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后悔(五千字大章,求订阅!)

来自未来的神探 345 作者跑盘 全文字数 5888字

齐村长对于奔驰宝马不陌生,但兰博基尼还是头一次听。 他这么大年纪了,对于跑车根本无感,也不关心,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买辆大奔。 也正朝着这个目标在努力。 韩彬换了一个问法:“北孟村的东南角方向,有没有比较容易藏车的地方。” “诶呦,这个我得想想。”齐村长思索了片刻,一拍额头说道:“我想起来了,村东头南边有个砖窑,因为查环保的原因早就停工了,平常基本上没人去。” “去砖窑的路平整吗?”韩彬问道。 “还行,因为那条路经常拉砖,砖厂专门修过路面,挺好走的。” “那麻烦您带路,我们去砖窑厂看看。”韩彬提议。 齐村长上了车,在前面引路,往前走了一段路,又拐入了南边的一条马路,这条马路虽然不宽,但是还算平整,跑车也可以通行。 当然,可能会扛一下底盘,但不会影响通行,至于会不会划坏车,对于一个逃跑的人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又往前走了几百米,就看到了一个砖窑厂,看样子已经荒废很久了,烟筒已经被推到了,没有车、没有砖,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韩彬先下了车,观察了一下砖窑的情况:“这倒是个藏车的好地方。” “彬子,你看这边有车胎印。”李辉指着不远处喊道。 跑车的轮胎和普通轮胎的款式、纹路是不同的,韩彬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车胎印和兰博基尼的汽车吻合。 为了避免太多人进入窑厂,将地下的痕迹破坏,韩彬跟姜青山商量了一下,由韩彬、李辉、孙晓鹏三人进入窑厂,姜青山带着民警在窑厂周围警戒,防止嫌疑人从窑厂逃窜。 窑厂的面积很大,人手少了也围不住。 砖窑厂连个门都没有,韩彬二人顺利的走了进去,车胎印在土路上很明显,一直开进了窑里。 考虑到这个案子很可能比之前想的要复杂,韩彬对着两人叮嘱:“小心一点,萧天辰有可能是畏罪潜逃,也有可能是被绑架了,一定要小心突发情况。” “反正周围有民警,咱们只要负责把他们吓出来,能抓一个是一个,剩下的就交给外面的民警。”李辉提议。 “安全第一。” 韩彬拿出了警棍,走在最前面。 窑厂都是砖盖的,一个一个的半圆形窑口,跟城门楼子有些像。 韩彬三人进入了一个窑口,没有立刻往里走,里面的光线有些昏暗,适应了一下后,韩彬再打量了整个窑洞。 窑洞里面空荡荡、黑漆漆、角落里还摆放着一些烂砖头。 不过一块黑色的塑料布吸引了韩彬的目光,塑料布面积不小,四周用砖头压盖,看样子很像是一辆汽车。 韩彬三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在韩彬的示意下,李辉和孙晓鹏二人将黑色塑料布揭开,里面露出了一个黄色的兰博基尼跑车。 韩彬怕两人破坏了鞋印,吩咐道:“你们两个在四周警戒。” 韩彬观察了一番,兰博基尼四周留下了一些脚印,看着像是两个人留下的,韩彬习惯性的拍了几张照片,而后打开了车门,发现汽车副驾驶座上有些血迹,韩彬又拍了几张照片。 “彬子,我们在四周搜查了一下,没发现有其他人的踪迹。”李辉喊道。 “对方用黑色塑料布将汽车盖住,很可能是为了隐藏汽车,人应该已经逃跑了。”韩彬分析。 “会不会是萧天辰,故意将车遗弃到这里,又让他母亲去报警,说自己被绑架了,从而迷惑警方。”孙晓鹏大胆的猜测道。 “你小子行呀,分析的不错。”李辉打趣了一句,又对着韩彬问道:“彬子,你怎么看?” 韩彬思索了片刻:“开车的并不是萧天辰本人?” “怎么看出来的?” “萧天辰今年24岁,身高175CM,身材偏瘦,跟右侧那一组鞋印吻合,他是从副驾驶室下车的;驾驶室下车的人,30岁左右,身高一米八上下,身材比较胖。” “这么说,绑架的可能性更大?”李辉嘀咕道。 “我在副驾驶室的座椅上发现了血迹,很有可能是萧天辰留下的。”韩彬道。 “乖乖,萧天辰原本是咱们抓捕的嫌疑对象,要是成了被绑架的嫌疑人,那可就有意思了。”李辉有些哭笑不得。 “那不省事了嘛,一下子破两个案件。”韩彬笑道。 对于一个被绑架的强健犯,韩彬等人没有太多的同情心,更多的是当成工作来看。 “你们搜查一下其他线索,我跟曾队汇报一下。” …… 四十分钟后,技术队的人赶到了现场。 不过,曾平、田丽、赵明三人并没有过来,通信公司发来了萧天辰的手机定位地点,萧天辰的手机打了两次电话,一次在芒村附近,一次在蒋村附近,他们三人赶过去查看了。 在技术队勘察完现场后,韩彬就一同返回了警局,他对于手机定位不抱有太大希望。 两次打电话的位置不用,说明嫌疑人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嫌疑人不可能在那傻等着,肯定已经离开了。 而且,嫌疑人选择在那里打电话,就证明那里比较容易隐藏,找到线索的希望不大。 韩彬在外面跑了大半天,早已经冻得手脚冰凉,中午只吃了一个面包,可以说是又饿又冷。 这个点,已经快下午三点了,出去也没地吃饭了,韩彬三人一人泡了一碗方便面。 人饿了,方便面绝对是难得的美食,再喝一碗面汤,身上立时就暖和了。 李辉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一桶泡面,一脸满足的模样,拍了拍肚子:“现在车找到了,人没找到,你们说咋整?” “萧天辰不是打过电话吗?可以申请对他的手机实时定位。”孙晓鹏提议。 “案子还没立,能申请的下来吗?”李辉耸了耸肩膀。 “萧天辰的手机很关键,只要能找到他的手机,这个案子就真相大白了。”韩彬道。 “就怕这小子把手机丢了。”李辉耸了耸肩膀。 “看看曾队他们那边,能找到什么线索吧。”韩彬若有所思道。 “咚咚。”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 “咯吱……”一声,办公室的门从外面被推开。 一个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羽绒服、戴着帽子、眼镜和口罩,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身上还背着一个包。 “诶,你干嘛的?”李辉警惕道。 女人观察了一下办公室,摘下了帽子、眼镜和口罩:“我叫萧珊,是来报案的。” 韩彬瞥了对方一眼:“萧天辰是你什么人?” “是我儿子。” “请坐吧,我来给你做笔录。”韩彬做了一请的手势。 萧珊深吸了一口气:“我是昨天上午接到绑匪电话的。” “绑匪怎么说?” “他不让我报警,还让我准备一个亿的赎金。” “有没有说怎么交付赎金?” “没有。” “为什么昨天不报警?”韩彬追问。 萧珊摇了摇头:“我不敢,我怕被绑匪知道了,会伤害我的儿子。” “那你为什么今天又决定报警了?”韩彬不解道。 萧珊掐了掐额头,打开了身上背着的包,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 韩彬瞅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 里面放着一根手指。 萧珊又将盒子盖住,仿佛不忍看下去:“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 “这是萧天辰的手指?” “是,我能认出来。”萧珊红着眼应道。 “你还有其他孩子吗?” “没有。” “我们需要做个鉴定。”
“好,我愿意配合警方,也希望警方能尽快立案,将我儿子解救出来。”萧珊哽咽道。 “你儿子在哪被绑架的?” “我也不清楚。” “绑架的具体时间?” “前天晚上他没有回家,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多,我接到了绑匪的电话。” “绑匪的手机号是多少?” “绑匪是用天辰的手机打的电话,我都已经录音了,您可以听一下。”说着,萧珊拿出了手机,播放了通话录音。 绑匪打了两次电话,一共有两段通话录音,韩认真的听了两遍。 