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好香,好吃

大唐幻游 10 作者阿木小道士 全文字数 3572字

方静给方园洗好脚后,把小妹的脚放在自己的上衣里擦拭干净,从小丫头手中接中小花布鞋,给方园穿上。 “来,小妹,站起来走几步,看看合不合脚。”方静站起身退几步说道。 方园从石头上站起来,走了几步,方静看着花布鞋有一点点偏大,估计再穿双厚袜子就应该合适了,但现在别说厚袜子了,连片多余的布都没有,得等做好衣服之后再看看有没有多余的布,自己好给小妹做双袜子穿。 “哥哥,鞋子好看,合适,可以穿。”小妹从没穿这么好看的花布鞋,站在空地上跳着脚,想要告诉哥哥鞋子很好。 “嗯,好看,稍大了一点点,不过小妹还能长高,鞋子还能穿几年。”方静觉得告诉小妹实情最好,以免小妹担心自己收走花布鞋。 “谢谢哥哥,哥哥最好了。”方园欢喜的笑着。 “小妹,你分点糖霜给狗娃吃,一会儿哥哥准备做晚饭吃。”方静回到正屋里拿着罐子递给方园说道。 “好的,哥哥!”方园觉得糖霜很甜很甜,为什么自己的哥哥要分给别人,但想着狗娃家给过自己饭吃,只好端着一个竹碗把糖霜分一些倒在碗中,分给狗娃吃。 方静回到灶房,看着灶房的土灶边上放着只兔子,回想着应该是昨天剩下的这只,再看看灶房中也没有野菜了,只有一些竹笋,只得随意拿着一根麻绳和破刀走出灶房。 “小妹,我去林子边采点野菜,你和狗娃就在家里别跑远了,一会哥回来做饭。”方静吩咐着两小娃。 方静抬腿往林子方向小跑过去,来到林子边上,寻找野葱,野蒜,野姜,想采点回去做个闷兔肉还是暴炒兔肉,随意采了两大把野葱蒜,随手挖了点野姜,就往家跑。 回到家的灶房,放下野菜,取下挂在墙上的老鼠,提上土灶上的兔子,去到正房拿起今天买的菜刀,走到房子的空地前,看着空地前只有小妹一个人,狗娃估计已经拿着分到的糖霜回去了。 “小妹,你把灶房里的野菜抱了和我一起去水沟,我拿不了这么多东西,小妹帮我拿点。”方静双手无法拿下太多东西,又不想再跑回来躺,只得委屈一下还在欢喜中的小妹。 “哥哥,你是要洗野菜吗?那我帮你洗吧。”方园看到自己哥哥要准备做饭了,想帮着哥哥做点事。 “小妹都会帮哥哥干活了,长大了哦。”方静取笑着小妹。 兄妹两来到水沟边,方静开始在水沟边上的石头上剖兔子,小妹蹲在水沟边远远的洗野菜,方静看着小妹洗菜的样子,觉得好笑,小妹对新鞋子的爱护就是从此刻开始。 方静一会儿就把兔子皮剥了,内脏清洗干净,准备剖老鼠,拿起老鼠时想起前世的老鼠是烧毛再剖,又立马拎着老鼠跑回灶房用火石打火开始烧老鼠毛,心里也不担心小妹掉进水沟,那水沟估计想淹死个人也很难。 火石打火真是个麻烦事,方静好不容易打火打着,放进小土灶中烧,加树枝再加木柴,不想让火息灭,把老鼠全身毛烧的差不多了,把老鼠扔在陶罐中提着就往水沟去。 看着小妹还是远远的离着水沟洗着野菜,方静拿着老鼠走回石头边开始清理老鼠,清理完了之后开始洗陶罐,并打满水,把兔子和老鼠放进去,准备端着回去。 “小妹,洗好了就回去,不要心疼鞋子,鞋子湿了可以晒晒,家里还有一双花布鞋给你留着。”方静无奈的对着小妹说。 “哥哥,都洗好了,鞋子不会打湿的。”方园露出可爱的笑容对着方静说道。 “那抱着野菜回去吧,一会哥哥要做饭了。”方静端着陶罐往前走。 小妹抱着野菜在后头跟着,回到灶房,把陶罐放在土灶上,火还在烧着,把兔子和老鼠从陶罐中拿出放在小方椅上,拎着刀就剁,剁成块,一起放进陶罐中,放点野姜蒜,就这样慢慢煮着焯焯水,去掉血沫什么的,小妹很自觉的去到土灶前烧起火来。 