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密室玄机

作者莫仁 全文字数 11559字

  第二章 密室玄机   陈信一冲到七楼,四目一望,七楼内不像六楼一般全无隔间,陈信所站立的地方是一处约三十余公尺方圆的厅堂,四面一共有四十张椅子,每个角落各有两扇门,分别通往不同的方向,这时坐着三十来位白发长须的老者,但是如同田执事及之前见过的长老一样,陈信完全看不出来这些人的年纪,乍一见到他们的须发,一定认为对方的年纪极大,但是细细一看,每位的脸色又极为红润,有的还光滑的如同婴孩,配合起来十分奇怪。 到了楼中,防御的能量不再作怪,陈信的心神马上向四面散了开去,却发现楼中环绕着自己约三十来人中,自己无法看透的就有二十来位,就像彭长老看不透陈信一般,陈信知道这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二十来位至少不弱于己,甚至比自己还高明,加上对方一个个年高德邵的模样,陈信不再迟疑,向下躬身说:“晚辈陈信,拜见诸位长老。” 心中一面在想,当时自己根本不需要拦住尤嘎,它要敢来地球,一定会死的非常难看。 一个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陈宗主无须多礼,请起。宗主果然不凡,竟能如此进入本楼。” 陈信抬头一望,见是右方一位老者说话,心想自己已经想尽办法才钻了进来,这位长老莫非是在消遣自己,于是转过身对老者说:“惭愧,陈信差一点便上不来。” “陈宗主,”老者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六楼大厅中不断的加速,最后才一鼓作气冲上来的,如您这般慢慢挤上来的从末见过,不由得我们不佩服。” 陈信这才知道自己选了笨方法,难怪六楼完全没有隔间,原来是给人加速用的,陈信一点也不得意,心中只有窝囊的感觉,于是转过话题问:“不敢当……却不知召见陈信所为何事?” 那老者微笑着说:“陈宗主可曾听说过,承恩塔顶有密室之事?” “陈信曾听人提过。”陈信有点惊讶的想,要是自己是因为到达了这种功力才能进去的话,眼前少说也有二十几位有这个资格,难道大家的猜测都错了吗? “我们在数月前,察觉陈宗主到达圣岛,心中便十分的欣喜。”老者接着说:“想近两百年来,无人能有资格获得无祖传承,一直是圣殿中人十分忧心的事情,虽然陈宗主自己别开蹊径,但实源出一脉,今日得见宗主登楼,实令我等深感不胜之喜。” “恕小子疑惑……”陈信说:“诸位中较陈信能力为高的所在多有,为何在两百年间竟无一人能入密室?” 老者望望左右,摇摇头说:“这就要看无祖留下的命令了,无祖在密室入口留下两个条件:其一,能凭己身能力经此洞口登上七楼者,这一点不难索解,但第二点……就令人深觉匪夷所思了,条件是……能量能够光质化者。” “什么?”陈信讶然的说:“光质化?” “陈宗主应该明白,近两百年来,地球上无人光质化,虽然我等不明白光质化的必要性,但是无祖既然有言在先,我们也只好照遵。”老者有点无奈的说。 原来如此,陈信这才明白,为什么六楼的三位长老当时要耗费功力替自己治疗,为什么当初彭长老提到光质化之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陈信不禁疑惑的问:“这位长老……这么多年来还是一直找不到光质化之谜吗?”陈信不知对方姓名,只好这样称呼。 老者点点头说:“十余年末出此塔,倒忘了礼节……我姓何,是在座中最晚进来的。” 何长老接着说:“我们直到现在才勉强找出一个共通性,那就是在圣岛的历史上,除了无祖之外,每一个光质化的前辈,都是在五十岁前达成光质化,不过……说起来,这个巧合与光质化到底有没有关系还不知道。” 