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云淡风轻 第五十三章 只有一个托尼·唐恩(郑重求月票~)

作者林海听涛 全文字数 6496字

于最后一战前的种种情况已经不需赘述了,因为它和那些重要比赛之前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是,今天来现场看球的球迷们大多数都没有穿印有某某球员号码名字的森林队球衣,而是穿着红色或者白色的纪念T恤。 早在唐恩召开游戏电子规则会宣布自己在赛季后肯定退休时起,诺丁汉森林的纪念品商店里就摆上这种纪念恤。有红色和白色两种颜色,正面看上去还是诺丁汉森林球衣的样子,背后的号码却有两个。上面一个“12代表着唐恩执教了森林队十二年,下面一个“12代表唐恩带领森林队所取得的十二个冠军。在这两个“12面是托尼恩的名字。 几乎每一个经过摄像机前面的球迷们都会背身向镜头展示自己背后的两个“12托尼恩的名字,然后竖起大拇指。 身为记者的皮尔斯鲁斯都穿了这么一件T恤来现场报道比赛。 球迷们在场外排队入场的时候,唐恩的球队正在里面进行热身。 双方球队今天热身的时间有些早,因为联赛最后一轮必须同时开球,而森林俱乐部还为唐恩准备了一个小小的告别仪式,要在开球前举行。只能把热身时间往前排了。 先行入场的球迷们在看台上忙着寻找下方唐恩的身影,他们却并没能如愿。因为唐恩在更衣室的门口被埃文多格蒂拉住了,根本没有出来。 “托尼,你在更衣室里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哦。”埃文向唐恩叮嘱道,生怕他讲的兴起忘了时间。“我们必须在规定时间开球,否则要被处罚地。要知道这场比赛很敏感……” 唐恩不耐烦的挥挥手,今天的埃文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我知道了,不就是联赛冠军之争吗?搞得我们主队倒像是配角了。” 埃文嘿嘿一笑。在不少人看来,今天地森林队确实就是配角。在他心里,森林队也是配角,曼联同样是配角,真正的主角只有眼前这位老兄一个人。 隐约听到外面地现场广播在提醒热身时间快结束了。埃文向唐恩道了个别。转身离开了。 而唐恩则回到更衣室里等着球员们回来。再最后叮嘱几句。埃文担心十五分钟不够他说。可是现在地唐恩已经不是十几年前喜欢口若悬河做慷慨激昂演讲地唐恩了。他没什么话要说。十五分对他来说还多了呢。 当在外面热身地两队球员开始退场地时候。深红球场上地大屏幕去掉了两队地队徽和时间地显示。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看台上已经看不到多少空位了。在广场外面地球迷们也随着入场人数地增多而渐渐减少。还有些没有球票地人。早早就去了附近地酒馆里。等着收看电视直播了。 待最后一名森林队球员们离开球场。进入甬道之后。看台上基本上坐满。各入口地已经看不到几个球迷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黑着地大屏幕闪了一下。接着漆黑地背景上出现了一个单词。 “HEE”(他)。 接着白色的单词慢慢淡化消失,融入到漆黑一片的背景中。 画面又是一闪,慢慢变亮,托尼恩的剪影出现在屏幕上。 看台上顿时爆发出一阵巨大地欢呼声。 画面再淡出,接着出现在屏幕上的是托尼恩和埃文格蒂,他们两个在屏幕正中握着手,下面地桌子上摆放着摊开的文件。这是唐恩和俱乐部第一次续约时地照片。 画面淡出之后,黑色地背景上打出一句话: “这是俱乐部历史上最正确的一次签约。” 这句话又引来了现场一次欢呼和掌声。 当球迷们都抬头看着球场两端地两块大屏幕时,工作人员正在往清理出来的球场中运奖杯,一座又一座银冠闪闪,造型各异的奖杯被小心翼翼地提了出来,仔细地摆放在中圈的草皮中。 这时的更衣室里,唐恩正在告诉他的球员们这场比赛的目的。 “我昨天说的那些话有没有骗过你们?”唐恩俯身问道。 环坐在他四周的球员们纷纷摇头。 看到这个回答,唐恩笑了起来。“很好,听着伙计们。这场比赛对我们来说只是一场普通的联赛,但是对我们的对手来说,他们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是一场输不起的比赛。