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横生枝节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2156字

  第二章 横生枝节   圣殿自从陈信与舒家结识之后,一直处于戒备森严的状态,薛乾尚等人完全没有逃出的机会,耗到深夜,远远地球背面的旧大陆上空,忽然一阵阵强烈的气爆不断的传来,不只圣殿中一团混乱,连薛乾尚等人都聚集到控制室中,薛乾尚等人与陈信分离不久,自然知道那是陈信的能量,但另一人又是谁? 因为昨日与舒战果会面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众人都没能认熟舒战果的能量,只知道现在这人足以与陈信相抗衡,这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此人想必是圣殿派去找碴的,又不像是圣主吴承天,也不像是久未见面的柳清旋,圣殿什么时候又出现一个高手了? 薛乾尚等人一面担心,一面又不知道该不该假装支援,这时圣主吴承天的心神忽然接近,缓缓的说:“诸位武令,敌人可能正在内闹,别管他们。” 原来吴承天也没能将心神接近在这两人的能量范围之内,只能远远的观察,感受到不断的有强烈的能量散出,吴承天虽然觉得不大像打斗,但是一时也没想到舒战果正将百年经验传授给陈信,只好先要圣岛上足以察觉的众人稍安勿躁。 不过薛乾尚等人一听可急了,陈信跑去舒家开打起来,那不是舒战果会是谁? 两百余岁的老前辈功夫高到什么程度众人根本无法想像,白天他老人家有如神龙般一闪即逝,圣殿数十人也拿他没有办法,陈信可是对手?要是两败俱伤岂不是顺了圣殿的意?聚集在控制室中的众人一下子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个坐立难安,连黄吉与那雷可夫都不敢开玩笑了。 最急的自然是舒红,陈信和舒家打了起来,自己还要不要回去?不论谁有了什么闪失,都不是舒红愿意见到的。 过了好一阵子,薛乾尚才忽然皱起眉头说:“不对劲……他们功夫这么高,怎么会这么久才打一下?” 薛乾尚这一说,众人才觉得大有蹊跷,黄吉急急的说:“对……他们速度这么快,应该是乒乒乓乓的一连串气爆,现在这样……” “每一阵子的能量爆发模式都有一点不同……”赵可馨沉吟说:“说不定是在试招。” 舒红终于安下心来,松了一口气点头说:“一定是这样的。” 黄吉开心起来,笑嘻嘻的说:“哇,两个天下第一高手合作起来,圣殿哪里是对手?” 他可不知道,在他口中的两个第一高手不但合作,还正在互通有无、截长补短。 那雷可夫大大摇头:“既然是天下第一高手,哪会有两个?” 黄吉一瞪眼,想想毕竟是自己理亏,但还是不大甘愿的说:“一个是百年前的第一高手,一个是现在的第一高手,那不是两个第一高手?” 那雷可夫趁黄吉不注意占到上风,得意的裂开嘴笑说:“反正你说错了,现在只有一个第一高手。” “那也未必是陈信。”薛乾尚插入两人的对话中,面色凝重的说:“陈信自已跟我说过,他最大的毛病就是糊里糊涂的练得太快,难免有些不扎实……看来这是真的,圣主吴承天的功夫未必比陈信高,但是两次对上,陈信都有些缚手缚脚的施展不开,我们除了不断的提升武技之外,还要注意使用技巧……” 黄吉点点头,忽然正经的说:“所谓体用双修,既然这样,我们也不用管了,还是好好练功吧……那雷可夫,你的武器到底做出来了没?” 那雷可夫一愕,昨天早上才和李丽菁言归于好,根本没下去制造武器,不禁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是做出一只了吗?” “那是两天前的事了。”黄吉哼哼的说:“看来是醉在温柔乡里了……” 李丽菁脸上一红,发火叫:“关你什么事?老光棍!” 