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王家灭

大唐幻游 184 作者阿木小道士 全文字数 3682字

“你就是方静,看来护法说的没错,你也算是有些本事了。”那名所谓的圣子看着方静开口说道。 “圣子?圣上的儿子?李世民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吧?还敢叫圣子,看来你也就是从哪只虫肚子里出来的子吧。”方静看着这名叫圣子的老头。 不远处一下子突然出现十来名护卫,个个手拿武器,包围着方静,这群人或许不能叫护卫,应该叫教众才合理,穿着一样,打扮一样,就连发饰都一样。 “我乃袄教圣子,你这小儿还敢口出狂言,一会儿定要叫你知道我袄教的厉害。”老头冲着方静大声喊道。 “袄教?外域来的吧?就你们这些连鬼都不收的妖人,来我大唐祸害平民百姓,不怕下了地狱进油锅炸吗?”方静对于袄教有所不知,但也知道其是一个教派,但也仅限于知道名字而已。 “哼,我乃火神使者余圣,你一个凡人尽敢辱我,尽敢辱我袄教,看在你是个普通百姓的份上,给你一次机会,跪下拜入我袄教,我以圣子的名意倒也可以宽赎你的不敬,还不下跪?”老头吹胡子瞪眼的大声喊向方静。 “我这人不拜人,不拜鬼,不拜神,不拜妖,而你嘛,就属于妖人,那就更不可能拜了,不过据说妖人属于宦官,是没有后代的,不如你脱下衣服让我瞧瞧,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后代,哈哈哈哈。”方静说完大肆的笑了起来。 “你,你,你,全部给我上,砍了他的手脚。”老头气急败坏的向着一大众教众喊道。 一群教众听后直接提剑向方静砍来,方静立马提剑,加速向着这一群教众窜去。 一眨眼的功夫,一群教众皆已被方静挥剑刺死,而方静却又是回身站立于刚才的位置,就像从未离开过一样。 “砰砰砰”教众倒地后,尸体溅起灰尘,也惊醒了薛有名和那名所谓的圣子,看着这眼前的一幕,薛有名早已领教过了方静的手段了,此时心中早已计算着要如何逃离此地,尽快的离开,要不然,下一个倒地的就是自己了。 “薛有名,你也不要想着再逃了,你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你的那点小心思,还是收起来吧。”方静看着眼睛四处乱转的薛有名,早就在盯防着他了,上次让他逃离,只是个意外,没想到意外之后还能有引来一条大虫。 “你,你,你,你是妖还是鬼?”老头指着方静喊着,心脏早已被这一幕给惊吓得快要爆裂开来,完全不相信方静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只能是妖魔鬼怪,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如此快速。 “一会儿你就知道我是妖还是鬼了,没有后代的圣子,看来你这神使也只是个假货而已。”方静说完话后,直接窜出,把老头与薛有名的手腿打断。 “啊啊啊”两人倒在地上惨叫着,方静就这样看着他俩就这么叫喊着,心中却是很想知道,这袄教到底在这大唐有多少人。 “说说,你们袄教在这大唐有多少人?”方静拿着剑拍着老头脸面问道。 “啊,哼,休想从我口中得知我袄教情况,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老头到也硬气,嚎叫了一会就不再喊叫了,不过哼哼声倒是没有停过。 “行吧,不说就不说呗,咋还来个要死要活的,这多没意思啊,至少你得脑袋一扬,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才对嘛,你这没有后代的死老头,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了,算了,一会儿我给你一个找阎王喝茶的机会,听话哟。”方静拿着剑拍着老头脸面说道,心里到也不再想什么教众不教众了,反正他们的老大都在自己手里了,难道还能翻出个花来不成? 袄(xian)教,也就是所谓的拜火教,火袄教,属于摩尼教的祖宗了,信奉多神,更是以火神为主要信奉对像,袄教以一神论和二元论为主,让人难以理解,其发源地为古波斯,属于今伊朗高原地,后又演变成各种教派。 墨家学说,东周时期开始主要的一种哲学流派,与儒,道,法三家并称为四大汉族哲学体系,形成了诸子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墨家学说由墨子墨翟创立,首领称之为‘钜子’,而且墨翟是华夏历史上唯一一位出身于农民的哲学家,他提出了兼爱,非攻,尚贤,尚同,天志,明鬼等观点,秦汉时期随着当朝反对各诸子百家争议,使得墨家学说渐渐没落,墨子死后,墨家学说发生了分化,有相里氏之墨,邓陵氏之墨,相夫氏之墨,主要为两支,一支以数学,几何学,逻辑学等为主的后期墨家,一支在秦汉时期转为游侠。 方静走近两人,双手提着窜向高空,往着太原晋阳城飞遁而去,薛有名与老头余圣已然被方静这一系列的动作,惊得快要死去,他们难以想像人真的可以在空中飞行,此时的两人除了震惊,只剩下惊恐了。 “你们瞧这下面,下面就是太原晋阳城,听说你们的是受雇于太原王家,下面的那座大宅邸就是王家所在。”方静把两人放在脚边,放出气流护着不掉下去,指着脚下面的那座大宅说道。 方静此次前来太原王家宅邸,完全只是因为这王家这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次次的惹事,看来是心不干净啊,完全就不把方静放在心上,更是想一次一次的把方静按在地上摩擦。
