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放榜

鼎革 1 作者 全文字数 6041字

和煦的阳光,小雨后的清凉,初春宜人的气候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大顺清平十三年年的四月初一,这一天,很明显又是一个适宜困春觉的日子。 不过,对于那些早早就等在文渊院前的学子们来说,今天却是可以决定他们一生的大日子。 文渊院,便是南京城每三年一次的春闱放榜之地。 春闱自三月初九开始,前后共历经九天,随后又有十二天用于阅卷排名,故每次放榜之日都定在了四月初一,这已经是大顺朝立朝四百余年以来的规矩。 而乡试阅卷排名之所以有别于前朝,安排了十二天之久,乃是太祖皇帝当初订下的规矩,只为了阅卷的官员们不要为了匆忙赶进度,而造成一些难以挽回的错误。而正是因为这极为人性化的安排,让大顺朝有国四百余年以来,从未在排名上出过大错,每次乡试排名均为众学子所认同。 只不过这个原本是这些学子们人所共知的常识,有一个人却是前两日才知晓的。 同样的,与周围拥挤的人群相比,也有一个人略微显得格格不入。 “算了,我还是待会再来看吧。” 与同来的几位同窗打了一声招呼,谭纵忙不迭的从人堆里挤了出来,这才发觉自己一身狼狈,便是连新做的这身儒衫也起了褶皱,甚至在左手袖口上还不知道被什么人抹了点油上去。 提起袖口,谭纵略微闻了闻,脸上不由地闪过几分惬意的味道:“好香的葱油饼!”不过旋而又想起这是自己新做的衣裳,顿时又恼怒起来。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竟然把饼油涂到了我身上!若是让我知晓了,定要他好看!” 见谭纵一副懊恼神色,嘴里又嘀嘀咕咕的,边上有看热闹的民众顿时也跟着笑闹起来。 “谭公子,这话可不能乱说。你袖口上这油指不定便是未来的解元公涂的。万一这话被解元公听着,指不定便要来打你了!” 听见有人接话,更是拿谭纵打趣,边上的民众更是乐了。 这时又有不怕死的人来凑趣道:“谁说不是呢。说不定咱们谭公子受了咱们未来解元公的手油,也跟着沾了光,就成了亚元公哩!” “啊,谭公子成了亚元公,那秋月楼的苏大家岂非就要随谭公子从良了?” “是极是极,苏大家当初可是应了谭公子的赌约的:若是谭公子当真中了前二甲,便得拢箱梳头,随谭公子从良了。” 对于边上人的八卦打趣,谭纵倒是不介意的。后世几十年的生活经历,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多了,同事、同学、狐朋狗友,而别是那些拍马屁走关系的,只要是一堆男人聚在一起,聊起来就没一个人把的住嘴的,甚至更恶毒的调笑都有,谭纵早习惯了。 只不过当他听到别人提到秋月楼、苏大家的时候,谭纵还是免不了心跳加速,热血上头,眼前顿时浮现出一张足以让他为之倾倒的笑颜来。虽说只在前夜于人群中隐约间过一面,可谭纵却觉得宛若天仙。 “当真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啊!” 可与谭纵不同的是,在文渊院对面的文渊阁上,却有人为此懊恼不已!若是谭纵在此,定能看出那坐在软席上作男装打扮的分明就是适才调笑中提到的另外一位当事人——如今名动江南的歌姬——苏瑾。 苏瑾,十四岁出道,以一曲太祖皇帝所著的《蝶恋花》闻名于江浙,后又多唱太祖名著,名气渐大,渐成江南首屈一指的歌姬。 苏瑾性格外柔内刚,早前曾有达官贵人想以权势相逼,却不料苏瑾持刀自刎,幸得伤口不深,终归留得性命。但从此后却再也无人敢逼迫与她,因此在江南胭脂地中却仍然留着一身清白,当真罕见。 只可惜当初的伤口虽然痊愈,可脖颈处终留下一道浅色疤痕,虽说不细看绝难发现,但终归也成了众人中的一道遗憾。 “那些臭男人的嘴真是讨厌!”小蛮恨恨地关上窗户,气恼的在那直嘟嘴。 木棱子合上时的挤压声颇为刺耳,让一直端坐的苏瑾忍不住皱了会眉头,轻声喝斥道:“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你若是不喜欢,不听便是了,何必关上窗户。” “哼,我就是讨厌这些臭男人在那乱嚼舌根子!”小蛮自苏瑾出道便一直随在身边,与苏瑾名分主仆,实则情同姐妹,哪会在意苏瑾话里的喝斥。见及苏瑾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小蛮终归受不住,举手道:“好了好了,我便是不想看见那什么谭公子。也不知道姐姐为什么选中了他,要我看,他连城里的那位王公子都不如!” “哦……是么?”苏瑾大有深意的看了自己的这位小丫鬟一眼。 似苏瑾与小蛮这般关系密切的,在这风流场里绝不少见。如二人这般,自小姐出道,丫鬟便伺候着的,在未成名前多是同衣同食同辇,感情因此更是深厚。因此在发迹后,平日里虽然要避嫌,可私下里姐妹相称倒也不算什么。 只这一下,小蛮就觉得自家小姐的这一眼竟如同利剑一般直刺到了自己心里去,更似是发现了心里的小秘密,顿时觉得心慌,只觉得袖笼里的那只金凤簪子其热无比,甚至已经有些烫手了。一时间连说话都有些结巴:“难……难道不是么?” “王公子学问是好的,只可惜为家世所累……”苏瑾意犹未尽地将手上的冰镇杨梅汁放下,双眼微闭,似是在回味一般。 “虽然这杨梅略显青涩了,可能在四月天便喝上这等东西,也着实难得,更何况还是冰镇过的。”小蛮与苏瑾心意相通,哪会不清楚苏瑾所想,眼珠子在那大眼眶里转上几转,又似有意似无意的继续道:“也亏得王公子记得小姐爱喝,特意命人摘来,又拿了去年冬天存下的冰块,当真是为小姐费尽了心思。” “你呀!” 见小蛮仍然为那王公子说话,苏瑾忍不住摇头苦笑,却是知道自己这贪财的小姐妹怕是已经得了别人的好处了,否则哪会这般卖力。只是两人当真是感情深厚的很,所以也不忍真心喝斥,但是又不愿这丫头继续在一边为那王公子敲边鼓,只得板起一张俏脸,佯怒道:“你若是觉得王公子这般好,我便与王公子说说,将你送于他吧!” “啊!”小蛮心里一惊,虽然知道小姐多半是说笑的,可脸上仍然露出一副惊慌神色,连忙哀求道:“好小姐……” “哼!”见及小蛮面露哀求,苏瑾心里好笑,嘴上却喝斥道:“还不将窗户打开,闷着窗户,便是这四月的天气,人也得被你热死在房里了!” 只是苏瑾话刚一说完,板着的脸色却再也装不下去了,顿时又忍不住轻笑起来。 小蛮见状哪还不知道自家小姐气顺了,顿时放下心里的石头,连忙打开了窗户,却恰好看见文渊院里走出几位身着官袍的大人,身后还随着几名一身黑衣的皂吏,忙不迭回头道:“小姐,快来,要放榜了!” 文渊院里,正有几人鱼贯而出。 打头这人,一身宽大的绯色袍子,胸前的补子上绣着一只似鹤非鹤,似鹫非鹫的大鸟:这大鸟双翅欲振,似有一飞冲天之象,正是大顺朝五品文官才可配的白鹇。只是这人的补子镶着副职的银边,若是镶的金边那就是正五品了。 落在谭纵眼里,却只觉得这白鹇绣的实在是糟糕,便是连自己前世的十字绣也有不如。可在旁人眼里,特别是在学子们眼中,却是看的一阵眼热:副五品的文官,那可是各府中的同知,顶顶的副五品,说不得也是一府的大员了! 要知道即便是日后有士子得中状元,也不过是临朝时授个正七品的闲职,顶天是副六品,而且多是在翰林院编书。而若是没有什么际遇,身后有没有得力的人物,要熬到正五品,还不知道得费多少年月。可看现在这位同知,却是年不过七五,显是早早得志的那一类型。 只可惜每次春闱,各地从阅卷到排行,再到放榜,皆是有外地官员负责,而且春闱期间这些外地官员一律不得与外人接触,因此众学子也不知道这同知是哪府的同知,因此除了唱一声肥喏,道一句“大人辛苦”以外,也没什么好说的。
