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这剧本不对呀

绝代名师 1044 作者相思洗红豆 全文字数 3787字

“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观摩一下你们的灵纹手术过程。” 这是孙默来龙灵庄园的一个主要目标。 这里的人员、设备,技术,以及手术室,绝对是最先进的,孙默想学习一下人家的经验,不说完美复刻,至少也学个七七八八。 孙默如果想让中州学府的灵纹学,成为主打招牌,就必须学这些。 “这个……” 肖锋沉吟,看似不方便,其实内心中要笑炸了,我的计划就是让你去现场参观,到时候惹了大佬生气,你还怎么留下来? 说实话,那些实验,是有一些残忍的。 肖锋刚开始接触,都有些不适应,他相信以孙默昨天表现出的道德水准,绝对会干涉的。 “白院长不是说,我的老师可以随便参观这里吗?” 李子柒帮腔。 “好吧!”肖锋答应了:“那你们准备一下,下午……要不我去说说,咱们上午开始吧?” 肖锋本来打算等到下午的,可是一看到李子柒的那本笔记,还有他搬来的那一摞书,立刻不淡定了。 这要再让你们看下去,我们的古灵纹馆怕是都被榨干了。 …… 大多数人,都是休息了一整晚后,在上午的精神状态最好,因此通常重要的工作,都安排在这个阶段。 严遂就喜欢上午做实验。 等他准备好的时候,助手们已经在场了。 “开始吧!” 看着躺在手术床上的三十号实验体,严遂朝着助手伸出了手,这是再要描绘刀。 它的造型是空心的刀片,外加一根植物纤维的胶管。 管中有药液。 当灵纹师挤压胶管,药液便可以从刀刃上射出,进入皮肤。 “严老师,肖锋说让您等一下,今天有人要参观。” 熬夜太多以至于有些秃顶的助手,提醒了一句。 “什么人?” 严遂皱眉。 庄园被外来者参观,时常发生,但都是碰到什么看什么,像这种让自己专门等候的情况,可从来没出现过。 “不知道,不过据说是一个名校生,很有背景。” 秃顶助手也不清楚,这些消息还是从肖锋口中问出来的。 “师二代?” 严遂不爽,作为平民出身的他,最讨厌这种人。 他当年就是因为揍了某位大人物的儿子,才在名师圈混不下去,最后辗转来到了这里,熬出了一片天。 “不等了!” 严遂不爽。 他一个三号人物,还是有资格我行我素的。 秃顶助手不知道,肖锋是故意带着孙默晚来一些的,这样孙默就会更讨人厌。 …… 孙默刚进入手术室,便体会到了氛围的压抑。 “怎么了?实验不顺利?” 肖锋询问。 暗道好机会,这样孙默被骂的几率就更大了。 严遂没开腔,依旧拿着描绘刀,在三十号的胸口切割着。 “不要再靠近了!” 肖锋提醒孙默,但是他知道,这种级别的手术,没人不想近距离观察,所以孙默情不自禁的靠前后,就会显示出他的没素质。 “……” 孙默心说,这能看到什么,助手们差不多挡住了大半圈的视野。 当然,孙默是个守规矩的人,而且人家正在手术中,他担心影响到他们,所以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等着。 那位主刀大佬的脸色,越来越严肃,动作也越来越快,这说明他出了问题,在不停地补救。 因为正常情况下,描绘灵纹,是求稳。 果然,又三分钟后,轰的一声,实验体的胸口,爆开了,血肉飞溅的到处都是。 严遂征怔地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愣了几秒后,随手丢掉了描绘刀,一边脱防护服,一边往外走。 “收拾一下!” 严遂随口吩咐着,脑海里却是不明所以,怎么又失败了呢?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等等!” 孙默出声:“这就完事了?” 孙默看到助手们压根没有治疗实验体的意思,就是在收拾现场,这不就意味着放弃他了吗? “孙师,噤声!” 肖锋提醒:“这里严老师说了算,不准有异议。” 他这番话,是故意的,突出严遂的权威,如果孙默再开口,那就是目中无人,肯定会惹严遂生气的。 “可是那个少年就要死了呀!” 孙默不爽,看向了严遂:“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救治的吧?” “滚出去!” 严遂呵斥。 “滚尼玛,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孙默怒了,他有时候在想,白纹章为了追求灵纹科技的极致,牺牲一些人,可能是正确的,但绝不是眼下这种。 这分明就是再糟蹋生命。 “你叫什么?” 严遂眼睛一眯,威压十足,仿佛一头上古巨兽睁开了双眸,要择人欲噬。 “孙默!”
