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琐事烦人

大唐幻游 299 作者阿木小道士 全文字数 3626字

孙思邈三人看过之后,开始陷入沉思当中,方静闲得无事,也走进过去看了看目镜。 目镜当中的水滴,虽然只有一两滴水那么一点,可从目镜里面看向载物台时,水滴里面全部是一群微小的生物在乱跑乱动,可以说就目镜里头这么一点的东西所看到的范围,至少有几十只这样的微小生物了。 也许这一点东西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算是难以认同的,但如果一名百姓每天喝下一碗这样的水的话,而这一碗水中所含的微小生物也许上万甚至数十万都有可能。 至于这些微小生物会不会对身体造成某种伤害,只能说是肯定的,但具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就不得而知了。 也许会腹泄,也许会腹痛,更甚者造成慢性疾病,如果在一些水质普遍不是很好的地区的话,那就很难说了,就比如一些南方地区,因长期食用一些螺蚌类的水生产品,而导致一些血吸虫进入体内后,真要是发作起来,那真是叫天天不应的。 “方静,明天我会离开方家村,我会去找几个医学同道前来,具体去几天,我暂时不知道,你放心,你这台显微镜我不会带走的,这毕竟是你的东西。”孙思邈从沉思当中醒转过来,开口向着方静说道。 “孙先生,你尽管去,我还会在方家村等您们回来的,不过我想问问,孙先生你回请几位名医过来?到时我好给你们准备宿住的地方。”方静听闻孙思邈的话后,心里计算开来,如果孙思邈真要请几位同道过来,那想来不会少,如果十个人之内的话,那就把他们按排在排屋那边住就行了,如果再多的话,只能腾出一栋楼屋来给他们住了,至于青雀他们回来后,只能住自己家了。 “方静,人数应该不多,估计五六位吧。”孙思邈思索了半天后,向着方静回应道。 “那好,孙先生您们尽管去。”方静倒也不客气,说这话的意思像是在轰人了。 “好,方静,你把这台显微镜好好收起来,可莫要给损坏了。”孙思邈心中的急切之心,比之刚来时更为急切,当然对于眼前的这台显微镜,那是相当的看重,真要是损坏了,那估计能把方静给吃了。 方静也没再回话,直接一只手拎着显微镜回到里屋,放在一个架子上,用一块布给盖上,算是遮挡一些灰尘之用了。 孙思邈看着方静一只手拎着显微镜去了里屋,生怕方静不小心给摔了,想提醒一下方静,但又来不急了,感觉那个心直接吊了起来,直到方静从里屋出来后,这颗心才放下来。 “孙先生,那我送送您们。”方静从里屋出来后,向着孙思邈他们三人说道,好把他们先送走再说,省得这小老头的心思有变化。 “方静,不需要你送了,你小舅舅母一家又不在,你家中之事又多,你先忙着你自己的事吧。”从大门出来后的孙思邈拒绝了方静的好意,喊着他的两个随从去了排屋那边收拾东西去了。 方静也没听从孙思邈的话回家去,直到孙思邈他们收拾东西后,把他们送离方家村,这事也算是告了一个小段落了,孙思邈他们再要来方家村的话,估计得要一个月吧至少,到那时,方家学堂也开学了。 回到家中后,家里的小娃都待在厅堂里写作业画画什么的,不过厅堂里的不远处,球球与毛球这会儿正抱着一棵小竹笋在那边磨牙呢。 “哥哥,你看,我把球球画好了。”方园瞧见方静回来后,直接把自己画好的画递给方静,又返回去把球球给抱了过来,心里算是要把球球抱过来与自己所画的比一比了。 “嗯,还行,至少已经有球球的样子了,不再像一只小猪了。”方静看着方园所画的图,黑白明显,但还是一头猪的样子,也不知道方园这小丫头是不是天生就跟猪给干上了。 “哼,我画的就是球球,你看,球球就是长这个样子。”方园抱着球球一脸的不开心,嘟着嘴,就连球球也一脸的不高兴,感觉像是方静得罪了他们两个一样,球球甚至抬抬了它的两只小手,要给方静来两巴掌不可。 “好了,把球球放下让它自己玩耍吧,你写你的作业去,哥哥我要做个小推车给小玲花。”方静把纸张递还给方园,叮嘱着方园赶紧回去写作业去。 “哥哥,你要做什么小推车啊?好玩吗?”方园听闻方静要给小玲花做个小推车,心里好奇道。 “那是哥哥给小玲花做的小推车,你个小丫头那么兴奋干嘛,赶紧写作业去。”方静用脚把把自己脚边的球球给推到一边去,赶紧去了灶房拿了破刀去竹林砍竹子去。 方园看着方静离去的背影,只得抱着球球玩了一会儿后,这才坐到椅子上写她的作业去了,至于大头他们,一直也没说什么话,手里拿着毛笔画着他们心目中在球球或毛球。 方静去往竹林的路上,心中一直思索着要给小玲花做一个什么样的小推车,除了基本能动的功能之外,还需要做精细一些,但想到自己的手艺,也做不出什么精细的小推车来,还得请方大用来帮着做,要不然自己做出来的小推车,估计能把大家把大牙给笑掉。
