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情窦初开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1103字

  第五章 情窦初开   徐丽心垂头坐下,一时却又不知该从哪里问起,过了十来秒,她偷瞄了陈信两眼才忽然说:“那是我自己在两年前盖的秘密天地,从来没有跟别人说的……” “我明白了。”陈信点头说:“我以后不会偷看的。” 徐丽心摇摇头,想想又点点头说:“不看……也好,不过人家以后会收整齐的。” 小冬见自己在一旁似乎碍手碍脚,忽然微微一笑说:“公子,小婢到门外伺候。”随即婷婷的往外走。 陈信与徐丽心一时都愣住了,陈信是大感不妙,徐丽心却是有点脸红,嗫嚅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小冬为什么要出去?” 陈信可傻住了,这时小冬已经走到门外,这句话自然是问自己,可是这句话似乎不大好回答,陈信只好说:“也许站累了吧?我也不知道。” 徐丽心见陈信答的傻头傻脑,忍不住噗嗤一笑说:“外面也没椅子,什么站累了……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陈信耸耸肩说:“我又不是神,哪有可能什么都知道?” 徐丽心一笑之后,似乎比较恢复了正常,一双明目望着陈信,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说: “神王,你……为什么脸上遮着东西?” “这是我们的习俗。”陈信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谎言说:“我们皇族在三十岁之前必须戴上面罩,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梦幻星,可是这个习惯我还是必须坚持。” “原来如此……”徐丽心摇摇头说:“我觉得你的面罩、衣服、身体都不像是真的…… 你好像假人喔!” “这是练功练到一种境界所产生的变化。”陈信解释说:“我脱离了原有的躯壳,以凝聚的能量形成身体,既然是纯粹以能量聚合,就没有所谓质量的影响,所以移动的速度超出了一般能够理解的范围。” 徐丽心听得不是很懂,摇摇头说:“那……你的躯体呢?还需不需要?要是被破坏了怎么办?” “应该……无妨吧!” 陈信也不是很有把握,其它只要在同一个空间,陈信的能量一直与自己的本体有所联系,所谓的思考其实也是本体思考之后传递过来,所谓元婴的行动,其实也是由本体所控制的,只不过藉着无远弗届的能量联系,使得元婴能在瞬间作出反应,不然陈信现在元婴的脑袋中是一片浑沌的能量,哪有所谓思考的能力?其实现在最令入担心的就是分隔两个空间之后的状况。 陈信摇摇头说:“其实我的躯壳一直还有微少的能量进出,以极慢的速度进行新陈代谢,只要保护的严密一点,确该不大需要担心。” “可是……”徐丽心想了想又说:“那……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修练到顶端了?还是没有躯体也能修练?” 陈信听了反倒是一愕,自己这样确实没有办法修炼的,不过说已经到达顶端也不尽然,陈信心里暗暗打算,偶尔还是应该回去自己身体看看,不过这话可不能对徐丽心说,陈信只好说:“应该还有进步的空间,不过我躯体留在梦幻星,门户已经封住,我是回不去了。” “那怎么还能有联系?”徐丽心睁大眼睛说:“既然是不同的空间……封住以后,能量就不没有机会穿过了啊?” 