黄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不禁楞了下,报应临头,一时吞吞吐吐起来:“我…… 我是老光棍?” “你还不是老光棍?”李丽菁得理不饶人,嚷嚷说:“知不知道传宗接代啊?” 黄吉歪着脑袋,脸上满是惑然,似乎首度沉思起来,反而让李丽菁颇为意外,有些担心的说:“黄吉,你怎么了?” “真的一定要娶老婆吗?”黄吉喃喃的念着,似乎没在听李丽菁说话。 “黄吉。”薛乾尚出来主持正义,微笑的说:“这种事情没有一定的,要看缘分。” 黄吉抬起头来,对薛乾尚说:“乾尚,我是不是要个老婆,老爸会比较放心?” 黄吉这次回到地球,见到父亲的身体开始逐渐衰弱,一直极为担心,这时候忽然想到这方面来,众人虽然这才明白,也不算十分意外。 李丽菁嘴快的说:“当然啦,最好早点让黄宗主抱孙子。” 黄吉望望众人,又摇了摇头,迳自下去了。 李丽菁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说:“黄吉是怎么了?” 薛乾尚说:“黄吉从年轻就一个人关在雾灵谷,心中似乎没有情爱之念,今天他忽然这么说,可能只是为了担心黄宗主。” “黄吉真要这样一个人过啊?”李丽菁转头望了望众人,忽然说:“舒红,你看黄吉怎么样?” 舒红吃了一惊,诧异的说:“什么怎么样?” 李丽菁笑嘻嘻的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有没有意中人啊?” 舒红脸微红,顿了一顿才微微生气的说:“丽菁,你扯到哪里去了……黄吉大哥都快跟我爸一样大了。”事实上从外貌说来,黄吉比舒红的父亲看起来还年长。 “对喔。”李丽菁摇摇头说:“好像是不大合适……” “少说两句吧。”那雷可夫摇头说:“这种事哪里帮的上忙?……陈信不知道要打多久?乾尚,我们不是今晚非走不可吗?” 薛乾尚点头说:“看看陈信他们能不能打到晚上……这样机会大一些。” “那就只有等了……”那雷可夫摇摇头说:“我还是去底舱制造武器吧。” 李丽菁心情正好,拉着那雷可夫说:“我陪你去。” 那雷可夫吓了一跳,受宠若惊的说:“不用了,你又不懂这些……还是回去房中休息吧,说不定又怀孕了。” 李丽青脸一红,挥过去一掌骂:“你要死了,乖不了两天。” 那雷可夫呵呵一笑,闪身飘下连通管,众人眼见无事,也只有各自归房,等待夜晚的到来。 无元七四二年八月五日 陈信果然和舒战果练了将近二十个小时,旧大陆那里刚刚日出,圣岛却已入深夜,众人知道无论如何这都是最后的时机,今晚是非走不可,于是时间一到,众人又聚集起来,薛乾尚直等到陈信两人已经住手,估计圣殿中的高手应该会聚集起来讨论,说不定一时不会发现众人溜走,于是除了李丽菁之外,余下的七人全部飘到卓能外侧,随着薛乾尚一声令下,控制室中的李丽菁操纵着卓能迅速的起飞,往东方直冲。 七人同时随着卓能飞起,护卫在卓能身后,薛乾尚已经说明了,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追来,七人同时出手攻击,其实众人的能力已经不凡,前日舒战果要不是以元婴到达,未必能这么简单的闪过众人的攻击。 这时候卓能迅速的爬升,果然就在这一刹那,圣殿并没有人在外围以心神巡弋,但是飞升不到一千公尺高,离开还不到两公里的时候,吴承天的声音突然传来:“薛武令!你们在做什么?” 虽然其他人不以心神外送,便无法感知,但是吴承天却随时能察觉到较大的波动和震荡,何况距离不远,众人同时御使能量上冲,加上卓能移动也需要极大的能量,吴承天很快的就发现不对。 薛乾尚不慌不忙的回答:“禀告圣主,属下等人发现卓能号有些故障,刚刚才修好,现在想试一试。”众人一面继续前进,每个人的脸上都装成没事的模样。 “原来如此……”吴承天顿了顿,忽然说:“你们要飞到哪里?” “没有目的地,只是随便飞一飞……”薛乾尚说:“……大概几个小时就会回来了。” 载着一、二十位家人的卓能号不像众人这么好加速,想飞越过半个地球至少也要五、六个小时,在庞大空气阻力的作用下,这种速度已经不慢,平均速度也已经接近音速的七、八倍,不过若要是圣殿要追,随随便便就可以追来三、四十人。 