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瓦解冰消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9635字

  第六章 瓦解冰消   舒战果忍不住跳起说:“你不是说公平吗……这样那算公平?不成,我要管。” 吴承天冷冷的说:“刚刚我们已经说明,这是陈信与圣殿的事,可不是我和陈信的事,圣殿自然能全力以赴。” “你……?”舒战果瞪大眼,却发觉说不过吴承天,刚刚吴承天确实是说圣殿与陈信的,自己既然已经同意,那岂不是要看陈信被围攻? 舒战果还在疑惑,吴承天却发现长老团还在原地,忍不住皱眉回头说:“诸位长老,你们还再等什么?” 近二十位长老面面相觑,那位功夫仅次于柳清旋的苏长老忽然开口说:“圣主,长老团本属体制之外,这些年来也替圣殿做了不少事,现在你居然连无祖禁用的功夫都拿出来用,我不能再帮你了……”缓缓的往柳清旋身边飘,一面说:“请恕老臣要学清旋公。” 他这一走,殷、谢两位长老跟着走,一下子近二十位长老全部都站到柳清旋身旁,事实上陈信的功夫也实在太高,这些长老说完全不怕死也不见得,既然柳清旋都带头叛出,自己还拼面作时么? 而吴承天脸色自然好看不起来,这也是他一直不敢请柳清旋出马的最大原因,这些长老与柳清旋在承恩塔中一起修行数十年到百余年,柳清旋早已成为这些人的精神领袖,要是柳清旋出了状况,这些长老们八成也会有问题,这次不得不请柳清旋出马,没想到在这最后的关头,终于发生了变化。 吴承天四面一望,免强能与自己合力对付陈信的只剩施左辅与赫右弼,他们的功夫固然不错,但是这种层次的战斗只怕无能为力,想到自移民进化曝光之后,地球人民早已同声反对圣殿,这次实力大幅削减,吴安只要登高一乎,各地军区一定分头叛乱,圣殿的统治只怕转眼成空。 吴承天沉思良久,一直没说话的右弼赫中行忽然踏步而出,大声说:“圣主,属下愿与圣主奋战到底。” 吴承天巍巍苦笑的说:“多谢你,赫右弼……但是……” 这实施良牧似乎想到十么事情,急忙传音给吴承天,吴承天一听也忘了继续说下去,脸上清清白白的似乎在急转着思绪。 陈信眼见吴承天的糗状,摇头说:“圣主,若圣殿从今日起恢复以往,将政权归还联邦,我们也不需要这样打下去……” 舒战果一惊:“放了这小子啊?” 陈信探口气说:“吴圣主志向弘远,虽然执政的过程难免有些不妥,但也并未伤天害理……” 吴承天忽然打断陈信的话说:“陈宗主无须多言,你我就此一战,若我技不如人不幸落败,自然一切遵嘱,但若我侥幸的胜,希望陈宗主能服从圣殿之命三年,助我完成大业。” “完成你的狗屁大业!”舒战果为老不遵,冲口骂:“你已经输到底了,还有时么资格赌赛?” 吴承天正色说:“我今日若是要走,诸位也拦不住我,就算今日圣殿失败,终有一天能重新在来,但是当着圣殿所有下属之前,我吴某答应,若是今日败于陈宗主之手,圣殿从此韬光养晦,不问世事……陈宗主,你可要赌上一赌?” 陈信一怔,吴承天说的话也有道理,要是吴承天真的想走,那是拦不住,日后圣殿卷图重来,又是一次麻烦欧……但自己是否必胜?吴承天说的似乎十分有信心,难道他还有什么特殊的招数? 陈信斯想片刻,回答说:“好,我们就赌上一赌,但若是我输了,我不能听圣殿之命三年,大不了我不再管此事。” 陈信心理还是保险一点,要不然被人使唤三年可受不了,没想到吴承天居然一笑说:“好,若是有人出手相助,或是不敌而逃,那就算输了。” 