我们要不要高抬贵手,放放水呢?决不!多余的话我不想说,你们都是职业球员了,我只是希望你们在进场的时候,都能抬头看看墙壁上的那句话。” 完这个唐恩又重复起昨天晚上布置下去的战术安排。他要确保每个上场的球员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我们的战术没什么新奇的,老对手应该已经研究透了。但是研究透了有没有办法遏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唐恩摊开了手。 屏幕上正在播放这款唐恩带队拿下每一个冠军时的片段。 从第一个联赛杯冠军开始,一直到最后一座欧洲冠军杯,每一座奖杯都有一个片段。 “……就算是爬!我们也要爬上去!”屏幕中是一片绿茵场,森林队的球员们围坐在地上,唐恩则蹲在中间。仔细看,很多球员们都十分陌生,不少人如今都快忘记他们的名字了,而镜头中的唐恩也十分年轻。这是20联赛杯决赛点球大战前的画面,那时候队中的不少球员在森林队随后升上超级联赛之后,就离开了球队。“输在最后一级台阶和输在第一级台阶没有任何区别,都是失败者!要赢!一定要赢!”画面中的唐恩攥着拳头咆哮着,他那副 感染了画面中的森林队球员,也感染了十五年后们。 欢呼声和掌声经久不息地响起。 但是让他们更激动地场面还在后面。 屏幕上一晃,在雅典奥林匹克球场,欧洲冠军联赛的旗帜迎风飘扬。下一秒则是阿尔贝蒂尼用落叶球攻破AC米兰球门的那一幕。看台上地森林对球迷们仿佛身临其境一样,跟着这个球欢呼起来。他们中甚至还有人高声呼喊着阿尔贝蒂尼地名字:“德米!德米!!” 这场比赛有一个遗憾。因为唐恩不希望搞特殊化,他一直声称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联赛。所以没有像之前那些决赛一样,会在赛前寄球票给老朋友们。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来…… 看台上有个人拿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同伴:“嘿,他们在叫你呢,德米。” “……诺丁汉森林地战术没什么稀奇地,乔治德和陈坚一定是他们的中场枢纽,你们需要对他们施行贴身紧逼。我们地中后场要敢于前压,在中场施行凶狠的逼抢,不能给他们太多地拿球空间和时间。只要能够将他们逼得手忙脚乱,我们地胜率就会大增。” 在曼联地更衣室里,穆里尼奥正在对森林队的战术进行分析,以及布置对策。 和外面那个欢乐地气氛不同,客队更衣室里的空气沉重到几乎凝固了起来。大家都很安静地在听着主教练地话,生怕漏掉了一个单词。 也管他们都这样子,这场比赛对曼联队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个赛季在冠军杯和足总杯上双线败退,只有联赛还能争个荣誉。 这最后一场比赛实在是不容有失,否则本赛季可就真正是一无所有了。 他们都不知道是该说自己运气好呢,还是不好。 后一轮联赛的对手是诺丁汉森林,绝对不算是弱队。但是他们却提前完成了本赛季地目标,现在应该是无欲无求才对。 可这又是托尼恩的告别演出啊……他的球队能够允许被一场失败坏了心情吗? 穆里尼奥可不知道他的球员们的内心在想什么,他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着今天比赛中要用到的战术,同时又给球员们减压,让他们别想那么多,保持平常心,就当是一场普通地联赛来踢。 老实话,这么讲的穆里尼奥自己都不相信,这会是一场普通地联赛。就算不是关系到联赛冠军归属这样的问题,也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呢。 托尼恩地最后一场比赛,他虽然人在更衣室,但是却可以猜到外面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一会儿还有一个专门为唐恩准备的仪式呢。他地球员们已经接到了森林俱乐部的请求,希望到时候配合一下,在出口处列队欢迎唐恩出场。 真是好大的阵仗!想当初弗格森退休前的最后一场比赛还没有这样的欢迎队列呢……
