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诊断

大唐幻游 273 作者阿木小道士 全文字数 3694字

小火车哐当哐当的沿着木制轨道小跑着,根本停不下来,就像是吃了炫迈一样。 “哇,哇,哇。”坐在凳子上的学生们,包括几名先生,大张着嘴,两眼大睁,盯着广场上的小跑着的小火车,根本不知道这个眼前的事物是个么东西,更不知道这个怪物是如何奔跑起来的。 “我们早就知道了,我哥哥去年就做好了这台小火车了,在家里都跑了好几次了。”方园一脸骄傲的向着身边的同窗开口说道。 “静哥哥最历害了,以前我们见过好几次呢,就是不让我们玩。”丽质也向着她身边的同窗说道。 “大家肯定不知道我们眼前的这个东西是如何自行跑起来的,对吧?其实这是我以前与你们授课时,所做的实验,再制作成这个东西,完全依靠木炭与水,才驱动这辆小火车往前奔跑的,蒸汽产生动力,大家知道了吗?”方静向着在场坐的学生先生们大声喊起话来,小火车的声音有些偏大。 “方先生,以前你做的这个蒸汽实验我们是知道的,可是单单蒸汽就能推这个东西一直跑吗?恕我无知,这其中的学问,能否请方先生言明。”于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开口向着方静问道。 “对啊,方先生,你能不能向我等解释这个蒸汽实验,如何做到推动这个东西奔跑的?其中的学问,我们一直也没太明白,还请方先生告知。”秦书也同样站了起来大声问道。 不远处的将士,以及方家村村民们,伸着脑袋,大睁着眼睛,盯着广场上的小火车,眼中的惊恐自然呈现在脸上,双耳竖立,静待着方静回答。 “这个蒸汽实验,大家也看过我做过,蒸汽产生的热量是很大的,相信你们也是知道的,那可是比滚水还热,蒸汽产生的动能,通过某些装置,再驱动这小火车的车轮,也就可以使这辆小火车一直向前奔跑,当然,这钢铁制作的车头,以及这烧水的炉子,必须保证密闭,不让这蒸汽漏了才行,我这样讲,大家可听明白?”方静大喊着向所有人解释道。 “原来如此,只是需要一些特制的装置,把蒸汽推进这装置中,就可以使得这东西奔跑。”于立恍然大悟,听了方静的话后,终于是明白了这辆小火车为何能自行奔跑了。 “我这辆小火车,从去年就开始制作,在家中也实验了好多回,如果木炭能够供上,水也能够供应上,那这辆小火车就能一直奔跑下去,直至这辆小火车损坏为止。”方静从未实验这辆小火车的最终极限是多少,更不知道能跑多久,也许几天,也许几个月,但又有谁知道呢。 “方先生,请问,这辆小火车有什么用啊?”张泽心中的疑惑甚多,他本是学儒学之人,自然对这些奇淫技巧本就没多大的认同感,只是来了方家学堂,听了一些方静的课,倒也开始转变起观念来了。 “张先生这个问题问得好,那么下面我再请大家看看,陈大初,李琚(小树),你们上来,坐在这车厢里来。”方静大声向着大初与小树二人喊道,随后跑近小火车,拉了一下阀门,使小火车降速停下。 待二人爬进两个车厢后,方静交待二人抓稳车厢边缘,方静这才又打开了阀门,只是因为这次增加了重量,使得开动起来稍稍缓了一些。 “滋……咔……哐当……哐当……”小火车再方静拉下加速档后,正式沿着轨道小跑了起来。 “哇,哇,哇,我也要坐,我也要坐。”方园与丽质她们,两眼冒星星般的,原来方静制造的这辆小火车还可以坐人,这下可是把家中的小娃们激动的无语伦比了。 “这……这……”不远处站着的将士与村民们,也开始眼冒星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原来这架怪物,还可以坐人。 “安静。”方静大声喊向所有人。 “大家看看,这辆小火车并不大,可依然能把陈大初与李琚二人驮着奔跑,二人的体重加在一块,也有一百五十斤了,如果我再增加几个这样的车厢挂斗,是不是可以多驮几人?更或者运送些货物呢?”方静继续向着在场的人解释道,这可是有力的见证的。 “方先生,就以眼前的这辆小火车,还太小了,毕竟没有多大用处的。”张泽开口向着方静喊道。 “张先生,各位,可能大家只是看见这小火车还太小,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打造一辆房子那么大的火车头?又能驮多少东西多少人?而且这火车只需要加水与炭,不需要像牛马一样喂食料,如果有这轨道在的话,他就能一直跑下去,从东跑到西,那也不是个梦。”方静向着他们喊道,希望所有人能够大开脑洞好好想想。 所有人都很安静,不再说什么话,学生们盯着小火车,以及车厢中的大初与小树,而三位先生以及将士们,村民们,各有想法。 一整个下午的小火车实验,一直没有停下,一个个的学生们都抢着要坐上去跑上一回,也好体验一下这辆小火车所带来的飞奔效果,或许这辆小火车能成为他们心目中最好玩的玩具了。