舒战果皱着眉说:“这么好说话,陈小子,他八成有阴谋……” 吴承天面色一正说:“舒老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陈宗主,请出手吧。” 陈信心里也是满肚子疑惑,缓缓的飘起,准备小心地与吴承天打上一场,吴承天一面飘起一面正大光明的说:“施左辅、赫右弼,你两人将队伍重整退到谷口,等我们胜负已分的时候在决定动向。” 这话说的颇有气派,陈信不禁认为是自己多心,眼见施良牧等人迅速的集中队伍,一面往谷口退去,陈信点点头,心想除非不敌,不然暂时先不要以御能神术对付,也算是对吴承天拿的起,放的下的尊敬之意。 这时林颖雅与小逸夫回到林外舒战果身边,才知道陈信要与吴承天一战,林颖雅忍不住心里焦急的深深望着陈信,祈祷着陈信获胜。 空中的两人默然相对片刻,吴承天缓缓的拔起长剑,全身运起功力,望着陈信不发一言,陈信见对方始终不动手,一举透光刀说:“圣主请出手。” 吴承天缓缓的挥动长剑往前斜举,一股气势随着长剑透了出来,长剑带着浑实的内息,停在吴承天前方,人剑已经结成一体,浑如不动金刚,稳若泰山。 陈信见状知道吴承天准备采取守势,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既然如此,陈信只好先攻,这下可有些为难,陈信没学过什么招法,以往大多是见招破招,现在对方不出手,陈信略带尝试的加速一闪,斜斜的绕到侧面,准备从防御力较弱的方向攻击。 吴承天同时加速一转,长剑锵的一声与透光刀一撞,两人迅速的后闪,陈信微微一惊,一招一式的对攻,自己似乎有点不熟悉,吴承天迅速的与自己一撞,自己势子没有稳固,差点露出破绽,要是这时对方攻过来,自己难免落到下风,连忙稳住身躯,准备抵挡对方一连串的攻击。 但是陈信一定神,发现吴承天仍然渊停岳峙的稳稳立在空中,目光中带着微笑的望着自己,陈信心里不由得有些心虚,对方一副必胜的模样,难道他真的有这么大的把握?陈信心中蓦的急躁起来,迅疾的往吴承天正面攻过去。 吴承天依然稳稳的等待陈信的到来,举在正前方斜斜向上的长剑汇集了极大的能量,足以应忖陈信的透光刀,陈信猛然往吴承天的长剑劈下,两方互击之间难免会有晃动,看能不能顺利的找到破绽,更有可能的是吴承天变招对付,那时有攻有守,才容易找出攻击着力的位置。 没想到吴承天居然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长剑一聚力,硬生生的与陈信撞上,这一下比起刚刚蕴含的劲力又大了数倍,力道一上一下,陈信被反作用力一激,迅疾的往天空中一飘,吴承天则原式不变的下落,他不像陈信运功止住扬升的力道,居然顺着力道一沉,直飞到地面才忽然一弹回升,长剑远远的指着再度冲来的陈信。 陈信从刚刚的心虚已经转变为莫名其妙,对方一点都不像在决斗的模样,要是总这样稳稳的守着,打个三天三夜也没有结果,陈信终于不再留手,左掌先轰出一道强大劲力,往吴承天正面轰去,右手刀同时由侧面对准吴承天手中长剑,吴承天要是再不动,这一刀可以把他的长剑往旁打开,这样空门大开,就会好攻多了。 吴承天一皱眉头,眼见陈信这一掌力道强大,他也不禁微微心惊,终于不敢再稳稳的不动,长剑蓦然抖出一道剑花,长剑的笼罩范围忽然扩大,在一公尺方圆内抖出了数百道光影,陈信的绚亮的掌力迅速的被切割,转眼毫无效用,不过陈信由侧面挥来的透光刀可不能这样对付,吴承天终于一转方位,斜斜的闪过透光刀,沉凝端重的挥剑挑往陈信的左肩。 这还是吴承天第一次的反攻,陈信心中一松,这样自己还比较知道该怎么打,于是迅速的微微侧身,透光刀同时改变了方向拦截吴承天的手臂。 