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特级战士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2124字

  第五章 特级战士   舒家两百年前重建在旧大陆剑占山脉余脉东北不远处这个小小的山谷,一直以来,舒家人不许向外发展,隐居在这座谷中,慢慢的发展到现在的状态,不过毕竟是以修练武术为宗旨的家族,所以虽然经过了两百年,一代代慢慢的发展,现在也不过数十人而已。 早在三、四天之前,舒家中的长者已经发现了谷外圣殿的人员正逐渐聚集,舒家对于圣殿一直没有好印象,也不敢轻敌,与吴安等人商议之后,将大多数不适合与圣殿对抗的老弱妇孺送到深藏在主宅地下的洞窟,其他约三百余人,集合在主宅中休息,等待最后的对抗。 按理来说,圣主吴承天本该要舒家交出吴安即可,但是自从舒战果数次坏事以来,两方已经势如水火,吴承天倚仗着有柳清旋对付舒战果,也不再打招呼,准备这次将祸患全部清除,所以大举前来,秘密的将舒家包围起来。 天色已经渐渐明亮,现在时节已经入秋,萧瑟的秋风吹着外围已经苦候了数日的圣殿侍卫,他们并不是攻击的主力,主要是为了防止有人逃出,随着圣主、左辅、右弼等人的到来,有些心思较为灵动的人知道,大战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数分钟前,正处于外弛内张,所有人神经都绷繁的状态,吴承天眼见时机已至,下令所有称的上高手的数十人团团围住舒家,在同一个时候发掌攻击,要是能在舒家猝不及防之下重伤多人,这一战将会更为轻松。 没想到舒家早已有备,数百人齐集主宅,合力护住宅院,外墙以及两排房舍在这轰然一击中毁坏殆尽,但是舒家终于护住了最内侧的宅院。吴承天眼见无效,正要下令再度攻击的时候,舒家已经不再沉默,数百人一涌而出,在主宅外布起阵来。 因为舒家一直有人以功力干扰吴承天细查,所以吴承天除了舒家四代之外,一直不知道舒家还有什么人物,但是这时终于发现,舒家虽然人数较少,但是由各地前来依附的好手中功夫高强的也是不少,就算大多数不及楼令、或是骁骑,不过也大都在圣殿武士和侍卫之间,算了算圣殿还是占了八成赢面,可是并不是这么好对付。 吴承天看清楚状况,扬声说:“舒家众人注意,若是不愿玉石俱焚,立即交出吴安!” 大爷舒年安飘高数公尺,平静的说:“圣殿凶横霸道、上门欺人,舒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舒年安看来平静,其实心中已经十分生气,舒家百年前只有主宅,外围的两道房舍等于是二代四老逐渐建立起来的,今日居然毁于一旦,圣殿未免过分。 吴承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舒年安,微笑的说:“这位是该是舒家大爷吧?” “别罗唆了!”舒战果忽然冲出说:“谁来跟我打?吴承天……是你吗?” “二叔!”大爷舒年安没想到舒战果这么快就冲出来,忍不住叫了一声。 舒战果一掌向吴承天轰去,一面笑着说:“舒家两百年前只剩下两个人,两百年后一个不剩,又有什么关系?” 吴承天心中一惊,这一掌虽然直直冲来,但是内含气劲又似乎不是直冲,反而有些波动的感觉,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自己出掌之后,掌力会被对方消融无踪的感觉,在弄不清楚状况之下,吴承天自然应该闪躲,但是身后都是自己下属,这一掌又不能不接,这些念头在吴承天脑海中一闪而过,还没出手的时候,一个人影闪在吴承天之前,一挥手之间在前方布下了大片坚韧的气罩,与这股劲力猛然相会,只听噗的一声闷响,虽然没有很大的声响,但是四面功力较低的众人不由得耳朵都是一疼,想来发出的爆震声已经超过人耳所能接收的频率。 