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五十五章 前后夹击

狼与兄弟 4655 作者纯银耳坠 全文字数 3592字

你就算再厉害,也要吃喝,连续三五天的战斗打起来,你也好受不了,王赢这边不管如何之前守株待兔,也有这方面的优势,这对于王赢他们来说,也是除了士气之外的第二个优势,王赢王赢压根就不允许闲下来。 杜砂他们退,王赢他们就进,杜砂他们进,王赢他们扛不住了,就开始退,这双方打的是昏天暗地啊,这会儿依旧是不分胜负,双方再这边的好几个战场,也是你来我往,其实所有人都身心疲惫了,但是就是咬着牙,使劲扛着,双方打的难解难分,王赢他们的民心优势,再这个时候又显现出来了,整个阳光城居住的上百万老百姓,再瓦努奈的号召鼓动之下,纷纷响应包围家园的号召。 大批大批的青壮年踊跃参军,军装都没有发,也来不及发了,就是领了武器,集合到一起,就上前线支援了,剩下的老百姓们,该送吃的送吃的,该送喝的,送喝的,该出来帮忙运送伤员的运送伤员,这些行为给了狼巢他们这边极大的帮助,吃饱了喝足了才有力气打仗,那些新参军的青壮男,也都组成了一个一个自发的民兵组织,他们像是一个一个的游击队一般,从杜砂兵团的四面八方,打一枪就跑,打一枪就跑,虽然产生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绝对也够杜砂难受的! 果然,再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之后,杜砂这边有点扛不住了,他的士兵都需要好好休息了,所以杜砂到底发布了撤退的命令,整个杜砂兵团都开始边打边退,看着杜砂退了,王赢更是不能放过他了,他指挥全军,扑向杜砂,就是要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杜砂,也正是再他们追赶杜砂队伍的时候,王赢他们的贸然行进,遭遇到了杜砂兵团的伏击。林凡和他的这一个师团,被杜砂兵团埋伏的士兵,打的是落花流水,整个师团差点都被杜砂给吞了,这对于王赢他们来说,也是真正的损失惨重。 虽然损失的不是狼巢的主力,但是这一下,也是真的给王赢提了醒,切莫大意,也不能小看了杜砂啊,所以王赢当机立断,停止追赶,原地休整。 杜砂他们也是借着这个缝隙,一边撤退,一边调整自己的内部将领,顺便休整部队,杜砂也已然看到了自己队伍的问题,他必须要尽快的把自己的队伍调整到最佳状态,结果杜砂就在还在往后退的时候,之前一直按兵不动的蔡殇兵团的士兵,从杜砂的身后分成了好几股子兵力,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冲上来了! 蔡殇兵团的整体战斗力肯定是赶不上杜砂兵团的,但是杜砂兵团和狼巢激战了这么多天,对于他们的消耗已经极大了,这一下蔡殇兵团的一群生龙猛虎冲了上来,杜砂迫于无奈,只能转过头又与蔡殇兵团打斗到了一起。 蔡殇兵团和杜砂兵团是有血仇的,尤其是当初打马丘战役那会儿,也正是因为杜砂的故意拖延时间,导致了蔡殇他们那么大的损失,两个人这么长时间积攒的这么多的仇怨,再这一刻,已经完全迸发出来了,他们斗志昂扬,面对着自己的仇家,展现出来了他们最强悍的战斗力,而且这会儿,蔡殇也是表现出来了和王赢一个套路,那就是绝对不给你杜砂兵团任何喘息的机会,我就算是打不过你,我也绝对不会让你踏踏实实的睡一个好觉的,而且杜氏派系仅剩的一点空中力量也全都落在了蔡殇的手里面,蔡殇的空军和瓦努奈的空军,也一直都在持续不断的招呼着杜砂兵团。 王赢手上有瓦努奈的龙船花金令,蔡殇的手上,还有象征着杜氏派系最高权利的杜将军的将军令,这将军令对于杜氏派系的这些士兵来说,影响已经超过了瓦努奈的龙船花金令,尤其是蔡殇这边也在细数杜砂的种种罪状,说他们是杜氏派系的叛军,同时也呼吁所有的士兵回家,回到他们的杜氏派系,解救杜将军!方式目的与王赢他们几乎一样,这才本来就已经产生了很大裂痕的杜砂兵团伤口上,再次撒盐。 杜砂调整的已经真的算是很快了,也是倾其所有,想方设法的再调整他的军心,他现在早就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若是调整好了自己部队的心态,那什么事情都好说,调整不好,那可就真的麻烦了,而且蔡殇和王赢对于他来说,还是两个路子,王赢是怪才,从来没有接受过什么系统的军事化教育,等等等等,一直都是胆大敢干,不拘一格,而且诡计多端,让人防不胜防,但是蔡殇呢,他从小就是从纳楚狂的培养下长大的,接受的全都是这方面的正规系统化教育,所以蔡殇与王赢的大开大合不一样,他是每一项军队调动,都是很有针对性的战略性部署。 杜砂是真的不简单,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他杜砂现在的军心不稳,不能完全的发挥出来他们杜砂兵团的战斗力,但是对付蔡殇这批人,还是占据优势的,他们先后与蔡殇进行了几场大规模的战斗,没有吃亏,都占据着优势,还打了几场小规模的胜仗,整体也是完全占据优势,但是唯一的麻烦,那就是他们一直没有歇的机会。