方静砍了几根竹子抗了回来,开始把一些枝丫或竹节处削平,先放在太阳底下晒一天,晚上再扔到水沟里泡一泡,几天后再来制作,至于要不要用一些桐油来刷一刷,这点在方静的脑袋中是没有这种想法的,一来方家村没有,二来方静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方静可以说是个粗人,一些细节上的事情,他不会去在意那么多,只要能用就行,至于用多久,往后再说吧。 一整天没啥事,除了家里的牲畜要照顾一下,其他的基本也没啥事,至于去田地里除草,这对于方静来说,估计也不太可能,更何况这太阳也够烈的。 第二天清晨,又被小玲花给闹了起来,方静赶紧起床,抱起睡在自己身边的小玲花,下了楼,给小玲花准备奶粉。 只要小玲花看见方静泡奶粉的那一刻,小玲花就会两眼盯着方静的手,也不哭,也不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就像是球球和毛球一样,盯着自己吃饭的大竹碗一样。 通过小婴孩的眼睛,能看到整个世界,方静抱着小玲花喂奶粉的时候,就喜欢盯着小玲花的这双小黑眼睛看,婴孩的眼瞳是全黑的,没有任何一点杂色,这就是从刚出生至几岁小孩的时候才有的,再长大一些,眼瞳就开始变色了。 而方静喜欢看小玲花的眼瞳,就是因为从小玲花的眼瞳中,能看到整个世界,或许小玲花的世界就是整个奶瓶,而方静的世界就是整个家,以及整个方家村,更是自己的整个生活。 “静哥哥,我来抱小玲花,你去洗漱去吧。”大头洗漱结束后,来到站在空地上的方静身边。 “大头,那你小心一些,我先去洗漱一下。”方静赶紧把正在喝奶粉的小玲花递到大头的手中,稍稍看了看后,这才去洗漱去了。 洗漱结束后,小草方园他们已经把鸡鸭鹅什么的都赶出去了,也捡回不少的蛋回来,这也算是她们平常早上起来后需要干的活了。 “大哥,我来抱小玲花吧,你和二哥把驴和马牵出去吃草吧。”小草洗完手后,赶紧来到大头身边,接过小玲花。 大头把小玲花递给小草抱着,这才和小树二人把驴与马牵着出去吃青草了,而方园却要收拾熊二的窝,要不然一天不清扫,就得堆满整个窝了。 方静洗漱完后,就得开始煮猪食,以及开始准备做早饭,如果有空的话,还得打扫家里,当然这些事一般也不是由方静来做的,家里这么多的小娃,自然由着小娃们去做了,但这些天陈二林一家不在,自然也就轮到方静来打扫了。 第二天,第三天依然如此,方静表面虽不累,但心里感觉开始有些累了,至少目前这样子的话,倒是把自己给钉死在这灶房里了,从早上起来喂小玲花奶粉,再到煮猪食,再到做饭,如果没有家里的小娃帮忙的话,方静都感觉要疯了,这还不算上农忙时期,要不然的话,方静真能疯。 吃完早饭后的方静他们,到是开始无事起来,方静抱着小玲花往着村正家里走去,这也算是让小玲花头一次见一见村里的人,虽然平常也有村民们来家里瞧瞧小玲花,但有时候,小玲花却是在睡觉当中。 “静娃子,大半个月前,村里人就说你抱回来个小娃,我这些天去了亲戚那边,也没时间过来看看,静娃子,说说怎么回事吧。”村正瞧见方静抱着个小娃来到他家,村正手里拿着一把锄头,正准备出去干活。 “村正,这事不好说,只能说小玲花的母亲在路边生产,因大流血去世,而且又没有亲人可投奔的,我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吧,这不把小玲花给抱了回来嘛。”方静再次小玲花的身世编了一遍,算是应付过去再说。 “这也算是做了回好事,她叫小玲花?是个女娃吧?以后你可要好好待她。”村正叹着气说道,心里有些堵得慌,或许是想起方家村以前饿死的孩童吧。 “村正,放心吧,我会好好待她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抱着她回来。”方静点头应道。 “哦,对了,静娃子,这两天怎么不见孙神医他们了?我这昨天才回到家,排屋那边也没瞧见。”村正开口向着方静问道。 “村正,孙神医他们有事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估计一两个月后还会回来方家村的。”方静赶忙孙思邈他们的事向着村正解释道。 “那就好,可不能慢待了孙神医他们,要不然我可不饶你。”村正点头应道,算是没什么想法了。 “那村正你先忙,我抱着小玲花到处转转,也好让她瞧瞧我们方家村,嘿嘿。”方静赶忙抱着小玲花远离村正,可别又让村正给说教起来,方静算是怕了村正了。 “行,你去吧,我也要去地里除草了。”村正点头应道后,随既抗着锄头往田地里行去了,方静抱着小玲花也开始往着大榕树走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