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缘由

来自未来的神探 358 作者跑盘 全文字数 3196字

玉华分局。 刑侦三队,二组办公室。 韩彬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这一晚上折腾的。” 绑匪已经被押回了分局。 萧天辰在警方的看押下被送到医院治疗。 两个案子都到了后期的审讯阶段。 李辉打了个哈欠:“彬子,什么时候能睡一觉,我都快熬不住了。” “昨晚,你不是在车上眯了四个小时嘛。” “大哥,车上又冷,空间又小,能睡的好嘛。”李辉忍不住抱怨。 “行了,再坚持几个小时吧,今晚天上准时下班,保管让你踏踏实实的睡一觉。”韩彬起身,倒了一杯浓咖啡。 其他几个队员也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抓人前,众人还有一股劲。 人抓到了,那股子劲就泄了。 “咯吱……”一声门响,曾平走了进来。 “曾队。” 众人招呼道。 “大家都辛苦了,休息一会,中午吃点饭,下午一鼓作气,争取把绑匪的口供拿下。” 韩彬放下咖啡杯:“曾队,萧天辰那边怎么着,什么时候能押回警局受审。” “萧天辰断了一根手指,割了一个耳朵,脑袋上也被磕破了,身上也有不少的伤,因为没有得到妥善的治疗,已经有些感染的迹象,估计还得在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这哥们也够惨的,以后就成一只耳了。”赵明笑道。 田丽哼了一声:“魏娜娜岂不更惨,她招惹谁了?” “老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我说风凉话,魏娜娜本身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酒吧是什么地方大家都清楚,好女孩会跑到那种地方买醉,那不就是给坏人可乘之机嘛。”赵明耸了耸肩膀。 田丽也没反驳,她虽然同情魏娜娜,但也觉得赵明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曾平靠在桌子上,拿了一根牙签叼在嘴里: “网安大队那边已经抓住了发帖人,他们已经招出了幕后指使,是耀搜公司的业务经理,汪景龙。” “我记得,这也是一家IT公司,他们也有搜索引擎的业务,跟谷丰公司有一定的重合。”李辉说道。 “据汪景龙说,前段时间有人联系过他,告诉他谷丰公司可能会出事,萧珊会违法抛售名下的股票,一开始他也不相信,不过,这段时间一直关注着谷丰公司的情况,没想到还真如那个人说的,谷丰公司出事了,他就找了一些水军在网上发帖,并且还买了热搜。”曾平道。 “绑匪杨铎有没有跟汪景龙联系过?” “网安那边查过通信记录,杨铎的确跟他联系过。”曾平说道。 “汪景龙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和谷丰公司有什么恩怨?”田丽有些不解。 “汪景龙本人和谷丰公司并没有恩怨,不过,谷丰公司和耀搜公司之间竞争的很激烈,两家公司现在还在打官司,两家公司的创始人甚至公开指责过对方。” 韩彬喝了一口咖啡:“耀搜公司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可不相信汪景龙会掏自己的腰包买水军和热搜。” “耀搜公司的高层应该也知道这件事,但汪景龙应该会扛下来,毕竟,这种商业竞争说起来不好听,但严格的说算不上违法,他们也并没有参与到绑架案中。”曾平道。 “你们说,耀搜公司会不会是真正的幕后主使?”李辉脑洞大开。 “辉哥,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赵明打趣了一句。 韩彬笑了笑:“如果耀搜公司真是幕后主使,那这个罪名可就大了,汪景龙可扛不住。” 曾平挥了挥手:“别瞎猜了,吃了饭赶紧审讯杨铎,只有他才知道这个案子的真相。” …… 下午两点钟。 韩彬端着一杯绿茶,走进了1号审讯室。 杨铎坐在审讯椅上,低着头。 跟韩彬一通审讯的是李辉。 “砰砰。”韩彬敲了敲桌子:“抬起头。” 杨铎抬起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 韩彬例行询问:“姓名,年龄,性别……” “杨铎,男的,我今年31岁……” 杨铎被抓了个正着,可谓是人赃俱获,韩彬直接开门见山:“杨铎,为什么要绑架萧天辰?”
