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这么修炼不对

绝代名师 5 作者相思洗红豆 全文字数 3548字

架,终究是没打起来。 孙默拿了钱,出去觅食,尽管刚爆发了一次冲突,但是他的内心毫无波动,因为他笃定,只要袁丰带着脑子,就一定会忍,哪怕他忍不住,旁边两位也一定会劝阻。 先不说实习期,不能违反校规,不然无法留校,自己现在可是被有心人盯着,就等着犯错,然后开除呢。 袁丰要是动手,绝对一起倒霉。 当然,真要打起来,孙默也不怂。 “还是要尽快研究一下灵气,再把大乾坤无相神功练成,以后再起了争执,谁还吵架?直接锤爆他们的狗头!” 这种级别的冲突,孙默看上去情绪激烈,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其实内心冷静的一匹,他早就在思考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状况,该如何应对了。 袁丰却是双眼怒凸,憋屈难受,一拳砸在了墙壁上。 “他卷铺盖卷滚蛋的那天,我一定买一百两的鞭炮放了‘恭送’他离开。” 袁丰咬牙切齿。 “这家伙肯定是破罐子破摔了,你和他计较什么?” 鲁迪安慰,在他看来,孙默基本上留校无望,而袁丰很可能成为自己的同事,自然便向着他说话。 星空下的校园,夜风微拂,别有一番趣味,孙默准备夜游一把,顺便捋一捋未婚妻的事情。 安心慧虽然比孙默大三岁,但两个人是青梅竹马。 孙默自小在中州学府长大,直到八岁,才随母亲离开,因为父亲是这所学府的老校长、也就是安心慧爷爷的得意弟子,所以老校长曾经在他的一次寿宴上说过两家要结亲。 随着安心慧逐渐长大,她惊人的天赋也展现了出来,最终选择了云州的天机学府,并且在一年级,就开始声名远扬。 与之相反,孙默的资质远不如他的父亲,也就是比普通人强一些,靠着勤奋努力,艰难的考入了松阳书院。 孙默知道自己配不上安心慧,也没把老校长说的玩笑话放在心上,可谁知道临近毕业的前几天,安心慧突然送来亲笔书写的招聘书和婚书,在聘请他到中州学府实习的同时,也希望可以尽早完婚。 安心慧很美,也是孙默的初恋情人,所以他一毕业便收拾行囊,早早的跑来了,结果接连遭到针对,被赶去了后勤处。 “真笨呀,这其中摆明了有什么隐情。” 孙默无语,也理解那位本尊为什么去郊外散心了,这感觉,简直就像等着吃龙虾大餐,结果被人灌了一嘴屎,换了谁也不舒服。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孙默估摸着,自己应该是回不去了,再加上绝代名师系统发布的两个任务,看来只能继续当老师了。 还好,自己已经有了六年的班主任代课经验,更何况还有神之洞察术,在中州学府立足,应该是没问题的。 孙默忘记了,这里教的可不是语数外,理化生,而是武学、灵纹学、草药学占星术这类学科。 “也不知道薪水如何,不会连干五年,也凑不齐一套首付的钱吧?” 想起可怕的房价,孙默突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金陵的房价,总不至于涨的让人想跳楼吧? 中州学府的莫悲湖在金陵城都是出名的风景名胜,银色的月光下,更有一番味道。 孙默走了半圈,突然听到右边的树林中传来了微响,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稀疏的林间,有一个光着膀子的少年,正在打拳,他的棉布裤子已经被汗水湿透,裤脚卷起,穿着一双布鞋。 脊背上,汗水流淌,随着挥拳,晶莹的汗珠会被震到空中。 孙默有吹一声口哨的冲动,这个少年的身材真是好呀,虽然不高,但是浑身没有一丝赘肉,肌肉轮廓清晰硬朗,让他瞬间想起了李小龙那种精瘦的猛男。 砰!砰!砰! 拳风破空,发出低沉的声响,少年很专注,每一拳都试图做到完美,并没有去看孙默这个蓦然到来的陌生人。 孙默双手抱胸,靠在了一棵枫树旁,目光凝视。 神之洞察术激活。 少年的头上,一尺处,立刻浮现出三个字。 “戚胜甲?这名字不错。” 孙默暗赞。 其他部位,也渐渐的浮现出数据。 力量八,同龄人中,已是翘楚,双拳打死牛,毫无问题。 智力四,有点儿木讷,只知道苦练。 敏捷六,正常水准。 意志三,巅峰可达到七,少年有此等心性,已是不易。 …… “意志吗?” 比起之前遇到的李子柒,戚胜甲的数据中,多出一条意志,而且下面还用红色字体,备注了一下。 ‘最近遭受挫折中,意志正在逐渐削弱’。 “这个名师系统很人性化呀,还知道把重点标红!” 孙默撇嘴,在脑海中,询问系统:“普通成年男性的数据标准,是多少?” “五!” 系统言简意赅,似乎多说一个字,会累死似的。