他的球队答应了这样的请求,他却是不会在队列中鼓掌欢迎唐恩出场的。要他给唐恩列队致敬?除非他死了! 当双方球队完成了赛前准备,从更衣室里提前走出去时,看台上方的大屏幕还在播放着有关唐恩的纪录片。 这次换成了2006年的那场欧冠决赛。在那场比赛中,开场十八分钟就少了一个人的诺丁汉森林还一球领先直到第七十六分钟,最终由于体能下降明显,被巴塞罗那连入两球,丢掉了冠军奖杯。那场比赛对于唐恩和他那支年轻的森林队来说,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这次在大屏幕上的内容在此之前可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家公众媒体上。 那是唐恩在赛后更衣室里大发雷霆的录像。 “……失败者的耻辱印记?搞狗屎的银牌啊!?”在公众媒体上播放着一段内容的话,一定会进行粗口消音处理,到时候大家所能听到的就是不断的“”了。但是在深红球场播放的这个版本是原汁原味的,绝对没有屏蔽词和消音处理。这才是一个真实的唐恩。 “冠军只有一个,发银牌做什么?卖钱吗!?出去笑着给那些胜利者做陪衬?让他们的冠军看起来更光辉灿烂?像妓女一样卖笑还卖身?!不去!巴塞罗那不是很厉害吗?让他们自己玩儿去!!” 接着画面一转,唐恩在众多记者面前伸出手臂,竖起了三根手指。“这是诺丁汉森林俱乐部历史上地第三座欧冠奖杯,谢谢!” 再下一秒,唐恩一脸阴沉上台领取银牌,然后走下来,径直走向甬道口,在那里他将手中的银牌挂到了一个小球童的脖子上。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不顾在场所有人地目光,走进了甬道,消失在了大众眼前。 看到他这么做,深红球场地球迷们不仅没有觉得他们的主教练没礼貌和风度,反而爆发出了更大的欢呼声,还有人在鼓掌跺脚,为唐恩地做法叫好。 他们就是喜欢这么一个猖狂桀骜地托尼恩,换一个绅士来恐怕只能被嘘。诺丁汉本来就盛产那些有蔑视权威有个性的人,从罗宾汉到布莱恩劳夫,都是他们地骄傲。托尼唐恩也不例外。不会有人对唐恩的所作所为感到惊讶,这样地主教练才是他们心目中地最佳主教练。 如果没有这种蔑视天下权威地气势,又怎么可能在十二年的执教生涯中拿到十二座冠军奖杯呢? 有人觉得他嚣张?那一定是痛恨他地失败者! 在欢呼声中,双方的球员们出场了,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上场,而是在甬道两边排成两队,等待着主人公出场。 看台上地大屏幕再次黑屏,上面慢慢出现一句话: “ 欢迎——” 看到这句话地球迷们齐声大喊:“国王陛下!!!” 在山呼海啸地“国王陛下”吼声中,唐恩从甬道中走了出来。 他看到了列队等待他地双方球员,也看到了正在长在中圈那排冠军奖杯后面的俱乐部主席埃文格蒂。当然,他还看到了在罗宾汉看台上挂着的那些标语和画像。 他举起手向大家挥了挥。在双方球员的掌声中穿了过去,一直走到了中圈的奖杯前才停下来。 屏幕上地黑屏和文字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成功卫冕欧洲冠军杯之后,回到城市球场,托尼唐恩地“加冕仪式”。画面中,他披着红色白边地皇家大氅,高举皇冠,面对着星光灿烂地球场看台——那些闪烁的光芒来自相机地闪光灯。 埃文格蒂把手中的无线话筒递给了唐恩,把他拉到奖杯后面来,然后就退了出去。 记者们蜂拥而上,在奖杯前面排成三列。第一列躺在地上,将相机抱在怀里。 第二列单膝跪地,端着相机。第三列则站在前两列后面,忙着架三角架。 等他们忙活完,就是一通连绵不绝按快门地声音。 在记者们,尤其是那些躺着的记者们地视角中,十二座大小不一,造型各异地奖杯摆放在唐恩身前,还真有一种令人为之一窒的气势。 等记者们拍完照片。唐恩举起话筒,看到他这个动作,完全没有人提醒什么,现场就逐渐安静了下来。之前山呼海啸,一波接一波的欢呼声逐渐消失,最终完全没了。大家都在等着听唐恩说点什么。 唐恩本以为自己见过了无数大场面,今天这一幕也不会让他怎么样的。