吴承天数秒没说话,那雷可夫等人以为骗过了,正在暗暗高兴的时候,吴承天忽然大声说:“薛武令,立即停止移动!” 薛乾尚一面飞,一面口中还在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圣主,我们现在正在测试加速的效应,一停下来全功尽弃,而且为了秉持科学的精神,加速的过程中还要尽量除去一些干扰结果的影响,所以千万不能停下,还希望圣主能多多谅解。” 薛乾尚知道圣主已经起了疑心,但是飞的时间每多一秒,就多飞出数百公尺,只好说的长长一大串,果然一下又飞出了好几公里。 这时候薛乾尚等人也察觉到身侧多了数十人观察的能量,知道圣殿的人只怕就要冲出来了,果然薛乾尚一说完,管理武令的赫中行就急急的接口:“八位武令立刻停下,不然是叛逆之罪!” 薛乾尚抢着说:“赫右弼千万不能冤枉好人,我们万里奔回,二话不说的投效圣殿,圣殿居然要给我们安上一个叛逆的头衔,我们是万万不服,好吧,若是我们五个小时之后没有回来,自然俯首认罪,否则……” 赫中行听薛乾尚又说个没完,忍不住大吼一声:“住口!” 薛乾尚不管身旁偷笑的难过的朋友,继续说:“住口未尝不行,不过所谓真理越辩越明,赫右弼不分青红皂白,对我们这样怒骂,我们心中自然会深感愤慨,我们以前追随陈信,陈信也是以礼相待,何尝出言责骂。莫非是诸位认为我们功力不足?这样吧,我们小试一下,且看能不能换得圣殿对我们较为尊重,大家一起来。一、二、三,出手!” 众人同时抵住飞行中的卓能,同时运出一股推力,掌力猛然推出,一下子将卓能的速度又提高不少,迅疾的往前猛冲,受反作用力同时一顿的众人连忙一个加速,又追上卓能。 七人的能量汇集而出,这一下果然惊动了远在地球背面的陈信,陈信自然知道大夥儿发难了,连忙交代了两句话,就急急的赶来。 可是毕竟距离圣殿还是太近,吴承天、赫中行等十来位圣殿的高手已经飞射而出,吴承天来的最是劲急,数公里的距离一下子拉近,彷佛转眼就要追上来。 众人无须吩咐,又是所有招式全部出笼,光柱、光球、光片、光针同时往吴承天的前方集中,吴承天终于确定这些家伙想逃,猛然运出一掌急攻,庞大的能量与众人的能量一碰,在轰然爆响、流光四散的瞬间,散溢的能量,让卓能又加快了不少,吴承天的冲势也难免顿上一顿。 七人心中栗栗,吴承天居然若无其事的承受七人一击,还颇占上风?让这家伙追上还得了?七人连连发掌,轰的吴承天一时无法靠近。 可是好景不常,那三位功夫极高的长老已经赶到,他们三人还在吴承天之后数百公尺,便即发出六道掌风,往众人追击,吴承天也毫不客气,顺着这六道掌力同时击出两掌,八道掌力夹着极大的威势,往聚在卓能身后倒退着飞的七人攻来。这八道掌力每一道,七人中任何一人都不足以应付,七人的功力一抵之下消散无踪,大家连叫苦都来不及,眼看都要重伤遭擒。 忽然一道光华从东面穿到众人之前,众人眼一花,八道催命的掌力忽然消散无踪,只见蒙着光纱的陈信拿着透光刀站在众人之前,正得意的说:“吴承天,你又想干坏事,被我捉到了吧?” 吴承天眉头紧紧皱成一线,陈信飞来他不是不知,只是未免太快,也没想到他居然是来阻拦自己,吴承天怒骂说:“天降神王,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是圣殿的家务事!” 陈信及时赶到已经十分高兴,看吴承天生气更高兴,愉快的说:“我这人崇尚自由,一向不愿意见到有人被迫害,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吴承天听得满肚子火,刚赶到的施良牧却突然开口说:“梦幻星既然帝制两千年,哪来的什么自由?你到底是谁?” 陈信一愕,没想到一逞口舌之快就出纰漏,还不知道怎么答话,舒战果已经前脚后脚的赶到,一面哇哇叫:“打完了没?还没打完吧?” 吴承天被舒战果迅速的身法吓了一大跳,忘掉施良牧刚刚问的问题,望着舒战果说:“舒前辈,舒家真的要与圣殿为敌?” 