谈到武学知识,陈信自然瞠目以对,陈信心想,这些长老在此清修数十年从末出塔,他们都想不通的事情,自己也不必多费心神了,不过这时,陈信忽然想到一件奇怪的事情,既然这样,他们如何认得自己?陈信连忙说:“对了,何长老似乎早知陈信要上塔来?” 何长老不答反问说:“陈宗主一个多月前在六楼通顶出关后,似乎曾有一晚尝试将心神感应到承恩塔中,却意外的受阻?” 陈信想起那夜第一次将心神外放,确实在承恩塔外被阻,只好点头。 何长老接着说:“陈宗主刚刚由六楼上得此楼,是否有感觉到一股阻止上楼的气劲?” 见陈信又点头,何长老又说:“陈宗主可有察觉那股力量是由何而来?” 这话不说就罢了,一提之下,陈信果然想起刚刚那股力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与一般的内息大不相同,一时之间想不出其中的关窍,陈信只好说:“难道是某位长老研究出独特的发劲方法?” 何长老摇摇头说:“不,其实刚刚几个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人进塔之后的疑惑,后来才知道,这座承恩塔的七楼,以及八楼的密室,外面虽然也上了漆,乍看与下面六层似乎相同,但是事实上,七楼、八楼与下层的结构大为不同,那股力道是这栋楼自己出现的。” 陈信完全糊涂了,疑惑的说:“自己出现的?” “七、八两楼,似乎拥有着自己的内息……”何长老有点迟疑的说。 “啥?”陈信张大嘴合不拢来。 何长老摇摇头叹口气说:“也只能这样解释了……这栋楼有股能量环绕于外,使楼外没有人能知道楼内的状况,但是我们却仍然能察觉外面的情形,所以今日见到陈宗主进来,我们并不觉讶异。” “真有……这种事?”陈信忍不住问,又察觉自己这样说似乎有点失礼,连忙住口。 何长老见陈信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说:“也难怪你不相信,每一位刚到的时候,都不相信这件事,但是直到我们发觉,当有人想出去的时候,却有一股比进来时还要强大数十倍的力道阻挡着,所以数百年来,除了进入密室的人可以由其他的方式离开,进入七楼的长老团,没有一个能离开此塔的。” 陈信傻傻的点头,这时不禁又庆幸当时把尤嘎宰了,不然地球空有这么多的超强高手,却不能出马对付尤嘎,那不是一样没用? 陈信想了想,才说:“但是事实上我现在光焰已经不会外溢,各位从何而知我是光质化的,难道不可能是滥竿充数?” “先不说一个多月前您光焰外溢,我们自然能察觉到,就算我们不知道,这也不用我们查验。”何长老说:“只要陈宗主进入密室就知道了,密室前自有检验的法门。” 陈信心想自己的疑惑已经解开大半,再来就是密室之谜了,现在最好是快刀斩乱麻,于是陈信点点头说:“既然这样,就麻烦何长老指引密室的方向。” “理当如此。”何长老维持坐姿,飘身上浮,向后方的一扇门飘去,陈信见状不再迟疑,向四方做了一个罗圈揖,随着何长老的方向追去,只是陈信一出门口,却发现其他三十来位的长老,也一个个的飘起,跟着自己的身后飘行。 承恩塔七楼的通道并不狭隘,不过七转八折的变化无穷,四面一间间无门无户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没多久,何长老就领陈信飘到一间大小类似刚刚的厅堂,不过这里倒是一张椅子也没有。 何长老停了下来,就这样浮在半空中说:“陈宗主,到了。” 这时候陈信与其他的长老也陆陆续续鱼贯的进入,陈信抬头一望,果然上方又有一个如同刚刚上得七楼的洞穴,只不过这次是通往八楼。 陈信看看上方漆黑的洞口,回过头来说:“何长老,就是这里吗?” “没错,就是这儿。”