衅,今天是怎么回事?陈信疑惑的说:“小刚、小柔你们要出去?” 两只蝠虎大头连点,陈信心里更是疑惑,于是对众人说:“我和它们出去看看。长风接指挥权……你们先回去帮帮蓝宗主。” 照功力来说应该是黄吉接任,不过黄吉谁也知道不合适,还是交给练长风比较稳妥。 “你一个人去吗?”黄吉说:“要不要我帮忙?” “没问题的。”陈信说:“哪里需要人手,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也会尽快回来。” 一人两兽同时穿出控制室的舱门,陈信回头望去,卓能号已经一个转向,往西方直冲过去。 蝠虎关在卓能里也有许多日子了,这时四面忽然一宽,不禁四面飞旋了起来。 选这种时候玩?陈信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喂……喂,你们不会是想出来透气的吧?” 小刚、小柔似乎经陈信一提醒,才想起出来的目的,两兽同时长啸一声,倏地往下翻腾的湖面扑去。 陈信大吃一惊,这些大怪物避之唯恐不及,哪有找自己麻烦的?可是陈信与两兽的情感已超脱了人与兽之间的关系,见状只有一咬牙,浑身功力运起,迅速的跟着两兽没入湖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