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首度交锋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1619字

  第三章 首度交锋   “还是要等跟圣主见面之后才能决定。”薛乾尚说:“现在要做的有两件事,一件事是与舒姓家族会面,另一件事是与吴安议事长一群人连络,据我父母所说,并未听到吴安等一群人被正法的消息。” 黄吉忽然传音给每个人:“来了!”这意味着有人心神接近了。 薛乾尚马上住嘴,转口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圣主?” “最好快一点……”赵可馨接口说:“希望陈信能赶快出定。” 这时分析区的仪器忽然出现声音说:“我这里是田执事,呼叫卓能号。” “我是薛乾尚。”薛乾尚打开开关说:“田执事,您好。” “你好。”田执事说:“薛先生,我现在正前往卓能号,大家都在吗?” “大家都在。”薛乾尚说:“我们都在等待田执事的引领,我们现在就过去圣殿吗?” “不。”田执事说:“我会亲自来带领诸位,就快到了。” “这怎么敢当?”薛乾尚说:“那我们立刻出去迎接田执事。” 两人结束通讯,薛乾尚等人立即飘出卓能号,果然见到田执事正缓缓的飘来,于是薛乾尚迎向前去恭声说:“田执事只要召唤一声,我们自然立即前往,居然亲身到访,实令乾尚惭愧。” “薛先生太客气了。”田执事微笑说:“这代表圣殿对诸位的重税与尊重,日后同属圣主管辖,才会依职务的不同给予不同的待遇,现在来者是客,田某自然该来迎接。” 薛乾尚微笑躬身说:“只有谢谢执事了。” “诸位随我来吧。”田执事说:“圣主在圣殿地下大殿中等着诸位。” 所有人的功夫都极高,飞了没多久就到达圣殿,田执串领着众人由正面的万力楼飘入地底,穿过了数十公尺宽敞的地底通道之后,到了圣殿一般议事的大殿外,这时通向大殿的门户被一片厚厚的红色布幕遮掩着,门外还站着八名侍卫田执事领着众人落地,一面大声说: “薛乾尚等一行八人,参见圣主。” 里面传来圣主的声音:“请进。” 侍卫将布幕掀开,只见里面除了圣主吴承天在当中坐定之外,两旁分列了二十来人,在更外侧还有数十位圣殿武土,众人随着田执事进入大殿,田执事向众人示意请进,自己却转到另一个方向,走到一个空着的位置。 众人前进数步,薛乾尚领着众人躬身说:“参见圣主。” “诸位免礼。”吴承天微笑说:“我近日忙于公务,未能及时与诸位见面,诸位千辛万苦的奔行星际,成功的带回好消息,功勋卓著,而且诸位大多年纪尚轻,居然能完成这件任务,那又是更不容易的事情了。” 薛乾尚恭声说:“其实多亏圣主当年赐与卓能号,在噬能飞雾的作用下,只有机械文明的能量能运用,恰好卓能具有这种能力,我们才能幸免于难,不然也是摔落梦幻星,尸骨无存。” “提到卓能号……”吴承天微微皱眉说:“听说陈信的身体被装置在卓能号中?” “是的。”薛乾尚说:“当然卓能号是圣殿所有,不过陈信现在既然固定在卓能号中,希望圣主能在陈信出定之前,将卓能号暂借我们使用。” 吴承天点点头说:“本来就算是送给诸位也未尝不可,不过……听说现在有几位的家人都居住在卓能号上?” 薛乾尚小心的说:“圣主说的没错,因为陈信尚未出关,我们希望能在一旁守候,但是刚与亲人见面,一时又不得舍分开,所以才这样做,希望圣主见谅。” 吴承天思索一下,才接着说:“诸位有功于社稷,这本是小事……不过既然有非凡之身,自然应该有更多的责任,不知诸位可愿为所有人类更多奉献一些心力?” 薛乾尚见到重点来了,正色说:“听凭圣主吩咐。” “好。”