沉默了片刻后,韩彬问道:“打电话这个人,你有印象吗?” “没有。” “对于萧天辰被绑架的事,你有没有怀疑对象?” “有句话叫商场如战场,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也得罪了不少人,跟我有恩怨的人,我能写满一张A4纸,但是,这毕竟只是生意,有竞争是难免的,真让我说谁会伤害天辰,我还真说不出来。”萧珊叹息道。 “那你有什么线索吗?” “有,第一个线索是今天上午有人送来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着天辰的一根手指。”萧珊双眼通红,声音有些沙哑。 “谁送的?” “收邮件的人说,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送来的,我查过监控,不像是专门送快递的。” “那个箱子在哪?” “在我办公室里。” “这个线索很重要,这个送箱子的人,很可能跟绑匪有联系,甚至可能就是绑匪本人。”韩彬道。 “监控视频在谷丰公司,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人送过来。”萧珊道。 “还有其他线索吗?” “我接到绑匪的电话后,一开始想要交付赎金,但我一下子也拿不出钱,就想违规操作抛售手里的股票,我是昨天下午开始抛售的,晚上八点到八点半就有好几个人发帖子,将这件事发布到了网上,今天一早还推上了热搜,这一系列的行动像是有预谋的,我觉得这个发帖子的幕后黑手,很可能跟绑架我儿子的人有关。”萧珊解释道。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毁掉我和谷丰公司。” “如果,你和谷丰公司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对谁最有利?” “谷丰公司是做搜索引擎的,市场就这么大,只要把我们公司干掉,几个同类型的公司就会瓜分我们公司的市场。” “也就是说,你觉得萧天辰之所以被绑,是因为不正当的商业竞争。”韩彬总结道。 “这只是我的猜想,我也不敢确定,也有可能绑匪单纯的是为了钱财,但我现在真拿不出一个亿。”萧珊露出无奈的神色。 证监会已经盯上她了,并且冻结了她名下的股份和游戏电子规则,她还在等着证监会的处罚决定。 “我们已经找到了你儿子的兰博基尼。” “在哪?” “在太行大街附近的一个砖窑里。” “天辰呢,有没有天辰的下落?”萧珊露出急切的神色,一把抓住了韩彬的胳膊。 “我们去的时候只有车,人已经没了踪影。” “呼……”萧珊叹了一口气,又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李辉撇了撇嘴,插话道:“这话应该问你自己,如果你昨天及时报案,将兰博基尼的购车手续交给警方,或许昨天就可以抓到嫌犯,将你儿子解救出来。” “我害怕报警后,绑匪会撕票,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不能失去他。”萧珊哭喊道。 “我们会尽快立案,找到你的儿子。”韩彬正色道。 “谢谢。”萧珊抹了一把眼泪,反问:“这位警官,听我秘书说,昨天有警员去过我们公司,莫非您昨天就知道了天辰被绑架的事?” “不知道。” “那你们去公司找我做什么?” “萧天辰涉及到一起其他的案件,我们本来是想请你协助调查的。” “什么案件?” “等找到萧天辰再说吧。”韩彬敷衍道。 现在想起问了,早干什么去了,绑架的时间拖的越久,被绑人就越危险。 如果萧天辰真的被绑架了,再说他涉嫌强健的事,又有什么意义? 采集了萧珊的DNA后,韩彬就让她先离开了,等讨论完案情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调查方向。 目送萧珊离开后,韩彬开门见山道:“现在看来,萧天辰很有可能真的被绑架了。” “真不知道,魏娜娜和她父母听到这件事会怎么想。”李辉嘀咕道。 “组长,我有一个想法,但是这么想可能不太合适。”孙晓鹏欲言又止道。 “说说看。” “如果说到绑架的动机,魏娜娜和她的亲属一样有这种动机。”