何长老说。 陈信不再多说,向上一腾,果然这次接近洞口的时候,就有一股极强的力道挡在前方,这股力道确实比起上七楼时的力道强多了,要是下楼时的力道也是如此,难怪没有人能出楼,不过陈信自然心知肚明,自己确确实实是光质化的内息,既然这样,这股力道就应该不会作怪,于是陈信微微加劲,继续向上挺进。 果然陈信内息一运,忽然间那股阻碍的力量如汤泼雪般的消融出一个空隙,陈信不再迟疑,向上一加速,转眼间没入了八楼,三十余名长老团的长老,见陈信如此轻易的没入密室,摇摇头叹息一声,一个个沉默塑目的自行散去,回到数十年来不变的平静生活中。 却说陈信上得八楼,稳稳的站定,眼前是一片漆黑,陈信四面一望,看不出所以然来,心想这一层楼既然名之为密室,八成连窗户都没有,难怪连一点光都透不进来,最奇怪的是连洞口下方七楼的光芒也无法穿过身旁地上的入口,所以陈信这时一时之间,连进来的洞口都见不到了。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之下,陈信不敢移动,伸出双手向四面稍稍探索,却又空无一物,陈信没有办法,只好将自己身上的内息往体外缓缓的散发,随着内息的外散,光芒也逐渐的透出,向四面散去。 以陈信的功力来说,当然只要一点点的光芒,就能秋毫毕见,这时既然已能见物,陈信四面一望,想看看无祖当年留下的密室是什么样子,哪知道就在忽然之间,陈信眼前闪起一片光华。 这明明不是自己内息所造成的,陈信讶然间将自己的内息收回,四面一打量,心想莫非是有什么开关被触动了?心里有点紧张。 这时陈信四面望去,这里就像六楼一般,空荡荡的没有任何隔间,只在中心孤零零的放了一张桌子,陈信往桌子走去,一面四面打量,发现这里的墙壁果然与下面几楼大为不同,质料似乎非金非木,是一种悦目的乳白色,由四面圆弧形的向上到顶端集中,那里应该就是塔尖了。 陈信这时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一时也想不通自己在奇怪什么,反正无祖也应该不会害人,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陈信走到了空无一物的桌旁,见到这张桌子与地面紧紧的连接,质料似乎也相同,成圆弧形的微弯,一点都不像由楼外搬入,反倒象是天生这个地方就有一张桌子的感觉。 陈信站在原本应该有张椅子的地方,双手抚摸着桌面,倒是光滑的很,陈信将双手支在桌面,抬头上望,忽然想清楚自己刚刚觉得怪异的地方——这里明明没有灯光,光芒是由何而来? 陈信正东张西望的时候,忽然觉得身后有异,回头一望,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不知是人是妖?还与陈信的高度相当,陈信大吃一惊,自己被这东西欺近不到一公尺才察觉,这还得了,马上一个纵身跃起,空中一个翻转,双手运足劲力的瞪着那东西。 这时只见那东西居然缓缓的变形下融,无声无息的往下方的地面沉入,陈信仔细一看,这东西……好像是椅子?难道…… 陈信于是站在桌前,又将双手按上桌面,果然那张奇怪的白色椅子又慢慢的向上浮起,难怪这么无声无息,陈信摇摇头心想,真是自己吓自己,于是再纵身回到原处,在那张椅子上生了下来。 说也奇怪,这椅子明明与桌子似乎是同一种质料,但是为什么一个光滑而坚硬,一个却舒适而柔软?这种会变形上浮的东西,陈信之前只有在卓卡上见过,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当然了解卓卡本来就是以一种不定形的智能元素为中心所制造的,所以才能这样,难道这里也是这样吗?不过也不对,卓卡明明是在无元六世纪才研发出来的,这里一定是别的东西。 