舒战果轻轻松松的说:“舒家现在又不是我管事,我只代表自己。” 吴承天冷笑一声说:“舒家四位大爷正往这里赶来,这您怎么解释?” 舒战果望望四面,这时四面已经围上了五十余人,除了左辅、右弼,三十几位长老,还有八大楼令、十二骁骑以及数位执事。 卓能中的李丽菁见状不得不减慢了卓能的速度,不然只怕对方同时发掌,卓能虽然具有能量护罩,八成也抵不过这些人的攻击。 吴承天见大局已定,就算对方第二代赶来,圣殿也足以对付,而第三代应该没有这么快,于是开口说:“李武令,立即将卓能控制舱打开,交出飞航区的控制权。” 舒战果忽然传音给陈信、薛乾尚等人、以及舱中的李丽菁说:“里面的小妞妞还不快开这个大东西,你们其他的人跟我到前面开路,陈小子一个人看着后面可以了……” 众人一愕,陈信怎么挡的住整个后方?舒战果急了起来,也不传音了,嚷嚷叫:“你小子又忘了自己的功夫了。” 陈信这才领悟,叫了一声:“大家听舒前辈的!”随即将内息迅速地往外散出,把最不会误伤自己人的风刃施开,数千道凝结了强劲劲力的光片迅速的在四面凝结,薛乾尚等人听陈信一叫,自然而然的往前方冲去,舒战果更是首先冲到前方迅疾的划出一道弯弯曲曲的劲力,在同一个时间轰击到前方的十余人。 这些人只觉舒战果忽然施出劲力,居然像是针对着自己攻来,不禁吓了一跳,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舒战果的威名两百年前已经震动天下,这些后生晚辈难免心生怯念,同时往外一让,薛乾尚等人跟着往正前方的数人施出掌力轰击出去,这些人一时无法聚力合攻,难免又多退了一些,李丽菁立即觑准缝隙,驶动了卓能破出重围。 陈信更不迟疑,数千片亮晃晃的盘大圆形光片,也立即没头没脑的四面飞旋了起来,平均每个人也分到了近百片,一下子让圣殿众人手忙脚乱,功力较为不如的连忙迅速的望外退开,有不少人挂了彩。 吴承天等十余位功力较高的自然应付裕如,不过一时也没能再对付这个天降神王,而随着退开的人渐渐增加,吴承天等人的压力越来越大,持着透光刀的陈信更是有如鬼魅般的东劈一竖、西划一刀,这些人只能凭着强大的能量紧急择向释出,在强大的气劲爆裂声中,勉强阻住了对方的攻击,更别谈什么见招破招了。 过不多久,吴承天在四面光片飞舞之中,只觉得自已的人手越来越少,而天降神王攻击自己的频率确是越来越高,现在手中的武器又不能用来对付这些没长眼睛的光片,也不敢御剑攻击,吴承天不禁心生怯意,猛然往后拔出近千公尺,脱出了陈信的攻击范围。 陈信见到没人敢追击,留了一句话说:“不用送了,我们还会来的。” 吴承天怒气填膺,回头一望,这才见到四面的下属,一个个衣袍破裂的狼狈模样,再望向已经逐渐去远的天降神王,正在身后数百公尺方圆中遍布了数千片的光片,这也才知道当初施良牧回来报告的御能神术是什么功夫。 施良牧还好没受伤,衣衫也还完好,虽然飘扬的长发被削去了一片,暂时也没人看得出来,他飘向吴承天,拱手低头说:“圣主,属下怀疑,那人就是陈信。” 吴承天心里一惊,虽然早有疑惑,但难道真是如此?施良牧望着脸色难看的吴承天,迟疑的按着说:“天降神王一声呼唤,薛乾尚等人立即听命,要说他们没见过、没有默契,这……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承天越想越对,密闭在晶盒中的陈信,身体与元婴出窍的状态岂不是十分类似?自己当初先入为主,一心认为陈信在修练别种功夫,这还不是施良牧的错误资讯所致?于是恨恨的瞪了一眼施良牧,没有说话。 施良牧自然明白吴承天的想法,只好尴尬的说:“可是当初随他来到凤凰星的五人,确实与地球人的身体不同……属下……属下……” “够了!”吴承天大声一吼,强大的能量随着声音传出,直震得四面的数十人不得不运功以抗,而数十公里外,已经被打斗声惊醒的数十万圣岛人民,听到这句话如雷声般远远的轰传过来,更是吓了一大跳。