果不其然,就如同杜砂预料的一样,这边他正打的蔡殇和他的整个兵团都开始往后退,有点扛不住的时候,王赢带着他狼巢的士兵,从杜砂的身后又扑上来了,蔡殇这边也是非常的干脆,一看狼巢从后面又扑上来了,他们瞬间就摆出来了一个守势,要不惜一切代价的组织杜砂继续后撤,通知再周边一些险要地带设置埋伏,等着杜砂往里跳。 狼巢的战斗力是比蔡殇要厉害许多的,再蔡殇这边摆出来守势,杜砂很难一下过去的时候,狼巢已经扑上来了,直接就歼灭了杜砂留在后方的守军,后面实在没有办法了,杜砂只能又调过头,与狼巢的士兵血拼到了一起。 这从双方开火到现在,一转眼就持续了十几天的时间了,这十几天的时间,杜砂是真的没有好好的休息过,这王赢和蔡殇两个人配合的太默契了,谁都不给杜砂休息的时间,那杜砂都没有休息好,更别提杜砂的这些士兵了,现在杜砂兵团,已经哀声怨道。 同时,他们的耳朵边上,脑袋顶上,每天散发下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传单,有瓦努奈的特赦令,还有蔡殇让他们回家的传单,其实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杜砂已经是处于快要崩的节奏了,这会儿,他已然是发自内心的有些后悔,并且害怕了,所有的事情发展,也已经完完全全的脱离了他之前预想的轨道。 阳光城,再敏摩尔的家中,敏摩尔和亢鹏飞两个人坐在一起,正在喝茶,这么多天,两个人也没有离开过家门,但是对于外面的所有形势,两个人也是真的全都了如指掌,现在这两个人也都已经完全的放平心态了,亢鹏飞从边上笑呵呵的说道“真的,说实话,我没成想到这个战斗,会打到现在这个局面,之前我一直以为狼巢最多能坚守三天,后来听说狼巢打出去了,那我觉得最多两场战役,王赢就会为他的鲁莽付出代价,现在这么一看,我纯属多虑了,这么打下去,杜砂要完蛋啊。” “是的,杜砂军心不稳,他们整个兵团领导层面更换的太严重,这支兵团我觉得最多也就发会了他们一半儿的威力,或者更多一些。”敏摩尔深呼吸了一口气“王赢不是从前的那个王赢,瓦努奈阁下也不是从前的那个瓦努奈阁下了,他看这个事情的目光看的比我们都准。”敏摩尔微微一笑“我们所有的目光都在王赢的身上,却忘记了对面还有个蔡殇,所以说,瓦努奈阁下的这个龙船花金令,就必须要给王赢,我也是到现在才反应过味儿来,真是没想到啊。”敏摩尔从边上无奈的摇头“你说,他的身后,还会不会有高人指点?” 敏摩尔一边说,一边自言自语道“我和他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就算是他成长的很快,也很厉害,但是我总觉得,就这几天他的所有行为,与他之前的那个他,太过反常,你说他是真的就是之前藏得深呢,还是说,他背后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人再给他指路。” “这个不好说啊,自古难测帝王心啊!”亢鹏飞从边上喝了口茶“现在这个形势看下去,就看这哥俩接下来怎么做了?现在也不好说谁胜谁负!但是瓦努奈的阁下再这个事情上面,确实是比我们高瞻远瞩!这些暗中的博弈,也真是有意思!” 再这之前,蔡殇端了杜砂的后路之后,就没有任何的动作了,反而是返回到了蔡殇大营,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出兵的迹象,但是自从瓦努奈的金令给了王赢之后,那蔡殇那边就动了,这里面表现出来的意思还不明白吗,之前有王赢狼刺千里闯关,营救圣狮,迫使杜将军给蔡殇将军令,现在反过来,蔡殇按兵不动,迫使瓦努奈给王赢龙船花金令,这说到底,还是他们哥俩的事情。 瓦努奈看的还是足够长远,他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唯一能对付杜砂的人,那就是王赢和蔡殇,他们哥俩少一个都不行,别看杜砂军心不稳,一伙人还真的扛不住杜砂兵团,相比起来蔡殇的威胁,杜砂的威胁要大的多的多,而且瓦努奈关键时刻也是真的豁得出去,说挺王赢,就是死挺王赢,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王赢的身上,所以现在才会有了目前的局势,破掉杜砂,整个杜氏派系,再无出头之日!因为破掉杜砂,就等于毁掉了杜氏派系的所有精锐士兵!他们完了!至于蔡殇那边,日后再说,根本不用着急。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王赢不会反他,不会和杜砂两个人联手到一起,这个时候这哥俩要是真正的联手到一起的话,这块领土,还真的就是这哥俩说的算了,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瓦努奈这要是把什么都豁出去了,就赌王赢人性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