陈信坐下不久,心中一面想,这里到底有什么指示,难道要自己坐在这发呆吗?正犯嘀咕的时候,眼前的白色桌面忽然一阵明暗变化,缓缓的向上立了起来,陈信这时也不管椅子会不会又不见了,忙不迭的松开了手,只见这张桌面向上立起了约六十度,而且由白变黑,更有一种透明的感觉,说来有些矛盾,黑就不该是透明,但这个竖立在陈信面前的桌面确实使陈信有这种感觉。 这时那一片黑中忽然出现了点点的光芒,缓似宇宙中的星光,陈信这时有点领悟到,这张桌面说不定还是一种萤幕,果然忽然画面一变,出现了一张脸孔,陈信一愣之下向后一退,身体撞到了椅背,只见眼前的人微微一笑说:“你好,我是吴定岳。” 陈信双目一瞪,心想这真是漫天大谎,无祖的模样谁不知道,不谈别的,眼前的人顶多才六十多岁的青年模样,怎么可能是无祖? “我知道你不相信。”那人似乎知道陈信心里的疑惑,接着说:“无元二六一年,我初步悟通了生命与宇宙能量的关系,身体不再被动的吸纳能量,进而活用调整自己的身体,随着时间过去,我越来越年轻,反而对一般的人民造成困扰,于是我乾脆将承恩塔顶端两楼,使用我所制造的生命体改建,在二八三年之后,我与部分的弟子假作失踪,隐居入此塔。” 原来是这样,难怪没有人知道无祖他们躲到哪里去了。 陈信心里又想,这栋楼是生命体?无祖岂不是作出与卓卡相似的东西了?不知道能不能飞?还来不及多想,这时眼前的画面继续说:“之后,为了解决我两百多年的困扰,我决定出发寻找当初助我功成的人,当时他曾不经意的提到,他必须往空间与空间的裂缝中前进,于是我与众人花了近百年,却在太阳系中同时发现了两个裂缝,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与众弟子分头往两个方向寻觅。” 果然无祖是飞离了地球,两个裂缝应该就是指空间交换窗了,陈信一阵兴奋的想,那凤凰星上的虎王、虎后遇到的确实是无祖? “我心里知道,后代的人类中必定也会有出类拔萃的人物出现,比如说现在正在听我说话的你……” 无祖接着说:“我希望你也能助我们一臂之力,但是我当然不能白请你帮忙,这就牵扯到光质化的问题了……据我所知,光质化似乎在内息增长速度极快的人身上才会出现,也许是身体无法完全适应,所以只好以这种方式消散,虽然这样限制了进来的人数,不过相对的,我并不希望所有能力高强的人都依着我的步伐走,这也许可以算是一种分隔的方法。” 陈信心中想着,难怪刚刚那位何长老说,纪录中每位光质化的都十分年轻,自己能进来应该也是因为不断的进步,身体才出现相应的变化。 “这里我设计成能入不能出,目的有二,第一,当修练到能够进入此楼的人,基本上生命都会延长许多,能力也极大,尤其圣殿中人,若是以圣殿为名兴风作浪,那就是我的罪过了,所以大部分的圣殿中人必须在达到这种程度之后,进入此楼中修练。而圣殿外的人,若是自行修练到足以进入此楼,除非内息是以光质化成长,加上心性足堪信任,将另有方式出困,不然无须邀入楼里,我等并没有强迫外人在此楼中修练的权利。第二,你现在身处的这种生命体,其有吸纳内息的能力,楼中诸人修练之时,自然有内息进出其间,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些多余的能量就储存起来,除了运用来保护主体、产生阻隔的能量外,其他多余的能量,我希望能赠与我们的后继者,使你能够更有能力去应付困难,但是因为这种生命体的能量是以光质化而存在,若非本身即为光质化内息的人,将无法承接,除非你并非光质化,却仍能冲过防线而上……若是真有,我想他不需要这些能量了。” 陈信点点头,难怪要光质化的人才会被选进来,原来是无祖想来个临别赠品,以七、八楼之间的能量强度来说,要是不是光质化也能进来,那比起自己强上数十倍了,要是真有这种怪物,还真不易想像。 无祖继续说:“这楼的防护机制,将在两种情形下解除,第一种,圣殿中的首脑发现遇到除非楼中之人无法解决之事,我当初有留下解除的方法,圣殿的首脑可以依法解除。第二种,当地球已经向外拓展殖民地的时候,这代表空间的裂缝已经被察觉,这件事就无须再瞒,外空的探险也不再需要以此为起点,在楼中修练的人也该能离开此楼,以免殖民地受到外星生物的攻击却无法防范。”