“你猜?” “我猜不出来。” 杨铎笑了笑:“呵呵,我不信,你们警方这么快就抓到我了,会猜不出来?” “杨铎,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你的案子就是铁案,你要是主动配合我们警方,还能判的轻点,你要是不愿意配合,你的案子一样能定罪。”韩彬告诫。 “可惜呀,我还没见过一个亿。”杨铎感慨。 “我也没见过。”韩彬笑了,摇头道:“不过,估计你也见不着,萧珊根本没准备那么多现金。” “其实吧,赎金这东西,并不是我很看重的,我真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杨铎耸了耸肩。 “什么目的?” “我要搞垮谷丰公司,我要报复萧珊。” 李辉好奇道:“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别人抽你一个巴掌,你会不会打回去?”杨铎答非所问。 “不会,我会抓他坐牢。”李辉一本正经的说。 打一巴掌不痛不痒的有什么意思,就拿赵明下河救人被打这件事,那个打人的康子已经被刑拘了,年前肯定别想出来了。 进了拘留所,肯定会狱友教做人,到时候可不止一巴掌了。 杨铎被噎了一句,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这样跟你说吧,对于一个没有希望的人,报复就是最大的好处。” “为什么要报复谷丰公司和萧珊?”韩彬追问。 “曾经,我也有过比较幸福的生活,有一天我想给未婚妻做一顿好吃的,就用了谷丰公司的搜索引擎,结果不光出现了做菜的方法,还出现了一些疾病的症状,我一看这些症状,我身上也出现过,我心里就开始不安了起来。” 回忆起往昔,杨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过很快又消失了:“我越想,心里就越怕,总觉得自己身上的情况跟网上描述的一致,觉得自己也得了那种病;我就用谷丰搜了一下治疗相关病症的医院,我很信任谷丰公司,知道这是一家游戏电子规则,也是本地的明星企业,对于谷丰推送的医院也很信任,结果,我就去那家医院看病了,后来才发现这是一个无底洞。” “什么医院?” “山田医院,据说前段时间已经被国家查封了,早已经人去楼空了。” “所以,你就想报复谷丰公司?” “警察同志,你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做吗?”杨铎反问。 “我觉得,你有点钻牛角尖了。”李辉道。 “你说得对,我是钻牛角尖了,但这种东西就跟局一样,一旦入了这个局,你就很难再脱身。”杨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就拿我来说,山田医院的医生告诉我,自己可能得了绝症,我不想连累自己的未婚妻,就提出了推迟婚礼,先把病看好了再说,然而,医院的医药费很高,每个月都要好几万,后来钱不够,我把贷款买的婚房也卖了。” “病治好了吗?” 杨铎声音哽咽,情绪有些激动:“没有,我前前后后花了二三十万,山田医院还是让我复查,我压力很大,没有心思工作,在这期间我辞职了,未婚妻也跟我分手了,我父母知道了这件事,得知我把房子卖了,未婚妻也吹了,跟我大闹了一场,我母亲得了一场重病……” 杨铎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下:“那一刻,我已经崩溃了,也不在乎得没得病,再也没有去复查过,但我的生活已经完了,三年前我妈去世了,去年我父亲也没了,我……” 杨铎大喊一声,显得十分痛快,双手用力敲击着审讯椅。 过了几分钟后,杨铎才冷静下来。 韩彬继续问道:“你绑架萧天辰的目的,就是为了搞垮谷丰公司。” 杨铎神情落寞:“不错,后来我去正规医院了查过,我根本没有病,全是骗人的,他们利用了我恐病的心里,他们的手段比骗子还毒……” “你为什么不直接绑架萧珊?”李辉不解。 杨铎冷笑了一声:“我研究过,杀了萧珊谷丰公司可能暂时会受到影响,但是并不会被搞垮;只有萧珊才能毁掉谷丰公司,她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确实做到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