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尤五娘回岛

鼎革 601 作者 全文字数 3295字

望着那辆疾驶而来的马车,黄海波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这一大清早的是谁这么鲁莽,竟然在大街上将车子赶得如此之快。 临近黄府时,车头上坐着的车夫一拉马的缰绳,马车便在黄府门口停住,在黄海波的注视下,车夫掀开了马车的车帘,一名神情焦虑的中年美妇随即从车厢里钻了出来。 “五妹!”望见那名中年美妇后,黄海波的双目顿时流露出诧异的神色,快步迎了上去,中年美妇正是坐镇城陵矶的尤五娘。 城陵矶距离君山有两天的路程,谭纵出事不过是前天时候的事情,再加上昨天下了一下午的大雨,黄海波想着尤五娘怎么着也得两天后赶第六百零一章 尤五娘回岛来,可是没有想到尤五娘竟然今天一早就来了,整整比他预料的提前了两天。 “大哥,李公子的情况究竟如何?”尤五娘冲着黄海波微微笑了一下,娇声问道,她现在确切地需要了解谭纵的现状。 尤五娘前天傍晚的时候接到了君山的飞鸽传书,得知了谭纵在首饰铺与白玉起了冲突,不慎被白玉的手下打伤,可能智力受损的事情,于是大吃了一惊,将城陵矶的事情安排妥当后,昨天清晨就乘船前来君山。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尤五娘怎么可能还坐得住,如果谭纵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对洞庭湖湖匪来说绝对是个大麻烦,她可是亲身经历了谭纵与霍老九的那场赌局,不仅知道沈三和那两名谭纵带来的护卫身手不凡,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谭纵的言行举止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凌人的气势。 尤五娘很清楚,谭纵身上的这股凌人的气势绝非寻常那些名门子弟所能拥有的,必须经过一定的磨炼和熏陶才能具备,是不可能刻意伪装出来的,再加上谭纵随身携带的那数第六百零一章 尤五娘回岛千两的银票,所以她断定谭纵必定出身于江南家世极其显赫的家族,故而让怜儿将谭纵带去了君山,准备将怜儿托付给谭纵,以了却自己一块的心病。 在尤五娘看来,谭纵既然能为了萍水相逢的龚老板等人出头,那么必然也会全力保护自己的女人,怜儿嫁给他的话肯定也不会受到什么委屈,有了谭纵家族的庇护,即使怜儿曾经湖匪的身份曝光也无所谓。 再者说,江南乃天下繁华之地,如果怜儿能生活在那里的话,也能享受一种别样的人生。 可令尤五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千叮铃万嘱咐,让怜儿好好照看谭纵,这才过了几天,谭纵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完全将她的计划给打乱了。 所以,尤五娘在接到这个消息时大吃了一惊,立刻动身前来君山探察究竟,毕竟飞鸽传书的情报有限,她要亲自来君山确认。 昨天下午的那场大雨耽误了尤五娘半天的行程,等雨一停,她就连夜赶路,终于在今天早上到达了君山。 刚到君山,尤五娘就再度得知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谭纵竟然发了狂,打伤了黄伟杰等人后,从刘记医馆里劫持了怜儿和白玉逃到了龙王庙里。 听到这个消息后,尤五娘足足怔了有十几秒钟,她先是惊愕,随即就是担心,最后反而变得平静:距离谭纵和怜儿、白玉进入龙王庙已经过了一天一夜,这期间该发生的或者不该发生的事情肯定都已经发生了,她现在要判断此事对将来的影响。 在目前的这种形势下,或许这是一件好事:一旦谭纵真的智力受损的话,如果怜儿或者白玉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的话,想必对将来与谭纵家族的矛盾必然会有所缓解! 尤五娘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心中已然是认定怜儿和白玉现在已经是谭纵的人了,她们两个弱女子岂会是能将刘记医馆的墙壁踹榻的谭纵的对手? 其实,认为谭纵已经夺了怜儿和白玉贞洁的并不仅仅是尤五娘,君山上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俗话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点就着,明显已经欲*火焚身的谭纵难道会放过眼前这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如果不是想拿两人来泄*欲的话,他为什么要带走两人? 因为这件事情,谭纵后来是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身上的“冤屈”,与怜儿、白玉成就了流传在洞庭湖以及湖广地区的一段佳话。 “咱们边走边说吧。”黄海波清楚尤五娘是在担心谭纵在失去理智的情形下伤害了怜儿,向尤五娘点了一下头后,走向了停在院门口的那辆马车。