陈信越来越难解释,心中暗叹真是不能说谎,说一个谎就要编出一大堆谎来弥补,只好语焉不详的说:“说不定还有别的联系,我不清楚。” 徐丽心迟疑了片刻说:“你以后永远都是这个样子了吗?” “也许吧!”陈信点点头,根据自己的谎言,自己是没有机会与躯体重新结合的。 徐丽心点了点头,忽然又有些脸红,吞吞吐吐的说:“那……刚刚梦瑛姐猜的事情,不是真的吧!” 陈信迷糊起来,惑然问:“梦瑛问了好几件事情,你说哪件?” 徐丽心小脸涨的红通通的,又急又羞的低声说:“就是……就是要你……等到人家十六、七岁的事情嘛。” 陈信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档子事,陈信故作爽朗的笑了两声说:“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有这个意思。” 徐丽心听了似乎也轻松起来,微笑着说:“我只是不问清楚不放心,说开了就好了…… 喂!其实我也不错,你可以考虑考虑。” 现在的小孩都是这样的吗?陈信大皱眉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徐丽心又轻笑两声说: “开玩笑的啦……其实我以前就一直在想,我以后要一定要嫁给一个大英雄,最好像我陈信大哥一样……至少功夫也不能输给我。” 陈信松了一口气,摇头说:“你的条件挺苛的,虽然不是没有人办的到,不过也要人家喜欢你才行,眼界别太高了。” “哼。”徐丽心不表同意的皱皱鼻子说:“你怎么跟梦瑛姐一个口气?” “是吗?”陈信无奈的说:“梦瑛说的是实话,功夫追的上你的,在凤凰星上可不容易找。” “大不了我去地球走走。”徐丽心蹶起小嘴说:“我二十岁以后,一定要去地球看看,那里有几十亿人,难道我连个老公都找不到?” 陈信很不习惯这种谈话内容,苦笑两声说:“好吧,祝你六年后顺利找到满意夫婿。” “六年……好久喔……”徐丽心点点头,忽然又微笑着说:“喂,你们梦幻星上的男生帅不帅啊?” 陈信见徐丽心问话问的天马行空、完全无法捉摸,摇头苦笑说:“还可以吧……反正你也去不成,问这个干么?” “问问而已呵……”徐丽心不高兴了,嘟嘴瞪了陈信两眼。 陈信只觉得两人似乎不应该再谈下去,摇摇头说:“梦瑛不是还有事情找你,你也该去了吧?” 徐丽心叫了起来说:“对喔……我走了,神王晚安。” “晚安。” 陈信见徐丽心满脸笑容快步跃出,只觉得自己实在拿不准这个小女孩在想什么,只好苦笑一下,向走进房内的小冬与小秋吩咐一番,再将心神转出,准备与林范联系。 徐丽心出了房门,别过了小秋、小冬,转身往谢梦瑛所居住的房舍飘去,脸上也一直带着甜甜的笑容,她其实对陈信扮演的天降神王有一定的好感,不过因为陈信没有取下面罩,毕竟与徐丽心多了一层隔阂,徐丽心对陈信也仅止于好感而已,所以与陈信聊完之后,徐丽心只觉得颇为高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转眼到了谢梦瑛的门前,徐丽心远远的传音进去:“梦瑛姐,我是心心。” “心心……”谢梦瑛回应:“自己进来。” 徐丽心轻轻的推门飘入,一面笑嘻嘻的说:“梦瑛姐,那个神王挺好玩的耶。” “是吗……”谢梦瑛这时正盘膝坐在床沿,于是将腿伸直放下,淡淡一笑说:“你们聊什么?” “其实也没聊什么……”徐丽心摇摇头想了一下,笑着说:“对了,我问他为什么要带着面罩,他说是因为他们皇族的习惯……还有,他的身体是练功练出来的,不是真的耶。” “什么不是真的?”谢梦瑛微微皱眉,摇摇头要徐丽心解释的清楚一点。 “我也听不懂……”徐丽心歪着脑袋说:“他说他原来的身体没有来,现在的身体是能量聚合的,梦瑛姐,你懂不懂啊?” “我也不明白。”谢梦瑛说:“不过想来应该有些道理,你记住就是了。” “喔……”徐丽心点点头,坐到谢梦瑛身旁,望着谢梦瑛又说:“梦瑛姐,你刚刚叫我有什么事情?” “这……”谢梦瑛拉着徐丽心的小手,轻轻的说:“心心,你也慢慢长大了,有些事,我也应该跟说一说……女孩子长大了,对于言语、行事必须小心一些,那个天降神王虽然似乎为人不错,不过我们对他毕竟不了解,你和他相处,还是要谨慎点。” 徐丽心这才知道谢梦瑛在担心什么,双颊扑的飞红起来,摇着谢梦瑛的手半撒轿的忸怩说:“梦瑛姐……” “我知道你听了会不好意思。”谢梦瑛说:“既然你刚刚有偷听,我跟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人对你似乎不错,一方面你的功夫确实也引人注意,但另一方面,这人身旁都是一些年纪很小的婢女,而且那些婢女看他的神情也有些奇怪……我担心,他说不定有些奇怪的癖好……” “不会啦……”徐丽心摇摇头认真的说:“我刚刚有再问他一次,他也说绝对没有这种念头,还祝我六年后顺利找到满意的夫婿呢……” “你这个傻丫头……”谢梦瑛大皱眉头:“这话你也问的出口?胆子真的太大了。” “为什么不能问?”徐丽心颇觉委屈的说:“梦瑛姐先问过一次,人家才敢问的……” 谢梦瑛正色说:“要是他心里真的有歪念头,怎么可能先告诉你?他的功夫高的匪夷所思,我们唯一防范之道,就是你尽量少和他见面,知不知道?” 徐丽心不高兴了,低下头一句不吭,谢梦瑛看在眼里,沉下脸说:“心心,你最近越来越不听话了。” 徐丽心还是不说话,只是噘起了小嘴,瞄了两眼谢梦瑛,又低下头来。 谢梦瑛知道十四岁的徐丽心正值叛逆期,自己也不能强逼,只好深深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心心……要是火明知道你现在都不肯听我的话,他一定会很不放心的。” 四年不知下落的孟火明,在徐丽心的心目中如同父亲一般,现在听到谢梦瑛这样说,徐丽心的眼眶也红了,低下头说:“梦瑛姐,人家一直很听话的嘛……只是……只是……” 谢梦瑛望着徐丽心的眼睛。微微有些紧张的说:“难道……你喜欢上他了?” “没……没有啦。” 但是这时徐丽心心里反而一阵迷惘,自己应该没有喜欢他吧?徐丽心情窦初开,对于感情的事似懂非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也不大能分辨,其实她刚刚的反应大半是不喜欢谢梦瑛硬要自己躲着,不过现在这样一来,天降神王带着面罩的身影,却更深刻的印在徐丽心的心里。  “真的?”谢梦瑛听到徐丽心这么说,有些不放心的又追问一句。 徐丽心不耐烦了,跺脚说:“真的啦……都说没有了……梦瑛姐,我不见他就是了。” “你别怪梦瑛姐。”谢梦瑛苦口婆心的说:“梦瑛姐只是替你担心,他们那里的人说不定三妻四妾跟家常便饭一样。你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我明白了。”徐丽心点点头索然无味的起身向外走,一面说:“梦瑛姐,我回去练功了……晚安。”随即迅速的飘出屋外,往自己林间的小阁楼飘去。 谢梦瑛不知这样一来,徐丽心本来对陈信只有一些崇拜的念头,却因此真的加入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整晚,徐丽心总是定不下心练功,满脑子都是谢梦瑛的嘱咐,以及陈信与自己对答的内容,想到小冬不知为何忽然往外走,徐丽心更是心里打鼓…… 她转念又想,自己那时居然叫对方考虑考虑自己,自己怎么会说这么笨的话?