吴承天发现再刺下去,自己的手臂会先分家,也不收式,微妙的一转长剑,在沉身一旋之间闪过陈信的攻击,同时削向陈信下盘。 两人刀剑施展开来,身体都只是微微的在最小空间中转动,四面的众人还能看见似乎有些模糊的身影,可是刀剑以至于手臂就只像是蒙蒙的灰影,已经不是人类的眼睛所能感受的范围,不过这时两人都还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以极大的能量使身体的速度加快,所以其实还不算危险。 这时所有人的心神与注意力都集中在打斗中的两人,尤其是长老团、以及舒家功力较高的众人,舒战果自然也不例外,刚刚见到吴承天长畏缩缩的模样忍不住在下方念了起来,直到现在才频频点头,也不知道是在赞赏吴承天还是陈信。 林颖雅牵着儿子的手,在舒战果的身旁担心的望着打斗的两人,她的功力还勉能够感觉出两人的动作,较细微的地方就没办法这么清楚,毕竟自己不是当事人,她看舒战果连连点头,忍不住说:“舒前辈,陈信没有问题吧?” 舒战果一愕,回头说:“你放心啦……现在只是热身而已,不过也挺好看的。” 八岁的小逸夫望着空中的陈信,心中忽然想到刚刚见到这人抱着妈妈,妈妈哭的好厉害,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个样子,现在又问起这人,好像很关心他……小逸夫心中想着想着,忽然有些吃醋的说:“妈……那个人是谁?” 林颖雅一惊,回过头望着儿子,温柔的说:“他就是你爸爸……你不是想一直想见他吗?” “爸爸?” 小逸夫的小心灵,一时之间只觉得像假的一样,从懂事起就发现自己没有爸爸,问妈妈也从来不说,最多只说爸爸为了地球,去了遥远的地方,然后越说心情就越是不佳,往往忍不住掉泪,几次之后,小逸夫也不敢再问,只能在自己心里编织父亲伟大的模样。 这时一个忽然出现了一个父亲,正似真似假、蒙蒙胧胧的挥着刀打斗,小逸夫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林颖雅见状,继续说:“你爸爸叫做陈信,功夫很厉害的喔。” “真的吗?”小逸夫高兴的问:“有没有妈妈厉害?” 小逸夫一直认为天下间最厉害的是妈妈,而林颖雅的功夫确实值得小逸夫自傲。 “比妈妈厉害多了。”林颖雅微笑说:“妈妈的功夫是爸爸教的。” “哇……”小逸夫瞠目结舌的说:“那妈妈不用担心,那个人……爸爸一定会赢的。” 材颖雅见到儿子天真的逻辑,忍不住微微一笑,又转头继续看着上方剑气刀影不断挥动的两人。 陈逸夫见妈妈不理自己,转过头东张西望,见到圣殿在谷囗集结起来的数千人,一个个也是十分紧张的望着天空,小逸夫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脸,连忙拉着林颖雅的手说:“妈,外公。” 林颖雅一楞,回过头望去,果然见到林闵图正与一些圣殿武士站在前排,目光中略显惭愧的望着自己,小逸夫觉得无聊,接着说:“妈,我们去找外公。” 林颖雅摇了摇头说:“那人……他不是你外公。” 小逸夫疑惑的望着妈妈,迟疑的说:“妈……明明是外公。” 小逸夫糊涂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忽然变成爸爸,外公变成不是外公,他不能了解这种事情。 林颖雅不知道该怎么说,沉默的想着心事,林闵图虽然最后出卖了自己,但是毕竟也照顾过自己数年,对小逸夫也算是极为疼爱,本来也算是个和乐的家庭,一直到一年前,母亲才忽然常常长吁短叹,自己问又问不出来原因,终于在一个月前,母亲忽然带着小逸夫回到南岛。 