舒战果一愕,圣殿中还有其他人能与自己相抗?仔细一看,见是个须发俱白、发长及地、老的不能再老的一个老人,舒战果打量片刻,印象中前两次似乎没见到此人,只见这人缓缓的说:“两百年不见,故友依然无恙……柳清旋万分欣慰。” 舒战果一惊,久远的回忆回到脑海中,一时不知该不该笑上一笑,迟疑了一下才说:“你……你是柳左辅?” “现在只是圣殿中一名苟延残喘的老者。”柳清旋平静的说:“还请舒家请出吴议事,俾能平戈止纷。” “你说的倒轻松……”舒战果呵呵一笑说:“听说当年你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就躲起来了……现在怎么出来了?” “当年之事无须再提……”柳清旋说:“还请体念这里数千生灵,无须再生冲突。” 舒战果望着吴承天说:“你怎么不劝你们圣主回去?当年你知道实情之后自己认输,我可没赢了你……事隔两百年,我们再好好的打上一场吧!” 舒战果不再多说,猛然闪身往柳清旋冲去,光影一亮,舒战果的身影立即在众人眼前消失。 柳清旋闭目端立于地,全身静立不动,相应着舒战果攻来的方向,一股能量迅速地往那方穿射,舒战果一掌无功,换了个方向又攻,但柳清旋全身上下无处不能施劲,无须举手投足,便能一一挡住舒战果的攻势。 四面众人只见柳清旋凝立如神,身周数十公尺内不断的爆出亮丽的光华,近五十公尺内完全无法站人,一下子不知道舒战果已经出了多少招,吴承天见柳清旋似乎没有出手的意愿,连忙运劲大声叫:“攻击!”他要是不运劲,在轰然声中,根本没有人听得清楚他的话。 四面数千人一声呐喊,迅疾的往舒家主宅飞扑,舒家不甘示弱、四老分守四面,以阵势阻挡着四面有如狂风巨浪的攻击,不久之后舒家就颇感不支,要知道这些人的功夫虽然大多比这些侍卫强上一些,但是侍卫整齐划一的合力攻击、以多攻少,却令这些投奔前来的好汉难以支撑,舒家大爷一看,当机立断,运声大吼说:“延启,你们冲出去外面混战!” 第三代,也就是舒红的长一辈,这一代共九人,这时闻令立即飞扑而出,迅速无比的闯入圣殿侍卫中,一下子摧枯拉朽的击倒了数十名侍卫,在阵中的十二骁骑、八大楼令立即飞掠了过去,分头围住这九人砍杀起来,当然也有三十位左右的圣殿武士夹杂其间,舒家第二代中功夫也有高低,舒红的父亲舒延启正是具中佼佼者,只见他与妻子谢眉玲两人接下四位楼令,在阵中迅疾无比的交锋起来,这些人的功夫比诸侍卫又高出许多,侍卫完全插不了手,只好绕过这九大战团,继续向主宅外布阵的百余人攻击。 还好因为如此,外围的攻击移动不再这么顺畅,其中还有第四代十余人分散在防守的阵容当中,布阵的数百人才能继续坚抗。 这吴承天见状有些不耐烦,正要叫长老们出手的时候,忽然听到舒战果一吼说:“柳老头!我要用兵刃了。”看来两百年前他就这这样叫柳清旋的,现在自然而然又叫了出来。 吴承天一惊回头,却见到柳清旋的身形已经消失,只能感受到他与舒战果已经迅疾无比的在空中地面互相交错起来,两人的武器都是圣殿新研发的那种能迅速移动的长剑,只差并没有离手,不过灵动处比以气御剑还要高出一筹,简直是已经失传的御剑飞行。 要不是当时失落一把剑到舒家手上,现在舒战果必然打不过柳清旋,不过这时候没时间惋惜,吴承天眼见情形如此,只好咬牙说:“苏长老、谢长老、殷长老,还请对付舒平纪、舒矢杨、舒才匡三人。施左辅、褚右粥,你们两位对付舒年安!” 长老们不屑群攻,一直都还没出手,吴承天心想要是舒家四老落败,对方必定心惊胆战,于是派出长老中功夫最高的三人出手,而左辅、右弼合力对付大爷舒年安,应该也有胜无败,就算一时无法将对方拾夺下来,想必对方群龙无首,也会陷入混乱中。 