那人居然还当真了……真是老实……他祝福自己找到满意的夫婿,这是真心还是假意?他现在会不会正在偷看自己? 十四岁的徐丽心,就这样一时高兴、一时害羞、一时生气、一时旁徨、一时担忧的过了一个难眠的夜晚。 凤凰星四十三年第十二周周一 次日下午,陈信与林齐烈、四婢准备出发前往逆伏城,看看圣殿中人到日落之后,会不会遵守承诺离开,于是见过了方彭与谢梦瑛,说明自己六人现在必须出发。 方彭自然十分感激的说:“凤凰星与神王无亲无故,神王如此为了凤凰星奔波,方彭感激不尽。” 方彭今晨听谢梦瑛说,陈信等人应该确实没占据凤凰星的野心,对陈信等人更是钦佩。 陈信见方彭感激个没完,连忙摇手说:“方彭将军无须如此,我们不但本来出自同源,而且圣殿的行径也叫人看不过去,我们自然应该尽力。” 谢梦瑛微笑说:“相信圣殿中人在神王深厚功力的震慑下,一定会快速的逃回地球,我们明日也将出发前往……今夜还是欢迎神王来此居住。” 陈信有些意外的说:“你们不派人先去看看吗?” “我们派出的人已经先出发了。”谢梦瑛微微躬身说:“一般人没有诸位的速度,不能随行,还望神王见谅。” 虽说陈信会减慢速度配合五人,但是速度还是极快,普通会御风术的确实跟不上。 不过林齐烈听了却颇为讶异,四面张望说:“心心那个小丫头应该勉强跟的上,她怎么不见了?” 方彭摇摇头说:“心心不知道在闹什么脾气,整天都不见人影,不知道是不是看见几位功夫这么高,躲起来修练了。” 陈信微感意外,正想看看徐丽心居住的小阁楼,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昨天才答应她不再偷看,还是不看为妙,于是点点头说:“好吧,那我们就先去了。”于是望望林齐烈与四婢,同时飘身往陆地飞行而去。 陈信为了使速度加快,依然以光气裹着四婢前进,而林齐烈自然在一旁跟随着,飞出不到一千公里,陈信忽然减缓了速度,有些意外的轻噫了一声,林齐烈也跟着减缓速度,开口问:“怎么了?公子……” 陈信连忙打断林齐烈的话说:“龙将,心心跟来了。” 林齐烈能量微向外散,自然也感到了,笑着换个称呼说:“神王,她不是在练功吗?” “我不知道。”陈信摇摇头说:“我没有查。” 这时徐丽心已经由下方飞上来,看着六人扮个鬼脸说:“我也要去,不过别让别人知道。” “你是怎么了?”陈信讶异的问:“梦瑛不知道吗?” 徐丽心瞪大眼睛,紧张的说:“你可不能不讲义气,要是梦瑛姐知道我来了,会骂我的。” “她会骂你?”林齐烈愕然说:“为什么?” 徐丽心面上微红,摇摇头娇嗔说:“问这么多干什么,去不去逆伏城啊?” 林齐烈吓了一跳,怎么没事发起脾气来了?但是他自然不能跟小女孩一般见识,只好摇摇头望着陈信。 陈信见状也不好多说,虽然不知道徐丽心在搞什么鬼,也只好点头说:“好……心心,你要是追不上就叫一声,我会帮忙的。” 徐丽心听见陈信似乎有些关心的这样说,忽然有些别扭的说:“不……我追不上就算了。” 陈信莫名其妙,只好不再作声。领着众人继续往西方飞行,又不敢帮徐丽心,但也不能甩下她,还好徐丽心的功夫确实不弱,不用多久的时间,众人使到了逆伏城。这时日还未落,不过下方的逆伏城已经一片混乱,欢呼庆祝之声不绝于耳,陈信等人意外的停在逆伏城上方,望着下方的城市。 徐丽心首先憋不住,急急的说:“发生什么事了?” 陈信望望北方的天空说:“他们没等到日落就走了……两个大型飞行物正迅速的往外空飞行。” 陈信自然知道一艘是卓卡,另一艘是类似卓能的飞行物,不过在徐丽心面前可不能这样说。 “真的走了?”