吴承天高兴的说:“诸位功力应该足以担当执事以上的职务,虽然现在圣殿本身编制并不缺,但是圣殿为了管理上的需要,必须增加编制,现在地球有八大军区,每个单位都急需提高武技,诸位日后将以圣殿特派武令的身分派遣到各大军区,专门负责训练军队的武技,与军区首长同级,直接向左辅、右弼负责,定期轮调,并汇报军队的状况。” 薛乾尚微感意外的说:“除了黄吉之外,我们大多年轻识浅,怎么敢担当此种职务?圣主是不是应该再考虑一下?” “当然是先必须经过一些考察。”吴承天点点头说:“诸位回来了两天,应该也知道这六年来的大概经过,吴安议事长潜逃在旧大陆,我们一直没能将他擒获,现在终于发现他们的最后踪迹,所以需要诸位的帮助。” 薛乾尚微感讶异的说:“既然知道对方的踪迹,以圣殿之能还不是手到擒来,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这件事又扯出了另一个问题……”吴承天望望从凤凰星被赶回来的施良牧说:“这件事还要麻烦施左辅说明。” 施良牧向吴承天行礼之后,对众人沉声说:“我们数年前因为感念诸位的行为,特邀诸位的亲人到圣岛居住,不过没想到其中有一位的身分资料都是虚假的,我们大感意外,还要请这位先作说明。”眼光随即落在舒红的身上。  舒红自然知道在说自己,有些紧张的说:“你们说的是我,我自己知道……这也没什么告不得人的,我根本没有家……所以才不知道该写什么,只好乱写了。” “舒小姐恕我们无礼。”施良牧紧接着问:“请教阁下是在哪里长大?又由谁养育并教导武技?还有,舒小姐有认识的朋友吗?” 舒红说了开头之后比较镇定,接着回答:“我爸爸、妈妈在我十岁那年,有一天忽然带着我往外一直跑,后来在一个山区把我藏了起来,要我乖乖的等他们,我一直等,一直等,终于忍不住自已走出来,却再也没见到他们,我自己一个人在山里活了下来……后来才知道那是所谓的剑占山保护区,我在里面生活了一共十五年,会飞了之后,偶尔会跑出河口市,也认识了几位朋友,有天在他们家中的天讯上知道了圣殿选拔的消息,我担心没有身分就没有机会,所以才以假的身分报名……” 舒红跟着将几位在河口市认识的朋友姓名也说了出来。 吴承天这时忽然插口说:“舒小姐,那十五年来你住在剑古山的哪里?” 舒红说:“在山脉北端往南五十公里处有一个小山谷,在那里一处小森林中,我盖了一间小木屋……虽然不大,但是我一个人住当然是够了。” 吴承天眼睛望着远方,忽然点点头说:“那里确实有个小木屋……舒小姐,您说的没错。” “对吧。”舒红微笑回答之后,忽然有些讶异的说的。“没什么,不过……您怎么知道?” 吴承天向施良牧点点头,似乎是肯定舒红的言语。其实舒红的谎言早就与薛乾尚商议了好多次,好不容易才找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怎么会被识破?舒家距离剑古山不远,舒红自然常去,也真的曾在那里造了一间粗糙的小木屋,只不过事实上是由她和两位哥哥一起建造的。 本来是认为圣殿将另派人查证,没想到吴承天居然能察觉到地球另一面非生物体的状态,而且有如亲见,薛乾尚不禁暗暗心惊,吴承天的功夫恐怕不下于陈信,不知道能不能以元婴状态行动? 施良牧见吴承天点头,松了一口气说:“既然这样,那就应该无妨了,我们刚刚岔到这件事情,主要是因为吴安一行人已经逃到了一个一向与世隔绝的世家,那家人恰好姓舒,我们担心舒小姐与他们有关系,这样大家的行事将多有不便。” 薛乾尚、赵可馨、谢日言、科芙娜还沉的住气,黄吉等其他四人都不由得变了脸色,施良牧何等精明?马上注意到有异,疑惑的说:“你们知道吗?” 