三位长老与左辅、右弼五人闻令,同时破空飞起,望着目标飞冲过去,舒家四老一惊,同时飞起迎着飞来的五人,在空中火杂杂的交战起来,这里正是斜崖与舒家之间,九人之间的战斗,让斜崖不断的滚落大石,还好没有人在乎这些,大石接近不到数公尺,马上被众人激起的内劲化为尘埃,反倒是下方数千人难免身上沾了些石粉。 三位长老不久之后便使出御剑术,正是那种速度极快的新武器,不过舒家四老早有预备,立刻结阵对付,一人固守一面,一时之间这三把长剑也冲不进去,而剑气缭绕之间,反倒使得施良牧与赫中行不易攻击,过了片刻,三位长老只好收剑,回到刚刚的混战局面,不过四老却还是逐渐落入下风。 吴承天回头得意的对身旁一人说:“那雷可夫,我只要再派出其他的长老,舒家还不是马上败亡?” 那雷可夫尴尬的笑了两声说:“圣主算无遗策……舒家自然无法抵抗……” “是吗?”吴承天微笑说:“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忽然想去舒家,不过看在你制造武器别有一手的份上,之前的事情我也不计较了,只要你好好的帮助圣殿,日后必能随心所欲。” 原来那雷可夫果然是在前往舒家的途中被擒,消息传到圣殿,吴承天想到那雷可夫具有的技能,自然半迫半逼的要那雷可夫帮忙制造武器。 “是、是……多谢。”那雷可夫目光瞟向身后的丛林,心中不知想着什么,不是很专心的回答。 吴承天志得意满,对着余下的近三十位长老说:“诸位长老,舒家众贼冥顽不灵,还望长老能略微教训教训他们,以免圣殿子弟兵损伤过重。” 说完吴承天面色同时微变,这时吴承天已经察觉到圣殿出事了,不过他只是感受到留在圣殿中三位长老的能量,并末发现刻意收束内息的陈信等人,现在又不适合远远的以心神观察,吴承天只好先将这件事情放到一边。 几位长老虽然不大愿意在这么一团混乱中出手,不过吴承天既然讲的这么有道理,这些长老微微迟疑了一下,一群人还是听话的往前方不远的舒家飘去。 眼看快要接近,只要这群人一出手,舒家无人能抗,下方的阵势必定立即大乱,正紧急的时候,忽然由舒家主宅的一间房中,蓦然哗啦一响,屋顶飞瓦碎裂,居然是破屋冲出了十位面貌俊秀、身材匀称的青年男女,这些人正是迎向这群长老,长老们大吃一惊,那里怎么会有人了,这时无瑕细思,前方的数位长老不约而同的打出一掌,往这些人攻去。 这些人极为迅速的飞散开来,闪开这一击,随即十指对着这群长老,忽然间这一百根手指同时发亮,百道光华对着三十位长老同时射出,长老们同时一惊,全身的护体气劲力急急冲出,堪堪抵挡这一击,不过这些光束也几乎要穿过他们的护体内劲,几位长老惊叫一声: “合成人!” 近三十位长老与这十人立即在空中穿梭起来,影响所及,连舒家四老与圣殿五人的战团都被冲散,苏长老、谢长老、殷长老见到长老们似乎有些不敌,连忙抛下对手,投入了这个战场,而施良牧、赫中行一愣之下,也分头退回了吴承天的身边。 对付合成人,武器几乎没有作用,所以长老们大都以掌力攻击,而圣殿的新武器虽然速度快,又够坚固,但是未必多么锐利,所以对金属制造的合成人威胁不大,三位长老也只好将长剑收了起来。 舒家四老松了一口气缓缓落下,合成人程似成由屋中走出,对四人摇摇头说:“终于还是不得不出手了。” 三爷舒矢杨望望空中与三十几位长老打起来的台成人说:“这些就是所谓的特级战士了。” 程似成满面愁容,点头说:“经过计算,他们不出手就没办法了,我们也只好冒着埋下日后祸患的危险,派他们攻击了。” 舒家四老数日前就听程似成说过类似的话,这时大爷舒年安惑然说:“程先生,您一直说会有祸患,乞闻其详?” 程似成摇摇头说:“单是今天的一战,就足以使他们失去仁慈心、怜悯心,肯定了战争时暴虐、凶残的可行性,要是圣殿再玩弄什么诡计又得逞的话……他们还会学到狡诈、阴险的必要性……这些情绪发展起来,日后将会很麻烦。” “这么危险……?”舒家大爷也担心起来,望望上方的战团,不由得有点不知道该企盼谁赢? 