但是当他刚刚准备张嘴的时候,才发现有些哽咽。 他连忙闭上了嘴,他可不想让这六万人听到自己带着哭腔地声音,那可真是丢脸丢大了。 可他还是没有逃过去,发达的电视转播马上切了个特写到唐恩的脸上。他湿润的眼眶就这样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看到他这个样子,看台上又爆发出一阵喊声:“留下来吧,陛下!” 听着这样的喊声,唐恩只是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等现场再次安静,他也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对着话筒说:“谢谢……” 只说了这一句,声音就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唐恩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这里的一切是如此留恋,竟然连句“再见”都说不出来。 这次唐恩再哽咽,并没有人发出其他什么声音,他们都在静静地等待着。 唐恩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再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咳嗽了一声,说道:“谢谢你们,谢谢。” 作为回应,看台上无数双手臂在向他挥舞。 不知何时,现场的广播中放起了当初送别阿尔贝蒂尼的那首歌,莎拉布莱曼和安德烈波切利合唱的《y_goodbye》(告别时刻)。 当这首歌响起来的时候,看台上有个人抹了抹眼角。他想起了许多年前的那段往事。 “是该告别的时刻了,托尼……”他叹了口气。 “我为自己曾经执教这支球队十二年而感到自豪与骄傲,我为我的一生只执教过诺丁汉森林这一支俱乐部球队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不是我成就了诺丁汉森林,是你们成就了我。”唐恩向看台上的球迷,以及那些站在一旁的球员们伸出手。 掌声响起。 “今天这是最后一场比赛,我希望你们能够尽情享受……”在这里,他顿了一下。 家都以为他要说“享受比赛,享受足球”。 可是唐恩却扭头看向了另外一边,他在人群背后很轻易找到了穆里尼奥。他的老对手面无表情。 “……希望你们能够尽情享受比赛的胜利。” 唐恩看着穆里尼奥笑道。 这话一出来,穆里尼奥脸上的表情果然变了一变,再也没有刚才的淡定从容了。 调戏了一把老对手的唐恩心情大好,这离别给他的感觉也不再是悲悲切切的了。 唐恩再次举起手,向四周挥舞。 “九十分钟之后,让我们说再见!再见,伙计们!” 完这句话,唐恩放下话筒,继续站在中圈挥手致意。看台上再度爆发出欢呼声,森林队的球员们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头儿独自享受这样的欢呼,他们也在鼓掌。加雷斯贝尔甚至还吹起了口哨。他们现在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动力和斗志,恨不得马上开始比赛,然后冲上去将曼联撕成碎片。 联赛冠军的归属? 那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是想要用一场胜利来给诺丁汉森林历史上最伟大的头儿送行! 你是胜利的化身,冠军的代言人。这最后一场比赛,也只有胜利才能配的上你,头儿。 唐恩已经退场,十二座冠军奖杯也正被工作人员搬回荣誉室,记者们正回到各自的岗位,双方球员在重新入场,而看台上的欢呼声也在渐渐停歇。 两块大屏幕上打出了这么一行字: 只有一个托尼唐恩! PS,这是托尼唐恩的告别仪式,和我之前所写过的那些球员们的退役不太一样,并不是太伤感,不过也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唐恩终于要走了,估计再有几章本书就该“全书完”了。 所以请容我再求求月票和打赏~~嘿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