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微表情分析

来自未来的神探 5 作者跑盘 全文字数 2489字

街心公园。 韩彬赶到现场时,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外面有不少晨练的人在围观。 曾平、李辉、赵明已经到了现场。 韩彬观察了一下周围:“曾队,现场什么情况?” “受害者郑雯,31岁,是一名老师,昨天晚上八点半左右,在街心公园里夜跑,被人从后面迷晕侵害了。” “就是这个位置吗?”韩彬比着标记的位置。 曾平点点头:“她被拖到灌木丛旁边的小路上,而后遭到了侵害,早上四点多醒来报了警。” “受害者情况怎么样?” “没有大碍,我让田丽带她回局里了。” “她见到嫌疑人了吗?” “嫌疑人当时应该是藏在灌木丛旁,等她跑过去后,从后面控制、迷晕,她没看到嫌疑人的相貌。” 韩彬思索了片刻:“没听到异常动静?” “她夜跑时戴着耳机听歌。” “嫌疑人留下什么证据了吗?” “受害人的大腿上,发现了白色遗传物质和两根未知毛发,已经送去鉴定了。”曾平道。 “这不就齐活了嘛。”李辉摊了摊手。 “DNA数据库能比对上最好,比对不上还得找其他线索。”曾平吩咐:“李辉,你询问一下公园的职工和晨练的群众。” “赵明,你查找附近的监控,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 “韩彬,你查看现场,看看有没有新的线索。” “是。”众人应诺。 …… 众人分头行动,忙了一上午。 下午两点,回到警局办公室开会。 曾平坐在桌子上:“说说吧,都有什么发现。” “受害人那边该问的都问了,但情绪还是有些不稳定,我让她在接待室休息。”田丽道。 “犯罪现场没有明显的足迹,公园四周也没有明显攀爬痕迹。”韩彬没有发现线索。 “监控方面呢?” “公园的前后门都有监控,进出的人员不少,要一一排查身份很困难,我已经将监控拷贝了,随时可以查看。”赵明晃了晃手里的硬盘。 “李辉,你那边怎么样?” “曾队,公园的职工到了晚上,大部分人都下班了,只有两个看门的人,他们都没有发现异常。”李辉说道。 “晨练的群众有没有线索?” “晨练的跟夜跑的,根本不是一拨人。”李辉露出一抹苦笑。 “那也就是说,案件并没有新线索。”曾平皱着眉,拿出一盒玉溪分发给众人。 韩彬点上香烟,吸了一口:“痕检那边有消息吗?DNA比对有结果,就没必要瞎折腾了。” “田丽,你去痕检室问问。” …… 没多久,田丽就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戴眼镜、穿着白大褂的男子。 “呦,眼镜,难得呀,终于肯出实验室了。”曾平笑道。 男子用手指,托了托眼镜:“曾队,我可是特地给您汇报案情进展的,您要这么说,我可就走了。” “回来,跟你开玩笑呢。” 绰号眼镜的男子,叫鲁文,是痕检室的技术人员,也是警局为数不多的近视眼。 “嫌疑人在现场留下的证据不多,只收集到白色遗传物质和两根毛发,其中已经提取了遗传物质的检材,送去DNA数据库做比对。” 韩彬弹了弹烟灰:“嫌疑人是怎么被迷晕的?” “乙醚。” 曾平皱了皱眉:“乙醚属于管制性的,他从哪搞到的?”
“那就是你们的工作了。”鲁文耸了耸肩膀。 显出一副跟我无关的神情。 “没有收集到嫌疑人的有效指纹吗?”韩彬问道。 “没有。” “我问过受害人,她被迷晕时感觉嫌疑人应该是带着手套,至于后面的事,她就不清楚了。”田丽说道。 曾平递给鲁文一支烟:“DNA比对结果,大概多久能出来?” “这个不好说,看运气了,也可能无法比对成功。”鲁文谢绝了香烟:“谢谢,我戒了。” “有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曾平道。 “好的。”鲁文应了一声,离开了二组办公室。 曾平掐灭了烟头:“案件的进展和线索大家都已经了解了,有什么想法可以说一说。” “乙醚属于违禁品,一般的药店买不到,可以将乙醚的来源,作为调查方向。”田丽提出建议。 赵明接着说:“可以继续排查监控,在案发时间段出现的人、符合作案条件的人,都有一定的嫌疑。” “走访晚上锻炼的群众,看看有没有目击者和新线索。”李辉补充道。 曾平点点头:“总结的不错,目前的侦查方向就从这三点着手,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咱们就开始布置任务。” “好嘛,您在这等着我们呢。”李辉苦笑。 “乙醚来源那条线,由我亲自调查。”曾平扫了一眼众人:“你们四个白天查看监控,晚上去街心公园摸排调查、走访群众。” 李辉皱眉:“这任务量就大了,怎么个排查方法?” “作案时间是昨晚八点半左右,这个时间段以后,离开公园的男性都有作案嫌疑,都要列为排查对象。”曾平说道。 “曾队,我想跟受害者谈谈,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韩彬道。 “可以。” 曾平叮嘱了一句:“受害人的情绪还没有恢复,让田丽陪同。” “是。” …… 琴岛分局,接待室。 “咯吱……”一声门响。 田丽和韩彬进了接待室。 沙发上坐着一个知性女子,相貌端庄、身材匀称,脸上还挂着泪痕。 “郑老师。” 郑雯抬起头,望像田丽和韩彬,微微点头。 “郑老师,这位是刑侦队的韩警官,他想问您一些问题。”田丽做了一个介绍。 “什么问题?” 韩彬坐到沙发对面:“郑老师,您经常去街心公园锻炼吗?” “是。” “您平常是一个人去,还是跟朋友一起去?” “说不准。” “您以前夜跑的时候,有没有被人跟踪或者窥视过?” “没有。” 韩彬继续追问:“您仔细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没有,没有其他线索了。”郑雯摇头。 根据微表情分析,生硬的重复问题是典型的撒谎表现。 韩彬皱了皱眉,如果受害人隐瞒线索,对于调查是很不利的。 “郑老师,你是不是还有新线索,没有告诉警方?” “我知道的都告诉警方了。”郑雯往后靠了靠,双手抱胸。 这是典型的防卫抗拒的心理,韩彬更加确定,郑雯隐瞒了线索。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伤害很大,可能你不愿再回忆,但如果你隐瞒了线索,就无法抓住嫌疑人,他还会伤害其他人。” 郑雯闭上眼睛,神色变了又变:“他抢走了我的内i衣。”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