吴承天一见到这十位合成人,面色不由得大变,想起圣殿对于合成人的种种记载,吴承天观察了片刻,终于确定这些就是所谓的特级合成战士。  施良牧一面落地一面说:“圣主,这十人……吴安他们竟然成功了……?” 吴承天点点头说:“还好只有十人……要是再多十人,我们必败无疑。” 赫中行一向对于翻阅典籍的兴趣缺缺,所以疑惑的问:“圣主,这十人看来不是长老团的对手,为什么再多十人我们就会输?” 吴承天摇摇头说:“特级战士与一般合成人的构造不大相同,基本上完全是为了战争而设计的,所以不但比一般合成人的速度快,结构坚硬,还配备有更强力的武器……据说他们因为在战斗时所有智能会连线,由其中一人控制所有人的行动,等于十个人的心意完全相通……威力又会大上两三倍……要是再多十人,这还得了?” 这时战斗到一个阶段,在空中四面各自对付着数十位长老,似乎已经渐渐落到下风的合成人突然同时胸部发光,一股强大的能量由他们胸前冲出,上下左右看似胡乱的猛射而出,长老们本来已经渐渐占到上风,但这时发现这种武器攻击的能量,比起刚刚的雷射还要强大数倍,一时之间还是躲避为妙。 要闪之时,长老们才忽然发现,怎么自己前后左右都是这种能量柱,这一下闪无可闪,七、八位功力较低的长老一下子被毁去半身,全身功力尽失的往下摔落,其他的长老就算勉强挡住,也受了不小的伤害。 众人大惊失色,合成人的特级战士果然厉害,居然无须布阵,在打斗中自然而然的一找到合力攻击的机会就拿准了同时出手,这是人类绝对做不到的事情,这样一来局势逆转,圣殿长老的优势一下子消失了,长老们不禁心生惧意,往四面散开了数十公尺。 吴承天见状急急的叫:“他们重新发射需要时间,别迟疑!” 长老们一听,连忙重新发起攻势,再度与合成人激战起来,既然对方暂时没有强大的武器,长老们放手攻击,好不容易打落了两个合成人,合成人又忽然冒出激光类的武器,又击伤了几位长老。 问题是这些合成人并没有完全毁损,说不定修一修又冲起来,而长老失去功力落下敌阵却是死路一条,吴承天不由得有些皱眉了。 这时候舒战果与柳清旋的打斗也逐渐的白热化,两人的剑术、内力、功法都各有优劣,一时难分轩相,舒战果打的大呼过瘾,轰轰隆隆的范围越打越大,四面都是圣殿的人,一个不慎被卷入两人战团而尸骨无存的所在多有,那些侍卫自然屁滚尿流的闪的更远,所以两人交击处的空间也越来越宽,地面更是被两人的劲力越打越是陷落。 舒战果眼见后力的战团越来越是吃紧,不想再与柳清旋纠缠下去,猛然运劲灌注剑身,蓦然离手而出往柳清旋飞射,同时身体也不闲着,仍然腾身直扑对方。 柳清旋一惊,无论是御剑还是以这种方法加速,都会耗损极大的能量,舒战果这样的威势果然极大,但是任他功力深厚,也绝对不能持久,可是自己却没法应付这种攻击,柳清旋知道舒战果是急着想分出胜负,于是只好暗叹一声,长剑也脱手而出,与舒战果以这种更复杂的方式打斗了起来,看看哪个人先感到内息不足,那就难逃落败身亡的命运。 吴承天看看不是办法,这样下去虽然能消灭这些人,但是长老们至少也会损失个二十位左右,正想自己以御剑术出手的时候,吴安忽然感到陈信迅速破空的反应,而且正是由圣殿冲来,吴承天面色大变,那些家伙居然跑去圣殿捣乱了。 吴承天只来得及望空一看,天边已经出现了一道光影,蓦然止在空中,果然陈信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陈信手中拿着透光刀,身边还盘旋飞舞着数千道的闪亮的光片,正面罩寒霜的瞪着自己,随后轰然的连绵破空声才传到众人的耳中。 陈信见到四面的状况,死伤已经数百人,忍不住大叫一声;“住手!” 舒家一直久攻不下,攻击的侍卫们已经有些沮丧,这一下可算是奇景,大多数的人都没见过这些陈信和这些光片,也不知这人到底是友是敌,许多侍卫忍不住缓下了手来,吴承天见状索性一挥手扬声说:“都住手!整队。”
