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吃过红烧肉吗?

大唐幻游 15 作者阿木小道士 全文字数 3559字

上午这顿饭吃的大家又是肚圆滚滚,方静也同样吃多了,山药味道太正了,方静以往也没吃过这么正的山药,实在是美味,所以也挺着肚子坐在地上消会儿食。 方大用一家更是不用提,一家老小都像昨日一样,不放过任何一粒米,一口菜,以往阿婆相对牙口不是太好,今日尽和方静捡着山药吃,吃的也是和大家一样坐地上喘气。 方静休息的差不多后,起身准备去洗锅碗,大丫看着也站了起收碗筷,方静瞧着大丫这瘦小的身子。 “大丫你坐下歇着吧,我自己来就行了,吃多了干活可会崩坏肚子的。”方静赶忙拦下大丫。 “静哥哥,我都没帮什么,还吃了那么多饭,你让我干活吧。”这就是普通庄户穷苦人家孩子的想法,吃了饭就得干活,吃多了还很不好意思,不让干活还不行,这也就是实在的庄户人家小孩,这要放在方静前世,想帮着干点活,门都没有。 “没事的,你才多大,要帮静哥哥忙就下午做饭的时候烧烧火吧,现在坐着休息吧。”方静可不想一个六岁的小娃来给自己做童工,那可就是个无良老板了。 方静洗完锅碗什么的,就依靠坐在正门口边,方园依着方静坐着。方静抱了一下小妹,小妹侧着身子仰着脸对着方静笑了笑,方静同样对着方园笑了笑。 大家都休息够了,都开始忙碌了起来,做衣服被褥的做衣服被褥,做笸箩的做笸箩,几个小娃该干嘛干嘛,只要不影响大人做事就行,其实小娃们都很自觉,最多只在边上看着,或捡小布头收起来,可不会影响大人干活。 方静回到灶房整理东西,准备着今天的寻猎之旅,不带小妹,只带上狗娃一个人,至少狗娃年龄大一些,男孩子也跑得快一些,另外狗娃还有把子力气。 收拾完了东西之后,随身回到正屋,拿了点昨天弄好的麻绳,中等粗细一些的麻绳主要是用来捆绑,再粗的麻绳也没有,方静最希望的是有点强劲的尼龙绳或钢丝什么的,总感觉麻绳太容易损毁,浸点水都容易发霉腐败,每过一段时间就得重新换着做上一些,这也是个麻烦事。 可惜目前是不可能了,方静和狗娃徐徐向前行进,期望着今天的寻猎之旅有个好兆头,至少今天的太阳高挂天空,就预示着是个好兆头。 进了林子之后方静冷静而又小心,而非像前几日的情况一样大大咧咧,方静的耳朵中响起各种声音,走兽飞禽,鸟鸣虫叫,耳朵现在就像放大器一样,把各种声音无数倍的放大,这可把方静吓坏了,然道耳朵坏了? 方静随着鸟叫声地方看去,豁然看到一只长尾鸟站在树枝上鸣叫,再转头看向远处另一边,一只麻灰色的小鸟也在树梢鸣叫,吓得方静赶忙双手堵了下耳朵,这个场景可是把方静吓得有些惊恐,可耳朵是堵不住的,声音一样传进耳中。 此时的方静觉得满耳的声音,就感觉像是跑进了碾米加工厂一样,那噪音能把脑袋轰碎的,方静堵着耳朵,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这满耳的声音能让人痛不欲生。 方静赶紧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声音嘎然而止,恢复了清净。方静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想听就能听到,于是尝试着听某些地方的声音,确实能只听到远处某个方向的声音,这下把方静高兴的呀,心里直夸神仙对我不薄呀,感谢玉皇大帝,感谢上清祖师,感谢太上老君,感谢地藏菩萨,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CCTV。 哦,不对,在这大唐不需要感谢什么CCTV,那玩意还不如一只兔子来得实在呢,感谢完一众神仙,方静想着试试眼睛能不能看到什么,于试发动双眼瞪呀瞪,一根毛都没看清,一点变化都没有,方静不死心,依然瞪呀瞪,瞪得眼睛又胀又酸还疼,想想算了,有双听音辨位的耳朵也是牛都上天了。 狗娃盯着方静看,不知道方静在干嘛,跳大神?又不像,累了休息?可看着方静又痛苦又开心的样子,狗娃都懵了,只能蹲在方静跟前盯着方静一个劲的看,就是看不出方静咋了这是? “狗娃,离我这么近干嘛,吓死个人了。”方静闭着眼休息,让双眼消除酸胀感后,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张小脸就离方静脑袋不到十公分了。 “静哥哥,你刚才在干嘛,咋又难过又开心?你累了吗?要是累了就坐会休息一下吧。”狗娃觉得方静是累了。 “没事,刚才是吃饭吃多了,胀肚子,坐会儿休息一下,现在好了,我们出发吧。”方静又开始骗小孩子了。 “静哥哥,要是真累了就休息,没事的,现在还早,没有猎物我们可以挖薯蓣的。”狗娃不想自己的偶像累倒了,这样可就真没肉吃了。 狗娃心里一直有个疑问,自从方静从树上摔下来醒了之后,狗娃就觉得方静变了个人似的,说话口音也不一样了,还会打猎了,还会做饭了,特别是做的饭那真是太好吃了,狗娃不知道方静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本事,心里想着也要跟着方静学本事,以后就不用老是吃不饱饭,老饿肚子了,更别提方静以前还会揍他呢,现在可是没有再被方静给揍过了,只是心中的好奇要小于猎物,要不然,狗娃早就要向着方静问起这事来。
