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兔子急了还咬人

老胡同 528 作者隐为者 全文字数 6023字

津门站。 随着日军占领这座城市,津门站也从明转暗,开始在暗地里进行情报搜集工作。 所有部门都完成了精简,可留可不留的部门一律裁撤,留下来的骨干部门只有三个。 那就是情报处,行动处和总务处。 总务处是必须有的,不然谁来提供装备和后勤支援? 临时基地中。 吴锦尧现在是惴惴不安的,常怀远的事情他是听说了的,而且都不用打听,这事如今是人尽皆知。 为什么?因为常怀远他们的尸体就被悬挂在津门城的一座牌坊前面,用以杀鸡儆猴,震慑那些敢反抗和挑衅岛国军队的人。 总共三十六具尸体。 就那样像风干的咸鱼似的挂着,死掉都没有办法入土为安。 每天从那里走过的路人,看到这些尸体的时候,都是敢怒不敢言。 附近就有小坂正雄的士兵看守,谁敢造次直接枪毙。 “听说小坂正雄靠着这次追击也成功的上位,是吗?”吴锦尧心烦意乱的问道。 “是的!” 作为他的心腹,情报处处长方宁治沉声说道:“小坂正雄已经被提拔为中佐军衔,如今掌握的军队数量也增加一倍有余,可谓是津门城中的实权派。” “哼!” 吴锦尧冷哼一声,这样的实权派就是靠踩着军事情报调查局无数弟兄的尸体上位的,你让他这个津门站主官情何以堪? 而且最重要的是,发生常怀远率领的中队被全歼事件后,局座那边是打过电话质问的,却是没有责罚。 这有点不正常啊! 谁都知道戴隐要是骂娘,反而是安全,这说明他的心中是有你的地位。 可要是说他不骂娘,那问题就会变得严重起来。 难道说自己是要被抛弃了吗? 不会吧! 常怀远的事情我是解释的很清楚,整件事就是一个意外,我也没有想到小坂正雄会在那个秘密基地附近训练整顿,正好碰到,所以说才有了动手和追击。 真的要是说追究责任的话,追究谁的?吴锦尧都不清楚该惩罚谁。 况且自己在这边也是十分危险,撤了自己,谁还会来? “站长,局里面有没有派遣新队伍过来?要是有的话,咱们下面该是什么样的章程?要安排临时驻地吗?”方宁治跟着问道。 “这事目前没有收到消息。” 吴锦尧摇摇头,想到这事也觉得很奇怪,按理来说自己这边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总是要将场子找补回来。” “可为什么总部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风声传过来,也没有说一道正式命令下达,莫非总部也知道事不可为? “算了,等消息吧。” “是!” 说完这个后,吴锦尧突然问道:“严副站长那边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听说进展不错。” 方宁治跟着应道:“严副站长和各个租界工部局的关系都很好,相信由他出面,是能够很好的将咱们的人都安顿好的。” “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吴锦尧却是不这样认为。 他皱起眉头肃声说道:“如今的津门城和以前是不同的,这里已经沦陷,是日占区。” “就算是这里有租界又能如何?真的要是惹急这群恶狼,他们是会不管不顾的做事的,那样的话,你觉得那些租界工部局会继续力挺咱们到底吗?” “我敢说,真的要是到那时候,咱们恐怕连租界的一个商会会长、一个帮会头目的地位都不如。” 这话说得够直白。 商会和帮会始终是能给租界工部局带来利益的,你们军事情报调查局津门站能怎么样? 只会带来危险! 我们想要的是租界的安定,而不是说战乱。 真要到那时,吴锦尧他们肯定都会被毫不犹豫地推出去,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那咱们还是要暗地里发展实力。”方宁治缓缓说道。 “对。” 吴锦尧揉了揉感觉有些头疼的太阳穴道:“这件事你去办,咱们津门站的弟兄不只要在租界中潜伏,在日占区也要有。” “明白。” …… 津门城。 和以前相比,这座城市明显是萧瑟落魄很多,曾经繁华的景象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和北平城差不多的冷清。 谁都知道津门是曲艺之乡,在这里有的是靠曲艺吃饭的人,可这些人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全都蒸发似的,无影无踪。 一座没有曲艺的城市仿佛失去了灵魂。 就算是有人活动,那也是为了最起码的温饱出门的,你问他们有谁是心甘情愿出来的,没谁愿意。 毕竟谁都清楚外面是何其动荡不安,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残暴的日军屠杀。 在这样的情况下,老老实实留在家中是最明智的举动。 “这会儿最繁华的地方应该是租界里面,毕竟那里的治安秩序是好的,日军也不敢说在那里杀人放火。” 来到了津门,紫无双扫视过四周后慢慢说道。 “说的是。” 楚牧峰微微颔首,冲着前面努努嘴说道:“但租界那边也不是说谁想就都能进去的,毕竟租界的地方就那么大,一窝蜂的都涌进去,租界会人满为患。” “你看,那边租界的出入口不都是在检查,为的就是防范这种事发生。” “是啊,想要进租界也不容易。”紫无双说道。 “楚爷,咱们现在去哪儿?”霍西游问道。 跟随着楚牧峰进城的是霍西游,其余人全都在城外隐藏着,他们就算是想要进租界,也得有着合适的身份才成。 这么多的身份却是楚牧峰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他也必须得找人做这事才行。 要不然,这么多精壮汉子同时出现在津门城,肯定会惹人注目。 “走吧,咱们去津门站见见吴锦尧。”楚牧峰说道。 这么直接? 霍西游以为楚牧峰起码会缓一缓才会去见,没想到刚来就要去。不过想想也是,津门站始终是这里的地头蛇。 就算如今受到局势影响,由明到暗发展,那也是断然不容小觑的。 阎罗中队想要在这里有所作为,只能依靠津门站。 津门站,临时基地外面的一座茶楼雅室。 当吴锦尧见到楚牧峰的时候,整个人是有些愕然,犹然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 总部不但是派人过来,派来的竟然还是判官楚牧峰。 你去问问如今军事情报调查局内,谁不知道判官楚牧峰的赫赫杀名? 最让吴锦尧感到有些揪心的是楚牧峰都站到自己面前,可自己却没有收到任何命令,这让他心中有着一种被怀疑的恐慌感。 “楚科长,您这次是奉命而来的吧?”吴锦尧拱拱手,客客气气地问道。 “吴站长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奉局座之命而来,为的就是调查常怀远科长他们一行遭遇袭击,全军覆没的事。” 楚牧峰是直奔主题,说出后就留意观察着吴锦尧的表情。 吴锦尧神情微变,赶紧跟着说道:“对于常科长遇难的事,我也是深表哀悼,我已经给局座解释清楚,难道说局座还有质疑吗?” “解释清楚?” 楚牧峰听到这话后,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冷笑。 再看向吴锦尧的时候,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尊敬,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公事公办的严肃。 因为这刻的吴锦尧不值得楚牧峰尊敬。 你好歹是津门站的站长,这种话说出来不觉得丢人现眼吗? 你说这事是能解释清楚的,就你给出来的解释,能站得住脚跟吗? 你觉得局座会相信你的片面之词? 真的要是相信,我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局座不过是在玩缓兵之计而已。 “吴站长,常科长他们近乎被全歼不是意外,不是偶遇,是一起有预谋的围杀。你之前给出的解释,局座很愤怒,在前来这里之前,局座曾经让我转告给你几句话。”
“您说!”吴锦尧立刻站起身来。 “吴锦尧,你觉得自己给出的理由是真的吗?是能说服你的吗?常怀远的特殊情报科就这样近乎被全灭在你们津门城!” “你这个津门站站长到底还能不能干?不能干的话趁早退位让贤!”楚牧峰一字一句地沉声转述道。 吴锦尧后背泛出阵阵冷汗。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这件事不可能说就这么云淡风轻的过去,毕竟常怀远他们那么多人都死在这边。 但他心中还是有点侥幸,觉得事情或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重,或许真的就能这样过去。 但看来是自己真的想多了。 戴隐果然是震怒了。 “是,卑职谨遵局座教诲。” 吴锦尧后背发凉,大汗淋漓地说道。 “吴站长,说真的,我对你有点失望,你怎么能说出那种话来?你给出的理由简直是荒谬不堪的!” “你说小坂正雄的军队出现在那里是意外,你觉得有这样的意外吗?我敢说,整件事就是一个阴谋,而且阴谋是从你们津门站布局的,简单点说,你这里有岛国特高课的间谍。” 楚牧峰眼神陡然寒彻。 “没想到我上次过来,帮着你们津门站揪出来几个内奸,这么快你们这里就又有了。” “吴站长,你们津门站难道说就盛产叛徒吗?还是说你这个站长有所纵容,所以说他们才会轻而易举的被策反,才会心甘情愿的充当卖国贼?” 楚牧峰言辞如刀。 留颜面? 我是可以给你留颜面,但谁给常怀远他们留? 我刚进城还没有来及去看,但却已经听说常怀远他们三十六具尸体就悬挂在菊花牌坊上。 我很想知道,你这个站长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能眼睁睁的瞧着常怀远他们就这样被挂到现在。 三天三夜无动于衷,不去想办法! 你还是党国津门站的站长吗? 你清不清楚他们都是你的同僚? 这件事传回金陵总部,你知道会有多少人给你上眼药吗? 你就算是有天大的理由,也不应该这样任凭常怀远他们的尸首暴尸街头吧? 吴锦尧是真的被楚牧峰威慑住了。 轻视楚牧峰?不可能的事。 他自己是怎么坐稳屁股下面的位置,他比谁都清楚,这里面就是有楚牧峰的帮衬。 楚牧峰在总部那边的人脉是雄厚的。 就算这里是津门站,吴锦尧也不可能说对楚牧峰怎样。既然你得乖乖的受着人家,那就要忍受住这种冷嘲热讽。 “楚科长,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是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因为这个基地的情报,从头到尾接触到的人只有三个,而这三个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背叛党国!” “何况这个情报压根就没有说转手便直接从我这里发给常科长的。您说中间能出什么意外?谁又能将这个情报通知给特高课?” 吴锦尧语气有些急促,神情焦虑不安。 “我不要你相信,我要我确定!” “说说吧,是哪三个人?”楚牧峰扬眉问道。 “情报处处长方宁治!行动处处长谢凯!我的秘书何云涛!” 吴锦尧现在是真的不敢再藏私,他已经能确定总部对这件事情的定性,那就是有人泄密。 既然总部这样说了,自己难道说还能对着来吗? 何况现在他也意识到这事的不对劲,他是说相信这三位,但真的如此吗? 这件事原本就是高度机密的,不是谁都能接触到的,没有道理说小坂正雄恰好就带着军队在那边训练。 自己之前的解释纯粹是为了自保,可现在看来这种自保是何其愚蠢的选择。 要是说就这事不能让楚牧峰满意,不能让戴隐满意,自己别说是会丢掉官职,恐怕能不能活命都两说。 想到这个,吴锦尧就连忙接着说道。 “常科长他们所藏身的这处秘密基地,是方宁治负责的,是谢凯去通知和联络的,我的秘书何云涛也知道这事,整个津门站只有他们三个清楚。” “楚科长,我对他们三个的底细是清楚的,他们应该是不会有谁被策反的。” 吴锦尧真的是为他们求情吗? 当然不是。 做官做到他这个位置,一举一动都是有深意。 他不会说为了谁去牺牲自己的利益,就这三个人,要是说有可能的话,他会亲手杀死以正视听。 而所以会这样说,无非就是想要表明他是无辜的,他对三个人是信任有加,谁想会发生这事呢。 他吴锦尧也是个受害者啊。 “是不是他们出了问题很好证明,设个套即可!” 楚牧峰都没有迟疑的意思,便果断说道:“吴站长,这事关系到你的清白,关系到常科长他们的血海深仇,所以说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合作,千万不要自误。” “是是是,绝对不会!” 吴锦尧连忙保证道:“楚科长,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你不是说只有他们三个知道秘密基地的事情吗?那就再来一遍,你就说金陵总部那边安排调查组过来处理这事了。” “调查组的规格非常高,由一个上校处长带队。我想有这么一条大鱼在,只要这个间谍知道,是肯定会想办法通知敌方。” 楚牧峰声音冷漠的说道:“只要你去安排好这事,我的人会负责跟踪盯梢的,我相信狐狸尾巴很快就会露出来。” “我明白了!”吴锦尧断然说道。 在这事上他是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的可能,真的要是说有所迟疑的话,他恐怕就会成为楚牧峰怀疑的对象。 “既然是要布局设套,那就要越真实越好,我这里倒是有一个秘密基地,正好拿出来做这事。”吴锦尧说道。 “那你回去后就开始吧!” “好!” 吴锦尧起身离开雅室。 看着他的背影就这样从眼前消失后,楚牧峰冲着走进来的紫无双和霍西游说道:“咱们的人目前还没有进城,那么这事就只能是咱们三个来做。” “我盯着方宁治,老霍你盯着谢凯,双儿你盯着何云涛,务必要将那个叛徒就出来。” “是!” 霍西游和紫无双沉声应道,想到那些死掉的战友,霍西游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叛徒揪出来,生吞活剥掉了。 临时基地办公室。 吴锦尧坐下来后忽然有些心惊肉跳,刚才在雅室的时候他是没有想过这事,可现在回想梳理一番后,他感觉头皮发麻。 要是说楚牧峰说的情况是真的,在这三个人中间就有一个叛徒,那么岂不是说这个秘密基地也早就暴露了? 自己和其余人都在特高课的监控下? 那么问题来了。 特高课为什么不动手将自己毁掉?还要让津门站就这样运转着? 是仁慈善良吗?显然不是的,他们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他们是拿着我吴锦尧当做诱饵,来源源不断的钓出来大鱼。 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想到这个吴锦尧就毛骨悚然。 必须赶紧撤离这里! 吴锦尧也不是简单之辈,在想清楚前因后果后,很快就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严密的撤退计划。 他要利用特高课想要拿自己当鱼饵钓鱼这事,将计就计来完成撤退。 这也是他的惟一机会。 不过在那个之前,他要将这个局布置下去,因为他也想要知道,自己信任的这三个人,到底是谁背叛了党国。 只要是被他发现,都不用楚牧峰那边动手,吴锦尧就会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真当他吴锦尧是只不吃荤的兔子吗?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心里面有所定论后,吴锦尧就直接将何云涛喊进来,让他现在通知方宁治和谢凯来办公室,有非常重要的事吩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