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境界

作者刹那辉煌 全文字数 4836字

“这样吗……” 少女果然只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是没有追问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雪之下—— “那为什么雪之下同学也会过来呢?她不是我们班的吧,安排应该是不同的吧?老师不管的吗……” “这个也没问题的,因为平冢老师也已经同意了,而且雪之下同学她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我觉得反正都是孤零零的,还不如大家一起……” 夏冉点点头,随口找了个理由解释了起来:“不然的话,就我和你两个人在这里的话,感觉总会有些奇怪的,不是吗?” “……” “……” 黑长直少女神色平静自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毕竟她现在的确没有什么朋友,刚刚甚至都不用悄悄掉队,就会被排斥出来……这人说的就是事实。 “很奇怪吗?我觉得不会啊,这又不是约会……不是吗?”加藤惠淡定的说道,似乎并不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什么别扭的感觉。 “加藤同学,你好像对这种事情的态度非常自然呢……” 夏冉叹了口气,这个女生是真的很奇怪,她似乎永远不会生气或者难过,也不会有其他的什么情绪波动,总是维持那副令人遗憾的心平气和的模样。 “毕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啊,而且我们的确不是在约会,不是吗?这只是学校安排的活动而已……觉得奇怪是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去职场参观,而是直接就来这里坐下了吧。” 加藤惠很是随意的放下了饮料,表情很是自然的说道。 雪之下轻轻的蹙起了眉头,她仔细打量着这个看似普普通通,比由比滨同学都还要不起眼的女生,发现她真的是一脸淡定的表情,眼神也非常平静。 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感觉也的确很真诚,并不是有什么心机在暗示什么,而是真的以一种很自然而然的态度在谈论这些话题,似乎是朋友之间的随意交谈一般。 理论上来说,似乎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但是雪之下却莫名的有些纠结—— 这两个人的关系难道真的到了很熟悉很要好的程度?就连这些事情都可以随随便便用来说笑? “可能的确有着这样的原因在内吧……” 夏冉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脸颊,略一思索,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不过我只是觉得那些职场其实参观了也没有意义,而且还不是之前你预定好的有兴趣目标,而是临时改了的安排……这样的情况你难道还想要去看看吗?” 这应该没有什么必要吧? 毕竟这个活动并没有强制签名点到,而且平冢静也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再加上回去之后也没有要求学生上交一篇观后感作文,字数不得少于八百字之类的…… 这样的情况下,有什么必要真的去走一下流程呢? “我还是想要去看一看……不然的话,总觉得今天出来好像没有什么意义的样子,感觉自己浪费了时间呢。” 加藤惠将手凑在脸颊大约几秒钟,露出思索的举动,只是几秒钟之后,她就点了点头,确认自己的确想要去看一看,哪怕只是走个流程。 不去的话没有意义?但是去了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过去了也只是按照流程走一遭罢了。 夏冉张了张口,但是最终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点点头站起身来:“那我和你去看一看吧,反正也不费什么时间……”总不能够真的改了对方的预定计划,现在又撒手不管吧? 而且他大概明白加藤惠的想法,因为在以前的时候他也多多少少是这个样子的,哪怕是明明知道有些事情没有意义,也还是下意识的想要去做一些什么。 似乎这样子就是有意义了,自己的时间就不算被浪费了。 “喂,你……” 雪之下顿时皱起眉头来,正想要说些什么,就突然感觉到有一股明显的心灵力量接入了自己的感知之中,下一刻就清晰听到了夏冉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放心吧,没有问题的,我尽量快去快去……而且由比滨同学他们两个人现在都还在展览馆里面,我们可以再观察一下,不会耽搁问题的。” 同一时间,有光影图像顺着接驳上的心灵锁链,直接在她的意识之中传输进来,就仿佛是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卷正在徐徐的展开…… 光影之中出现的是一个有些空旷的展览馆,里面有一男一女互相之间维持着至少三个身位的距离,不言不语的在向前走着…… 他们好像是全副心思都放在了两侧的展览品上面去了,就是没有与对方交谈的任何兴趣似的,那种刻意的意味导致空气之中都弥漫着尴尬的味道 等等……这个是…… “就是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实时转播画面,我一直都在保持关注,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夏冉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惊诧,迅速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意念的交流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在这个时候,加藤惠已经看了过来:“啊,雪之下同学是也想要一起去吗?那就一起来吧……还有这位Saber也是……” “不,不用了,谢谢……” 雪之下雪乃迅速的梳理思绪,然后冷淡的拒绝,既然夏冉一直都在保持着关注,那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而且看加藤惠那淡定平和的表现,的确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与心机,就是单纯的想要去见识一下职场是怎么一个样子的而已,真的不必要过多注意。 “我也不用了,你们早去早回吧。”Saber自然也是拒绝了,她得到了自己的御主的授意,要在这里尽职尽责的守护着爱丽丝菲……雪之下雪乃。 加藤惠稍稍有些遗憾,但没有想太多,轻轻的挥手以作告别。 …… …… 因为临时更改的安排本来就是凑数的,所以夏冉也没有怎么挑选要进行见习的公司,就是随便确定了一间普普通通的企业。 进入其中很顺利,接下来的参观过程也很顺利,就是有些过分的无聊……至少夏冉觉得很无聊,至于加藤惠的话,看不出她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想。 她的表情永远都是那么淡白,而且情绪本身也真的非常平和,非常符合清静无为的形容词,所以夏冉也不确定她是怎么样的感觉。 不过想必是没有什么兴趣的,还是做足表面功夫,陪着她四下看一看、走个过场就是了。 “好像真的有些无聊呢……”十来分钟之后,走出了办公大楼的加藤惠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了旁边的男生。“抱歉啊,还让你陪我来走了一趟。”
