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李世民提字

大唐幻游 194 作者阿木小道士 全文字数 3755字

方静站在一棵槐树下,抬着头望着不远处,瞧着这大唐长安城,也许是许久的未来,眼前的这座满是古香古色的长安城,这里将会成为一片废墟,心里很是感慨。 “方先生,您请。”承天门守卫副将,身着铠甲小跑着过来,向着方静小声的说了声,打着手势请方静先行进入宫门。 方静看了看这名副将,也不说话,抬腿往着宫城门行去,方静不想过多的与这些将士有什么交集,毕竟这里是人家李世民的地盘,真要说多了些什么话,会被李世民误认为自己在拉帮结派,虽然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但还是注意一些的好,毕竟自己身后还有一个若大的方家村,谁又知道李世民的心里想些什么呢? 随着这名副将通过好几道门后,再次来到太极宫广场上,而此时,方静却是看到了李世民带着一大群亲卫走了过来。 “圣上,打扰了。”方静瞧见李世民过来后,行礼道。 “先生,您来长安了,为何不等我过去迎您进来,我这可是失礼了。”李世民也向着方静行了个礼。 “圣上,客气了,我只是一介平民,可当不得圣上如此对待。”方静平静的说道,说来此次本是来求副字的,可不是来做太爷的。 “先生,里面请。”李世民打着手势,请着方静去往别处。 “圣上请。”方静也打个手势,作出一副你不走,我就不走的态度。 方静随后与李世民同行,往着太极殿后面行去,后面跟随着一大群的亲卫,虽然这些亲卫方静见过不少,但也有些却是没有见过的,想来是这些年重新培养的吧。 “先生此次来长安可是有何要事?”李世民最怕就是方静搞事情了,只要方静一搞事情,就会惹出天大的事来,最后还得自己来收尾,处理。 “圣上,此次来长安,就是想请圣上给我方家村提副字,我方家村近期在建设学堂,所以这方家学堂的字,还请圣上赐下墨宝。”方静也不拐弯,直接说明来意,省得李世民猜来猜去的,徒增麻烦。 “原来方家村要建学堂了,这可是好事啊,想来先生是要做先生了?那往后我大唐有方家人的参与,那必然会更加强盛的。”李世民听闻方静此次来长安的来意后,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不是来搞事情的就行,可别再来个屠一士族,那到时候可就又是个天大的麻烦。 虽然上次方静直接给太原王家来个雷劈毁宅的,这声势可是把整个晋阳城的人都吓坏了,好在没有影起大事来,要不然,李世民非得找方静拼命了,眼下大唐总有一些地方不是旱灾就是蝗灾的,得用钱粮去抚慰平民,可经不得方静再来一次大爆发了。 方静随着李世民来到甘露殿中,此殿乃是李世民平常办公之所,李世民自然要带着方静来到这座大殿。 “先生,还请坐,来人,给先生上点糕点,再煎些茶来。”李世民请了方静坐在矮榻前,唤着宫里人上了些糕点,还给端着一樽煎茶来。 “谢圣上。”方静倒也不客气,拿着矮榻上的糕点吃了起来,不过那煎茶,却是没有喝,就刚才闻到那味道,就不好受,更何况喝呢。 “那个,谁,给我端碗水来吧,我喝不习惯这煎茶。”方静朝着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女官喊道,倒也没当自己是客人,更没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平民,这要是别人,这明显是不把李世民当皇帝看了。 这事真要是别人,李世民真能砍了他,可李世民到也知道方静不喝煎茶,早就听闻方静家有着一种冲泡的茶水,自己的皇后可是经常念叨着。 女官听了方静的话后,心中也是大异,这哪有直接开口要东西的,真把自己当成主人了不成?不过最后还是看了看李世民,得到李世民的回应后,出去后不久,端了碗水来了。 “先生,我早有所闻,先生钟爱一种煮茶,一直未得所尝,真是可惜,每日间观音婢总是念叨着先生的煮茶,还经常与我说先生的饭菜是她吃过最好的美味,就连丽质都每日念叨,看来先生在吃喝上,造诣上必然不同凡响。” 李世民倒是希望方静给自己来点吃喝,以前也只是喝过方静提供的冰阔乐,但那东西也少得很,心中甚为怀念,却是不好意思向方静开口。 “圣上惹不嫌弃,那今晚我来做顿饭吧,我也确实好久未见到高明青雀丽质他们三人了,不过,眼下,还是请圣上帮我方家学堂提个字吧。”方静吃着糕点,端着碗喝了口水后,站起来向着李世民开口说道。 “好,先生稍待,我这就给先生提字。”李世民回到桌案前,拿起毛笔,摊开一张纸张写了起来,最后还在这纸张上盖上大印。 李世民书写完后,吹了吹,拿起纸张抬步走下书案来到方静跟前。 “先生,您看如何?要是不行,我再重新书写。”李世民摊着纸张给到方静瞧一瞧,心中却是自豪,自己的字绝对差不了,必然是好字的。 方静打眼看着李世民手中摊开来的纸张,正中四个大家‘方家学堂’,字体端正,苍劲有力,浑然一气呵成,方静欣赏着这副字,字是好字,纸是好纸,放在方家学堂这么一座村建学堂,绝对是大放异彩。