吴承天心中的怒气随着这一声大吼略散,心情微微宁定下来,语气沉重的说:“现在不是计较这些事的时候。” 施良牧饶是聪明机智,也经吴承天一言提醒,这才恍然而惊,无论是不是陈信,这人有这种功夫,下次再来,圣殿应该如何是好?就算能够安全度过危机,那岂不就正是计较此事的时候?这个黑锅自己都是背定了,百余岁的施良牧想到这里,心中如有十五个吊桶一般,七上八下。 飞出近千公里,陈信料想圣殿不敢再追,飞到前方与好友们欢聚起来,众人同时大骂陈信,居然还要别人提醒才知道该用什么功夫,一群人在空中热热闹闹的,只有舒红一个人飞到舒战果身旁,对着舒战果躬身说:“曾叔祖……” 舒战果眨眨眼,装傻的说:“你这个小妞妞是谁?没事别乱认租宗。” 舒红嘟着嘴撒娇说:“曾叔祖!人家是红儿嘛……” “红儿?”舒战果摇摇头装模作样的说:“红儿怎么会这么狠,前天数十只气针攻过来的时候,可一点也没留手。” “曾叔祖!”舒红急了,嚷嚷的说:“人家那时候不知道是您嘛。”一面扯着舒战果的衣服不放。 “好……好……”舒战果这才认输,摸摸舒红的脑袋说:“原来真是红儿,让曾叔祖看看,有没有变漂亮一些啊?” 舒红在空中飘逸的转了个身,轻碎一口说:“什么漂不漂亮?要看看人家的功夫是不是变高了。” 舒战果一面打量一面啧啧称道的说:“真不简单,是陈小子教的吧?”见舒红喜滋滋的点了点头,舒战果不由叹气说:“这小子不但功夫高,连教人也有两把刷子……胰……” 舒红见舒战果面色忽然微变,疑惑的说:“曾叔祖……怎么……我练错功夫了?” “不关功夫的事。”舒战果笑容尽失,忽然扬声叫:“陈小子!” 陈信知道自己父母也在卓能内,自然十分高兴,正想入内拜见,却听到舒战果的呼唤,陈信微笑的飘过去说:“今天多亏前辈大力襄助,陈信万分感激。” “不谈这个。”舒战果忽然传音说:“陈小子,你前天晚上跟延启小子说的话还记不记得?” 听见舒战果这么说,陈信心里明白,舒红父亲舒延启与自己谈完之后,自然把两人的对话禀告上去,这也不足为奇,可是自己也没说什么会让舒战果烦恼的事情,现在见舒战果忽然失去笑容,陈信心里微觉讶异,这位前辈从见面到现在一直满脸微笑,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舒战果见陈信不明白,用嘴努努舒红,传音说:“你自己看看,等会儿老大、老二过来,你麻烦大了!” 陈信眼睛望向舒红,没片刻果然一惊,回头望向舒战果说:“前辈,我真不知道……” 舒那果摇摇头说:“我没怪你……儿孙自有儿孙事,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你还是先回身体吧。” 陈信回头望向众人,一时想不明白怎会如此,皱眉摇摇头飘回卓能,还是先将元婴归窍,再想办法。 而陈信与舒战果最后说的两句话并没有传音,舒红见陈信打量自己片刻之后,忽然面色一变,她自家事自然明白,在这一瞬间,脸上马上变得忽红忽白,随即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薛乾尚正好过来,对着舒战果说:“舒前辈,上次多有不敬,晚辈在此谢过,还请前辈入内歇息。” 舒战果望望薛乾尚,微笑摇头说:“圣殿暂时应该不敢追来,你跟陈小子说,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来。” 薛乾尚还来不及回话,只见舒战果忽然身化流光,划向遥遥的东方,居然是转眼不知影踪,薛乾尚疑惑的望向舒红,却见到舒红目中含泪,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薛乾尚正想发问,舒红却蓦的一个腾身,翻回了卓能,留下薛乾尚一个人愣在空中,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也渐渐变了。 