侍卫们如逢大赦,连忙往后整队,舒家的人也往主宅集中,而空中的近二十位长老们一退,程似成也要剩下的六位合成人退下,只有舒战果与柳清旋两人一时欲罢不能,还在不停的打斗。 陈信知道这两人一时也打不完,自己也没把握能不伤到两人而分开战团,只好不管他们,目光向四面一扫,回过头来对吴承天说:“颖雅呢?” 吴承天一听就知道原由,冷冷的一笑说:“陈宗主出尔反尔,现在急匆匆的跑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吗?” 陈信望兄那雷可夫正躲在一旁,满脸焦急的模样,心里不禁觉得自己来得有些莽撞,于是点点头说:“圣主要是放出颖雅……还有逸夫,我自然早已离开,现在我怎么可能放心的走?” “所以你就跑到圣殿捣乱……?”吴承天沉着脸说:“……要我放出你的妻儿简单,你帮我消灭舒家,我让你们一家团聚。” 陈信不可置信的说:“你……是堂堂的圣主,这种话你也说的出来?”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吴承天铁青着脸说:“我可没亏待他们……” 陈信转头望见圣殿武士林闵图,正在人群中望着自己,陈信指着他说:“颖雅可是你部属的女儿,你这样做岂不是让天下寒心了以后还有谁愿意跟随你?” 吴承天哈哈一笑,对着林闵图说:“林武士,你自己说。” 林闵图面色一白,站出来说:“圣主,您……要我说什么?” “上次你告诉我的事情啊。”吴承天微笑说:“林武士,大丈夫何患无妻?何况这也算是替你除去祸患……要不是你坦承相告,我们确直还有所顾忌呢。” 林闵图脸色更白了,望了望陈信,低下头说:“陈……陈宗主,颖雅不是我的女儿,这件事情你不是早已知道?” 陈信没想到林闵图居然说出来,于是瞪着眼说:“这件事情……你居然告诉他们。” 林闵图低下头,似乎有些生气的说:“阿霞……她根本心中念着林田昊……我何必…… 何必……” 陈信这才想起一直没见过林田昊,想来也是遭圣殿所擒,这下可麻烦了。 吴承天见林闵图吞吞吐吐,微笑开口说:“陈信,数日前林颖雅被其母所惑,妄图救出林田昊,被数位长老所擒,林闵图武士这才告诉我们原因,所以林颖雅根本不是我下属之女,陈宗主,您这份挑拨离间的计谋算是白用了。” 原来吴承天深怕陈信此言使军心动摇,这才大费工夫的解释。 陈信焦急起来,大声说:“吴承天,你想利用我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要你送出他们母子,我马上离开地球。” 吴承天摇摇头说:“我可不是傻瓜,交给你之后,岂不是随你胡来……这样吧,至少你替我除去那六位特级合成人……不然,我立即下令杀掉他们母子,说一不二!” 程似成忽然由舒家飘起,大声的说:“陈信,你别中了他借刀杀人之计,而且特级战士六人合力,你绝对没法获胜的。” 这时舒战果与柳清旋的攻击范围也逐渐的减小,两人同时都将剑取回手中,以比较省力的方式交战,这自然只有陈信与吴承天等少数几人才看得出来,可能是因为两人的内息都已经耗去大半,也许不久之后就会分出胜负。 吴安一直躲在地下,但是陈信与吴承天等人的对话也是听得一清二楚,这时忍不住叫: “程似成、程似成。” 程似成疑惑的落下说:“吴议事长,这里危险,您出来做什么?” 吴安迅速说:“陈信终究会答应的,既然我们有把握,那乾脆趁这机会除去陈信……” “什么?”程似成大吃一惊说:“这怎么可以?” 吴安急急的说:“要是陈信答应了,吴承天说不定会派人帮他,那我们剩下的六位战士就危险了,还不如先发制人,冲出去对付陈信……” “绝对不行。”程似成摇头说:“陈信不是这种人……您怎么……?”