薛乾尚知道众人的神色露出破绽,紧接着回答:“莫非是以舒战果为首的一家人?” 施良牧眉头一皱说:“你们真的知道……按道理,这家人早在百多前就销声匿迹,你们没理由知道的啊?” 薛乾尚不慌不忙的说:“我们听黄吉提过有这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黄吉,是黄祥宗主告诉你的嘛?” “对……”黄吉连忙点头说:“我当初被抓到凤凰星之前,老爸告诉我的。” 反正这也不是说谎,黄吉说的理直气壮。 “原来是黄祥宗主说的。”施良牧点头说:“想来当初黄宗主一定想往舒家暂避……舒家确实因为有能力庇护他人,所以这几十年来也聚集了许多的好手,但是难免良莠不齐,这次容纳吴安等人,就是一次最大的错误。” 薛乾尚发言说:“施左辅,据黄吉所说,舒家以前与联邦的关系并不好,怎么会容纳吴安呢?” 一位生着一对招风耳的中年人忽然发声说:“舒家与联邦关系不好,主要是因为联邦禁武,吴安在陈宗主、黄宗主等人的要求下不得不开禁,反而使舒家对他产生了好感。在一年前我们一次追捕行动中,残余的联邦巡逻队故意叫我们走入歧途,虽然巡逻队全部遭擒,不过合成人却护着吴安等十余位功力极低的人,逃到了舒家,直到前两天我们才确定这个消息。” 除了巡逻队中人之外,合成人没有内息反应,吴安等人功力又低的不易察觉,两边一分开,圣殿确实是不容易找寻吴安的行踪。 薛乾尚望望此人,开口说:“舒家实力应该还是远远不如圣殿,怎么敢这样做?” 薛乾尚听到这席话并不意外,但要是陈信在场一定十分紧张,因为薛乾尚并不知道地球巡逻队的总队长林田昊,正是林颖雅的真正生父。 那人摇摇头说:“数十年来逃到舒家的高手不下数百人,家族中可称作高手的近三十位,两百余岁的舒战果更是出类拔萃,现在与合成人结合起来,实在与圣殿实力差之不远。” “方执事说的没错。”吴承天接口说:“加上凤凰星出现了来自梦幻星的一群怪人,地球其实岌岌可危,所以我两个月前毅然闭关,终于顺利的将能力提升到另一个层次……那个天降神王其实已经接近了地球,根据消息,至尊龙将也于日前离开凤凰星,我们对付舒家之事不能拖延,必须快刀斩乱麻迅速处理,这样才能避免两头用兵……所以诸位回归的正是时候。” 薛乾尚没想到今早商议的两件事情居然变成了一件事,吴安等人就是躲在舒家,既然圣殿中人已经察觉,舒红想偷偷溜回去已经不可能。而陈信的行踪吴承天居然了若指掌,这下子陈信要是茫茫然跑来硬碰硬,恐怕是凶多吉少,而林齐烈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离开了凤凰星,虽然他是一大强助,不过要是未能与众人会合前就被圣殿围攻,只怕也是寡不敌众。 吴承天不知薛乾尚的心事,点点头续说:“其实除了诸位之外,圣岛上还有一位破出武学常规,年纪轻轻功夫直追执事、长老等人的奇才,他将与诸位同时成为圣殿约九大特派武令。” 薛乾尚等人同时一凛,圣殿中除了圣主功夫提升的方式比较莫名其妙之外,余人一向一板一眼的修练,就算比其他地区的人类还快,也不至于这么快,在这数年间就冒出一个与众人功夫差不多的年轻人,莫非是圣殿也找出了所谓的速成捷径? “这位其实与薛武令也是素识,”吴承天接着说:“林武令,你可以出来了。” 这时由大殿侧面的布幕后,一个身上宝光流转的长发娇美女子缓缓拨开廉幕走了出来,只见她迅速的飘立在众人身旁,露出欣慰的微笑望了薛乾尚一眼,随即对吴承天躬身说:“林颖雅参见圣主。” 果然是旧识……薛乾尚心中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林颖雅留在地球六年,功力居然直追一直在陈信薰陶下功力突飞猛进的众人,还在圣主吴承天手下任职,薛乾尚知道林颖雅必然已经通顶,加上早已光质化,所以体外表现出来的状态才会与众人差之不远。 