“那岂不是这个戚胜甲有点蠢?” 孙默无语,系统回答的简单,但是以他的智商能够明白,一个普通人的所有数据,都是五。 系统没有义务陪聊。 “耐力是七,爆发力是六,还不错嘛!” 孙默想到了李子柒,那个漂亮女孩的智商竟然是十,潜力值极高,虽然是个会平地摔的笨蛋,但是系统建议招募为弟子。 眼前这位,孙默找到飘在他右腿旁的潜力值后,忍不住摇了摇头。 潜力值,低下! 孙默即便不知道普通人潜力的平均值,看到‘低下’这两个字,也知道他没前途了。 年龄十五岁。 境界,锻体境三重。 看到这里,孙默蹙眉,白天在图书馆,他已经了解过‘修炼’之道。 修炼之道,最初为锻体境,顾名思义,就是通过修炼武学,食补、药浴等等手段,来强健体魄。 肉体,乃是一个人的本源,只有肉体强大了,才能病邪不侵,诸伤不死,只有活着,才能向更高的境界攀登。 简单来说,就是人死如灯灭,一切完蛋,而锻体境,就是让这盏灯,烧得时间更旺,不会因为一阵风就被吹灭。 锻体境,共有七重,最显著的标志,便是境界提升,力量增加。 戚胜甲的境界,真的是对得起他那个潜力值‘低下’的评价。 一般来说,孩童时代,身体还未长成,所以不会进行锻体,以免留下隐疾,伤了本源,所以只是简单的磨练一下身体,大部分时间,用来学习,识文断字,念四书,读五经,通六艺。 中土九州,十二岁成年,此时,便可以开始循序渐进的锻体。 “十五岁,怎么也要四、五重才够看呀!” 孙默倒也没有意外,中州学府有校服,但是夜晚修炼,戚胜甲自然是不舍得穿的,不然磨损了,还要花钱重新购买。 这套棉衣,早已浆洗的发白,还有补丁,这种穷苦人家,是不用想食补、药浴了,这可是要花钱的,所以全靠天赋和努力支撑了。 戚胜甲的动作有些变形了,没办法,被孙默凝视,他感觉有些不自在,于是干脆休息,走到衣物旁,拿起水壶灌了几口。 “不要再练了!” 孙默开口。 “嗯?” 戚胜甲扭头,疑惑的看着孙默,他明显是在和自己说话。 “不要再练了,回去睡觉。” 作为老师,孙默对于这种努力的学生,他还是很欣赏的。 咕嘟!咕嘟! 戚胜甲灌了几口水,揉了揉胳膊和大腿上的肌肉,便走到空地前,继续开始修炼天狼拳。 一周后的斗战堂考核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进不去,就只能回家放牛种地了,现在不练,以后也没机会练了。 想到此处,戚胜甲的出拳,更卖力了。 “你这么炼不对!” 孙默其实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是数据显示,这个少年的疲劳度已经很高了,而且多处肌肉都有轻微的损伤。 “你是……” 戚胜甲停下了动作。 “……” 孙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也是自尊的,在没有得到学校的承认前,他是不会以实习老师自称的。 “您是实习老师?” 戚胜甲反问,对方身上的蓝色长袍,是实习老师才穿的,想到这点儿,他有些激动了,哪怕是实习老师,指点几句,实力说不定可以提升一些。 “我是孙默。” 孙默还是拒绝承认老师身份。 “啊?你就是安校长的未婚夫?” 听到这个名字,戚胜甲下意识的叫了出来,跟着就睁大了眼睛,打量孙默,果然长的是眉清目秀,丰神如玉,吃软饭的本钱雄厚。 自己和人家一比,就是路边的土坷垃。 “我说你,这么炼不对,赶紧回去休息。” 孙默最讨厌无效率的浪费时间,三番四次重复一个话题,让他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哦!” 戚胜甲应了一声,但是并没有听话。 孙默皱了皱眉,跟着自嘲一笑,转身离开,人家这是不相信自己的建议,再说自己也没打算指导,纯粹是看他勤奋,才多了一句嘴。 戚胜甲的确是这么想的,有关孙默的事情,可是最近学校里的热门话题,在他看来,这位实习老师连助教都当不上,只能去后勤处打杂,肯定是教学实力不济。 在这种事关未来人生的重要关头,戚胜甲哪敢胡乱听那些不靠谱的指导! “注意你的右臂,左小腿,不要用力过猛!” 林外,传来了一声告诫,不得不说,孙默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 戚胜甲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这种苦练方式,身体各处都在疼,可是除了忍着,能怎么办? “反正努力练习总没错!” 在戚胜甲朴素中的价值观中,认为多用心练习一遍,实力就会多一点儿提高。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