程似成差点讲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听我的……”吴安急了起来,急急的对一旁的克鲁堤说:“克鲁堤,你们听我的话,快去杀了陈信。” 克鲁堤是这一批特级战士的领导人,转头对程似成说:“程先生,经过我的计算,陈信答应的机率是百分之八十一,机会很大,我们应该听吴议事长的建议。” 程似成一怔说:“不,你们不了解陈信,我计算的机率只有百分之二十,这件事不容易发生。” 而同时吴承天正对陈信威胁,要是在数到十之前,陈信还不出手,马上会将林颖雅母子格杀。 克鲁堤见状对其他五人一挥手说:“程先生已经掺入了感情因素,我们不接受您的建议……何况,他不过是一个与我们无关的外人,应该先行处理,以免意外。”随即与其他五人飘起,对着陈信飞来。 程似成大惊之下,追着飘起说:“你们回来……”哪里还赶的上这些人,程似成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些战士还是太早放出来了…… 这六人移动的速度极快,转眼冲出舒家,在程似成嚷叫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陈信附近,二话不说的十指齐扬,二、三十道雷射一闪之下,上天下地的射了出来,陈信吃了一惊,这些人在做什么?连忙急急一闪,一眼望见程似成正焦急的望着自己,陈信焦虑的叫;“程老帅,这是怎么回事?” 程似成眼看陈信飘闪来去,只觉得无话可说。 吴承天才数到一半,见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陈信,吴安不放心你,准备先下手为强,小心了,这些人不好应付……” 吴承天与吴安的想法相差不远,也明白吴安担心的事情,他确实想等陈信敌不过的时候再派人出来,毕竟陈信仍可利用。 陈信一下子陷入危局,这些合成人移动的速度虽没有快到能与自己比肩的程度,但是他们具有极高的学习能力,知道自己发射需要休息的缺点,这时变成轮番发射,四面八方的让陈信无法闪避,果然是特级战士。 陈信闪了两闪中了几下,不由得火大,这岂不是不分青红皂白?而且这时也被吴承天逼的无路可退,于是心焦的陈信一挥透光刀,连挡三束闪不掉的雷射光,同时一凝神,身边数千光片立即迅速的往六人冲去。 六名战士没见过这种功夫,在感应之下查出这些光片都运含极大的能量,经过计算,六人胸前的激光同时发射,六道粗有环抱的光束同时往陈信交叉击发,同时浑身一缩,遮去了几个重要的感测器,准备硬捱一击。 陈信见到六人发出比雷射还要强烈的能量,知道不能以肉身硬顶,但是又避无可避,于是认准了其中之一,面对面的一掌击出,陈信在梦幻星重新凝结的内息威力何等强大,当下不但破开对方的能量,还将一位合成人击的撞入地中,但是难免被数道激光扫中,护体内息强烈的一阵波动,耗去了一大部分内息。 这时数千光片也同时飞旋而至,虽然合成人仍在闪躲。并且也缩小了体积,还是有许多的光片撞向还在空中的五人,只听铿铿锵锵一阵乱响,陈信定睛一望,激光斩居然只在合成人的身躯上留下了不浅的伤痕,但是五人一展身躯,居然还是迅捷的攻击,只有刚刚那位承受一击的合成人被深深的挤入土中,全身变形,无法再战。 陈信吃了一惊,这才知道程似成为什么说自己不是敌手,风刃对付并非以内息护体的合成人来说效用不大,而且对方的躯体好像比硬金属还坚硬,与一般人类气罩一被突破就再无阻碍不同,所以风刃砍不进去,而这些浅浅的伤害,对方不会流血也不会痛,更不会因此减少机能。 还好全力出手的腾龙掌在破开对方能量之后还能对付这些人,自己虽然只要六掌就能除去这些台成人,但是找到攻击的机会也就是在对方攻击自己的瞬间,不但要耗费极大的能量攻击,受击的时候也一样损失极大──再两三次下去自己移动的速度就会慢下来,那时说不定要任人宰割,陈信横下心来,突然全力运劲,眨眼间变成极高的速度,迅速的往其中之一冲过去。 