吴承天微笑说:“明日我们向舒家攻击,赫右弼与十位长老连同林颖雅武令,明晨将登上卓能号与各位会合出发,直到此事结束前,九大武令暂归赫右弼调度……” 吴承天面色一正大声说:“这件事圣殿将全力以赴,施左辅,你带着力执事、蔡执事、许执事,还有八大楼令及十位长老,登上卓能二号,我带十位骁骑,余下的十几位长老,四十余位圣殿高阶、中阶武士,一千名侍卫乘坐圣主号,明晨六时在圣殿上空五千公尺集合出发;田执事、王执事、屠骁骑、卢骁骑,圣殿诸般事务就由四位暂理,低阶武士也暂时由四位派遣。” 这下有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明日就要出发攻击舒家,卓能号还必须参与其事,那已经上卓能的家人要不要离开?要是不离开,就此帮助舒家与圣殿翻脸,还没上卓能的亲人该怎么办,何况卓能上还有十几位圣般的高手,其中还有一位敌友难明、功深莫测的林颖雅,这下让薛乾尚几乎要伤透脑筋。 在众人轰然应是的时候,吴承天忽然面色微变,大声说:“来了!左辅、右弼、长老团、九大武令,跟的上的就跟来……”随即在一闪之间,往殿外直冲。 所有人全部愣住,一下子只知道应声外冲,但是吴承天速度实在太快,众人一晃眼间已经失去他的踪影,长老团三十余人这时并没有在大殿中,正分由四面八方冲出地底宫殿,与施良牧、赫中行等人一会合,同时抬头一望,只见一个小黑点正其快无比的逐渐升高,正是吴承天。 众人不敢迟疑,立即腾身往上追,功力的高低马上显了出来,有三位长老的速度最快,很快的就甩开了众人,再来是施、赫两人和十位长老,其中就有当初在凤凰星被赶回来的三位长老,而最后一批人却无分轩相,近二十位长老与九大武令同时往上飞。 其实黄吉足以超越这群人,不过黄吉眼看自己追不上施、赫等人,所以乾脆与大家在一起,有事的时候也有个照应,这一团中应该有不少人抱持着这种心态, 不然舒红只怕第一个被甩开。 而吴承天已经拉远了数千公尺,还在不断的加速,似乎是直往大气层外冲去,众人功力到这个程度,空气的逐渐稀薄不会造成妨碍,反而因阻力减少而增加速度,吴承天越升越快,一面缓缓拔出圣殿新制造的长剑,心神前飘,远望着外空中迅疾穿来的光点,心中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这人一定是所谓的天降神王刘东言,据说是远离地球的无祖等人的后裔,那里经过了两千多年的岁月,这才有一位回到地球,且看两边武学各自发展之后,到底谁优谁劣。 这个小光点果然是陈信的元婴,他因为打算等薛乾尚等人先到地球之后再来,所以这几天先到了各个行星逛了逛,后来还跑到太阳附近玩了一下,不过当陈信穿过所谓的日冕层接近色球层的时候,陈信就觉得强大的能量不断的冲击自己的能量身躯,要是再接近或呆久了,说不定会被冲散,那可大大麻烦,所以陈信乖乖的又飘离了太阳。 陈信不禁顿足,要是自己不是以元婴过来,说不定还能再深入一些,毕竟以能量结合的身体结构比较松散,这里的温度有数十万度的高温,没有身体与能量的相辅相成,不容易挡住这种放射能。 在卓能号还没抵达地球的时候,陈信的心神一直隐隐的牵系着卓能号,直到发现似乎有另一股力量接近,陈信才放弃注意卓能,开始四面飘荡,后来赫中行等人到达卓能的事情,陈信就不大清楚。 不过陈信四面飘荡的同时,曾有一次与一股能量偶遇,那是一种对方正在观察着自己的感觉,陈信吓了一跳,对方似乎也吓了一跳,陈信迟疑片刻,发现自己到哪里对方就跟着,这股能量正是遥遥的由地球发出,陈信一时火大,以最高速连闪了几下,才闪掉对方的追踪,这下在广大辽阔的星空中,对方不容易再发现自己的踪迹。
