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吃掉】

调教香江 996 作者王梓钧 全文字数 2358字

等康剑飞真正走进客厅时,陈德容脸上的欣喜之色反倒隐去,略带羞涩地站在那里喊:“飞哥。书书网 更新最快” 陈德蓉脸皮比较薄,也没什么主见,她在康剑飞面前就是一只听话的小羔羊,让她做什么都会照办。说穿了,这就是个没啥心机的傻妞,还是胆子特别小的那种。 王滟的心思就比较多,她面带喜色地奔跑过去,勐地扑到康剑飞怀里高兴地喊:“飞哥,好久没有见面,人家都想死你了。” “乖!”康剑飞拍拍她的翘臀,转而对中山忍笑道,“你好。” 中山忍没想到康剑飞会来这里,而且还跟王滟如此亲密。她有种撞破别人私情的慌乱,连忙一个90度鞠躬:“康先生好,我……我……” 中山忍的粤语说得很糟糕,慌起来突然就忘了该如何发音,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都坐吧,”康剑飞左右搂着陈德容和王滟坐下,随口问,“看什么节目呢?” “风水节目,有个老头在电视上帮你算八字。”王滟抢着回答道。她整个人都倚在康剑飞怀里,跟一年前相比,王滟的五官已经长开了,脸上的婴儿肥也消散许多。她本身的底子就好,外加做明星之后更会穿衣打扮,已经完成了从土妞到美女的华丽转型。 “哦,你说那个陈伯啊。”康剑飞笑了。 这节目是几天前录制的,关芝琳专门打电话告知过,康剑飞对节目的内容大致有所了解。 王滟做出一副维护自己男人的样子,气愤道:“那个老头只知道乱说,还说飞哥你是什么天煞孤星绝命,肯定是个大骗子。” 陈德容弱弱地说:“我倒觉得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飞哥以后该多请高人算算命,好多香港富豪都有信任的风水师。” 康剑飞微笑不语,换成上辈子的他,肯定不信这种鬼话。 陈伯那一番说辞看似很准,但很有可能都是胡诌的。康剑飞父母早逝、18岁偷渡时差点淹死这些信息,早就被媒体报道过了,算命先生在此基础上添油加醋很正常。 不过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康剑飞现在坐拥亿万身家,妻妾成群、儿女满堂,他实在放不下已经拥有的这些,心中难免是怕死的,对虚无缥缈的鬼神也多了一丝畏惧。 更何况,康剑飞自己就经了穿越这种离奇事件,就更加难以坚持无神论。 “哎呀,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飞哥,我帮你削苹果吃吧。”王滟似乎是感应到康剑飞的复杂心情,懂事地岔开话题,拿起刀子麻利地给苹果削皮。 这个苹果康剑飞只咬了一口,剩下的全被王滟给啃光了。这妞就是个吃货,喜欢嚼零嘴,从各色水果到膨化食品,都是她的最爱,甚至连拍戏时都要带大包小包吃的进剧组。 或许这也是她始终胖乎乎的原因吧,王滟的小腹有少许肥肉,胸也特别有料。这种微胖的女人浑身软绵绵的,玩起来超级有感觉。 王滟其实跟关芝琳一样,物质欲非常强烈,而且自制力奇差。她不但贪吃管不住嘴,而且喜欢购物,康剑飞给的零用钱,以及她自己赚的钱,至少有三分之二用在买衣服、买首饰、买化妆品上。
唯一跟关芝琳不同的是,王滟买奢侈品从不炫耀,而且行事很低调。她的贪吃和疯狂购物,只是为了取悦自己而已,似乎是以前穷怕了,现在有了钱就要加倍补回来。 陈德容就不一样,这傻妞居然把钱交给父母代管,自己只留下基本的生活开销。她上面还有两个亲姐姐,其中一个姐姐尚未嫁人,估计那些钱有很多都要进姐姐的钱包。 身边这两个女人,陈德蓉是不敢违逆康剑飞,而王滟则是离不开康剑飞……的钱。 看着她们和康剑飞不时地说情话,中山忍感觉无比尴尬。她又不知道找什么借口离开,只能坐在旁边赔笑,不时地看着钟表。 见日苯妹子被冷落,康剑飞问道:“小忍,在香港还过得习惯吗?” “啊?”中山忍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点头说,“同事们都很照顾我,就是我的粤语还不标准,经常闹出笑话。” 康剑飞安慰道:“慢慢来,粤语多练练就熟了。” “哈伊,我会努力的!”中山忍站起来鞠躬。 康剑飞好笑道:“别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人,别把我当成老虎了。” 时间差不多快到傍晚,中山忍终于起身告辞。康剑飞给王滟使了使眼色,王滟立即会意,拉着中山忍强行把她留下来吃饭。 对康剑飞来说,像中山忍这种单纯的妹子,那只是开胃小菜,根本就不值得费心思去追求,看上了直接霸王硬上弓即可。这其中也有财富和权势带来的影响,康剑飞在这方面,似乎越来越没耐性了。 当天晚上,中山忍稀里煳涂被陈德蓉和王滟缠着留下来过夜,而且还是三个女人同睡一张床,借口是彻夜长谈,增进姐妹感情。 三女聊着聊着,洗完澡的康剑飞突然闯入。 在中山忍最慌乱无助的时候,两个好姐妹不但没帮忙,反而助纣为虐。 陈德蓉和王滟左右将她按住,哄劝她接受现实。中山忍吓得只是哭,陈德蓉见状有些不忍,王滟却咬牙发狠把小姐妹的衣服撕开,递眼色给康剑飞让他快上。 事实上,中山忍对康剑飞一直是比较崇拜的,是粉丝对偶像那种崇拜。如果他多花点心思慢慢来,这妹子绝对会心甘情愿献身,可惜康剑飞懒得费那闲工夫,直接硬上把中山忍给吓住了。 “好啦,别哭了,”康剑飞见中山忍反应比较大,停下来抱着她一阵安慰,然后对陈德蓉和王滟说,“你们先出去。” 陈德蓉乖巧地默默离开,王滟凑到男人耳边说:“飞哥,我待会儿把蓉姐带过来,你先玩着。” 对于王滟的机灵劲儿,康剑飞表示非常满意,等她们离开卧室后,才抱着中山忍柔声细语的安抚。 日苯萌妹子吓得不轻,却又始终无法脱离康剑飞的控制,等那股强烈的反抗劲头一过,她终于消停了,梨花带雨地抽泣着求饶。 可惜,到嘴的肥肉没有吐出来的道理。 等王滟和陈德蓉悄悄熘回来时,中山忍正含泪趴在床头,承受着男人一次又一次疯狂的冲击。 (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