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无奈之计

鼎革 602 作者 全文字数 3274字

“大哥,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是否恰当。”尤五娘和黄海波在车厢里聊了一会儿谭纵的事情后,忽然语锋一转,抬头看向了了黄海波。 “五妹有什么好主意?”黄海波闻言,笑着向尤五娘说道,作为洞庭十枭中的智囊,尤五娘是他们中最聪明的人。 “大哥,小妹在想,如果李公子能够在洞庭湖留下子嗣的话,那么对我们来说将大有裨益。”尤五娘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向黄海波说道。 “留下子嗣?”黄海波闻言不由得微微一怔,口中喃喃自语了一句,他不清楚尤五娘的意思。 “怜儿和玉儿经此一事,难道还能嫁给别人吗?”尤五娘见黄海波还第六百零二章 无奈之计没有明白过来,随即向黄海波说道,脸上流露出苦涩的神情。 谭纵和怜儿、白玉的事情早已经在君山上传得沸沸扬扬,即使谭纵没有将两人怎么样的话,在人们的眼里她们都已经是谭纵的人了,除了谭纵外,怜儿和白玉这辈子恐怕都难嫁出去了。 “五妹,那个李公子能不能治好还说不准,你真的舍得让怜儿嫁给他?”听闻此言,黄海波的脸上也充满了无奈,万一谭纵要是治不好的话可就成了一个傻子,而且谭纵已然成亲,怜儿嫁过去无论是平妻还是妾室肯定都会受乔雨的气的。 “事情是她惹出来的,她必须要为此承担责任。”尤五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神情黯然地说道,“大哥,我不能因为怜儿而连累了洞庭湖,咱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可是,你为怜儿想过没有,她不仅很可能会嫁给一个傻子,而且还会在那里受气,这样对她来说是不公平。”黄海波感觉到了尤五娘心中的失落和无奈,不由得沉声说道。 “如果她实在在那里待第六百零二章 无奈之计不下去了,我就给她另外买一处房子,她就和孩子在那里住吧。”尤五娘闻言,神情凝重地望着黄海波,缓缓说道,“既然她的命是这样的,那么唯有认命。” “五妹,你是打算等怜儿有了身孕后再将李公子送回去。”见尤五娘心意已决,黄海波知道自己再劝也没用,于是沉吟了一下,问向了尤五娘。 “届时怜儿会和李公子一起回去,李家的人即使再痛恨咱们洞庭湖,可是总不能不要李公子的孩子吧。”尤五娘微微点了点头,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化解谭纵家人对洞庭湖敌意的办法。 “怜儿从小就倔犟,她要是不同意的话,恐怕没人能强迫她。”黄海波也觉得这是唯一的一个来解决洞庭湖目前所面临困局的办法,只是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况且要先过怜儿这一关,她愿意嫁给一个傻子并且去江南那边受气吗? “这件事情由不得她。”尤五娘闻言,柳眉微微一蹙,随后向黄海波说道,“怜儿虽然要强,但也是一个明事理的孩子,她绝对不会在洞庭湖面临危险的时候置之不理,一定会答应这件事情。” “如果玉儿有了李公子的孩子的话,不知道老十会不会舍得让她去江南。”黄海波闻言顿时沉默了,他知道尤五娘说的没错,怜儿自幼在洞庭湖长大,对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有着深厚的感情,肯定不会在洞庭湖面临险境的时候置之不理,随后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随即看向了尤五娘,双目中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毕竟被谭纵掳走的不仅有怜儿,而且还有白玉,既然怜儿都能为洞庭处做出这么大的牺牲,那么作为这谭纵事件的罪魁祸首,白玉理所应当地要负责,可是她是白天行的掌上明珠,白天行舍得将她送去江南受苦吗? “十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知道孰轻孰重。”尤五娘闻言,知道谭纵和怜儿、白玉的事情已经令黄海波有些焦头烂额,于是微笑安慰他。 “对了十妹,你怎么看怜儿先前被绑架一事?”黄海波也就在尤五娘面前才会如此得放松,丝毫不隐藏心中的烦心事儿,他闻言笑了笑,想起了一件事情,向尤五娘说道。 怜儿被绑架后,黄海波下令洞庭湖的人四下查找,可是没有得到丝毫有用的线索,正当他们手足无措地在那里干着急的时候,怜儿却安然无恙地带着谭纵回来了。 “小妹也说不上来,总觉得有些蹊跷,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尤五娘闻言,沉吟了一下,神情严肃地向黄海波说道,她已经知道了怜儿被绑架一事,所幸怜儿是有惊无险,被那个神秘蒙面人给救了。