可是这说明了一件事,地球上至少有一股能量,远观的能力不弱于已,其他的能力虽然不清楚,不过陈信是到了元婴出窍的程度才具备了这种能力,所以对方也不可小觑,说不定正是圣殿的圣主吴承天,那这一次的事情可就不好解决了。 陈信猜的没错,那股能量正是吴承天发出,吴承天前些日子在压力之下寻求突破,虽然并非以悟道的方式来修练,但却从别的途径找到方法,他将能量牵系起来,四面往宇宙无限的散去,体会着所谓千里眼的感觉,没想到忽然间与陈信的元婴在土星旁不期而遇,吴承天发现的刹那,知道对方也察觉了自已的观察,这副怪异的身体,吴承天一见之下就知道是所谓的天降神王,惊讶的是对方蕴藏的能量是这么的强大,吴承天首次有出现敌手的感觉,于是决定迅速的将地球上的问题先解决,再专心的对付此人。 对陈信来说,在稍远的距离,想藉着能量的牵系观察,就会被地球天生的隔离屏障截断,而这时陈信以高速接近,同时放出能量往地球观察,当接近到一段距离之内,陈信的心神终于藉由内息散出,而侵入了地球。 正在下令的吴承天也同时察觉到对方的接近,没想到这人几天没消没息,今日竟忽然兴起,猛然直直往地球落下,这下不面对也不行,吴承天只好迎了上去,准备对付这个大敌。 现在吴承天远远的见到天降神王以极高的速度接近,他明白自己的速度虽快,但是还没有此人快,于是一冲出大气层即藏拙的停下,以一股强烈的能量御使着手中的长剑,迅速无比的离手往对方的身体冲去。 陈信蓦然一惊,吴承天的速度虽然没有自己快,但是御使长剑的速度居然似乎比起自己还快上一些,这根本没道理,陈信吓了一跳,闪身险险让过这一剑,长剑越过陈信的同时,吴承天动念一转,长剑忽然一顿,回头往陈信扫来。 陈信以前除了御风术之外,就数御物术最强,但是与吴承天的技巧比起来又大为不如,陈信感到长剑向自己拦腰扫来,迅速的往前一弓,在空中一个翻身,又闪过了这一剑,但是只挨打不是办法,陈信同时一掌急伸,一道白色的明亮气柱狂涌而出,迅雷般的往吴承天直奔而去。 吴承天的速度可没有这么迅速,没法说闪就闪,左掌立即凝出一大片坚若实物的气劲,硬生生的挡住这一击,陈信的掌力四面一溅,爆出了一大片光华,但是在宇宙之中,声音传不出去,只有一股强烈的能量往四方散了开去,震的下方大气层隐隐一阵波动。 吴承天此时本来已经御使着长剑作着第三次的攻击,但是在承受陈信的一击之下,长剑的速度难免慢上一些,陈信顺势拔出长剑,迅速的往折向刺来的剑劈去,刀剑相击的瞬间,一股强烈的劲力如火花般爆开,陈信讶然发觉,自已居然斩不断这把不起眼的长剑,还被这股劲力震的飘开数公尺。 而吴承天也差点御使不了长剑,连忙加劲控制,遥遥的将长剑控制在陈信身前不远,两人同时定下了身子。 这时第一批三位长老已经赶到,在吴承天身旁凝住了身躯,同时提起了劲力,全身能量流转起来。 陈信知道这一战只怕不能讨好,还好要是自己想跑,大概也没人拦的住自已,陈信虽然这一次本来就只是想来闹闹使罢,不过这样就溜也不大甘心,所以还是飘立在数百公尺外,默默的看着吴承天的大援慢慢的到齐。 吴承天眼见大局已定,远远的传声说:“阁下就是梦幻星来的天降神王?” 蒙着脸的陈信点点头,回声说:“你就是圣主?” “正是。”吴承天接着说:“阁下不辞辛劳、飞越遥远的星际,居然是来找麻烦的?” “这可是你先动手的。”陈信望着仍在自已前方跃跃欲动的长剑说:“你讲不讲道理? ” 吴承天一征,长剑蓦然飞回,右弼一抄接到手中,微瞪着陈信说:“阁下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兴师问罪可以用说的,也可以用打的。”