自己接到消息连忙追过去,劝了好几天,才终于知道原来自己的亲生父亲林田昊在一年前已经被捉到圣殿,母亲央求现在的父亲林闵图想办法救他出来,林闵图却坚持不肯,母亲本来已经绝望,忽然知道陈信一行人归来,才又冒起了希望,没想到陈信居然还在闭关,母亲一急,与林闵图大吵一架,愤而回南岛,看到自己寻来,才终于说了出来。 前几天自己将母亲接回,一面决定亲自将父亲救出,没想到居然被数位长老识破,在众人合攻之下,力尽被擒,过了两天,吴承天才出现,说林闵图已经将这些事情说出,还在自己身上不知怎么的点了数点,便自己从此无法动弹,还把母亲与小逸夫送进来…… 林颖雅想到这里不由得生气,恨恨的瞪了一眼林闵图,要不是他,小逸夫也不会在圣殿的牢中呆了数天……咦,林颖雅忽然心中一惊,才想到糟糕,同时头上忽然传来一声交击的巨响,林颖雅一征抬头,却见到一直距离极近的两人又远远的分开。 陈信与吴承天两人,适才舍弃了以内息大量拼搏的方式,在小幅度的移动中比拼着招式的巧妙,一个是数百年传承下来的圣殿圣主,奇功密技层出不穷,一个是悟彻内息行使的原理,一招一式浑然天成、寻瑕捣隙神妙无方,两人这一波的搏斗,兵刃几乎完全没有接触,只是不断的变招,在对方相应做出变化之际又迅速的换招,就这样在极短的时间内不知道交换了多少招。 陈信一面打一面深觉过瘾,对方招式神妙,自己尽管找到破绽,但在还没攻到之前,对方招式一变,破绽又已经失去,自己以前以为圣殿不重视招数,看来那只是外围的武士才没有精通,主要的人物还是极为重视招式的变化,陈信眼见一直找不到破绽,不由得速度越加越快,十余分钟后,已经逐渐的需要以内息顾住衣物,不然等一下难免出丑。
而吴承天心中也是暗惊,陈信内息浑厚,自己没有十分把握能超越,见到对方忽然不施出劲力,与自己拼起招数,吴承天还在暗暗的得意,圣殿密传数百年的功法岂是对方所能企及? 没想到陈信一招一式虽然破绽极大,但是往往自己非救不可,每一招看似没有道理,却彷佛专门练来对付自己正在用的招数,与自己门户严谨、博大精深的招数比起来虽然远为不如,但就是配的正好将自己每一招破去,吴承天不由得百些莫名其妙起来。 现在这样打,已经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居然还是一个不胜不败,眼看速度越施越快,再打下去可不妙,虽然自己不断的相应增快,不过未必能比陈信持久,吴承天眼看时间拖的差不多了,终于硬生生的与陈信对击一剑,顺势远远的飘退。 陈信反而有些意外,吴承天大可闪过这一剑继续攻击,怎么忽然硬顶一刀?只见吴承天正传音说:“陈宗主,稍等一下。” 陈信一愕,正想追击的动作缓了下来,疑惑的望着吴承天,莫非他打算认输? 吴承天继续传音说:“陈宗主,您妻子的父母还在我们的手里,要是你不认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能保证。” 陈信一惊,这时下方的林颖雅也正想到此事,正焦急的望着陈信,陈信忍不住说:“吴承天,你什么意思?” 吴承天继续传音说:“本圣主求才若渴,若是陈宗主愿意加入圣殿的阵容,您的岳父岳母必定能得享天年。” 陈信心念一转,吴承天彷佛看透的又说:“陈宗主,您别打主意了,施左辅已经赶回圣殿,要是您忽然往圣殿冲,恐怕大家都会后悔。” 