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阮星竹

作者流浪的蛤蟆 全文字数 2218字

乔宁此时瞧去,果然发现这个女子跟自己当初从段正淳魔掌之下救出来的女孩子有几分相似。 只是那时候,这个女孩子不过十六七岁,此时却已经盈盈二十有余,所谓女大十八变,相貌变化极大,这件事时隔又太远,这才没认出来。 这个女孩儿见乔宁露出几分恍然之色,这才回嗔作喜,低声说道:“乔宁大哥,我是阮星竹啦!” “阮星竹?那不是阿朱和阿紫的老娘?我那次搅黄的居然是乔峰的官配吗?” 乔宁脑海中一转,就有些啼笑皆非,他当初搅黄了段正淳的好事儿,纯粹是瞧段正淳不爽,却没想到救下来的女孩儿居然是阮星竹。段正淳和阮星竹好事儿被他搅散了,这个世界上,当然就没阿朱和阿紫两个女孩儿,乔峰自然也就没有塞上牛羊空许,瞎了眼的小姨子。 乔宁微微摇头,叹息了一声,这才对阮星竹说道:“你怎么也来牡丹大会?” 阮星竹眼波流转,盈盈一笑,却不答这句话。 当初段正淳犹如苍蝇一般,围绕她转,那时候,段正淳还未有来得及使出风流手段,阮星竹也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大理皇弟。后来他们被人围攻,段正淳拼力维护,本来是拉近关系的时候,原著里没提,但确实就是这一次,阮星竹才对段正淳改观了看法,但却被乔宁出现,打断了这场孽缘。反而是男子汉气概极强的乔宁,在那一次给阮星竹留下的印象更深刻。 后来乔宁暗暗陷害了段正淳几次,段正淳表现的十分不堪,阮星竹自然就再也不会把段正淳瞧在眼里,反而对乔宁生出了一丝情愫。 只是乔宁当时根本没有多想,搅黄了段正淳的好事儿,他就径自离开,甚至也没问起阮星竹的来历和姓名,他也绝不以为,自己以后还有机会碰到这个女孩儿。 但是阮星竹在跟乔宁分手之后,就念兹念兹,无时或忘,只是乔宁行踪不定,她几次离家出走,想要找乔宁,但都因为种种缘故,缘悭一面。这一次她也是听到乔宁回来,这才不远万里赶了过来,终于见到了乔宁。 乔宁也没有再多问,随即说道:“星竹你跑来洛阳,可有什么别的事情?如果没有的话,不如跟我一起,过几天有个好玩的事儿,你也可以凑凑热闹。” 阮星竹正不知道,该如何跟乔宁套近关系,听得乔宁主动邀约,登时笑逐颜开,欢喜的谁都看的出来。 乔宁这边勾搭阮星竹,那边却忽然骚动起来,一支全是女眷的队伍,迤逦而来,为首的一个女子,双眉飞鬓,俨然有女王凤仪,缓步行来,登时吸引了所有男性的目光。 虽然这支女眷的队伍,足足有数十人,但相信每一个男人的目光,都知放在她的身上。 乔宁心中暗道:“这个女子就是康敏吗?可比原著里形容的要美多了,气场之强大,更是远超原著,这种气质的女子,杀掉也颇可惜。” 乔宁正在寻思,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压低了声音说道:“能远远的这么瞧一眼顾丹菱,也算不虚此行,此女果然不愧是艳冠洛阳的牡丹仙子。”
乔宁顿时满头黑线,心头暗暗忖道:“我居然相信一个撒谎成性的女人的话,康敏也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仗着原著里没有写到这一段,居然自吹自擂,说什么大会上女子自然以她为后……原来满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乔宁找了相熟的丐帮弟子问了一圈,这才确定了,跟在顾丹菱身后不远,一个身穿白衣,面容也算俊俏,还带了几分风流之色的女子,才是真正的康敏。 康敏在牡丹大会上,穿了一身白衣,虽然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但一身白衣的康敏在顾丹菱的身边,因为色彩寡淡,看起来直如一卷走动的幕布,彻底被人忽略了过去。 康敏在人前也是笑吟吟的,但偶尔转过目光,瞧向顾丹菱的眼神,却都是妒恨之色,显然对顾丹菱抢了自己的风头,十分之不满。康敏要到了十数年后,才能在丐帮大会上吹嘘,自己当初如何艳冠洛阳大会,在一群乞丐面前过一过嘴瘾,此时却只能当一卷会走路的幕布。 乔宁也顺带问出了顾丹菱的来历,都说这个女子是出身一个神秘的武林门派,武功极高,但却极少显露身手,此番来洛阳,据说是为了寻回师门的一件遗失的信物。 乔宁对顾丹菱并无多少兴趣,问出了康敏的身份,特意多关注了一会儿,便带了阮星竹在牡丹园中闲逛起来。 他虽然也对牡丹没甚了解,但毕竟多读了几年书,之前又做了些功课,此时给阮星竹一一讲解,各种牡丹的品种,来历,故事,趣闻,倒也惹得阮星竹十分仰慕,只把他是做才高八斗的才子。 乔宁亦是此次牡丹大会最引人瞩目的人物,比乔峰尚要更吸引人的目光,甚至就算是顾丹菱也没有办法跟他媲美,其实乔宁才是牡丹大会的第一人物,因为汪剑通虽然来了洛阳,却没有在大会上露面。 大多数丐帮弟子,虽然还不知道,汪剑通已经把打狗棒法传授给了乔宁,但几乎每一个丐帮弟子,都知道日后丐帮的帮主之位,一定是落在乔宁手里,唯一有竞争力的人选,还是人家的“亲弟弟”,根本没有可能撼动乔宁的地位。 所以乔宁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无数人的关注,尤其是他身边还多了一个美貌的女孩儿,更是惹得更多人的猜想。 乔宁也是习惯了,毕竟他在丐帮里,一直都是一呼百诺,但阮星竹却是细心,眼见所有人都关注她和乔宁,甚至就连顾丹菱也不能夺去乔宁的风采,开始还有些害羞,但随即就有些窃喜,跟乔宁的态度,越发的亲密起来,生怕有人把乔宁夺了去。 乔宁正在随口胡扯,说什么牡丹成精,勾引西湖龙王的故事,忽然一个宛如音质上等的琴瑟的嗓音,在背后轻轻一笑,说道:“丹菱自问也博览群书,却没听过这个故事,不知道乔宁大哥可否让我也听一会?”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