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蜕变 [第四更 求收藏,求票票]

大唐幻游 118 作者阿木小道士 全文字数 3556字

一进入夏天,方静就开始给小娃们减衣换衣了,天气越来越热,也使得小屁孩们都不愿待在家中,总想着往大榕树去,那里树阴层叠,凉风习习,方静也不去管他们,原意去就去,反正也没多大事,大榕树那里正好也有些人,也可以顺便照看一下。 方静虽然也想去大榕树,但想想自己好像好久也没有去过了,加上自己现在去的话,估计很多村里人见着自己,总要说不少的话,方静是个懒人,连最简单的乡邻村民交流都不愿意了,其实说来也是听了太多感谢的言语,心中有些怕了。 方静无聊总得找事做吧,总不能天天躲在家里,就连陈二林夫妇都不想待在家中,都去了大榕树那儿。 方静去到灶间拿了破刀,就往山林里去了,来到山林的方静,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完全放飞自我了,山林里林木密布,也没多少太阳直射下来,虽然不是最好的纳凉之地,但也是可以减少些阳光的直射。 谁说学了武功有了真气就不怕热了?谁说学了武功有了真气就不怕冷了,一样和普通人差不多,一样怕冷怕热,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如果连这点都没有,那还是人吗?除了活死人不怕冷热之外,还有啥? 方静当然也希望自己像前世电视电影里的一样,大冬天的穿着件白色单衣飞来飞去,多帅呀,大热天也可以穿着件书生气又帅气的厚衣服飞来飞去,那多帅呀,可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啊,冬天真的是冷呀,夏天真的也热啊。 方静虽然对于在高空之中踏空而行之时,无视冷热,这点也是好奇又怀疑,难道平常就得受着冷热交替,而在高空之中就可以无视了?这个问题,可是困了方静好久了,一直也没想明白咋回事,也没个头绪。 方静慢悠悠的在林间走着,脑中各种问题浮现,想着来大唐近两年了,啥事没干,啥事也没成,不过好歹让方家村所有人吃饱了肚子,这算是个好事了,可是自己呢?自己好像一直没有目标一样,也不知道要干嘛,更不知道来这大唐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哪个二货开错了轮回门。 “哑巴,你说这天之上到底是个啥?真没有天庭?”方静开口向着所谓的哑巴神仙问道。 方静前世没坐过火简上过太空,也没上到月球看过地球,对于地球也只是从书上,电影电视纪录片中了解,或许没有真实上去过,就无法得知真相,更何况自己来到大唐就证明这一点,这世上是有神仙的,什么超自然现像,什么空间虫洞,都见鬼去吧。 有本事你来个空间虫洞,连接一下大唐与二零一八年试试,要不你再弄个鬼来大唐试试,这完全超过了方静的认知了,完全颠覆了方静前世所学的知识,这世界不好混啊,神鬼人共存,虽然还没见着,但方静给自己下了个定义,那就是一定存在,百分之百存在的,当然,如果能解释自己是如何来的大唐,那就另当别论了。 方静越往山林深处去,就越觉得阴凉,高大的树木,繁茂的杂草,遍布的荆棘,厚厚的枯草枯叶,向着世人宣示着各自的存在。 方静手拿破刀,挥手一指头顶上空,双腿弯曲一蹦,窜上高空,直直的向着高空而去,方静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能飞到哪算哪,就想看看极限在哪里,太空之中能否能呼吸,能否能生存,能否能看到别的东西存在。 一里,两里,十里,二十里,方静感受到了呼吸困难,二十里的高度,已然超过了世界最高峰的高度了,方静站在空中,感受着这高空中的寒冷,感受着这高空中的空气,还不是极限,可以往着更高处飞去。 三十里,五十里,一百里,随着高度的上升,自己已然开始慢慢无法呼吸了,看着脚下的蓝色星球,方静有些醉了,这就是我们人类生存的星球。 一百五十里,两百里,五百里,一千里,方静终于到达了自己的极限了,不能呼吸,极致的寒冷,如果不是方静体内的那股气流有意识的保护着方静,方静此时已然成了一个飘向太空的太空垃圾了。 方静知道自己到了极限的顶点了,可依然无法再向上飞去,丹田处喷发出一股股的气流,才使得方静才不至于成为一个太空垃圾。 方静被这股类似真气的气流保护着,抵挡太空之中的寒冷与太阳的直射,同时也让方静也能呼吸,这是方静无法理解的,方静像头蛮牛似的,一直在那儿极力的向着上面冲去,可依然停步不前,就像前面有一张无形的大网一样,无论方静如何向上冲都无法冲破。 方静就这么坚持着,坚持着,坚持着,如果有个空间站从这附近轨道经过,一定可以拍摄到这一幕,方静就这样坚持着想要冲破这天际,冲出地球,冲出太阳系,冲向宇宙,而他这一坚持,都忘了时间,忘了空间,忘了一切。 据现有的条件标准区分,太空分五个层次,对流层为海平面到十公里,大气含量约为百分之七十五,平流层为十至四十公里,飞机的飞行高度一般在平流层外缘飞行,平流层以下的大气含量,占据所有大气含量的百分之九十七,中间层为四十至八十公里,热成层为八十至八百公里,外大气层为八百至三千公里,也叫散逸层/逃逸层,很多国家发射高空卫星就基本会发射到外大气层,当然也有太空卫星,比如华夏的导航卫星就得发射到更高的静止轨道上同步地球运转,而三千公里以外,就属于太空了。