陈信眺目一望,施良牧果然不见踪影,只见赫中行带着数千人站在谷囗,自己刚刚全心与吴承天对战,没注意到施良牧居然悄悄的溜了…… 陈信迟疑起来,现在该如何是好,吴承天忽然不再传音,大声说:“陈宗主,你我的实力已经知晓,您就认输吧,圣殿必定会极为欢迎您的加入。” 陈信恨恨的一望吴承天,一时不知该如何做答,下方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怎么忽然之间吴承天得意的要陈信投降?陈信又一副说不出话来的模样,莫非刚刚那一阵看不清楚的对击之中,吴承天已经大占优势? 舒战果可是明白两人的打斗过程,忍不住嗤之以鼻的说:“吴承天小子,你在做什么白日梦?陈信的功夫还没使出来呢,陈信,用御能神术对付他。” 舒战果这一说,舒家的人又放下了心,想来吴承天只不过是虚言恐吓,陈信听到舒战果的言语,缓缓的在吴承天身周聚集了数千片的光片,还凝结了数百根细长的半透明冰柱,原来陈信已经气极,不只风刃,连聚冰都施出来了。 吴承天急急的说:“陈信,你可要三思……不然你自己先看看……啊?” 原来刚刚两人的精神全部灌注在对力的身上,一直无暇查看外界的事情,这时才发现赫中行已经冲起,正往远远飞来的一群人迎了上去,仔细一看,领头的正是林齐烈,他望见赫中行冲来,大喝一声,乾坤剑往赫中行猛然劈去,赫中行一闪,取出长剑与林齐烈打斗起来,而身旁自然是薛乾尚等人,最令人意外的还有林田昊背着林颖雅之母廖霞,以及几位当时一起被捉的地球巡逻队员,正跟着大家飞来。 黄吉急首先邀功的叫:“陈信,我们在圣殿里面救出他们了,还有,刚刚那个施老头半路冲来,被林大哥宰了!你也救出老婆啦?……咦,那雷可夫?”他见到那雷可夫,连忙急急冲来,也来不及说了。 原来施良牧半途遇到林齐烈等人,眼看林田昊随着众人,知道计谋落空,只好上前抢人,却终于敌不过手持乾坤剑的林齐烈,也算是为吴承天尽忠。 至于现在冲上前的赫中行,其实与施良牧功夫也只在伯仲之间,自然也是敌不过林齐烈,正逐渐落于下风。 陈信回过头,望着吴承天,心想这人如此奸诈,这次不能再饶他,吴承天见陈信面色不对,蓦然急急的闪身,想冲向天空,陈信哪里饶的过他,四面的风刃与冰柱同时集中,跟着腾身急追,吴承天见四面的能量光片攻来,连忙迅疾的挥动长剑,迅速无比的破开这些能量,但也难免停顿了下来。 陈信也暗暗佩服,这么久以来,能够同时应付数千片光片的也只吴承天一人,但是被击散的能量并不代表消失,陈信重新聚集不费吹灰之力,一时之间只见空中不断的光华闪动,绚丽灿烂的涌向中心的吴承天,而在吴承天坚实的布防之下不断的化为流光四散,旋即又聚合起来,继续向吴承天攻击,煞是好看。 陈信本来对吴承天还有一些尊敬,刚刚才知道所谓的公平一决不过是又藏奸谋,这种人要是还留下,肯定大乱不止,于是陈信控制着飞旋的风刃,让出一个仅容自己通过的缝隙,举起透光刀缓缓的靠近。 众人只见空中好似不断的放着烟火,吴承天正裹在烟火当中,还不断的产生打隆爆裂的声响,陈信却忽然挤入其中,随即一阵强烈的闪光出现,众人眼前一明一暗,强烈的能量暴风直往四面飞旋。 片刻后恢复视力,只见陈信御使的能量已经完全消散,吴承天的身躯正由空中摔下,摔到地面时才分为数十块躯体,血肉四散。 这时赫中行已经岌岌可危,陈信望见吴承天的惨状,不由得心中微感恻然,扬声说:“林大哥,放他去吧……赫右弼,你可别忘了吴承天的诺言。” “是,公子。”林齐烈一剑将赫中行逼退,自己跟着退开十余公尺,向下飘落,赫中行一愕,眼见吴承天已死,一时茫然失措,一个人呆呆的楞在空中。 薛乾尚这时已经落到柳清旋的身前,躬身说:“师傅……” 柳清旋望望薛乾尚,点点头说:“你功夫进步很多……做你该做的事情,我去了。”