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七十一章 幻古的殇,梦古的音

帝临鸿蒙 3271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全文字数 5020字

高空中,一道灰色的大掌袭来,如一道灭世之手,遮天蔽日,似乎是一掌之下,可崩裂乾坤,可决断千秋,可让天地众生尽皆罹难。 不过,如今这一掌的目标,却并不是针对于这方宇宙,并不是针对这方宇宙之中的亿万众生的,它的目标只是在场的冷幽幽、倾世梦、星灵儿、紫悦心以及雨情等一众女。 这一掌是高空中的那只灰色的大手,打来的必杀一击,为了是要将水千雪、月仙、星眸等一众女,彻底的葬灭于此。 ··· “不!” “帝王妃!” “帝王妃!” ··· 此刻,在场的亿亿万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都是在疯狂的大吼,个个都是满脸的着急,说话间,他们都是全力的出手,都是在尽全力的试摆脱各自的对手,他们都是想要冲过去,想要冲到雨情、梦华胥、梦如音以及月颜、练倾城等一众女的前方去。 纵然,他们都是非常的清楚,知道自己不敌那只灰色的大手,但是,他们却依旧是想要冲过去,因为,他们都是想着,就算是不敌对方,也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哪怕只是削减一点那道巨掌只是的力度也是好的。 然而可惜的是,他们根本就做不到。根本就冲不过去,因为,他们根本就摆脱不了各自的对方。 帝雪含烟也是,如今的她,心中非常的焦急,她实际上距离倾世梦、紫悦心以及冷幽幽等一众女并不算远,不过数百米的距离而已,可是,就是这数百米的距离,却是成了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她被那只灰色的左手给拦的死死地,根本脱不开身。 “滚!” “给朕滚开!” ··· 三十六帝天之中,苍渊的上空,那两位神秘的老者,都是在大怒,个个眉头紧锁,心中焦急万分,与帝雪含烟以及在场的那些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一样,他们也都是无比的焦急,担心倾世梦、梦华胥以及月仙等一众女的安危,他们很想冲去过去救她们。 可惜,他们的对手,也就是那双灰色的大腿,却是将他们纠缠的很紧,一时间,众人他们实力强大,也脱不开身。 “哼,放弃吧,如今,朕···虽然只是遗蜕之身,而且,还不全,但是却也绝非你等可轻易胜之的。”那双灰色的大腿之上华光激荡,紧随其后,其中傲然的声音响起。 “嗖!” “砰!” ··· 话音间,那只灰色的大掌,已然到了近处,已然到了冷幽幽、倾世梦、紫悦心、星眸以及练倾城等一众女的眼前。 “嗖嗖嗖!” “哗哗哗!” ··· 生死攸关之际,诸女自然是不会无动于衷,看着那张将要临身的灰色大掌,诸女强忍着身体的疲倦与伤痛,各自绝技齐出,纷纷运转自身最强的力量,齐齐朝着那道灰色的大掌打了过去。 不过,这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之前,诸女在全盛时期,在还没有受伤的时候,全力出手,都不是那之灰色的大手的对方,如今,身受重伤的她们,又如何能是对方的对手呢? “轰轰轰!” 很快,随着一声惊天的巨响传来,那道灰色的巨掌落下,顷刻间,击碎了冷幽幽、梦如音、雨情以及紫悦心等一众女打出的攻击,随后,一刻不停,巨掌继续朝前,砰的一声狠狠的落了下来,打在了众女的身上。 这道灰色的巨掌,神威盖世,一掌下来,那片虚空,顿时炸裂了开来,滚滚的的破灭气与毁灭雾气自虚无中冒出,淹没了那里。 很快,待破灭气与毁灭烟雾散去之后,只见,原地早已没有了诸女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几道形态不一,颜色不一,散发着各色华光的光团。 