话回方家村,太阳快要落山时,陈二林夫妇带着小娃们找寻一圈,也没有发现方静,唯一知道的就是破刀不在,大家都想着方静有可能去了山林里了。 “舅母,哥哥是不是今天不回来了呀?天都要黑了,怎么还不回来呀?”方园对于哥哥突然不见了,心中很是着急。 “小团子,静娃子可能有事耽搁了,估计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不要担心啊。”张小霞对于方静没有跟家里人打声招呼,就离开了,心里也有些着急与担心,但又怕自己的担心影响到小娃们,压着自己的担心安慰着小娃们。 “娘亲,表哥肯定是去猎野牛了,嗯,肯定是。”小芝对于自己的表哥完全没有任何想法,永无止境的崇拜,不管自己的表哥做什么都是最好的。 “都吃饭吧,给静娃子留些饭菜。”陈二林向着这一群小娃们喊道。 大家吃完饭后,坐在院中纳凉休息,也不怎么说话,眼睛都时不时的往着院子的右侧门瞧去,都希望方静突然间打开院门回来,一次次的盯着院门,却一次次的无声。 第二天清晨,方园从床上爬起,自己穿好衣服鞋子后,从竹屋往着土屋通过时候,看了看木床,木床上没有方静的身影,又去了各个屋子中看了看,就连灶房都没有放过,依然没有见到方静,方园坐在院子中的小椅子上发呆,看着有些难过,又带着一些失落。 没有人理解方园此时的心情,也没有人懂,虽然以往方静都离开过家好几次了,可依然摆脱不了小丫头对方静的依恋,方园坐在椅子上发着呆,陈二林夫妇这会儿也起了床,见到院中呆坐的小团子,也不说话,该干嘛干嘛,这已然不是第一次见着方园这样了。 时过两月有余,无人知道时间是如何一晃而过的,就如一片叶子从树上掉落下来一样,重复着,重复着,方园每天都起得很早,每天都是如此,虽然方静以往也离开过家一月有余的时间,但至少也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去干嘛了,可这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没有人知道方静去了哪里;村里人知道这事后,都曾相互问过,都没有瞧见过方静,还会时不时的来到方静家安慰着这一家子,但这种安慰又能带来什么呢,一家子大大小小的,都在担心惦记着方静,整个方家村也在担心记挂着方静。 方园心里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哥哥做神仙去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哥哥了,虽然好多次偷偷的哭泣,好多次流着眼泪,但小人儿的心里现在可坚强着呢,期望着方静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或许这就是方园心中最后的守望吧。 此时的方静,依然在无形无隐的大网前静止着,像是个石头人一样,突然间,方静的双眼睁开,深邃而又蓝色眼睛,抬头看向头顶的太空,全身一发力,冲向更高更远的太空,直至方静无视任何屏障可以自由飞向太空任何地方,方静这才停下身形,站在月球的地表面看着几十万里外的蓝色星球。 “原来地球真的很美,有机会一定要带小妹来看看,看看自己生活的家园。”方静自言自语道。 呆立不久后的方静,开始窜向地球方向,极速突破空间壁磊,一刻钟后到达太平洋上空,再次踏出一步,就已然来到方家村上空,从空中落了下来,直接到了竹林,带着欢愉的心情往着家中走去,方静可是不知道自己,已然消失了近两个半月。 “哥哥,哥哥。”方园看着自己的哥哥突然从院门外走了进来,直接大喊着,双眼两流着泪水,还带着哭腔奔向方静,搞得方静莫名其妙,只是离开半天而已,有必要这样吗? “咋了?咋还哭上了呢,都成大花脸了。”方静抱起方园,取笑着小丫头。 方园也没说话,死死的抱着方静的脖子,鼻子抽抽着哭着,方静也不清楚啥情况,以为是受啥欺负了,只得抱着小丫头安慰着。 “静娃子,你终于回来了,可是担心死我们了,你这两个多月去哪了?怎滴也不说一声啊,现在全村上上下下都在担心你,还好老天保佑,你没啥事。”张小霞在屋里听见方园的喊声,小跑着出来,瞧见了方静突然回到家中,心里甚是高兴,但也不忘数落一顿方静,使得方静更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