随即腾身一飘,看样子是飞回圣殿,其他的长老跟着飞回,圣殿众人终于一哄而散,人群中的练兆诚望了众人数眼,终于还是翻身飞起,向着圣殿飞去。 陈信落到林颖雅身前,两人相视良久,忽然间只觉得彼此都明了了对方的心意,也不用再多解释,终于慢慢的拥抱在一起,小逸夫在外婆身旁看的直皱眉,不甘寂寞的说:“外婆……妈妈刚说外公不是外公。” 林颖雅的母亲廖霞,望着身旁的林天昊,忍不住落下泪来,小逸夫吓了一跳,也不敢再说了。 陈信终于放开林颖雅,却见到程似成正站在一旁,于是微笑说:“程老师。” 程似成有些尴尬的说:“陈信,刚刚……” 陈信想起刚刚的事,连忙说:“程老师,对不起,那六位……” “不……”程似成摇头说:“既然吴承天已除,他们也没用了……你除掉他们,我反而比较安心。” 程似成虽然这么说,心中难免有些黯然,这些合成人就像是程似成的孩子一样,虽然明知不能留,心中还是不舍。 吴安终于冲到,远远的叫:“陈宗主,您果然成功了,我们明日就要离开舒家,重整地球,还请陈宗主同行。” 现在一团乱的地球正等着吴安出现,圣殿又已经无能为力,吴安当然高兴。 空中忽然传来声响,原来是卓能正缓缓下降,想来刚刚众人已经通知了李丽菁,李丽菁知道那雷可夫已然无恙,这还不急急的下来,陈信望着卓能,对吴安摇摇头说:“吴议事长还是自己忙吧,我说不定会去凤凰星。” 吴安一愕,心中却是大喜,陈信若去凤凰星岂不是去掉心腹之患?连忙说:“好、好,我一定会让凤凰星独立的。” 陈信懒的理会吴安,转过头望着飘过来的舒战果和舒家众老,舒战果先微微一笑说:“陈小子果然厉害……”随即面色一凝说:“但是你别忘了,舒家和你还有死约会。” 陈信心里一沉,望着面色坚定的舒家人,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雷可夫忽然冲出来,跪在地上大声说:“那件事是我做的,你们杀了我就是了。” 这叫做不打自招,陈信大吃一惊,连忙说:“那雷可夫你胡说什么?” 那雷可夫接着望着舒家四老说:“舒红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不要牵连到别人。” 李丽菁的惊叫传了过来:“那雷可夫……”她正从刚降落的卓能飞射过来。 那雷可夫面色一变,急急的说:“你们快快杀了我……” 话还没说完,李丽菁已经扑到那雷可失身上哭着叫:“要死我们夫妻一起死,你这样算什么了?” 舒战果叹了一囗气远远的飘到一遏,舒家四老面面相觑,陈信刚刚才帮舒家一个大忙,而且陈信的妻儿还是这人救的,就这样杀了这人似乎不对,可是难道这口气就这么咽下了。 二爷舒平纪个性极为坚毅,终于缓缓的举起手来,一面说:“这位小姐,闪开了。” 李丽菁摇头哭叫:“不要,你们有种就把我杀了,不要杀我老公。” 陈信心里发紧,要是舒平纪真的出手,自己非阻止不可,这样岂不是又要打起来? 这时舒红忽然由舒家人群中冲出,一面叫:“二爷爷,都是我的错,是我引诱他的…… 杀了我好了……” 只见舒红冲到李丽菁与那雷可失身前跪下,哭着叫:“丽菁,都是我的错……不关那雷可夫的事情……对不起……对不起……” “二弟……等一下。”大爷舒年安忽然长叹一声说:“二叔……您觉得呢?” 舒战果一瞪眼说:“不是不要我管吗?打架要我帮忙,管事不要我,岂不是顺了你们的意?” 大爷舒年安脸上一阵尴尬,要是真要找陈信的麻烦,确实非要舒战果帮忙不可,果然是打架要他出力,却不让他有意见,只好说:“这件事……还请二叔拿主!” “我的意见你们听吗?”