此人正是克鲁堤,他忽然发现陈信消失,也就是光源接受器无法感应到陈信,马上察觉到陈信的能量正迅速冲向自己,克鲁堤不慌不忙,迅速的缩成一个坚硬无比的球形,其他四人同时聚集能量向陈信猛射,陈信要是想要这样伤害克鲁堤,不但要击出极强的内息,而且击中时非得顿上一顿,自然会受到五人的攻击,克鲁堤还不一定会失去功能。 陈信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内息贯入透光刀,光芒猛然泛出,摧枯拉朽的将克鲁堤缩成的钢球一刀两断,速度完全没有减慢,一滑身闪过还没分裂的克鲁堤,将他向后一推,藉着他的身躯挡过这一下。 只听轰然一声,克鲁堤的身躯被汇集而来的四道光柱打成两团废铁,猛然一爆,强大的能量与火光往四面散开,这时下方被压挤人土中的合成人也同时爆炸,一大片的土石随着往上爆散,舒家上方的斜崖终于受不了这两下的冲击,一震之下,同时往下崩落下来。 还好这时除了柳清旋与舒战果之外大家都在观看着陈信与合成人的打斗,所以舒家数百人同时合力往上一轰,将半壁山崖击碎喷飞,碎散的石粉迅疾的往空中喷散,一下子空中恍如下了一阵砂土雨,功力较次的人一下子全身是灰,片刻后大片日光才穿透灰雾洒了下来。 众人回过头望向战场,却见剩下的四名合成人陡然一顿,忽然同时爆炸,强大的能量四面飞散,舒家数百人聚集了能量防御,圣殿的数千人也全力护体,四面的土石才落下又被炸散,还波及四面的谷崖,山谷一下子开了一大片裂缝。 这时众人才见到陈信周身涌着强烈的光华,手中透光刀刃芒延伸出数公尺,在天崩地裂中昂然而立。 程似成电子头脑一阵混乱,在特级战士的历史上也曾有对付过速度这么快的敌人,不过毕竟还能一下换一下,但是陈信手中持的是什么武器……居然有如刀切豆腐般的毫不停留? 程似成心中搜索着数百年前的记忆,那时的特级战士也是在来不及传回资讯的时候被毁,难道就是这样的情形吗? 其实刚刚留下的四位合成人见到克鲁堤被一刀两断,也是同时混乱起来,这对于他们是知识范围之外的事件,而在他们无法做出正确判断的同时,只好缩成一个个钢球防御,恰好被陈信一刀一个,由中央劈成两半。 事实上那时的地球自然没有透光刀,那时与合成人对抗的祖先,在数次的牺牲之后才想到别的方法,至于陈信却是鸿运当头,凭仗着透光刀一举成功,更以御能神术聚集数倍的能量护住自己,以避免被大爆炸所伤。 在巨大爆炸产生的风暴过去之时,吴承天在空中见到瞪视着自己的陈信,心中不由得泛出寒意,陈信居然能毫发无伤了。 其实陈信已经是耗费了极大的能量,正在迅速的回气,不过自然不能给吴承天看出来,于是强提真气的说:“圣主,现在你应该愿意将颖雅母子放出来了吧?” 吴承天一愕,强笑说:“陈宗主果然不凡,我自当遵守诺言,不过……还请稍待一下,待我们将舒家消灭之后,必然将阁下妻女奉上……阁下要是焦急,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或是先回凤凰星等候也可以。” 吴承天毕竟不好意思另提要求,所以换了个角度说话。 “你……”陈信见吴承天出尔反尔,不禁怒火攻心,能量四面旋动却还是不敢动手,心中发急的想,薛乾尚等人怎么还不过来,不然也能替自己想想办法。 吴承天见陈信不敢动弹,得意的说:“陈宗主无须动怒……”说到一半却忽然面色一变,忽然转向东方直冲。 这时东方忽然传来一声:“陈信快来……”却是那雷可夫趁着刚刚的混乱,忽然大着胆钻到后方的林中,一个背着一个抱着的救出林颖雅母子,可是却被吴承天早一步发现,迅疾的冲来,那雷可夫一慌,眼见陈信距离还远,只好闭目待死。 陈信发现吴承天的速度已经不下于己,但这时又晚了一步,在这一刹那间,已经晚了数百公尺,林颖雅与那八岁男孩似乎动弹不得,那雷可夫又无能躲避,自己追是追不上了,眼看三人又将落人吴承天的手里,陈信心底一沉,自己岂不是永远受制于人? 