尤五娘闻言,随即跟了过去,与黄海波一同上了马车,向着龙王庙的方向驶去,马车后面跟着黄伟杰等人。 “五妹,我听刘大夫说,李公子之所以会失去理智并且变得力大无比,完全是千年雪参的药效所致,它的药效太猛,李公子根本就没法吸收,故而急火攻心,神智混乱。”马车里,黄海波将自己从刘大夫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向尤五娘娓娓道来,“只要李公子将这股急火泄去的话,想必就会恢复过来。” 虽然黄海波说的非常隐晦,不过尤五娘是何等人物,立刻就听出来了,黄海波口中的“急火攻心”想必就是“欲*火焚身”,而要泄去这股欲*火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怜儿和白玉的身上发泄。 黄海波这是在暗中提醒尤五娘,怜儿和白玉可能已经被谭纵夺取了贞洁,让她心中早有准备。 “大哥,李公子的脑部伤势是否严重,真的到了损伤智力的地步了?”黄海波说的事情尤五娘早就想到了,既然刘大夫说谭纵只是想拿怜儿和白玉发泄的话,那么怜儿和白玉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她现在考虑的是谭纵的病情,想知道他究竟伤到哪个地步。 “李公子的伤势究竟如何,刘大夫也说不清楚。”黄海波闻言沉吟了一下,神情严肃地向尤五娘说道,“不过依大哥来看,李公子此次的伤情不容乐观。” 随后,黄海波将当晚在刘记医馆谭纵所做的事情告诉了尤五娘,当听说谭纵竟然想要当众小解的时候,双目的神色顿时变得黯然下来,想那李公子一个堂堂的名门公子,竟然做出了这种不堪的事情,很显然谭纵的智力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虽然尤五娘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说,从谭纵的表现来看,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智力障碍人士,换句通俗的话来说,谭纵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傻子。 “大哥,刘大夫说了没有,李公子受的伤如何才能治好?”沉默了片刻后,尤五娘抬头看向了黄海波,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唯有想办法弥补,亡羊补牢。 “除了京城太医院的葛副院正外,恐怕天下间无人能对治疗李公子的伤势。”黄海波闻言,不由得一声苦笑。 “太医院!”听闻此言,尤五娘的脸上流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怪不得黄海波要苦笑了,这京城太医院的太医可是轻易给人看病的,况且还是堂堂的副院正。 “李公子的家境想必不错,我们原本打算等李公子的情况好一点儿后将他送回家,或许他家里有办法请的动葛副院正。”黄海波间尤五娘面露愕然的神色,于是向她说道,可惜的是,还没等他们付诸行动,就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 “这倒是个办法。”尤五娘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她有着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让葛副院正来给谭纵看病,因此唯有将希望寄托在谭纵的家人身上。 “五妹,现在李公子的记忆出现了紊乱,不记得自己身世,你可有办法联系上他的妻子。”黄海波想起了一件事情,沉声问道,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尤五娘和乔雨一定约定了联系的方式。 “李公子此行的目的地是长沙城,她现在应该在长沙城里,我已经将咱们在长沙城的那处联络点告诉了她,只要问了联络点的人,那么就能找到李公子的妻子。”尤五娘微微颔首,向黄海波沉声说道。 “五妹,等眼前这件事情了结了,你想办法从李公子的妻子那里打探一下李公子的身世,然后我派人将李公子送回去。”黄海波闻言,沉声嘱咐尤五娘,这个李公子简直就是一个扫把星,才来了君山不过两三天,就已经将君山折腾得鸡飞狗跳的,他要是继续留在君山的话,还指不定惹出什么更大的乱子来,还是早点送走了事比较妥当。 “大哥放心,我这就安排长沙城的人打探李公子的底细。”听闻此言,尤五娘先是微微一怔,随后反应了过来,向黄海波点了点头。 尤五娘开始还有些惊讶黄海波为什么不直接让乔雨将谭纵带回家,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过来,黄海波将谭纵送回去有着向谭纵家人示好的意思,如果让与谭纵伉俪情深的乔雨送谭纵回去,届时只可能使得事态变得更加糟糕。 原因很简单,乔雨心中绝对会因为谭纵受伤一事恨死了洞庭湖,到了家里岂能说洞庭湖的好话,对洞庭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Q!!!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