陈信大叹一声,无祖也算是想的周到了,就是没算到这两百年来没人进来八楼,偏偏外星的拓展又是这一百多年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件事今天自己应该要作了。 “等一下画面上会出现选择的选项,若是时机已至,请将这栋楼的机能解除,并对世人略加说明,若时机末至,希望这件事情能予以保密,避免地球上不必要的混乱,请选择。” 这时画面忽然消失,只留下了两个圆形的图形,一个上面写着:“维持原状。”另一个写着:“解除机能。” 陈信不再迟疑,伸手往从没有人选过的“解除机能”按下,只见桌面迅速的恢复原状,四面的光芒忽然强烈了起来,陈信四面张望,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在这时,陈信终于发觉这些光根本是这楼散发出来的能量,难怪没灯,只不过陈信这时没空得意自己找出解答,只觉得四面所有的能量正往椅子上的自己集中,由各个毛孔、经脉渗透进来。 这就是无祖所说的赠与了……陈信本想乖乖的承受,但是这些能量把陈信全身的所有感觉神经都触动了,陈信全身又痛、又痒、又冷、又热,一忽儿某处有羽毛骚动的抽痒,一忽儿又有如针刺般的疼痛,而冷热的感觉更是真切,彷彿自己小时候护体内息未成之时,遇到冷会颤抖、遇到热会流汗的感觉,陈信无可忍耐,将内息向外一催,心想大不了不要接受就是了。 没想到就在陈信体内的内息与外界的能量一交锋之时,居然不是将那些能量排出,而似乎是牵引着那股能量往身体中钻入。不是陈信体内的内息不听话,而是那股能量强到了陈信的内息根本无力与抗,毕竟是两百年来数十位前辈的累积,加上只要能在此楼中修练的长老,功力只怕都不弱于陈信,这些储存的劲力一放出来,陈信有力难施,只好随他去了。 还好的是,至少那些难过的感觉不再出现,看来这是一开始那股能量在寻找入口时的方法,现在随着陈信的经脉而入,就不冉在体外肆虐了。 这时陈信感到原本充满体内躯干、浑沌一片的内息,现在被积压到小腹丹田处,左冲右突无法动弹,陈信的内息本来已足够凝练,这时被如此挤压,直将那股内息压缩的恍若实物,然而越是挤压,内息向外的力量自然就越强,但是外在的能量也同时相应增强,就是将陈信的内息压制的无法动弹,反正现在也不再难过,陈信静下心来,身体放松,观察这些能量到底想干什么。 过了片刻,陈信原有的内息似乎逐渐的乖顺,逐渐习惯于现在的状态,开始缓缓的旋转起来,将外在的能量逐渐的转化为相同的内息,并逐渐的扩大。 陈信这时有点领悟,这股与当初自己在凤凰星凝练能量时的方法有点类似,当时是所谓的“气化液滴”,现在岂不是想把这些凝如水银的内息再转化为恍如固体,这样储存的能量就能更增加了。 陈信转念又想,但是现在自己能量的补充已经极快了,储存再多能量又有什么用?一掌挥出还是只有这样的强度,不过现在想了也是白想,自己仍然动弹不得,反正内息增加总不是坏事,陈信也不管了。 直到后来,陈信乾脆放松了身体等到结束,过了不知道多久,陈信体内终于完全充满这种凝固的能量。 陈信本来以为这股能量应该会放过自己,却发觉这些能量依然故我的试图挤进自己的身躯,所以陈信仍然不敢有丝毫的移动,又过了好一会儿,这股能量似乎终于死心,顺着自己的经脉缓缓的退了出去。 