帝之本源,那些形态不一,闪烁着各色华光的光团,便是诸女所拥有的帝之本源。 刚刚的那一掌,落下之后,当场击碎了她们的身体,使得她们各自都是显露出了各自的本源。 按说,当一位大帝级强者,在被击碎了身体之后,在帝之本源的作用下,都是会在瞬息,再度肉身重生,恢复身体。 可是,如今却不是。如今,冷幽幽、倾世梦以及梦华胥等一众女,虽然都是被击碎的身体,但是,她们一个个的却是都未能第一时间恢复身体。 而眼前的这一切,或者说是眼前的这种局面,自然是有原因的。 原因就在于,刚刚的那一掌,那一道灰色的大掌。 其上,凶威极其强大,刚刚的那一掌打下来,可不仅仅是击碎了诸女的身体那么简单,连带着,在她们的身体崩灭的那一瞬间,也将她们各自的帝之本源给重创了。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你就会发现,在诸女所显露出来的那些帝之本源之上,全都是布满了裂纹,仿佛随时都会彻底的蹦碎一般。 “嗯?居然···居然没碎?朕···刚刚打出的那一掌,居然没能直接灭杀她们?居然···没能将她们的帝之本源一并击碎?”蓦然,那双灰色的大手之中华光闪过,华光明灭间,有声音响起,言语中透着诧异之意。 “也罢,既然如此,那便···再多出手一次吧。”稍稍停顿了下,随后,那双灰色的大手之上,再次传来了声音。 “嗖!” 没有丝毫的迟疑,话音一落,那只灰色的右手,顿时动了,翻手间,又一道灰色的大掌出现,再次朝着下方,朝着诸女所留下的那些帝之本源打了过去。 “嗖!” “砰!” 帝雪含烟的动作极快,几乎就在那只灰色的右手动手的那一刻,她瞬间动了,瞬间冲到了诸女的帝之本源之前,接着,她立刻出手,想要替诸女裆下这一击。 不过可惜,她未能如愿,因为,在关键时刻,那只灰色的左手的攻击出现,一掌下去,直接将其震得横飞了出去,随后,那只灰色的左手再次出击,死死的拦住了她。 “嗖!” 那只灰色的巨掌袭来,凶威霍霍,毫无任何疑问,若是这一掌下来,那么诸女的那些满布裂纹的帝之本源,必将彻底的蹦碎,相应的,诸女也必将陨落。 “哗哗!” 危急关头,眼看着,那张灰色的大手,就要降临,就要打中诸女的帝之本源的时候,其中有两个帝之本源倏然亮了起来,无声无息间,倏然爆发出了一股股绚烂至极的无量光。
同时,也就是这两股无量光的出现,惊鸿万千,犹如是有亿万道通天的剑光迸发而成,顷刻间,便是将那道即将落下的灰色大掌,给击碎了。 “轰隆!” 突兀的,也就在这时,就在那道灰色的巨掌破灭的那一刻,天穹倏然破碎了开来,随后,但见天外,有红光倾落而来,像是一条红色的汪洋决堤,自天外席卷而来,冲入了鸿蒙世界之后,那些红色的光,瞬间都是分散了过去,化为一缕缕红色的流光,远远看去,就像是天空中,下起了一场红色的流星雨。 然而,事情到此还未结束。 那些红色的流光,自天外而来,垂落诸方,最初时还好,可是,渐渐地,它们全都是发生了变化,全都是化为了一把把红色的油纸伞,一道红光,即为一把红色的油纸伞,只是一瞬间而已,红色的油纸伞布满云天,天上地下,到处都是。 不过,这些伞出现之后,并未随风飞散各处,而是汇聚在了一起,汇聚成了一条由一把把油纸伞组成的红色天路,从遥远的天外,一直延伸到下方,延伸下方的那诸多帝之本源之中的那个闪烁着红色的帝之本源之前。 “轰隆!” “嗡嗡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众位修者都还没从那些突如其来的红色油纸伞之中回过神来呢,结果,异变又起,随着一声巨响传来,另一方天穹之上也破碎了,紧接着,伴随着一阵动听的天外玄音传来,但是,一股梦幻之光自天外倾泻,随后,华光四散,化为了一道道闪烁着梦幻之光的音符,垂落了下来。 之前,那些红色的油纸伞,像是一场油纸伞散,而眼下,却像是下了一场音符雨,沐浴在漫天的音符之中,倾听着那如诗如幻的玄音,恍然间,让人有一种身处世外的错觉,仙音袅袅,恍若隔世。 