徐丽心反而感到有些惘然,这些人来到凤凰星,搞的天下大乱,耀武扬威了四年,被这个天降神王一吓,马上虎头蛇尾的溜走,未免太没意思了。 其实徐丽心一直以来,就希望自己有一天功夫练的够高了,亲手将这些人赶走,要不然就是等陈信回来的时候,再来大显神威,没想到忽然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了一个天降神王,功夫高的一塌糊涂,举手投足之间就赶走了圣殿的一群高手,忽然间的不平衡,徐丽心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这时下方已经有人注意到陈信等人,慢慢的一传十、十传百,下方的众人逐渐的安静下来,往中心的广场聚集,林齐烈见状对陈信说:“神王,我们应该下去看看吧?” “走。”陈信点点头,当先下落。 徐丽心落到一半,忽然加速下落,一面大声叫:“杨保叔,好久不见!” 陈信只觉得这个名字挺熟的,一时还想不起来是何方神圣,远远望去,见徐丽心的目标是一个瞪大眼的秃顶中年人,陈信这才忽然想起,这是当年孟火明手下的四位队长其中之一,当年与孟火明合力攻击陈信的时候,还曾被陈信削去了一层头皮,陈信见到熟人也是十分高兴,但是现在自然不能招呼,陈信与林齐烈对望一眼,跟着徐丽心之后,缓缓下落。 秃头队长杨保见到一个小女孩忽然亲热的叫着自己,忍不住搔了搔秃头踏出人群,皱着眉头疑惑的问:“你……?” 徐丽心本来已经差点扑了上去,见对方一脸错愕,只好在半空中一顿说:“杨保大叔,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心心啊。” “心心?”杨保睁大眼睛,大声说:“你是心心?哇,这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都可以嫁人了……” “杨保叔!”徐丽心脸红起来骂道:“一见面就不说好话,火明大哥呢?” 杨保一脸愕然,迟疑的说:“大队长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徐丽心大为失望,摇头跺脚地说:“火明大哥是跑哪去了?” 杨保望望徐丽心身后的依序落地的陈信等六人,有些担忧的问:“心心啊,这些是什么人?” 徐丽心没好气的说:“他们来自梦幻星,功夫高的吓人,特地来解救大家的。” “不是陈宗主吗?”杨保偷偷望了陈信几眼,也些失望的说:“当时许多人见到他好像也会发光,就有传言说陈宗主回来了,原来不是……梦幻星是哪里啊?” 徐丽心望了陈信一眼,想到他们居然拿这人与陈信比,徐丽比心有点不高兴,微微哼声说:“他?……才不是,谁知道梦幻星在哪?杨保叔,您自己问他好了。” 杨保可没这么大胆,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林齐烈不管这么多,大声的对四面说:“这位是梦幻星皇子天降神王,我乃至尊龙将,这里由谁主事?圣殿中人走光了吗?” 怎知四面居然无人应答,一个个露出紧张、担心的表情,陈信无奈之下转头对杨保说: “这位与心心素识的杨……先生,圣殿的人走了吗?” “应该都走了吧……”这个怪人找自己问话,杨保不得不回答:“他们来无影去无踪,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走了?” 他说的也是,以圣殿的能力来说,要是偷偷的躲起来只要不运功,陈信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施良牧他们不可能直接治理吧?”