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斐特斯路六十四号

作者流浪的蛤蟆 全文字数 2276字

头上带着著名的2b耳机,看起来有点痞痞的白人男青年脸色登时大变,他瞧了一眼自己的同伴,猛然高喝一声,就向最近的一栋建筑里跑去。 他的三个同伴稍微迟疑,还是立刻就追了上去,马科夫刚才偷袭卢文影,被宁越切换次元战场的反噬之力重创,跑出去没有多远就被三名同伴追上,四个人立刻就恶狠狠的争斗起来。 马科夫知道,此时自己说什么也都晚了,只是大声咒骂道:“你们杀了我,他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这群猪猡,畜生,白痴……” 他的三个同伴都闷不做声的狠狠攻击,出手都没有丝毫保留。 宁越带着保安和卢文影出了次元战场,冲着保安比划了一个手势,这位保安就自行离开,他拉着卢文影判断了一下位置,轻笑着说道:“已经快到我们要去的音响器材店了,不如走过去如何?” 卢文影乖巧的点了点头,宁越牵着她的小手,说说笑笑的往前走,就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在路过某个橱窗的时候,宁越站在落地的玻璃窗面前,整理了一下仪容,卢文影笑了一笑,还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衣襟。 在宁越的眼里,这个落地玻璃窗反射出来,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次元,缓缓崩塌的次元战场,已经湮灭了一切,包括了头上带着著名的2b耳机,看起来有点痞痞的白人男青年马科夫和他的三个同伴,这几个人死之前的绝望表情,也并未有让宁越改变决定。 卢文影的求情,宁越折中了一下,他带着卢文影离开,并未有当着她的面杀人,但早就饱经无数战斗,更经历过无数阴谋诡计的宁越,却绝对不会做妇人之仁,放过任何敢于冒犯他的人。 就如他所说,这世界从来不少屈死的鬼,如果不是他实力惊人,这四个人就把他杀了,所以他出手杀人,也一样没有任何留情。至于原因……那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理由。 宁越看着稍稍齐整一点的仪容,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这才微笑的跟着卢文影离开。 卢文影的家虽然面积不小,但对一套足够品味的影音设备来说,却完全不够用了,她家里大多数地方都已经装修完毕,各有用处,能够用来安装设备的,就只有顶楼的一个储物间,但那个储物间不足十平米,根本不足以发挥出来设备的效果。 卢文影倒是想退而求其次,但众所周知,影音设备是一分价钱,一份货色的东西,退而求其次的结果,就是卢文影怎么都不满意那些东西。 宁越开始还很有耐心,但三个多小时后,终于不耐烦了,对卢文影说道:“干脆就要那套最好的设备,你也喜欢,效果也蛮不错。” 卢文影咬了咬牙,说道:“那我找人拆两个房间,然后再打通。” 宁越很豪气的说道:“何必那么麻烦,我替你再多买一套房子就是了。” 宁越选的器材店,是本市最好的一家,各种影音设备齐全,这个城市几乎所有的高档别墅,都是到这边来定制。 宁越说这句话的时候,恰好有个年轻的男子也在店里,忍不住笑了一声,插嘴说道:“如果你想要替女朋友买套兼作影音室的房子,我这里倒是有一套,房子是我朋友的,他最近要出国定居,所以急于转手,价格相当不错。”
这个年轻的男子,说话非常讨人喜欢,也没有什么傲人之气,就好像完全相信宁越说的话,而不是把这么一个小屁孩的话当成吹牛来讥讽,态度更是十分诚恳。 宁越也没有想到,居然会遇上这种人,他微微沉吟,问道:“是哪里的房子?” 年轻的男子哈哈一笑,说道:“斐特斯路六十四号,你应该知道那里。” 宁越微微一愣,这才脱口说道:“原来是那个民国时期的别墅区,那里不是早就没有房子挂牌出售了吗?” 年轻的男子微微一笑,回答道:“整个斐特斯路,应该就只有这一套出售,而且还没有公开挂牌,只是在朋友圈出价。若不是我最近手头不方便,肯定就买下来了。” 宁越随口问道:“大约价格多少?” 年轻的男子随口说道:“大约七千万上下,如果你很有诚意,我还可以帮你打个折扣,这个朋友应该会卖我的面子。” 宁越立刻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吩咐了几句后,压了电话,有些歉意的说道:“劳你略等,我公司的员工立刻就过来办理此事,这套房子我要了。” 年轻的男子微微愕然,然后就笑了起来,不露痕迹的问道:“不知道小兄弟你姓什么?我叫马渊,说不定我们认识。” 宁越笑了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亏得马先生介绍这么一套房子给我,如果以后有机会,倒是想要跟马先生合作,就是不知道马先生赏脸不赏脸。” 宁越的岁数实在太年轻,所以年轻的男子开始也只是想要跟宁越开个玩笑,顺带也想要结识一下两人,卢文影长的实在太漂亮了,他很是生出了几分兴趣。 在他想来,正常的剧本应该是,宁越最多壮着胆子,问一问是哪里的房子,知道是斐特斯路的民国旧别墅,立刻便会打退堂鼓。他再顺势请两人吃个饭,或者留个联络方式,就算是搭上了线索,回去只要让手下查一查,立刻就能知道宁越和卢文影的身份。 但宁越居然很快答应买下这套房子,让他对宁越的家世也生出了几分好奇心,能够轻松买下一套价值七千万的房子,身家怎么也要十亿往上,这种人在全国都是可以数得过来,何况在这座城市,拥有如此身家之辈,绝对不会超过十人。 马渊微微一笑,不露痕迹的说道:“我倒是很想要跟小兄弟合作,就是不知道,我们的生意是不是一路,有没有合作的基础啊!” 宁越打了一个哈哈,十分钟后,他手下公司的人到场,宁越就带了卢文影跟年轻的男子告别,完全没有去看一眼那套房子的想法。 他的这种作派,让年轻的男子生出了更多的遐想,却怎么也不好确定宁越的身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