这时一直不断在打斗的舒战果与柳清旋却突然一分,同时往吴承天的路径飞射过去,他们一方面距离近,一方面本来就保持着极高的速度,转眼就抵在闭着眼的那雷可夫身前,柳清旋蓦然击出一道气墙,硬生生的阻住吴承天,舒战果则飞射到那雷可夫身前,迅速的将那雷可夫的上身衣衫撕掉,还扔了一片给柳清旋。 陈信又惊又喜,连忙冲过去,一面看清柳清旋与舒战果全身精赤,只分别裹着那雷可夫的半件上衣,舒战果正大笑个不停,柳清旋似乎有些不习惯,但仍面带着微笑,其实两老打斗了这么久,衣服早就没办法顾及,只是刚刚两人的速度太快,没人见的到。 陈信大喜过望的望着舒战果,舒战果呵呵一笑说:“我和柳老头打到一半,忽然发现吴承天那小子居然捉住你老婆要胁,我恨不过骂了老柳两句,他居然传音回答要我假打,找机会救出你老婆,反正我也打不赢他,乾脆省点力。” 等死的那雷可夫忽然发现风平浪静,身上却是一凉,睁眼才发现自己上身衣服不见了,陈信也出现在跟前,连忙急急将林颖雅与八岁的陈逸夫放下,对陈信说:“他们不会动…… 我不知道怎么办。” 陈信焦急的望去,见到林颖雅的双眸正望着自己,目光中满是泪水,小逸夫眼睛活灵灵的转动着,满脸焦急的模样。 陈信连忙要探视,舒战果微笑说:“别看了,这是无祖禁用的点穴法,已经通顶的只要由通顶处贯穴引发本身内气自解即可,还没通顶的就比较麻烦了,必须一百零八穴慢慢的找,然后再以内息舒通气脉。” 陈信一愕说:“什么一百零八穴?” 舒战果皱着眉说:“你不知道……算了,这小子我来好了,你帮你老婆。”随即将陈逸夫扶坐在怀中,全身迅速的抚摸过去。 陈信不敢迟疑,连忙由林颖雅的头顶贯入内息,一面引发材颖雅本身的能量,林颖雅内息本就充沛,一引之下自然而然流通全身,破开了所受的禁制,林颖雅翻身而起,一把搂住陈信,呜咽的哭了起来,陈信连忙轻声的抚慰:“你受委屈了……都是我的错……” 林颖雅一面摇头,一面将头埋在陈信的怀中,八年的等待岂是这三言两语说的尽的? 这时另一面的吴承天正冷冷的发话:“清旋公,你居然背叛圣殿?” 吴承天刚刚忽然发现柳清旋出手阻止,知道已经赶不上,心中不由一冷,眼看陈信一家团聚,自己优势逆转,吴承天只好停步,冷冷的瞪视着柳清旋片刻,终于说出这一句话来。 柳清旋摇摇头说:“圣主……掳人要胁本已不该,借刀杀人更是不义,何况您居然贸然使用无祖封藏的穴脉之术,别怪老夫不承认你圣主的身分。” “你是要与他们联合对付我?”吴承天阴着脸,心中计算着胜负,但是怎么算都没有胜算,脸色更难看了。 柳清旋摇摇头说:“我还不至于对付您……不过老夫是不能再效忠了,请恕老夫要作壁上观。” 陈信这时也松开了林颖雅,踏步而出说:“吴承天,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吴承天贝到柳清旋不出手,心中安了一半,连忙计算着要是能先除去陈信,自己回过气来之后再对付舒战果,舒家已经没有特级合成战士,这样也许还有一线希望,于是缓缓的说:“好,圣殿与你就公平一决……其他人都不能插手。” 舒战果这时已经解开小逸夫的穴道,站起来说:“放心啦,舒家才懒的管你们。”舒战果对陈信极有信心。 这时小逸夫急急忙忙、蹦蹦跳跳的往林中赶去,看来是憋急了,林颖雅为免发生意外,连忙追飘过去。 吴承天谨慎的转头望向站在屋顶的大爷舒安年说:“舒大爷,舒前辈说的话可算数?” 大爷舒年安点点头说:“自然算数。” 舒战果忍不住说:“你小子还真聪明,知道舒家不是爷爷我在做主。” 吴承天也不理会,点头说:“好,舒家不会介入陈信与圣殿间的事情…你们可要记得了……诸位长老,合力擒下陈信!”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