陈信坐直了身体,一时之间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望向萤幕,画面一转变,无祖的脸孔又出现了,只听无祖说:“这个书面出现,代表这两层楼的功能即将解除,既然如此,因为能赠与的能量与每个人当时的修练程度及身体的资质有关,相信你一人并未能使所有的能量消耗完毕,我希望你不要急着离开,先帮助圣殿中人选择其他光质化的人,虽然他们也许能力未必如你一般,但是他们若有资格吸收这股能量,也许对地球的未来也会有些帮助,从现在开始,两道封闭的入口都不再有能量阻挠,你可以由原路下楼,等到能量完全消耗完,这个生命体将回到无生命的状态。” 随着眼前的画面消失,陈信站了起来,这时椅子却不再收回,满室的光芒又慢慢的淡了下去,不过这时,陈信已经可以看到七楼透上来的微微光芒,陈信不再迟疑,飞身往通往七楼的洞口穿入。 陈信一进入下方,却见厅堂中,三十余位长老又已经聚集,一个个面色惊奇的望着陈信,陈信讶异的说:“诸位长老……” 何长老打断陈信的话,抢着说:“陈宗主,我们发现能感受到楼上你的气息,于是不约而同的集合到这里,而你居然由这里出来,这都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陈信点点头笑着说:“因为时机已至,所以这栋楼的防御功能已经解除,现在大家都可以下去了。” 这时其他的长老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一个个连声问:“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见陈信连连点头,长老们不禁议论了起来,不过这些长老最少也呆了数十年,就算原来是急躁的性子也被磨去了火性,所以慢慢的也都沉静下来,目光转到了一位长老的身上,陈信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发现这位长老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胡子、头发、眉毛都特别的长,发长及地、须长及腹,眉毛更是已经垂到耳根。 只见这位长老这时正低着头沉思,陈信虽不知为什么大家都望着这位,但是这些人八成都百来岁以上了,自己有点耐心是应该的,于是也只好不作声。 过了片刻,何长老终于开口说:“柳长老……您怎么说?” 原来这位姓柳,陈信心里想,这人八成是这些前辈中的大前辈,不知道有多老了,只见这位柳长老闻声慢慢的抬起头来,望向陈信说:“进来两百年了,没想到还能出去。” 陈信这下真的大大吃了一惊,这位柳长老岂不是有三百岁了?只听这位柳长老顿了顿说:“相信陈宗主必然有一番故事要告诉我们……” 陈信连忙张口要说,这位柳长老却又不缓不急的说:“不过……这件事自然应该要禀明圣主,我们还是先下去吧,在六楼见了圣主再麻烦陈宗主一起说。”随即转身往外飘去。 圣主又是谁?虽然想问只怕现在也没人愿意回答自己,陈信只好糊里糊涂的吞下了满肚子的话,乖乖的随着诸位长老下楼。 到了六楼,因为六楼的三位长老也一样忽然能感受到楼上发生的事情,这时已经全部站起身来,又惊又喜的等着众人下楼,陈信排在后面,却听得张、董、达三位长老喜不自胜的不断与飘飞下楼的长老问好,陈信下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张长老高兴的说:“诸位大喜,我已经请彭长老去请圣主、左辅、右弼三位,相信马上就至。” 柳长老点点头说:“很好……听你的声音,你是张长老,请问现在的圣主是几世?” “七世。”张长老有点迟疑的说:“刚刚听见您姓柳,又已经进入圣楼两百年,莫非您是……当年辅佐五世的的柳左辅清旋公?” 