见过父母之后正在归窍的陈信,自然知道舒战果迎上了舒家四老,将他们先打发回去,心中不由暗暗感激,知道舒战果是在替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等候陈信的时间,众人也对自已的家人略微解释,虽然难免有部分家长大惊小怪起来,总算也是勉强说个明白。 过了两个小时,陈信打开晶盒,飘身而出,那雷可夫、李丽菁、黄吉首先涌过来抽抽打打,用拳头来欢庆陈信无恙归来。 过了好一阵子三人才甘愿的让开,面纱早就被李丽菁一把撕去,陈信望见谢日站在自己身前,正向着自己递过透光刀,陈信将透光刀接过别在腿上,心里想到这些好友这次冒了天大的风险,本来自己再道谢也是多余,但是又不得不为之感动,忍不住说:“日言……多谢你们了。” 谢日言摇摇头,退了回去,他与科芙娜话都不多,但是有需要时便会挺身而出,与黄吉等人的热情洋溢又大不相同,陈信望了谢日言夫妻片刻,转头再望向站在一起的薛乾尚与赵可馨,只见两人同时含笑而体谅的望着自已,要不是薛乾尚聪明机智、见事明快,自己当然是更不放心扔大家在圣殿,而自己心里的话,更是不用说出口他们就已经知道了。 最后望向躲在角落的舒红,陈信的心情又微感低落,舒红也为大家作了很大的牺牲,虽然最后终于平安,但是……但是……怎么会……? 薛乾尚见状,忽然开口说:“陈信,你既然与舒前辈结交,应该知道吴安议事长的事情吧?” 陈信点点头,将自己与吴安会面的过程简略说出,众人知道合成人终于制造出所谓的特级战士,问题不禁源源不绝、纷纷出笼,问题是陈信知道的也不多,却也不知如何回答。 薛乾尚见陈信说了一个段落,接着说:“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告诉你陈信!” 一愕扬头,薛乾尚继续说:“颖雅功夫极高,你已经见过了……” 陈信心里一惊,后来一直没见到林颖雅,莫非出事了?薛乾尚见陈信面色大变,摇摇头说:“你别担心,她没事……这次我们终于还是没有等她上卓能。” 陈信心中一安,但是又有些惋惜,虽然自己口中说不用找她,但陈信也知道,除非薛乾尚确知林颖雅对自己已经无情,才有可能不等林颖雅就采取行动,忍了片刻,陈信终于轻声的说:“她……终于还是找到幸福了?” “我们没见到。”薛乾尚点点头说:“不过那人似乎叫逸夫,不知道姓什么。” “逸夫?”陈信强笑了笑,点头说:“她过的开心就好了。” “似乎真的蛮开心的。”李丽菁撇着嘴说:“看她提到那人一脸甜蜜的模样……” 陈信听了心中不由得一痛,毕竟是自我安慰,林颖雅怎么可能一等七年?那雷可夫见状拉拉李丽菁,示意李丽菁别再说,李丽菁丝毫不理会,接着说:“陈信,她嫁了别人,可馨有了乾尚,也将会有幸福的生活,丽芙……丽芙又已经死了,你不需要这样封闭着自己,人生还长的很呢。” 看来李丽菁是故意说的,那雷可夫明白了之后也不再阻止,一样担心的望着陈信。 陈信听到李丽菁提起许丽芙,心里又是一痛,别人也许为了追求挑战、或是追寻武技的至理,或有别的原因而跟着自己,许丽芙却清清楚楚的是为了自己而死,想到许丽芙,陈信不禁摇头,要是林颖雅对自己还有情,自己说不定还有可能愿意再谈感情,毕竟许丽芙知道,甚至认可这件事情,但是再与他人交往,自己会深深的觉得对不起许丽芙,陈信自己知道这件事说起来没什么道理,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哪有道理可言? 陈信低着头想心事,众人一口大气也不敢出,过了好一阵子,陈信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众人笑说:“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丽菁,谢谢你。” 李丽菁摇摇头,看陈信似乎并没有听在耳中,心急又使不上劲,而陈信这时想到一件事,忽然冒出笑容说:“对了,我在吴安的身边见到了一个人,刚刚忘了说。” 众人一愕,什么人需要特别现在提出来说?