“……” “……” 加藤同学似乎总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呢。 “没什么,我们先回去吧,这太阳真的很毒辣,你也不想一直在这里站着吧?”夏冉摆了摆手。 “那个,要不……我请你吃冰淇淋吧。”女生貌似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四下张望着,看到了街角尽头的一家冷饮店,马上觉得有了办法。 咦? 夏冉正准备拒绝,却是突然若有所觉,挑了挑眉毛,然后顺势答应了下来:“也可以,我在这里等你……” 尽管表现得很不绅士,不过加藤同学没有多想,应了一声就迅速的向着那家冷饮店快步走去。而在她的身后,薄情的男生根本就没有等她,而是转身就走。 他迅速的离开街道,进入了一条阴暗僻静的小巷子—— “八云大……紫妹!” 刚刚开口想要给予那个大妖怪相应的尊重,但是话还没有说完,敏锐的直感就让他察觉到了某种危险的波动,仿佛是无数只眼睛同时在自己身后缓缓张开,于是果断改口。 只是一刹那间,之前的危机感恍若错觉,直接就好似海水退潮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夏冉对此十分淡定,至于心里是怎么腹诽的就不清楚了。 “你怎么来了?”他仿佛根本不知道刚刚的事情,开口有些好奇的这么问道。 “当然是顺路就过来了啊……我之前不是说过,我很快就会再来的吗?你难道一点儿都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妖怪少女在他身前站定,用折扇展开遮住下半边脸庞,只露出蛾眉螓首,依然隐约可见那柔美动人的笑意。 “当然不会,我只是记得你说过你的活动时间是在傍晚和半夜,所以现在中午时分看见你出来有些惊讶……等等,顺路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刚刚才从守矢神社那边过来哦……”八云紫回眸一笑,语调温和而且美好,仿佛聊天一般的说道,“所以就顺路来看看你……怎么样,现在就跟我进幻想乡去看看?” “现在进幻想乡去看看?”夏冉反应过来,忙不迭的连连摇头,语气非常坚决,“现在不行,我还有事要忙……” “还是不行?你们怎么一个个都不能够干脆一些?”妖怪少女的笑容丝毫不减,但是半张脸似乎都陷入了阴影之中,她刚刚的那种柔美动人的大姐姐的气质果然是装出来的! “因为我今天是真的有事啊,如果你是明天过来的话,我肯定就有时间了……” “这可不行,我为什么要为了你三顾茅庐呢,你的面子可没有这么大呢……”妖怪少女很任性的摇摇头,“而且你不是要体会一下境界是怎么回事吗?难道现在就一点儿都不在意了?” “不是不在意,而是我现在真的暂时没空……而且你如果真的想要帮我的话,现在直接展示一下不就行了吗?” 生活不易,夏冉叹气,这个大妖怪来的时间点这么微妙,他就算是想答应下来也没有办法啊。 “这可不行,要是我提前让你得手了,你吃干抹净不认账怎么办?” 妖怪少女打了个哈欠,“而且人家现在有些困了,现在明明是睡觉的时间……我可是专门牺牲了作息规律,来邀请你们的,没想到一个个都不领情。” 这话说的……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个人渣一样? 夏冉扯了扯嘴角:“你觉得我真的有可能拿了好处就跑吗?真要是这样的话,你不是更加有把柄了吗?” “嗯,说的也是呢……那现在就跟给你展示一下吧!” 妖怪少女沉思了一下,然后她迅速的挥了一下扇子,似乎是在虚空之中划开了什么的样子—— “感觉到了吗?这就是境界之力。” “……” “……” 夏冉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连错觉都没有。 “喂,给我等等,这样子根本不算数好不好……” “嗯哼?你果然是准备拿了好处就翻脸不认人?” “才不是啊,你这样子连个反应的时间都没给我,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展示了,还是没有展示?我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好不好?” 夏冉用力地敲了敲额头,这怎么可能反应得过来? “哼,真是麻烦……那再来一次,说起来你知道什么境界吗?”八云紫轻哼一声,但是这一次却提前让他开始准备,“简单来说,就是一切有形无形的森罗万象的界限,事物存在建立在境界存在的根基上……” “譬如说没有水面,湖泊就无法存在;没有棱线,山脉和天空也无法存在;假如所有事物的境界都不存在,世界就变成了一团混沌,因为没有了区分的界限。” 说到这里,她看着眼前的魔术师:“其实让你体验境界的存在很简单,只要让你拥有我的体验与视角就可以了,譬如说……我与你的彼此境界。” 话音落下,她手中的折扇也是一挥而下。 同一时间,空气之中也如同动荡的水面般,泛起了一层扩散开来的波纹。 她顿时诧异了起来:“咦?这个是——” 话音戛然而止。 区分「彼」与「此」的界限被模糊,所以不管是生命气息,还是能量波动,亦或者是灵魂的波长,都在某种力量的调节之下完全同步的重叠在了一起…… 从滔滔不断溢出的眩目光芒之中,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只有一个“人”的身影出现,仿佛是一个即存在于任何地方,又不存在于任何地方的影子。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落,精致的面容没有办法区分出性别,眸子里有一种深邃的透明感_ 没有办法区分TA到底是什么,不知道是“他”还是“她”,不知道是“人类”还是“妖怪”—— “真是sdaz无趣,为何要dadrtfsaa有这么多不必要的踟蹰……” 这个存在开口这么说道,那本来空虚的眼神仿佛突然被赋予了强烈的人性,恶趣味的光芒迸发而出。 而且明明声音如同美妙的乐章一般动听,涵盖了喜怒哀乐所有情绪,但最深层部分却隐藏着明显与人类情感相异,极为平淡的表情。 还夹带着某种杂音,每当说话失常的瞬间,声音的来源也会随之改变方位……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