舒战果转过身来说:“我的意见就是让他们三个自己解决…… 红儿可是早就知道人家是有妇之夫!” 这话一说,舒家四老的脸色也是微有羞惭,二爷舒平纪首先放下了手,转身飘了回去,大爷舒年安想了想,摇头说:“陈宗主,二叔说的对,我们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今天还要多谢您。” 陈信见一场大祸消灭于无形,连忙说:“不敢当,这是舒大爷宽宏大量……” 大爷舒年安摇摇头说:“舒家残砖破瓦还要收拾……我先去忙了,无论这件事如何解决,欢迎陈宗主日后来舒家玩。” “一定、一定……”在陈信的回答中,舒家三老也飘了回去,还将其他围观的三、四代众人也赶了回去。 舒战果过来拉着陈信,呵呵笑着说:“好啦,我们走开让他们自己解决。” 陈信一面与舒战果飘开,一面说:“都是前辈仗义执言……要不然不会这么简单的解决。” 舒战果呵呵一笑说:“你以为我很愿意找你拼命啊?那可是玩命……” 两人边聊边飘到薛乾尚等人聚集的地方,黄吉见状扬声大叫:“陈信,我们现在怎么办?” 陈信望着林颖雅深情的说:“现在地球已经没事了,大家想住那就住哪!至于我……要是颖雅愿意,我想去凤凰星住。” 林颖雅望向父母,见两人点点头,回头轻声说:“现在你到哪里,我当然跟哪里……” “大家一起去嘛。”黄吉叫了起来,众人彼此望了望,似乎觉得这样也不错,梦幻星人少,要像地球这样乱,至少也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情,除了较为荒凉之外,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陈信转头望向自己儿子陈逸夫,只见他躲在外婆廖霞的身后,正疑惑的望着自己,心里涌起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触,林颖雅见状向小逸夫挥手说:“逸夫过来……” 小逸夫轻灵的跃过来,虽然眼睛直盯着陈信,还是躲在母亲身后不敢靠近陈信。 林颖雅柔声对小逸夫说:“逸夫,怎么不叫爸爸?” 小逸夫心里想叫,但是嘴巴却不听话,只好摇摇头,躲的更后面了,陈信见状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七、八年的空白,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弥补过去的。 林颖雅楼着小逸夫对陈信歉然说:“阿信,对不起……” “不。”陈信摇摇头微笑说:“你别这样说……我们时间还长着呢,以后他会接受我的。” “陈信大哥,这是大嫂啊……怎么不帮我介绍一下?大嫂,我很喜欢大哥喔。”徐丽心忽然由一旁冒了出来,故意开起玩笑。 陈信有些尴尬的说:“颖雅,这是心心,我以前跟你提过的那个小女孩……” 林颖雅会过意来,故意一脸恍然大悟的望着陈信说:“喔……小女孩长大了,你……” “没有啦……”陈信一惊,连忙转过头皱眉说:“心心!” 徐丽心笑嘻嘻的说:“没有、没有……大嫂,你还不用担心我,陈信大哥在凤凰星上还有四个漂亮婢女,我再慢慢跟你说。” 这话果然引起了林颖雅的些微疑心,在材颖雅的目光之下,陈信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件事还不知如何解释,看来以后日子难过了。 《星路迷踪》最终曲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