“你们也别这样看着我,我是男的,不是女的,你们这样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方静看着这两人睁着大眼睛盯着方静看,盯得方静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好像就是一个猥琐男,流着口水,满眼色色的神情,盯着一个高贵的而又美丽的女子一样。 方静也不再管这两人,直接向着哑巴神仙要了不少的C4炸药包,下降到一定的高度后,直接点燃往着这太原王家大宅里扔去,也不管这宅院中有多少人,更加不会去想炸死的是些什么人,扔完一个,接着再点燃一个,再扔,直至扔完所有C4炸药包后,又窜上更高的天空之上,呆立的看着脚下的晋阳城。 “轰轰轰”不知道这炸药轰炸声响了多久,直至方静看不到这大宅院上不见任何完整的事物为止,方静这可是扔了不下两百个C4炸药包的,这么多的数量往下扔,就像二战时期轰炸机直接扔航空炸弹的场景,这要是不能抹平了这太原王家,那真是对不起这C4炸药名称了。 晋阳城被这一连串的声音,惊得所有的官员,吏员,民众,百姓,大喊呼叫着,更有胆小怕事之人,抱着脑袋钻在家里的某个角落,有小孩的人家,更是直接吓得哇哇大哭,直至轰鸣之声停下不久后,晋阳城各人员从住所走出,大街小巷满是人员。 晋阳的官吏更是如此,都抬腿往着响声处快速跑去,当所有人来到王家宅邸前时,这才发现,原来的王家宅邸,早已不复存在,除了瓦烁石头就是废墟了,什么也见不着了,大家心里都在想着,这王家是惹了天神,降下这天雷,惩罚着王家,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景像的。 “瞧见下面没有?整个王家要是还有一只老鼠活着,我就,我就,我就把这剑吃下去。”方静指着下方的晋阳城里的王家宅邸说着,还不忘开开玩笑。 薛有名与那叫圣子余圣的,此时除了把方静当成真正的神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想法了,这不是天神又是什么呢?此时两人完全没有了那种求活的想法了,早已心灰如死了。 方静看着这两人也不说话了,估计也算是知道自己将会死在自己手上,看来这两人算是认识到了错误了,好吧,我方静原谅你们了,不过,除了死之外,其他的一切不可原谅。 方静不再说什么,也不再想什么,直接把护身气流散去,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方静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如此的高度掉下去,不死也得死了,哪怕地面有气垫或者棉花,也挡不住死亡之神的召唤。 薛有名与那圣子余圣,尖叫着呼喊,可方静也听不见,太远了,太远了,方静所在的位置超过一万米的,两人就这么慢慢的掉落下去,随着劲风的吹拂,指不定飘到哪里后摔落死去。 “你们也算是死得很光荣了,死之前都能体验一把高空飞翔,谁有你们有福气啊,你们呀,下辈子莫要做这些破事了,好好呆在家不好吗?非得出来弄个什么破袄教,这不是害人嘛。”方静看着脚下的两人还在那往下掉落,并没有飘向远处,自言自语的说道。 两人最终掉落在晋阳城门处,并未有多远,倒是把守护城门的兵丁吓得不轻,这天空之上掉下两个人来,还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是谁都能被这两声重响吓得魂都少去一半。 方静呆立着看着下方的晋阳城,思绪却是想着此次太原王家宅邸被毁了,但是这王家可不止这么一处住所,也许还有其他人呢,更或者可能早已搬离呢,各种可能都有,希望李世民下手的时候黑一点,莫要留后患,要不然自己又得开始麻烦了,再者,方静虽然对士族世家不爽,但此次估计也是杀了不少的人,估计还有儿童,幼孩,这也使得方静心中有些不静,毕竟这些儿童可没有犯事,但已然做到如此境地了,又该如何呢? 方静远离太原,回到长安城,方静没有直接去到宫城找李世民,方静根本就不想去找李世民,自己能动手的事,绝不想去找李世民帮忙的。 方静随既向着不少人打听崔家所在长安的宅院,以及在朝堂上当官的崔家人,还好这里是长安,龙蛇混杂,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办得到的,方静就是随意的去一大户人家偷了两个金饼子,给了个小混混才得到的消息。 虽然方静知道偷人家的金饼子不好,但身上没有带钱啊,只能如此了,再者,大唐的大户人家而已,能有几个是好的?方静也就心安理得起来。 随既方静开始了再一次的报复,方静直接窜至崔家几处宅院,提着剑,只要是上了十岁以上的崔家人,基本不留一个,十岁以下的,方静都算是放过了,不过都在其额头上划了一剑,算是留下个记号,并不想再多造杀孽了。 就方家村袭杀一事,这也算是了结了,至于崔家主家,方静想想还是算了吧,如再有下次,定然要血洗崔家。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