孙晓鹏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韩彬点点头:“你这个想法很有意思,很大胆,动机也确实存在,不过,主要就是看有没有作案时间。” “萧天辰离开酒店的时间,是昨天早上七点左右,那个时候他是一个人离开酒店大堂的,当时他还没有被绑架。”李辉顺势分析道: “根据通信公司的记录,萧珊是上午十一点三十四分接到绑匪电话的,也就是说,萧天辰被绑架的时间段,应该是上午七点到十一半之间。” 韩彬接过话茬:“魏娜娜没有离开过酒店,而后直接被带到警局,她本人是没有作案时间的。” “那魏娜娜的父母和男友呢?会不会是魏娜娜先通知的他们,再报案?”孙晓鹏脑洞大开道。 “孙晓鹏的父母是九点多到的警局,据他们自己说,他们之前在派出所,但咱们并没有核实过。”韩彬道。 “七点到九点半之间隔了两个小时,作案时间也够了。”孙晓鹏道。 “李辉,晓鹏,这条线索就交给你们调查了。”韩彬吩咐道。 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警察办案就是要考虑全面一些,这样才不会出纰漏,否则闷头查了半天,才发现调查的方向错了,那才叫尴尬。 十几分钟后,曾平带着田丽、赵明、杜奇返回了分局。 兰博基尼找到之后,杜奇就没有待在交警监控中心的必要了。 “曾队,手机定位查到什么线索了吗?”韩彬问道。 “两个手机定位的地点我们都去了,不过,因为信号塔范围比较大,两个位置都不太好查,那附近有村子、有田地、还有果园,查起来难度很大,我们走访了一些村民,都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曾平无奈道。 “附近有没有监控?” “有一些私人监控,但是不多,我让他们拷贝了下来,一会做交叉比对。”曾平应了一声,反问道:“你们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韩彬先汇报了一番窑厂发现兰博基尼的情况,而后又叙述了一下萧珊报案的经过。 听完后众人都唏嘘不已。 “这坏小子,也算是恶有恶报了。”田丽感慨道。 “没想到,他居然镇被绑架了。”之前,赵明一直以为萧天辰是畏罪潜逃。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先查案子吧。” 曾平摇了摇头,查的案子越多,他越不敢轻易下结论:“既然,萧珊提供了新的线索,咱们就顺着这两条线索查下去。” “曾队,您安排任务吧。”韩彬道。 曾平点点头,思索了片刻:“我和杜奇负责网络这一块,看看谁是炒作这件事的幕后黑手。” “田丽,你留在办公室查看监控,将从两个定位地点收集的视频进行交叉比对。” “是。” “韩彬和赵明去谷丰公司,去调查那个送箱子的人,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绑匪。” “是。” 众人分头行事。
隐藏
好运来棋牌客服-澳门官网app88-天天乐棋牌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638棋牌游戏捕鱼-富贵电玩官网-捕鱼游戏的诀窍_亚洲最大的平台 葡京在线网投-吉祥棋牌吉林小鸡飞蛋-九五至尊2_亚洲最大的平台 捕鱼机游戏有什么技巧-上海快三8千期遗漏-赌博澳门现金游戏_亚洲最大的平台 德晋贵宾厅-抢庄牛牛的玩法技巧-光明棋牌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现金网赌导航-哪些棋盘游戏赚钱提现-千蜀名门官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313棋牌是哪个网址-哪个游戏排行榜最真实-快乐十分技巧方法_亚洲最大的平台 欢乐电玩城大厅-大唐棋牌大厅下载-力博官方网_亚洲最大的平台 多伦多网址-澳门老葡京官网开户-网上捕鱼游戏赚钱方法_亚洲最大的平台 万豪娱乐总是不同换线-仙豆棋牌捕鱼游戏下载-手机街机游戏厅排行_亚洲最大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