课后,方静也没收回小火车回家,暂时就摆在广场上,等到傍晚时分,直至没有了木炭火力,这才停止了下来,方静才抱着小火车与其他的东西,放在学堂的一间教室中存放,以后有空了,也是可以放在这广场上,给小娃们玩耍的,反正小火车火的功用还需要用来开启小娃们的脑洞,以及他们的探索能力的。 “哥哥,我还想坐呢。”方园跟在方静身后,向着方静抱怨道。 “静哥哥,我们还要玩呢,以前你都不让我们玩。”丽质带着两个小女保镖向着方静抗议。 “过几天再玩吧,每周只能玩一次,该上课就得上课,放假了就回家,哪有天天玩这辆小火车的,走,回家吃晚饭去,也不知道舅母有没有做好晚饭。”方静带着家中的小娃开始往家中走去。 时过七八天后,方静在家中做老太爷,而此时的大榕树营地之中,王恃仁的母亲刚刚被接了过来。 王恃仁满眼心疼的望着床架上瘦骨如柴的母亲,这病痛折磨了他母亲近一年了,从一位富态老妇人,变成了一位骨瘦形销的病人,王恃仁身为儿子,却是无法替自己的母亲分担这份痛苦,心中悲痛之极。 “大哥,你来信说把娘亲接过来,现在该如何?那位神医呢?赶紧请过来替母亲医治才好啊。”王恃仁的二弟王中仁心急如焚,这才刚到营地就大声开口向着王恃仁喊道,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小妹王楚玉心中也同样的着急。 “二弟,小妹,你们莫要着急,娘亲到了方家村,那就有救了,我这就去请先生过来,你们好好照顾娘亲。”王恃仁心中当然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快速好起来,但身为大哥,事情还是得有先后之序的,再者,家人才刚到,总得安顿一下家人才是。 “先生。”王恃仁从营地离开之后,快速跑至方静家,好在方静正在家中大门口当老太爷。 “咋了?有事?”方静躺在躺椅上,眼都没有睁开,听见有人快速跑来时,也只是稍睁了睁眼瞧见王恃仁后,继续闭着眼睛假寐。 “先生,我娘亲接过来了,还请先生救救我娘亲。”王恃仁向着方静行了一个大礼,静等着方静答复。 “那去看看吧。”方静睁开双眼,瞧着躬着身的王恃仁,这才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方静抬腿往着大榕树走去,不急不慢,王恃仁跟在身后,想催着方静走快一点,可又不敢,只得跟随着方静步伐。 来到营地门口,方静随意的瞧了瞧,这才踏步进入营地,这可算是方静头一次进到营地之中,以往从未进入过,对于方静而言,军营是神圣的,所以一直以来,也从未想过要进这营地看看,这次,也是特例了。 “先生,这边。”王恃仁这会儿走在前面给方静带路。 “二弟,小妹,我把先生请来了,你们莫要多话,听先生的就行。”一进到一处居所,王恃仁就叮嘱着自家的二弟与小妹起来。 “王恃仁,去喊军中大夫与军医过来。”方静看着床上的老妇人,随意观察了几眼,开口向着王恃仁喊道。 王恃仁跑着离开他的居所,过了一会儿之后,来了一名大夫与两名军医,军医也都是方静认识的,大夫是后来才过来的,自然也就不认识了。 “你们三位瞧瞧王老夫人的病是何病,最好确诊清楚,我就在边上看着。”方静向着大夫与军医说道。 说来方静可不会看病,喊来这大夫与军医过来诊治,也只是想让他们好好确诊一下这老妇人得的是何病而已,这样自己也好根据情况,好用药或开刀手术,其实方静心里边也打鼓呢,这要是治死人了,自己这名声估计也要毁一半了。 大夫与军医听后,快速替床上的老妇人把脉查验起来,还向着王恃仁要了以往的大夫诊书看了看。 “大哥,这位神医为何看着如此年轻?大哥你不会被骗了吧?”王恃仁的二弟瞧了瞧方静,轻声的向着王恃仁开口询问道。 “大哥,我也觉得你有可能被骗了,咱们得赶紧去长安,找名医来替娘亲医治。”王恃仁的小妹王楚玉也认同她二哥王中仁的说法。 “你们休要多言,能求来先生帮娘亲医治,是很不容易的,要是先生不给娘亲医治,去了长安估计也无用,不要再说了。”王恃仁听了自己二弟小妹的话语之后,很是生气,厉声阻止他们二人,方静在边上听着也没关心。 “先生,是肠痈,而且时间不短,好在有不少的大夫用药压制,要不然这位老妇人想来也维持不了这么久的。”一刻钟后,那名大夫检查完毕,开口向着方静述说道。 “先生,是肠痈。”军医刘丰刘沛二人也同时向着方静确认道。 “好,我知道了,大夫可以回去了,你们两个留下,王恃仁,今天务必把这里给我清扫干净,用滚水煮过的干布全部遮起来,另外,你母亲的床架也要换一个非常干净的,两位军医会告诉你如何做,明天再来医治。”方静开口向着几个吩咐,随后抬腿出了营地回家去了,留下两位军医开始按排起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