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魔

作者流浪的蛤蟆 全文字数 2172字

宁越根本没有搭话的兴趣,只是冷冷的看着火蛟一盘一绕,以马渊为首的那些人所化的怪物,身上散发的力量再也顶不住火蛟淫威一一崩溃,整个身体都被点燃,化为的巨大的火炬,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就都被火蛟烧成了灰烬。 宁越脸色十分难看,喃喃自语道:“哪里来的这种货色,这么不知死活?不过这家伙居然还能催动章魔为手下,倒也算是很不简单了。” 韩舞额头上涔涔汗下,宁越什么也不在乎,但是他可是明白的,这些人里,好多人的身份都不一般,身份最重要的当然就是马渊,省委要员的公子忽然死的不明不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还是跟他一起出来玩的时候,发生的这种事儿,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给出任何交代。 比这件事更严重的,是宁越这个看起来很像是初中生的家伙,还有那个能把所有人都变为怪物的家伙,这些人怎么看,都是非人类,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触碰的存在。 宁越毫不犹豫的就杀了马渊这些人,会不会顺手杀了他,韩舞心底根本就没谱,现在他素以精明的脑袋,也开始宕机了,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宁越顺手灭杀了马渊这些人,忽然轻轻一笑,对韩舞说道:“你也看到了这些事儿,你觉得,如果你把这些事情说出去,会有人相信吗?” 韩舞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别人说给他,他也绝对不肯信的。 宁越再次问道:“你有办法向某些人做出交代,又有办法在那个人的手底下逃命吗?他操纵马渊这些人来杀我,最后没有杀掉,还被我灭杀了他的章魔,这里发生的事情,他都没有办法知道,他肯定会在不久之后找上你,逼问今天都发生了什么。” 韩舞终究是聪明人,当下就双膝跪倒,就差抱着宁越的大腿了,恭恭敬敬的说道:“希望土地爷能给韩舞一条活路。” 宁越嘿然一笑,说道:“你倒也是聪明人,那我就给你一条活路,投靠我收下,做个阴兵吧!只要你答允,马渊的这件事,我就替你摆平,至于那个人,我正要去找他的麻烦,你恰好可以做一个诱饵。” 韩舞连一点磕绊都没有,立刻就答道:“我愿意投靠您的手下,韩舞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还是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我会让土地爷满意的。” 宁越笑了一笑,五指张开,虚虚一捉,就从马渊等人被火蛟焚成的灰烬中,捉出来丝丝缕缕的黑气,这些黑气被宁越随手一搓,就化为了一颗滚圆的黑珠。 宁越随手把这颗黑珠放在韩舞的手心,说道:“这家伙操纵的章魔,在黑暗世界也是极为罕见的妖兽,具有多种异能。我杀了所有人附体的章魔,把残存的魂力凝练,提炼出这团命魂,如果你想要,可以给你。” 韩舞微微犹豫,狠狠的一咬牙,说道:“我想要!” 宁越其实倒没有勉强的意思,就是他对章魔残魂提炼出来的这团命魂,完全没有兴趣,这才顺口问一声韩舞。韩舞却误会了,以为宁越是想要借此控制他,他自觉没得选择,所以就很光棍的一口答应,把这个当作卖身投靠的进阶之资。
宁越若是知道他这么想,必然会啼笑皆非,两人之间的层次差距太大,思路怎么都扯不到一条线上,宁越是根本不在乎,韩舞是否真心投靠,因为他有无数种办法让韩舞服服帖帖,又或者轻易捏死这个黑道大佬,所以并不会用什么控制的手段,权势就是最大的手段,还需要用什么别的办法了? 宁越随手把手中的黑珠拍入了韩舞肩头,一股充沛的魂力在韩舞体内爆发了开来,但这股魂力在另外一股更为强横的力量约束下,很快就在韩舞的双肩上安份了下来。 宁越笑了一笑,说道:“这团命魂叫做‘淫触’,你只需要稍加联系,就能催发它的力量,可以从你的肩头探出最少两根,最多十八根触须,这些触须除了能战斗之外,还能转移身体的感觉,在黑暗世界是王公贵族,商贾大豪的最爱,有钱有势有权,都很难弄到的好东西。” 韩舞开始还没听明白,但当他琢磨这个团命魂的名称,就忍不住脸上露出了几分邪邪的笑意,不过很快韩舞就端正的念头,连忙用更恭谨的口吻,问道:“敢问土地爷,什么叫做命魂?” 宁越微微耸了耸肩膀,说道:“所有的奇异能力,都来自生命的灵魂,而命魂就是把魂力凝聚起来,跟某种奇异法则结合,固化某种特意能力的特殊体,介乎能量和物质之间,对拥有命魂的生灵来说,命魂更像是身体的一个特殊器官。” 宁越瞧了一眼,一头雾水的韩舞,忍不住笑道:“如果这么说,你不大能理解的了,就把他当作网络小说中的金丹,元神,魔种,道胎,符箓,魔导程式,这类东西好了,反正大致功能也差不多。” 韩舞点了点头,尽管他还是不大明白,但却不打算继续追问了。 宁越解除了次元战场,冲着韩舞挥了挥手,在次元战场消失的一刹那,才好像想起来该交代,提高了声音说道:“稍后会有人联络你,今天的事情,你按照联络你的人,跟你说的话去做,就没事儿了。” 宁越可不想让韩舞来打扰自己跟卢文影的晚餐,当他再次回到了包房里坐下,餐厅已经开始上菜了。 卢文影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他们跟你说了什么?” 宁越呲牙一笑,说道:“我弄了点手段,让他们彻底忘记,今天曾见过我们,所以他们说过什么,也都不重要了。不过,明天我们就可以去看房子了,我忽然很有一种,还未有娶老婆,就开始包养小三的感觉。” 卢文影抓起眼前的筷子,就冲着宁越扔了过来,半是气恼,半是嗔怒的叫道:“你想要小三?男的可以,女的不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