林齐烈不耐烦的说:“逆伏城中总有人替他们管理的吧?都跑哪去了?” “好像跟着他们一起回地球了。”杨保惶恐的回答。 事实上,那些人在凤凰星人的眼中是名符其实的走狗,不跟着走岂不是找死? “都回去了?”陈信头大了,这里总不能一团乱,于是转头对徐丽心说:“心心,你快回去找方彭将军来,这里需要地来稳定。” 陈信知道所谓的逆伏城原来的人民,主要是由以往的“地底城”与“望乡城”组合而成,两座城几乎都是方彭一手创建的,方彭回来管理自然驾轻就熟。 “方彭将军还活着?”杨保又惊又喜,望着徐丽心大声的问。 “对啊!”徐丽心点点头,望着陈信微微一笑说:“那我先回去了。”随即腾起一道紫光,迅速地往东岸破空而去。 陈信目送心心飞走,回过头大声说:“诸位注意,在下此来赶走圣殿,并没有打算取而代之,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凤凰星恢复自由,如果现在逆伏城中没有人懂得治理城市,各位可以回家休息,最迟明日,方彭将军等人应该就会赶到,将会顺利的重建起凤凰星。” 四面一阵骚乱,这人原来并不是像圣殿所说前来侵略,居然与方彭将军认识? 杨保大胆的说:“神王阁下……您是打哪儿来的?” “我来的地方,就是你们的陈宗主三年多前,启程前往的地方。”陈信找到一个最好的解释方法,凤凰星上所有人几乎都知道,陈信一行人追寻着无祖的遗迹星际远行,这样自然一说就明。 杨保高兴的说:“原来你们是由无祖隐迹的地方回来的……一定是知道圣殿胡搞,回来主持正义的,对不对?” “也不能这样说。”陈信摇摇头,放大声量说:“我们本来只是想回地球看看,没想到半途见到了这档子事,自然非插手不可,不过各位可以放心,在下绝没有占据此地的打算,不久之后,在下将会再度离开凤凰星,前往地球一探究竟。” 逆伏城中所有人都听到陈信的声音,虽然仍半信半疑,但是一些躲在屋中的人也慢慢的敢出来问东问西,陈信接着说:“诸位注意了,在逆伏城尚未建立起新的秩序之前,所有人暂时依循旧有的生活方式,若是有人趁乱胡来,我绝不轻饶。” 杨保见四周始终无人出头,也知道逆伏城中没有留下几个职位高的人,于是迟疑的开口说:“那……六位是不是先到以前的宗主府稍歇?” 陈信摇摇头说:“在方彭将军来之前,我们就先不休息了……对了,你们有没有与其他人联系的管道?大家都聚回逆伏城,这样才能寻回失散的亲人。” 陈信只要是想找到孟火明,一方面自己安心,另一方面替谢梦瑛找回老公。 没想到杨保却摇摇头,表示没有办法,陈信望望林齐烈,皱眉说:“这该怎么办?” 林齐烈也没办法,只好说:“等方彭将军回来,将这里的组织建立起来,再慢慢派人出去寻找吧?” 陈信却不表乐观,就像林范与孔属星等人藏在地底城,怎么能找的到? 小春却有些疑惑的说:“公子,您不是能远远的传音吗?” 陈信摇头说:“知道目标处当然可以,现在这样……咦,可以试试……” 忽然将透光刀取下,转头对林齐烈说:“龙将,这里就先麻烦你了,我必须到天上去施行,不然怕会伤损了房舍。” 林齐烈不知道陈信又要施展什么功夫,楞楞的点头说:“神王您小心点。” “好。”陈信将透光刀交给小春,同时对四婢说:“你们也先待在地面别飞上来。”随即腾身一跃,在一闪之间,已经失去踪影。 这时地上四面聚集了数千人,连林齐烈在内,没有人看得清楚陈信的动作,不过林齐烈知道,陈信在一瞬间已经飞腾了近万公尺,现在正在远远的上方,于是他自然抬起头来观察着在空中停留已经变成微微小点的陈信。 只见空中的陈信忽然一阵绚亮,似乎是爆散开来,转眼又消失无踪,天空中云彩陡然间似乎受到所卷,转眼撕裂般的四面散失,头顶上突然产生了一大片扑天盖地的光华,让夕阳已经缓缓西下的逆伏城忽然重现光明,已经出现在天际的土月、火月两个卫星,忽然间也变得黯然无光。 