孙默不卑不吭。 “那我告诉你,我即便耗费大力气救活了他,他也废了!” 严遂解释。 “那又如何?” 孙默反问。 “哈!” 严遂都要气死了:“废物活着,有什么用?浪费粮食吗?” “人家吃你家大米了?” 孙默回呛:“再说以你们庄园的资产,养个一千个‘废物’都绰绰有余吧?再不济,赶走,让他自生自灭呀!” “为什么要放弃?” “你们这些人,就是恶魔,是杀人狂,是没人性的东西,你们已经不把人命当命了。” “就你们这种对生命没有尊重感的人,不管做什么研究,一辈子都别想成功。” 嗡! 金玉良言爆发了。 助手们被光斑照射到后,心中涌起了一股尴尬和羞耻。 他们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是大佬不发话,他们也不敢私自下手。 而且有一说一,这些人哪怕废了,也不能赶走,因为身上残破的灵纹图案,可能会泄露秘密。 “闭嘴!” 严遂咆哮:“你根本不知道我们的研究有多么伟大!” “那请问你手术前,认真准备过了吗?你是用全力以赴的心态,去执行手术的吗?” 孙默回瞪:“看看你这皮肤,明显熬夜严重,至少七天没睡了。” “所以我是在认真准备呀!” 严遂气乐了,我这还不够努力? “你的努力,只能感动你自己,对于实验体来说,他们更希望你上手术台前,饱饱地睡一觉。” 孙默开启了疯狗模式。 “老师,那个少年快死了。” 李子柒扯了扯孙默的袖子,赶紧提醒。 “既然你心疼他,你去救呀。” 肖锋挤兑:“我们严老师可是很忙的。” 孙默直接走向了手术台,原本有两个心善的助手过来了,不过被肖锋瞪了一眼后,又识趣的走开了。 “老师,我来做助手!” 李子柒扫了一眼伤口,然后就头皮发麻。 实验体的整个胸膛,都炸开了大半,少数部位,甚至都能看到断骨, “先止血。” 孙默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灵气爆发,神灯鬼凝结成型。 “我淦,这是什么?” 助手们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就连严遂,眉头都是一挑,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神灯鬼给实验体止血的时候,孙默也没闲着,双手快速的在他的身体上按压着。 “子柒,你也上手,负责腰部的止血。” 孙默顾不过来。 “老师,他体内有一股灵气在乱窜!” 小荷包的古法按摩术还不够精湛,执行不了这种修复手术。 助手们摇头。 这也是他们不救的原因,灵纹破损后,溢散的灵气,会像洪水乱流一样,在实验体身体内奔腾,损伤经络器官。 救活了,也是一个四肢不能动的残废了。 “你负责那些轻伤部位!” 孙默没有放弃,先封死了血管,阻止大出血,接着将那些灵气引出体外,然后再修补肌肉组织。 这个过程,必须快,因为血液停止流动太久,人也会死。 孙默和神灯鬼的双手,快速的动作,在严遂一行人眼中,就像穿过花丛的蝴蝶,不见丝毫仓促慌乱,还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咦,出血竟然止住了?” “他连器械都没有使用,怎么办到的?” “这个肌肉佬是什么东西?” 助手们因为好奇,都凑了过来,有一个想给孙默递器械,但是人家根本不需要。 严遂也好奇了,他可知道自己这些助手见多识广,现在竟然被这个小年轻镇住了,不由得好奇心大增。 于是走了过来。 很快,实验室中就没有声音了,每个人都在认真地看。 哎? 这剧本不对呀! 肖锋傻眼了,你们怎么看的这么入迷? 不是应该大声的嘲笑他不自量力吗? 就在肖锋忍不住,也上前的时候,孙默竟然停手了。 “终于死了呀!” 肖锋松了一口气,还好,结果没差,他正想说一句白费力气,结果转瞬,他便听到了一位助手开口。 “我的乖乖,竟然救活了?” “还只用了二十分钟?” 助手们开始议论,甚至询问孙默一些话题,言谈间,已经带上了尊敬。 别看人家年纪小,但是这一手, 牛逼! “这是人命,不是消耗品。” 孙默看向了严遂:“既然这些孩子没得选,那我希望你尽力,让他们的牺牲产生最大的价值。” 严遂很尴尬,刚想狡辩喷一句,就听到鼓掌声响起。 这是谁? 竟然不给我面子? 严遂扭头,然后便看到白纹章走了进来。 “孙师,好久不见!” 白纹章微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