只见陈信神秘兮兮的含笑望着众人,这才开口说:“我看到仕学了!” “王仕学?”李丽菁首先叫了起来:“他也在舒家?” 谢日言与科芙娜也高兴的互视一眼,毕竟在经过了万般艰苦之后,能见到老朋友是一件极为值得欣喜的事情。 那雷可夫高兴的叫:“那我们还不快去舒家?” 科芙娜这时正在飞航区,点点头说:“再两个小时就到了,别急。” 想到快到舒家,陈信的脸色不由得沉重下来,终于望着一直不敢出声的舒红说:“舒红,我见过了你的父亲,舒延启伯父……伯父看起来十分年轻,还颇为斯文潇洒。” 舒红微微挤出笑脸,点点头,有些迟疑的说:“我爸……他有没有说什么?” 陈信思索片刻,开口说:“伯父有提到你的远房表哥舒同,昨天我也见到了。” 舒红面色一变,明白陈信已经知道始末,迟疑的问:“同哥……他怎么样?” “他还在等你。”拐着弯子绕来绕去绕不到重点,陈信反而急了,乾脆直说:“舒家的一些习惯我未必赞成,不过这一次回去,你还是难免要面对。” 陈信凝重的神色配上舒红焦急的表情,还在欢喜的众人也知道有事情不对劲,李丽菁听出一点眉目出来,皱着眉头说:“舒红,谁在等你啊……什么表哥。” 舒红眉头皱成一线,望望大家说:“同哥……是我大表姑的儿子,大表姑丈入赘到舒家,所以同哥也姓舒……我们自小一起生长,就像兄妹一样……” “我明白了。”黄吉点头大剌剌的说:“这就叫做青梅竹马!可是长大之后郎有情女无意,这又有什么关系?” 舒红却又闭上了嘴,不肯说话,陈信只好开口:“这本来好好分说也是无妨,不过…… 舒红,你这十几天,什么时候……这个……认识了对象,怎么没让我们知道?” 陈信说的支支吾吾,大家可都听得明明白白,李丽菁与赵可馨更是尝试过陈信目光的厉害,想来就在这几天陈信离开的日子里,舒红不知何时已经偷尝禁果,一时之间不禁都直了眼。 刚刚舒战果自然也是看出此事,马上知道陈信前晚说的话都变成谎话,他老人家倒是信任陈信,不过舒红是大爷舒年安的孙女,更是第四代的长女,舒同则是二爷舒平纪的外孙,舒家的风气又较为保守,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舒战果除了帮忙推缓几个小时之外,也是爱莫能助。 整个控制室中只有黄吉一人迷迷糊糊,他只听懂“认识对象”的表面意思,看见舒红的脸忽然涨得通红,黄吉稀奇的说:“交个男朋友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干嘛这么紧张。奇了,陈信又是怎么知道的?” 陈信还没回答,李丽菁目光斜了过去,斜望着黄吉说:“黄吉……不会是你吧?” “什么?”黄吉又吃一惊,连连挥手说:“别栽到我头上来……咦!舒红不是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什么时候……怪了……” 黄吉这才知道事情不对劲,在圣殿这些天,舒红也没机会结识外人,而卓能中除了自己和陈信之外,每个人都已心有所属,陈信这些日子又不在,这样算起来自己的嫌疑岂不是最大?想到这里,黄吉忍不住叫了起来:“舒红,你自己说啊。” “没什么好说的。”舒红银牙一咬,摇摇头说:“我自已做的事情,自己负责。” 陈信和声说:“不是谁负责的问题,舒红,你也是与大家一同出生入死,我们只是希望能帮上你的忙……” 舒红蓦地滚下了泪珠,对着陈信一个躬身说:“谢谢你们……”随即飘身落下连通管,看来是回房去了。 黄吉眼见如此,连忙开口又加了一句:“真……真的不是我……” 陈信皱眉点头说:“我知道不是你……”说到这里,陈信的声音转低:“就因为不是你才麻烦。” 要真是黄吉,大不了要他负责任,可是陈信自然看的出来黄吉体内精源锁固,也没有元阴入体后的反应,但若是其他人,岂不是代表还有一对情侣有问题?这还只是自己人内部的问题,在外人舒家的眼中,岂不足自己的嫌疑最大? 陈信这么说,大家自然信的过,而黄吉见陈信这么说也不由得放心,这才转念想起之后的问题,心里也是一惊,迟疑的说:“有……有人始乱终弃……舒家怎么肯罢休?” 