林齐烈正在讶异,只觉得一股压力瞬间从天而降,整个逆伏城似乎卷起了一阵狂风,一声巨大的气爆声响这时候才传到众人的耳中,林齐烈这才知道,陈信居然将已经凝结的能量元婴完全散开,难怪必须到上面施行,不然整个逆伏城只怕要毁于一旦。 慢慢的只见光芒渐渐的消散,但陈信却已经完全失去了踪影,林齐烈也已经完全感受不到陈信的能量,林齐烈眺目远望,看不出所以然来,却见四方所有人已经害怕的又各自找躲避的地方,逆伏城又乱成一团。 过了好一阵子,林齐烈忽然感到四方似乎有陈信的微弱能量流动,意外的四处张望,却一点也见不到陈信的模样,材齐烈讶异的说:“神王?神王?” 林齐烈以前有过这种经验,陈信这样的能量过来,意味着可以与自己沟通,只是不知道本体到哪里去了,可是林齐烈叫了两声,却不见陈信回音,四婢也有些发急,小冬也迟疑的低声说:“公子……公子……?” 忽然间,一阵宏亮的声音忽然传出:“众人注意,圣殿来人已经被驱退,凤凰星已经恢复了自主,四年前大乱突起,诸位四面迁徙,现在是与亲人团聚的时候了,逆伏城百废待举,亲友引颈企盼诸位回归,现在逆伏城将暂由方彭将军领导,盼日后俊彦渭集,大家一起来重建凤凰星。” 这段声音十分的怪异,一开始还清清楚楚,不久之后忽然由四面传来回音,但是这里四面空旷,哪来的回音?而且连回音也清清楚楚的,一声之后又是一声,居然有十几重的回音,所有躲起来的人又探出头来四面张望,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对着逆伏城中的人喊着要大家回到逆伏城? 林齐烈楞了半晌,忽然迟疑的自语:“难道……难道……不可能吧?” 只见上空这时又缓缓的出现了一大月光雾,同时向着中心盘旋凝聚,光影闪现之间,陈信的躯体又慢慢的凝聚,四面逆伏城中的人也一个个又走了出来,见到天空中难以想像的奇景,终于又是一个个跪伏下来,喃喃的不知在祝祷什么。 林齐烈与四婢倒并不感到惊奇,这是陈信在凝结元婴,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逆伏城中众人的反应反倒颇让他们好奇。 重新凝结,比起由体中脱出自然速度略慢,过了两、三个小时,陈信的身躯重新凝结,缓缓的又落了下来,小春立即迎上,将透光刀仔细地佩带上陈信的腰间,一面有些迟疑的说:“公子,您无恙吧?” “没事。”陈信拍拍小春的柔肩,笑着说:“这么爱担心,那不就麻烦了?” 小春脸一红,低声啐了一口,羞笑着退开两步。 林齐烈可不管这算不算打情骂俏,踏前两步大煞风景的说:“神王……您刚刚是做了什么?” 陈信知道林齐烈的疑惑,笑笑说:“我刚刚试着将自己的能量分散成无数的聚集,同时在凤凰星的全境发话……每一团大约只距离数公里吧……加上用了不小的力道出声,应该所有人都会把得到,不过有些孩子睡到一半被吵醒,那也真是不好意思……龙将刚刚好像有叫我是不是?我同时听到太多的话,整理不清楚。” “居然是真的?”林齐烈兴奋的说:“您真的能作到讯息通达,无远弗届?” 陈信却忽然摇摇头说:“我的功力还不够精纯……其实应该可以分的更细,声量更低,每个人就会都有声音在耳边的发出的感觉……嗯,如果配合上御能神术,也许可以勉强达到……” 陈信一笑说:“……刚刚没想到,听起来比较吵吧?” “已经很好了……”材齐烈摇摇头叹息:“神王功深莫测,小将望尘莫及。” “林……龙将你也跟我客气?”陈信摇头说:“既然大家都听到了,要是还不肯回来,我们也没办法了……心心怎么又跑回来了?” 