张鹤年手捧皇榜,也不矫情,在那文渊院门前站直了,生生受了学子们一礼。便是张鹤年身后的两位随员也不回礼,也只是唱了声喏,便算是应过了。 考官与学子相互间不得多有交流,这也是大顺开国四百余年以来的规矩。而三位文官身后的几位皂吏,只看一眼其宽大至极的袖口上黑底金字的监察二字,便知道乃是负责监督的。这一条,也是当初太祖皇帝订下的规矩。 至于门前喧哗的士子与平民,这些直属于内阁的监察们反而懒得去管。 这里其实也有个典故。开国时,太祖皇帝之孙,即大顺朝高宗皇帝年少作皇孙时,也曾偷偷冒名考过科举。而放榜之时,却发觉众学子从头至尾在监察官员前唯唯诺诺,生怕得罪了这有监督勘察官员品行大权的监察,实在与放榜时的喜庆不符。因此,高宗便在登位后颁了道特旨,命监察官员不得在此事上做文章,这才有了今天这等喧哗喜庆的模样。 不过,即便是喧哗,可众学子也非不知好歹之人,只两三息时间便渐渐熄了下去,便是外围看热闹的也多是闭上了嘴,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 只不过,谁也未层注意到,在这人群中,却有一人甚是不耐烦的打起了呵欠,只觉得这会儿当真是奇闷无比。 “嘿,想当年考公务员那会,报考人数几千个里就录取那么两三个,那才算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现在嘛,嘿嘿,十中一,这可简单太多了。”心里毫无压力的谭纵微一低头,顺手就拿袖口抹了把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却觉得眼睛一股刺痛穿来,这才想起来袖口上面还有那明黄黄的油渍。 “卧槽泥马勒戈壁,这回可真是坑死爹了!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否则定要这人好看!”谭纵心里一怒,连忙又拿干净的袖子在眼睛里死命地擦了起来。 待学子们将贴榜处让开,张鹤年这才吭哧了一声,旋而高声道:“今年南京府共有考生一百五十二人,按朝廷历年来的规矩,可选拔十五又一。然,经众大人评选,实则有一十七人可中。因此用四百里加急报于朝廷。经内阁审核,特旨今年南京乡试可增设名额一名,故有十七人得中。” 这话一传开,若是在其他地方,恐怕已经要引起一阵轰动。可放在南京,众学子却毫无反应,只因这种事在南京乡试中实属常见,往年便是连增设三人五人的也有过,因此毫不稀奇。 对于学子们的反应,张鹤年也不奇怪。 南京府的学子天下闻名,且不说当今朝廷官员中十之二三出自南京,便是历年来的殿试三甲,也必有南京士子的一份。而解元、会元、状元连中者,在大顺朝四百余年里南京府也出过**回了。 世人都说南京府钟山灵秀,独聚天下七分才气,当真是作不得假的。 抬头见及天色已经不早,张鹤年也不多说,径直报起了中举者的名单。得中者自然喜气洋洋,未中者却是失魂落魄,却又满怀希望得看着张鹤年。 只因为依据朝廷惯例,这名单却是按照从后往前的顺序念的,越早念到的排名越低,而最后一个念到的,自然便是今年乡试的解元了。因此,众士子们既对没听到自己的名字伤心,也忍不住满怀冀望,只盼着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最后。 “亚元……”张鹤年刚欲喊出名字,却觉得眼前一花,却发觉身前的众士子突然齐齐转过头去,还道出现了什么问题,正待询问,却听见有人在人群中喊道“谭纵在后面!” “谭纵,快过来,快过来。”李明菊正找着呢,见及谭纵果然缩在最后面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哪还顾得上许多,连忙抓着谭纵袖口就往前拖。 