按照怜儿的说法,那些绑匪劫持她的目的是为了勒索钱财,而那个神秘蒙面人是为了报恩才救的她,可是胆敢在洞庭湖上绑架怜儿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对方是什么人。 还有那个神秘的蒙面人,他说是来报恩的,可究竟是洞庭十枭中的谁帮过他,现在依旧是个谜。 这两个疑团不解开的话,尤五娘是绝对不会安心的,因为敌人就隐藏在她的周围,如果不将对方给揪出来,那么她和怜儿等人就随时处于危险中。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绑匪和那个神秘蒙面人的身份,不过尤五娘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鸿运赌场里一定有绑匪的奸细,而且这个奸细的身份还不低,否则的话那些绑匪怎么可能知道怜儿带谭纵回君山的时间和所走的路线。 一想到敌人在自己的身旁悄无声息地安插了奸细,而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尤五娘就感到一阵心惊,她已经在暗地里对鸿运赌场里的人进行了清查,誓将那个奸细给揪出来。 “你说,会不会是钟正?”黄海波见尤五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 钟正是黄海波的一块心病,只要他不死的话,那么他永远就无法安然入眠,毕竟是他下令杀光了钟家上上下下,钟正是一定会回来报复的。 况且,钟正知道钟飞扬藏财宝的地点,他是绝对不会放弃那笔财富,恼羞成怒下很可能会勾结外人,黄海波最怕的就是这一点,他相信人心都是贪婪的,任由谁都会对钟飞扬留下的那些财宝垂涎三尺。 “钟正!”尤五娘闻言,柳眉微微蹙着,她其实也想到了这个人,只不过此人已经消失了近二十年,难道这么巧这个时候回来了?如果真的是钟正的话,那么看来洞庭湖将要面临一场腥风血雨了。 可是,如果是钟正的话,为什么他不私下里策划对付黄海波等人,而要勒索那一万两银子呢?这样做岂不是会引起了洞庭湖这边的警惕。 “可能是我多心了。”黄海波见尤五娘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知道她在想着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同时表明尤五娘并没有认为钟正会是幕后的主谋,于是冲着尤五娘笑着说道,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这么些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钟正是死是活。” “大哥,凭着咱们洞庭湖现在的实力,钟正就是想动咱们的话没那么容易,至少他要先过了府衙那一关。”尤五娘闻言回过神来,微笑着安慰着黄海波,她知道钟正不仅是黄海波的心病,而且是洞庭十枭所有人的心病,钟正不死的话,迟早会来报复。 “对了,府衙里昨天下午传来了消息,说是钦差大人就快到了,城陵矶那边的钱是暂时先别收,让那些过往船队签字画押,等钦差大人走了再补上。”黄海波揉了几下太阳穴后,看向了尤五娘,一脸的嘲讽,“他们竟然也有怕的时候了。” “大哥,府衙的那些人虽然爱财,可是更爱自己的官位。”尤五娘闻言也笑了起来,“他们虽然对我们颐指气使、耀武扬威,可是在钦差大人面前就只有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份儿了。” “这些当官儿的,没一个好东西。”黄海波点了点头,对尤五娘所说的深以为然,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尤五娘闻言微微一笑,她知道黄海波对官府没有好感,否则的话也不会在年轻的时候因为一场伤人的官司来洞庭湖当湖匪了。 当黄海波和尤五娘来到龙王庙对面的那个山头时,不少大汉已经在那里热火朝天地搭建高台,现场不仅有面色冷峻的白天行,还有神情黯然的黄伟杰和面色铁青的叶镇山。 “大哥!”白天行看见了黄海波和尤五娘,连忙迎了上去,颇为惊讶地向尤五娘说道,、“五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尤五娘微微笑了一下,说道。 “五姐,天行对不起你,没有管教好女儿,结果连累了怜儿,请五姐惩处。”白天行随后冲着尤五娘一拱手,沉声说道,归根结底,事情的起因是白玉。 “五姑。”这时,黄伟杰和叶镇山一起走了过来,冲着尤五娘拱手行礼。 “你们俩先下去,五姑有话要对你们十叔说。”尤五娘冲着黄伟杰和叶镇山微微颔首,不动声色地说道。Q!!!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