没人回答黄吉的话,控制室出奇的宁静,大家担心的还不是舒家的问题,最主要的是这件事情要是真相大白,一定还会有人受到打击,也所以舒红不愿说明,看来是为了避免牵连到那人。 过了好一会儿,科芙娜才缓缓的开口说:“剑古山快到了……我要减速了,陈信。” 陈信抬起头,在萤幕上标出舒家的位置,一面说:“舒家从天空中不容易发觉,算是一个极为隐蔽的洞天福地,因为从不与外界往来,行事作风都较为保守,颇有古风,不过待人谦和有礼,大家说话注意一点,别得罪了人……家人还是先别下去了,我们出去与舒家见面就是了,也不需要太叨扰人家。” “这里还是要留人。”谢日言开口说:“我和科芙娜留下吧,反正我们不擅长交际。” “好。”陈信点点头,望见下方广场中也有吴安、王仕学等人,知道舒家必然已经将自己就是陈信的事情告诉吴安,王仕学现在八成正在偷骂自已,陈信心情虽然不佳,但嘴角不由得至起了微笑。 舒红这时也回到了控制室,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众人偷望她两眼,又不敢多看,也不知道舒红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 过了片刻,卓能终于降落在舒家的广场,广场中除了舒家的人、吴安众人,还有近千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看来是这数十年来逃入舒家的功夫高手,这次圣殿大败的消息传了回来,众人忍不住想来看看这位英雄人物。 卓能停妥,陈信等人飘出舱口,吴安等人首先迎了上来,对着陈信苦笑说:“陈宗主,您骗苦我了。” 陈信连忙致歉说:“吴议事长,我实在是担心家人和朋友的安危才不敢泄漏,还请原谅。”转头看着王仕学正在瞪着自己,陈信微笑摇摇头说:“仕学,好久不见……” 王仕学忽然摇摇头叹口气说:“算了……你功夫越来越高了。” “丽菁他们也很想见你。”陈信望着后方脸上微笑都不大正常的众人说:“不过刚刚发生了一点事情,大家心情都不大好……” 王仕学这才知道原来是出事了,难怪李丽菁、那雷可夫等人没有立即冲过来叙旧,刚刚还以为大家看不起自己,王仕学想找陈信算帐的心情一时也低落起来,现在听陈信一说,他才较为释然,点点头说:“我去和大家聊一聊,你和吴议事长谈谈。” 陈信再度与程似成和铁新等人见面,自然又另外有聊不完的话题,而这时舒红已经扑到一个青年女子的怀中,呜咽的哭了起来。 这位想必是舒红的母亲,正眼眶红红的抚摸着舒红的头,连声的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有没有吃苦啊?” 舒红在母亲怀中摇摇头,呜咽的说:“妈……对不起……” “跟妈妈说什么对不起……”舒红母亲慈爱的说:“吸哟,瘦了不少呢……” 舒延启在一旁说:“红儿,下次千万不可以了。” “我知道了……爸爸。”舒红点点头,拭乾了泪,四面一望,浓眉大眼的舒同正深情的望着自己,舒红心中一颤,连忙别过头去,却望见二叔祖舒平纪锐利的目光正盯着自己,舒红的心整个沉了下去,这件事情要瞒过父母容易,但是绝对瞒不过二叔租这一辈的人,果然二爷舒平纪忽然出声:“延启、眉玲、红儿!过来。”首先踏步往内宅走去。 舒红与舒延启夫妻都是一惊,看来眉玲是舒红母亲的名字,三人不敢违抗的跟着二爷舒平纪往内宅走。 三爷舒矢杨见舒平纪面色不对,开口相劝说:“二哥,孩子总算没做什么错事……咦? ”却是他也发现了不对。 大爷舒年安、四爷舒才匡也都不说话了,跟着也飘向主宅,众人都察觉不对劲,四面闹哄哄的声音也渐渐静了下来,吴安诧异的对着陈信说:“陈宗主,发生什么事了。” 陈信苦笑摇摇头,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一下会不会跟舒家闹个反目成仇?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