陈信轻笑一声按着说:“要是你不讲道理,倚多为胜,我下次来就不先告诉你了,谅你也发觉不了。” 吴承天面色一变,此事确实不可不妨,对方这么来无影、去无踪,要是真的来暗的还真无法察觉,这次能发现确实是对方故意造成的,于是沉住气说:“你想怎么说理?在凤凰星无理取闹的不是你吗?” 这时施良牧等人已经赶到,陈信见到他们,有些得意的说:“凤凰星的人民既然恨透了管理者,那就是管理者的错……施左辅,我有骗人吗?” 施良牧想到对方掌刀比着自己脖子的事情,心中不由火大,但是圣主在侧他又不敢放肆,何况自己也不是对方的敌手,只好恨声的说:“你……根本就是来侵略的,那只是你的藉口。” 吴承天本来心想对方一定会反驳,但是等了一下,这个天降神王居然没有吭声,吴承天不禁讶异的说:“果然是员的,阁下若是真有心独霸一方,我们不妨商量商量两全其美的办法……” 陈信自然不是无话可说,而是这时薛乾尚等最后一批人已经赶到,陈信在人群中忽然间见到久违的林颖雅,不禁大吃一惊,发起呆来,忘了回话,直到听见吴承天这么说,陈信才有些神思不属的说:“两全其美……什么两全其美?” 吴承天十分高兴,无论以后怎么对付此人,现在最好先将对方骗回凤凰星,于是开口大方的说:“只要阁下名义上遵奉圣般的管理,阁下大可以天降神王之名统管凤凰星,我们还会派人辅佐,直到阁下的政权稳固为止。” 陈信终于听明白了,回过神来大摇其头说:“你堂堂一个圣主,怎么也会胡说八道?” 吴承天忽然被骂,不禁一头雾水的问:“你……” “我就是在说你。”陈信摇摇头接着说:“如果你这么大方,那为什么不让凤凰星独立?既然你不让凤凰星独立,为什么又肯让我独霸一方?何况……我本来就不是来侵略的,我一行只有六个人,其中还有四个是小女孩,像是来侵略的吗?” 吴承天才发现似乎是被对方耍了,运劲于剑,比着陈信沉声说:“那阁下意欲为何?” “没什么。”陈信说:“凤凰星归凤凰星,地球归地球,说不定地球人很喜欢你呢,我只是想到地球逛逛,要是你万众归心,我也不会乱来,你要有点信心。” 这简直是在调侃自己,而且怎么能让这人到地球胡闹,要是此人与舒姓一族、吴安等人连成一气,圣殿未必能安然对付,吴承天明快的说:“这件事情决不可行,我们有保护地球的责任,不能让你随意出入……这样吧,阁下先回凤凰星,我在一年之内决不派人骚扰,已是表示我的诚意,若是我等没能遵守诺言,阁下再来地球大闹一场如何?” 这话说的有情有理,四面的众人听得都不由得点头,心想这人总该心满意足了,圣主吴承天这句话一说,等于是将凤凰星割让给对方了,反正一年之后地球应该已经平定,那时大家再来算帐也不迟。 他们没想到陈信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见陈信一笑说:“不行、不行,到时候说不定你已经把所有的反对者通通杀光了,我去哪里问真相?” 这句话说的吴承天心里一惊,手中长剑微微颤动的说:“阁下真的不讲道理,圣殿也不惧于你,若能胜得我手中长剑,地球任你横行。” 陈信见四面众人几乎都提起了劲力,摇摇头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改天再找你玩…… 我去也……”随即有如一通流光往虚空中飙去,还远远的传话说:“追的上就追来吧……” 陈信只在一瞬间就穿出老远,谁也知道追赶不及,吴承天回头望望愣在当场的众人,沉默片刻才说:“明天出发的事情暂缓……我们必须先解决这件事情。” 这话一说,最高兴的自然是薛乾尚等人,但是这时可不能露出笑容,众人自然顺应潮流的一起露出沉重表情,端整严肃的躬身应是。 