与那些红色油纸伞一样,最终,那些闪烁着梦幻之光的音符也化为了一条梦幻天路,从天外一直延伸到下方,延伸到诸位之中的那道闪烁着梦幻光的帝之本源。 闪烁着红色的帝之本源与那个闪烁着梦幻之光的帝之本源,正是刚刚华光大盛,绽放出无量光的那两个帝之本源。 当然,漫天的油纸伞与那漫天的音符,自然不是平白无故出现,它们是有目的,此外,那条红色油纸伞路与音符路,也是有目的,它们的目的一致,此番都是为了前来接引。 此刻,在场的所有生灵,都是在发呆,都是在沉默,都是在盯着空中的那两条路发呆。 “油纸伞?这是···情殇?幻古···是幻古的大帝,那是幻古时代的天,至情大帝的帝器——情殇!” “音符?万种相思,化为音符,痴痴梦幻,念念无欢···梦幻之音!那是梦古时代的梦幻之音!” “幻古?梦古?难道是幻古大帝以及···梦古大帝?” ··· 蓦然,战场之中,有修者惊呼,他认出来,认出了那些油纸伞的来历,也认出了那些音符的由来。 “哗哗!” 倏然,就在这时,那个闪烁着红色的帝之本源与那个闪烁着梦幻之光的帝之本源再度异变,一夕间,它们的身上,皆是再次爆发出了两股绚烂的神华,而与此同时,也就是这一刻,就在那个帝之本源齐齐绽放华光的那一瞬间,有两道幽幽的身影,倏然响起,声音缥缈,言语中透着古老而沧桑的气息,仿佛穿过了万古今生,横渡了千古流年: “多少岁月流转,芳华不再,多少轮回倾轧,执念不改,多少沧海桑田,念念如昨,多少千秋过往,不减离殇···天命轮回,往复辗转,若燃尽永世的命盘,是否可以换来一世梦圆?” “一页烟华,波澜千秋心愿;一缕星光,照亮寂寥夜空;一声叹息,惊起一纸华年。可曾记,那年梦中焰火夜。一曲音符流转,淡了思念,乱了华年。那一世,提笔墨染,破碎山河亿万。从此,纸笺红尘,再无余欢。” 这两段话,分别出自两人之口,声音不同,但是,语气以及字里行间,所带有的情绪与忧思,却离奇的相思,声音幽幽,仿佛在言说,那自遥远的时代,一直延续至今的思念与相思,任岁月荏苒,乾坤变换,那些深情,却始终不变。 “哗哗!” 那两道幽幽之音刚一落下,紧随其后,红色的光华与梦幻般的华光华齐齐出现,光耀诸方,紧随其后,帝息流转,那两个帝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人,两位美丽绝世的女子,正是雨情和梦如音。 此刻的她们,虽然已经恢复了身体,但是,依旧还没苏醒,周身上下帝光缭绕,华光明灭,仿佛是在觉醒什么,又仿佛在恢复着什么。 “幻古的殇,梦古的音,她们这是···要觉醒了?”三十六帝天之中,那位身穿紫袍的老者出言,有些诧异的道。 “看这情况应该是,只是,为何会这么早?按说,不是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吗?难道是因为···这次的处境?难道是因为这次面临绝境?使得她们提前觉醒?”灰袍老者眉头,疑声道。 紫袍老者沉吟了一会,道:“或许是,也或许是梦古时代与幻古时代出现的异变。” “梦古大帝,幻古大帝···居然是你们?原来你们居然在这里!好,很好,既然如此,那你们便永远的绝灭在这里吧。”蓦然,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那双灰色大腿,与那双灰色的手臂之上,齐齐传来声音。 “嗖!” 言罢,那双灰色的大手立刻动了,右手臂之上灰雾滔天,以手为刀,猛然朝着雨情和梦如音杀了过去。 “哗哗哗!” ··· 突兀的,就在那只灰色的右手出手的那一瞬间,空中的那条红色的油纸伞路与音符路,齐齐震荡了起来,刹那间,无数的油纸伞与音符,飞舞流转,如风如海,各自携带着依旧处在昏迷中的雨情与梦如音,快速的朝着天穹之外冲去了。 (太晚了 不想分开了,所以两张合一了,四千多字,货真价实!)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