‘方家学堂’下方却是有一小行提字,贞观二年十月李世民字,上面还加盖了一个红色的大印,大印中的字,方静却是不认识的,毕竟方静前世学的是简体字,这几年也是有空就学着繁体字,所以对于甲骨文,金文,篆书,方静一概不认得,但想来这大印必然是大唐的国家印玺吧。 “圣上,这字真是好,苍劲有力,好字,好字,以后我方家的小娃们入了学堂,抬头一看,就知这学堂之名却是当今圣上所提,必然用功读书,将来若有机会,肯定得好好报效朝廷,多谢圣上。”方静看着这纸张上的提字,夸着李世民,其实方静对于字的好坏,也只在于片面而已,并没有过多的去学习书法一道。 方静接过纸张,仔细的折好,纳入胸口衣服中,以示对这副字的尊敬,这才向着李世民行了个礼。 “先生不必如此,一副字而已,先生以后若有需要,我必然允之。”李世民扶着方静,说着些话。 “先生,要不先去内苑,过会儿我差人去喊高明丽质他们过来,丽质可是一直惦记着先生,一直喊着要喝先生做的果酿,可这宫里做的果酿味道却是没有先生做的果酿好喝。”李世民请着方静往内苑而去,方静也跟随着,反正跟家里说过要十天左右,在这长安留些时日,也是完全可以的。 “圣上,这果酿吧,等今年方家村多酿一些,到时候叫人送过来,要是觉得好喝的话,以后每年方家村都可以酿一些,现在粮**贵,可不敢酿酒,喝些果酿还是不错的。”方静本身就对酒不感兴趣,说来也是前世造成的,要不是因为这酒,也不至于来到这大唐,在家里时,也不曾想过酿酒这事。 “好,好,好,那到时得麻烦先生了。”李世民大呼三声好,心中却是满意方静会做人,想来也是,随着年岁的增加,人也越来越沉稳了,不像以往,做起事来,从不顾前,也不顾后的,沉稳好,沉稳好啊。 方静随着李世民穿过好多道宫门,这才来到内苑,这里可以说是李世民的内宅了,除了李世民他们,基本不会有任何男子进来过,当然这里得除了皇后嫔妃的一些娘家人。 “观音婢,观音婢,你看谁来了?”刚进到内苑不久后,李世民大声向着内苑一处宫殿喊着,完全不顾身边还有方静在。 “二郎,谁来了啊,让你如此高兴?”观音婢的声音从殿中传出,人却是还没有出来。 李世民请着方静往着宫殿行去,这会皇后才从殿门走出,看见了方静,心中也是高兴。 “原来是先生来了,妾身这里有礼了。”皇后细声的说着话,向着方静行了个礼。 “皇后莫要折杀我了,莫要如此客气。”方静赶忙阻止着皇后,随后行了一礼。 “先生难得来长安,更是难得来我们这里,此次来长安必然是有要事吧。”皇后却是不知方静只是过来请李世民提个字而已,这才向着方静隐晦的说道。 “皇后,我这次专程来长安,是请圣上给我方家学堂提字的,并无其他事情,不过刚才圣上说丽质想要吃我做的饭菜,我这才过来,准备晚上给你们露几手,想来皇后也是有些年未曾尝过我的手艺了。”方静向着皇后解释道,虽然心里明白,只要自己来长安,在他们的心中,必然不是好事,看来自己在别人眼中,就是个惹祸精了。 “先生,您还真别说,我这些年吃什么都觉得没味,一直惦记着先生家的饭菜,今日先生来此展露手艺,我等必然要大快朵颐的,这才不会辜负先生的厨艺才是。”皇后放下心中疑惑,向着方静打趣起来。 “好,只要大家不嫌弃我做的饭菜比不上你们宫里的御厨,那我今日定然要大展身手一回,让你们也好尝尝我最拿手的几个好菜。”方静倒也不显丢人,直接大声的喊着,只要自己做的菜,没有谁能抵得住的。 “哈哈哈哈,好,好,一会儿高明丽质他们回来,让他们过来见过先生,想来都好些时日未见了,至从先生授课后,青雀却是少有时间来这里了,也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尽是差人弄什么物搞什么实验的。”李世民大笑着,内心真心很少有如此开心过的了,今日难得一回。 “哦?青雀开始做实验了?都在弄些什么实验啊?那我明日定要去瞧瞧。”方静听闻李世民的话,心中好奇,难道只因为自己的一趟课,就能培养出一个科学家来吗?想来应该不会的吧?做实验,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没有最简单基础的科学体系,如何做实验呢? “这也就要怪先生了,至从上次方先生授完课后,青雀像得魔怔一样,从我这里拿了些钱财,去弄什么实验,我也是不懂,明日先生要是有空,倒是可去看看青雀在弄些什么。”皇后倒无意怪罪方静,只是打趣一下,虽说青雀很少回宫来,天天尽是在自己的府邸做什么实验,李世民夫妇也不怪罪。 “好,那我明日就去瞧瞧。”方静回应后,跟随着李世民夫妇二人在这内苑闲逛了起来,毕竟此时也只是未时,还不至于这么早就开始做晚饭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