陈信忽然这样冒出一句,林齐烈这才抬头仰望,一面好奇的想,徐丽心这个小丫头,飞来飞去的不嫌累啊? 这时天色已黑,只见一道紫光划空而来,正是徐丽心,她满面惊疑的一面落下一面叫: “刚刚是你搞的吧?那是什么功夫?” 原来心心在孤岛上也听到了声音,一样是四面八方轰传而来,这下她哪里还耐的住,不远千里的又飞了回来,陈信恰好刚刚回聚凝能不久,心心更是看不出所以然来。 林齐烈替陈信回答:“神王刚刚化身千万,同时通知了凤凰星上所有的人民,希望大家回聚逆伏城。” “化身千万?”徐丽心睁大了嘴巴,望着陈信讶异的说:“那是什么?” 陈信忽然想起了无祖留下的最后四句,“观体有成、化身万亿;无存无灭,同寿天地” ,一面摇摇头说:“还差的远呢……”心中却一面思索起所谓的“观体有成、化身万亿”,与自己现在的状况有没有关系……应该不只是这样吧? 陈信思索长久,始终想不出道理,回过神来,却见到徐丽心在一旁气呼呼的瞪着自己,陈信无辜的望着她说:“怎么了?” “怎么……”徐丽心小嘴一蹶,说到一半却一跺脚,转身又往东方飞去。 陈信望着这道远去的紫光,眼睛疑惑的转向林齐烈,林齐烈一摊手说:“刚刚心心问了神王几句话,神王没理她……她就这样了。” “我没理她?”陈信这才想到自己刚刚正出神,摇头笑说:“真是越大越难伺候……” “神王……”秃头队长杨保忽然在一旁出外说:“宗主府已经约略打扫完毕,请六位移驾。” 怎么忽然这么客气?陈信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八成是刚刚吓到了,陈信只好微微一笑说:“多谢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到宗主府的外宾室略作休息……” 陈信是避免瓜田李下,自己要是大剌剌的住在宗主房中,别人不以为自己有野心才怪,不过杨保却惊讶的说:“您居然知道外宾室?当然也可以,不过较为简陋。” 陈信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连忙乱以他语的说:“没有关系,我们今晚不打算休息…… ”陈信只怕越说越错,说没两句也不敢再说,安静地随着杨保离开。 当晚,整个逆伏城未曾安静下来,四面不断的有人赶回,知道圣殿果然离开,笑闹喧哗之声自然不绝于耳,而林范自然遵照陈信的嘱咐,不敢离开那个地下绿洲。 次日,方彭等人终于赶到,虽然方彭功力尽失,不过有陈信的大力支持,加上以前威望素著,重掌大权也并不困难,至于当初的几位大将,除了林范之外,都已经失去了踪影,所以方彭更是众望所归。 凤凰星四十三年第十二周周七 呆了几天,陈信嘱咐林齐烈留下帮助凤凰星,自己必须回到卓能号的躯体中,随着薛乾尚等人回返地球,四婢虽然难免离情依依,不过知道陈信若是不离开,说不定会有不可测的危险,只好将泪水往肚子里吞,强忍着伤悲,要求陈信一定要回来,陈信只好嘱咐她们,若是遇到如意郎君,千万别迟疑,还将这件事情交托给谢梦瑛。 陈信为了避免林齐烈万里独行的危险,还交代林齐烈别去地球支援,林齐烈虽然不大愿意。但是相信陈信已经天下无敌,也只好勉强同意。 最令陈信烦恼的,是过去几天一直没有大哥孟火明的消息,只好当作孟火明住在凤凰星背面,一时还赶不回来,这份担忧陈信也不敢与谢梦瑛商议,只能先将这件事先放到一旁。 至于心心,从回到逆伏城之后就一直闭关修练,陈信知道她正尝试着通顶,自然不敢惊动她,只与方彭和谢梦瑛道别之后,在秘而不宣的情况下,一个人悄悄的飞掠离开凤凰星。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