李明菊与谭纵都是江浙余杭人,又同在一所书院读书,因此关系极为密切。此次乡试,李明菊已然得中,排名第九,而谭纵的学识又比李明菊好上许多,因此早就认定谭纵即使不中解元也必然得中亚元。 “松手,松手!” 谭纵扒拉开李明菊抓着自己袖口上的手,连忙看了看,顿时苦下脸来道:“这下可好,原来还只是几滴,被你这么一抓,可就真成了一团麻烦了。” “呸,瞧你那副穷酸模样。”李明菊却是知道谭纵性子的。知道这人出生虽然不算大富大贵,却也不缺钱花,只是为人有些懒散,喜静不喜动,平生最怕的便是麻烦。这次只怕也不是真的心疼这身新衣裳,怕还是懒得再去成衣铺子里再做一身。 “和你这大少爷说不清楚。”见及自己这袖口已经无可救药,谭纵也是个洒脱的,干脆就把袖口撸了起来,也不顾自己赤着半截胳膊有碍张观,径直走到张鹤年身前。先躬身作揖道了句“大人辛苦”,随后便直接问道:“敢问大人,这得中解元者可是余杭谭纵否?” 此话一出,人群里顿时有好事的起哄道:“对极对极,可是余杭谭纵得中解元了?” 张鹤年早闻得南京士子年少轻狂,颇有某位前辈之风,因此对于谭纵言行也不以为意,只是低头看了一眼皇榜起头的名字,摇头道:“并非谭纵,乃是南京本府童生徐骏徐文长。” “哦?”谭纵心里一落,又转过头去喊道:“文长,文长,快过来,你中解元了。” 这时却见着一个大胖小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钻出来的,只把身边的中举的士子统统挤了开来。边挤还边喊道:“当真是我中了?当真是我中了?”说话间,似是还有些不可置信的模样,显然自己也未曾料到。 只是身边不时有人恭贺,徐骏这才相信,连忙把手上的葱油饼随处一抛,也不知道抛哪去了。一双油手也顾不得擦了,只是往前面的人身上扒拉:“诸位且让让,让我过去看看是真是假,莫被这‘梦里尽繁花’的谭梦花给骗了去了。” 要说起来,这徐骏在南京府也是个有名的人物。 与其他学子一派风流潇洒的模样不同,这徐骏乃是一个十足的胖子,十**岁的人了,身高却只有一米六七,体重却也是一百六七,在书院体试时跑起步来,那真的是跑一步颤三颤,上楼时若是走的重了,便是连楼面也是要随之晃一晃的。 只是这徐骏家境殷实,为人大方,因此也颇得同学喜爱。再加之这徐骏虽然称不得才思敏捷,却也刻苦努力,与这时文一项也算得上是一把好手,即便是南京城里也无哪个童生敢称能稳压这徐骏一头,因此此时得中解元也算是情理之中了。 只不过他刚走到谭纵身边,一股熟悉至极的葱油饼味便钻进谭纵鼻子里。再一细看,顿时发觉这胖子果然两手油污,顿时明白过来,连忙将人扯了过来,单手就提起了这胖子的耳朵怒道:“死胖子,果然是你吃的油饼!” 不待谭纵真个动手,忽然听见有人喊道:“住手!” 谭纵抬头一看,顿时发觉不妙:自己一时激动,竟然忘记了现在的环境了。 望着被人捉住耳朵的今科解元,张鹤年是又是好奇来又是好笑。 这气的是竟然有人蔑视礼法,在这文渊院前,大众睽睽之下竟然有人敢殴打今科解元,当真是不当人子!笑的是,这南京府的今科解元果然与别处不同,不仅这时文做的一团锦簇,便是连这身子也是锦簇的很。更何况,这解元先前过来时,分明两手油污,显然适才正在大嚼。 若说句难听点的,这解元这副形状,怕是与那肥头大耳、满脑肥肠的“贫肉”也相差不多了。若放在历代前朝,怕是光这一副样貌就得打下去了。 以张鹤年的阅历而言,这等出众的解元公还算是首例! 只是,不论这解元如何,只凭他解元公的身份,若是当真在这文渊院前被打了,那自己一干人等怕也难辞其咎,虽说不至于落得个罪名,可对解元保护不力,年终考核落个差评的结局却是跑不了了。因此,张鹤年这一声大喝却是发也得发,不发也得发。 提供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