柳长老有点讶异的转过头来,打量一下张长老,点点头说:“我正是柳清旋,你是…… ?” “清旋公……”张长老向下一拜说:“在下张度,是当年清旋公门前的侍卫。” “原来你是张度……”柳清旋长老沉思片刻,才点头说:“那时你才三、四十吧?我都不认得了……我在上面常观察,要不是你夹脊下方那里有点阻塞,早二十年就已经上来了,不过有现在的成就也很不容易了。” “何长老比我还小三十岁,却比我……”张度长老低下头来,叹口气说:“张度惭愧,我还早十五年进人圣楼……” 何长老连忙说:“张长老太谦虚了,这件事我最清楚,百多前我们护卫新无皇回圣岛时,遇到狙击,您夹脊附近的经脉就是在那一次负伤的,这是光荣的伤痕,小弟哪里能比。” 陈信听这些老前辈谈起往事,彷彿在听人讲古一般,夹脊又是哪里? 柳清旋点点头说:“这是小事,等拜见圣主之后我帮你治治,很快就能痊愈了,当然你要是能够通顶的话,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解决,提到这里,倒是你想出来的通顶方法还不错,虽然有些误打误撞,总算是恰好帮陈宗主达天人合一的境界,而我们也多亏了陈宗主才能下楼。” 陈信正想解释这不是自己的功劳,但是却感到彭长老与另三个人,正异常迅速的穿入承恩塔,一层层的飘了上来,这八成是他们说的圣主到了,陈信只好又忍了一下,反正不用多久,他们就会上到六楼。 果然不久之后,四个人迅速的穿入了六楼,陈信只识得彭长老一人,另外分别是一位面容温文的中年人与两位身着白衫的老者,只见彭长老大声的说:“圣主驾至。” 众长老同时躬身说:“恭迎圣主。” 那位中年人面色有点激动的点头说:“大家无须多礼……哪位是清旋公?”原来这人就是圣主?陈信没想到圣主这么年轻。 “老朽正是,参见圣主。”柳清旋上前一步,两手微微一拱。 “清旋公千万不可如此。”只见这位圣主,足末离地,迅速的贴地一滑,扶住了正要躬身的柳清旋,一面说:“今日得见诸位,实是不胜之喜,我以圣主之名宣布,从此之后诸位长老无须参拜。” 这人倒是挺没有架子的,陈信对这位圣主不禁有了些好感,而且刚刚一个滑步前移,做的迅速无比但又一点火气也无,足见功力高深,陈信凝神打量片刻,想了解这位圣主的深浅,却是看不出所以然来,心里不由得又是吃了一惊,看来这位圣主也不是泛泛之辈。 这时一位随圣主上楼的老者前进说:“当年柳左辅在圣主五世过世后坚持退入长老团,两百年来在圣殿中早已成为美谈,施良牧现愧为左辅,也常以清旋公之胸怀自勉。” 这位施良牧独特的是满头的白色卷发,一片大波浪的往后飘扬,容貌清雅,想来年轻时必定是美男子,他既然是左辅,另一位一定是右弼了,陈信往另一位望去,只见这位老者与众人全不相同,虽有白眉及点点白须,但是脑袋上却一片净空,光亮亮的秃顶煞是显眼,两眼更是有如铜铃一般,这时正紧闭着嘴不吭一声。 这时柳清旋点点头淡淡的说:“施左辅客气了。” 施良牧接着指着秃顶老者说:“这位就是赫中行右弼。” 赫中行向四面一抱拳,点点头也不多言,似乎是决定今天不说话了。 “赫右弼向来少言,诸位别见怪。”圣主接过话来,转过头对陈信说:“这位想必是陈宗主,吴承天今日终于得见,实在万幸。” 原来圣主叫做吴承天,陈信见众人注意到自己,也不好继续装傻,只好点点头说:“在下陈信,见过圣主。”陈信从没听过圣主这号人物,不过见大家都这么毕恭毕敬的,也不敢失礼。 吴承天点点头说:“宗主无须如此,我们各为一方之主,理应平起平坐,一些客套话也不必多说,承天想听听宗圭在密室中的经历。” 这些本来就是要说的,陈信于是原原本本的将自己进入密室后的经历说了出来,诸位长老听到无祖制造出这种奇异的生命体,不禁一个个惊叹了起来,倒是圣主吴承天依然不为所动。 