“没事,休息好了,我们还是出发吧,说不定套着的猎物咬断麻绳跑了,那可就亏大了。”方静还是抬腿往林子里走去。 狗娃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也跟在后面往林子里走去,听着方静的话,心里确实不希望猎物咬了绳子跑了,猎物跑了,那可就真没肉吃了呢。 小半个时辰终于走到了下套子的所在区域,方静拎着篮子走过去捡起一只死兔子扔进篮子,看着兔子无语的很,尽是兔子,兔子与我有仇啊,兔子尽选择套子钻,一钻就套着脑袋活活把自己给折腾死。 方静提着篮子继续着,狗子想帮提篮子,方静说等猎物多了拎不动了再叫狗子帮着提,这会儿一只死兔子几斤重而已,不想用童工。 又一只死兔子,又一只死兔子,方静觉得跟兔子干上了,林子这么大,为啥偏偏就选这几个地方钻,估计又是兔子的好奇又贪吃的性子给惹来的祸事。 来到另一个套子前,套子不在了,满地的脚印,看起来像是狼爪子印,方静赶忙拉着狗娃蹲下,转头四下瞧,耳朵竖起,这下又把方静给吓着了,眼睛这会能看好远。 方静这会终于发现了眼睛能看好远的方法了,只要双眼想看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会放大版的在眼前,跟耳朵一样的哇,方静真想大跳起来再跪下,给天上的神仙来个九叩大拜。方静发动眼睛耳朵一起工作,像雷达一样转了一圈,半里之内没有发现狼,于是放下心来。 狗娃紧张惜惜的看向四周,以为方静发现了大猎物,过了好一会才见到方静站了起来,表示无事,这才站起来问方静。 “静哥哥,咋啦?有猎物吗?” “狗娃,你看,这脚印是狼爪的脚印,这个套子应该套着了只狼,但是狼咬断了麻绳跑了。”方静指着地上的爪印痕迹,以及绑在树上的麻绳给狗娃说道。 “静哥哥,这是狼爪印子?怎么这么像狗爪子脚印?”狗娃没见过狼,但看着地上的爪印像,村子里的唯一一条狗爪踩过的爪印,满脸的疑惑。 “狗娃,这狼与狗长得差不多,但狗会摇尾巴,狼的话就不会摇尾巴,至于狗嘛,有黄白黑花各种颜色,但狼呢没有那么多颜色,多数为杂灰色,狼爪子比狗爪子要大很多,踩出来的印子也就大很多,狼的攻击性极强,下嘴的地方都是脖子,咬着了基本就死定了,而且普通人打不过几只聚在一起的狼,以后见着了可不要把狼当狗哟。”方静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狗娃,也算是教半个徒弟了。 “静哥哥,那狼肉好吃吗?好吃的话我们套一只吧。”方静刚才的话等于白说,这小屁孩一心只想着肉,方静表示理解,但同时也很无语。 “我刚才说的话你要记住,别尽想着吃肉,狼来了就得赶紧跑回家叫大人一起来对付它,懂了吗?”方静可不想这半个徒弟死于狼牙之下,只能厉声的对着狗娃说教。 “好的静哥哥,懂了,见着狼就跑。”狗娃看着方静发火了,只得接受再教育。 “知道了就好,听我的没错。”方静说完继续往下走去。 一路上有三个套子没了,被什么动物给咬断麻绳带走了,气得方静直咬牙,发誓一定要报仇。 接着再往下寻去,又一只兔子,还有一只死去多时的淡红色小狐狸,方静拎着颠了下,不到十斤重,心里想着这狐皮值不值些钱,如果值些钱就太好了,不值钱也没关系,找人硝制一下给小妹做个小短褂也不错。 方静准备把兔子和小狐狸全扔进篮子准备提着走,耳朵无意间往最后一个连环套方向扫去,听着动静很大,方静忙拉着狗娃蹲着,就怕连环套方向的猎物发现他们的所在。 方静眼睛耳朵发动工作,印入眼睛的是一只很大的野猪,连环套把野猪的脑袋套住了,另外两个套,吊着一只前腿一只后腿,麻绳各绑在边上的树干上,使得野猪有力无处发,只能使劲挣扎,这越挣扎越紧的吊脚套,可不是那么容易挣脱的。 “我草,好大一只野猪,这下有红烧肉吃了。”方静不去想怎么弄死野猪,却想着这么大一头野猪怎么个吃法,红烧肉要来一盘,大块闷肉要来一盘,炖猪脚要来一盘,回锅肉要来一盘,爆炒肥肠要来一盘等等。 “静哥哥,野猪在哪,野猪在哪?红烧肉是什么?好吃吗?”狗娃听着方静在前面嘀咕,听着有野猪,很激动呀,再听到红烧肉,虽然没吃过,但听着方静都想吃,那肯定很好吃的,嘴里不由自主的流着口水。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