当天下午,众人离开圣殿,重新齐集于卓能中的控制室,舒红首先拍了拍心口说:“好险……好险……” “对呀。”那雷可夫猛点头说:“差点就要来个欺师减祖了。” 这话一说大家都皱起眉头,只有黄吉点头说:“没错,也可以说是大义灭亲。” “你们两个……”赵可馨摇头苦笑说:“真拿你们没办法,舒红,你别听他们胡说,难道我们还真的去动手?” 舒红本来听得惊心动魄,见赵可馨这样说,这才点点头说:“我想你们应该不会……” 一直皱着眉的薛乾尚叹口气说:“陈信误打误撞的赶来,倒是替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难关,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舒红又紧张起来,可怜兮兮的说:“乾尚,你不要吓我。” 薛乾尚摇摇头说:“无论我们出不出手,圣殿以全力相图,舒家危如系卵,而且吴安议事长与舒家是不是能合作无间也是问题所在,要是我们都没有后顾之忧,全力帮助舒家,而且吴安议事长与舒家也全力合作对抗圣殿,可能还有的拼。” 李丽菁皱起眉头说:“说来说去就是我爸妈不听话……我请不动耶,怎么办?” “这点圣主也防到了。”薛乾尚说:“先不论颖雅的想法如何,赫右弼加上十位长老,我们可不是对手,家人在这里也不见得安全……其实去舒家根本不需要卓能,吴承天这一手就是为了预防我们反叛。” “完蛋了!”那雷可夫嚷嚷说:“那该怎么办?我们乾脆去叫舒家投降,送出吴安让圣殿宰,是不是就会风平浪静?” “不行啦……”舒红忧愁起来,跟着摇头说:“我爷爷他们也一定不肯的。” “那雷可夫……”谢日吉他听不下去了,摇头说:“此事万万不可,不明真理、依赖强权,岂是我等应行之事?陈信也一定不愿如此。” 那雷可夫见到舒红与谢日言的神色,终于不好意思起来,搔搔脑袋说:“我胡说八道的,你们听过就算了,别在意。” “无论如何,还是依着原先的计划吧。”薛乾尚下了决定说:“趁着圣主决定缓两天的空间,快把家人请上来,我们再想办法对付圣殿派上来的人……不过颖雅……唉……” 薛乾尚叹起气来,林颖雅是个很大的变数,功夫又高,又不能以辣手对付,加上她要是是友非敌,岂不是该先将她的父母也移上卓能?但是要冒这个风险先问她吗? “你们以前不是好朋友吗?”黄吉摇摇头说:“她总应该还念一些旧情吧?” “颖雅是个很内敛的人。”薛乾尚说:“她心中的事惰,不说出来没人能摸的透,对于我们以前那段友情,我没有多大的把握。” “不知道她现在对陈信是爱是恨……”赵可馨忽然低声说:“要是陈信以真面目出现,林颖雅的反应不知道会怎么样。”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过了片刻,谢日言才忽然冒出一句话:“圣主的功夫非同小可……” 众人听到这句话牛头不对马嘴,不禁都愕了一下,总算科芙娜十分了解谢日言,微微一笑说:“你还再想刚刚的打斗啊?我们距离过远,看不清楚……” 谢日言点点头说:“虽然看不清楚,不过可以看出,陈信并未取得上风。” “看来圣主闭关真有其效……”薛乾尚也烦恼起来说:“要是陈信不能取得绝对优势,我们的实力真的还差圣殿不小。” 黄吉摇摇头说:“他闭的是什么关?这么有效,两个月就练出这么强的功夫?” 薛乾尚说:“以前我们也没见过他施展功夫……没想到他以气御剑的速度居然能逼的陈信……” 薛乾尚说到一半忽然停口,目光望向仪器,原来他感应到圣岛上忽然窜起一人,迅速的往这里飞来。 众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黄吉首先叫了出来:“是那个、那个……陈信的妞。” 