陈信见到吴承天这么沉的住气,也不禁佩服,心想这人不愧是圣殿之主,但是佩服归佩服,陈信口仍末停的将后续的事惰一一道出。 陈信说完之后,柳清旋第一个说话:“陈宗主,恕老夫失礼,似乎在您挥洒之间并没有能力增强的感觉?” 陈信连忙点点头说:“柳长老此言正是,陈信也觉得似乎没有什么用,不过内息的含量确实是增加了……”陈信自己也糊涂。 柳清旋点点头说:“既然有增加就有道理了……陈宗主已达通顶的境界,老夫也不过如此……自然是看不出内息的强度,柑信无祖的赠礼必然有用的。” 陈信这才明白为什么在长老中,有二十几位的能量强度看不出来,原来功力一达通顶,他人也只能看出浑沌一片,只能由外在的表现来猜测了,这么说圣主等人也达到这种境界了?不过柳清旋为何说他也不过如此……难道还有不同的境界? 吴承天这时低头沉思半晌,忽然抬起头来,口唇微张,陈信察觉一股气劲若有若无的向外飞射,直往楼外射去,心神自然而然随着过去,却发现这股劲力直到另一栋大楼的一间房中,才蓦的散开来,原来是吴承天在传话,只听他说:“田执事,烦请承恩塔六楼一会。” 陈信也感受到田执事就在那间房中,于是点点头说:“我之前只知道圣殿中有田执事,一直不知还有圣主等人。” “田执事是负责对外的一切事务。”施良故应声说:“圣殿中有圣主,左辅、右弼等数十位各司其职的人员也不是秘密,不过确实知者不多。” 吴承天这时有点疑惑的看着陈信说:“陈宗主,您这时提到田执事……莫非……” 陈信不知道吴承天在说什么,接口说:“我听到圣主召唤出执事……”话一出口,陈信只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目己的身上,连忙住口,心想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众人一阵难堪的寂静,还是柳清旋首先出声:“陈宗主观思能力竟然如此高深?” 陈信也愣住了,疑惑的说:“不是大家都行吗?”陈信心里认为这层楼中的人应该都可以,刚刚才这么平淡的说出来,没想到大家居然这么大惊小怪? 柳清旋见陈信说的如此轻松,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接口,还是吴承天接着说:“陈宗主,我们一般人功力再高,只能感受到其他的能量体,要是听的到某一处地方的声音,一定要将心神集中过去,相信宗主不是恰好将注意力集中在田执事的办公室中,也就是说陈宗主是依着我传音的路线找到的?” 陈信一点头,施良牧接着说:“这就奇了,我们最多只能感受到圣主微吐能量传音,但是这么小的能量陈宗主居然能不断追寻着,看来果然如清旋公所说,宗主的观息能力已经出神入化了。” 陈信这才想到自己从一开始就习惯于注意能量的去向,而一般人似乎总是不注意,随着年岁渐长,功力虽然越高,这种能力似乎就逐渐的失去了,也许是因此自己才分辨的特别清楚,不知道年纪大的时候会不曾也退化了? 事实上陈信不知道一般人修练功夫之时,一开始根本无法发现对方内思的变化,只能注意招式的变化,后来内息逐渐的增强,逐渐能察觉对手内息的时候,往往细微之处不大能看的分明,而陈信却是脱离武学常轨,在丝毫不会招式时就拥有极高的内息,所以才莫名其妙的多了这种能力。 这时田执事已经穿入楼中,见到这群人不禁又惊又喜,众人一阵混乱,也忘了陈信所展现的奇能,只听田执事对吴承天说:“圣主见召,不知有何指示?” “田执事。”吴承天缓声说:“我想与吴安议事长会面,希望你安排一下。” “遵命。”田执事躬身回答。 这时吴承天转过头来对陈信说:“陈宗主,我想既然无祖认为应该现在是公布的时机,我想与吴安议事长商议一下这件事情,不知您意下如何?”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