众人也明确的感应的对方的劲力气息确实与午前见到的林颖雅一模一样,对于他们功夫练到这种程度,初识时对方的内劲气息与长相一样,都是认人的重点,不过除非众人知道林颖雅的确切所在,也只有当她大量提劲施力的时候才会藉气劲注意到。 以林颖雅的速度来说,自然很快的就到达了卓能号,终于在控制室的上方停顿下来,薛乾尚不等她招唤,迅速的开了舱门向外一飘说:“颖雅,欢迎光临!” 只见林颖雅身上背了一个小背包,腰上别了一柄两指粗的轻盈长剑,对着薛乾尚浅浅一笑说:“乾尚大哥,欢迎你们回到地球。” 薛乾尚望着这个旧时好友,经过了六年,她的容颜依然端丽可人,心里不由得忽然有些感慨,当初除了陈信之外,韩智与自已何尝不是对她颇有好感?只不过一方面那时大家身上的薄环都还有异性接触的限制,加上自己很快的就察觉了林颖雅对自己并不感兴趣,所以薛乾尚也没有什么期待,不过这位于自己对异性开始持有幻想并相熟识的少女,在薛乾尚的记忆中算是十分独特的,所以忽然间薛乾尚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觉。 林颖雅见薛乾尚望着自己发愣,微微一笑说:“乾尚大哥,你怎么了?” 薛乾尚回过神来,摇头笑着说:“没什么,请进来坐。”随即闪身让开舱口。 林颖雅一面闪入,一面轻声的说:“我可不只是来坐坐的……” 林颖雅在长发飘动间随即穿入舱口,含笑着对着众人说:“大家好,这位是那雷可夫吧,还有丽菁、日言、科芙娜……” 那雷可夫、谢日言等人在陈信消灭尤嘎的庆功宴上见过林颖雅,与她较为熟悉;而舒红因为当初并未见过,虽然刚在圣殿已经碰面,但却没有经过介绍,所以比较生疏;至于赵可馨当时却并未与林颖雅认识,两人刚在圣殿中也没时间好好注意,现在难免互相仔细的打量起来。 薛乾尚却是面色微变的跟着飘进来,心里却在想着林颖雅刚刚说的那句话,她不只是来坐一坐……难不成她是搬来住的? 这时远远飞出太空的陈信正落到月球背面发呆,没想到吴承天的御物术居然能逼的自己无法靠近……那自己要是以肉身对敌不是有败无胜? 在刚刚与吴承天短暂的交锋过后,陈信虽然一时错愕,很快就明白了吴承天的以气御剑为何这么的快——吴承天居然能在御剑的同时,施以极为高深的元素分解,将原子间的牵系似有似无的隔开,使得每个原子都是以积蓄极大的能量,所以能以极高的速度移动,但是又能在与外力相接触的同时瞬间紧密结合,使得陈信的透光刀也不能占到上风。 陈信困惑起来,这两种能力自己应该也具备,不过将物质似散还聚的调整在刚刚好的状态,陈信可没有把握,眼前的透光刀他就不敢乱试,要是一个不小心,恢复不了原来的状态那可麻烦,陈信思量再三,还是不敢随意实验。 过了片刻,陈信取了一块月球上的岩石,试着一面御气移动,一面改变着物质的聚合程度,但是随着能量的输入,物质散是很快,聚就难免微微变形,就算不考虑变形,速度也没有这么的快,而聚合时更是没办法容纳这么大的能量,陈信试了十来块石头,总是不得要领,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起吴承天来了。 转念一想,陈信心想除非那种东西不但本来就能容纳极大的能量,还能自行回聚原有形体,那样的话就只需要简单的在内息的输入上作个改变,使劲力的运作方式由内排改为外抗,就能在移动时以极快的速度移动,但是又能在一瞬间恢复原有的形状,还能透出强大的劲力,那是什么样的东西呢?陈信搔搔头,心想要是那雷可夫在就好了,自己可是想不出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