方静回到正屋,看着铁锅的粗盐,来到右屋,看到大桶中还挺干净,端起铁锅就把粗盐倒进木桶中。一会儿方静想用这口铁锅炒菜,陶罐做饭来着。 方静拎着铁锅小跑到水沟边,把铁锅清洗了一遍,回到灶房,看着陶罐中的血沫已经飘满了,忙端起陶罐小跑到水沟边去清洗陶罐中的肉,清洗完了之后赶紧回到灶房,把肉全部倒进铁锅里,端着陶罐回到正屋,打开大米袋,从米袋中弄出差不多十人份量的米到陶罐中,又小跑到水沟边上淘米,米淘了三遍差不多了,就打点水回到灶房,把陶罐放回土灶开始煮饭。 “小妹,移点火到另外一个灶眼里,烧大火,哥准备做菜了,小灶眼里的火不要停。”方静告诉一声小妹,他准备炒菜。 “哥哥,这个罐子不做菜了吗?”方园好奇的问道。 “哥哥今天买了口铁锅回来专门做菜,这铁锅做的菜比陶罐里做的菜好吃。”方静一边把铁锅架在土灶的另外一个灶眼上,一边解释道。
小土灶就两个灶眼,一大一小,小的灶眼正好放陶罐,大的灶眼放铁锅也正好,方静想着以前是不是这里也有一口铁锅,看着这个灶眼,思绪不由的想着。 方静把兔肉放进铁锅里炒,小妹在土灶下方加木柴烧着火,一会兔肉的香味就溢出来了,铁锅速度要比陶罐快了不知多少倍,速度很快,方静又往里加了野姜蒜,慢慢翻炒着,差不多了,就从木桶中舀水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就这样闷着。 方静闲下来,坐在小妹身边,随手往灶眼里加点柴火,看着土灶上的陶罐和铁锅,心里异常的平静,想着以后终于能吃饱饭,不用再饿着肚子了,甚至还能吃好,这才是生活啊。 小妹靠着方静,两眼盯着灶眼里的火,鼻子闻着锅里的香气,觉得哥哥变得好厉害,以前的哥哥虽然也对她很好,但没有现在的哥哥对她好。小小心思里不知道想些什么,觉得靠着哥哥最舒服。 小半个时辰之后,方静起身去正屋,拿着今天买的酱回到灶房,用竹勺舀了点酱倒进锅中的肉里,顺便加点粗盐进去,然后翻了翻,再把昨天弄好的竹笋平铺在肉上面,盖上盖继续煮。 “静娃子在做什么,这么香,这香味散得到处都是。”村正这会从灶房外走了进来,看着兄妹两正说笑。 “村正来了,这个我在做兔肉,一会儿就好,不过,村正,你能回去拿两个装菜的大盘子来吗,顺便还有吃饭的碗筷也带来,我这里没多余的碗筷。”方静不好意思的对着村正说道,不是方静不尊重村正,其实主要还是方静从前世带来的习惯,再加上自己目前还没缓过来。 “嗯,也是,你这家中还真是啥都没了,我这就回去拿。”村正转头往家去了。 方静把小灶眼的火息了,陶罐中的米饭已经煮熟了,只要把火停半刻钟,再回会火,那米饭就更好吃了。 “静娃子,大盘子给你拿来了。”村正拿着大盘子进到灶房。 “谢谢村正。”方静也不客气的接过大盘子,放在土灶边上,揭开锅盖,雾汽上升,满灶房的香气。小妹也站起来看着锅里的肉,鼻子抽抽。 “静娃子,这是兔肉?这么香?”村正站一边看着方静在乘菜,闻着这香味都快受不了了。 “村正,这就是兔肉,只是做法和你们做的不一样,我还加了点酱,香味会更浓一些。”方静把锅里的竹笋兔肉都乘在大盘子里,满满一大盘子。 方静接着把老鼠肉放进锅里炒,放点野姜蒜。 “小妹,锅里加大火,一会儿要吃饭了。” “静娃子,你这不得了了,这菜做的就是香。”村正在边上看着方静炒菜,独特的方式,与他们的煮菜完全不一样,就别提那香味了。 “村正,这样炒菜麻烦一点而已,但菜好吃。”方静翻炒着老鼠肉回应着村正,停下竹勺,给陶罐的灶眼夹了点带火的木柴放进去。 一刻钟差不多竹笋老鼠肉炒好了,陶罐的米饭也煮好了,方静把竹笋老鼠肉乘在另外一个盘子中,然后端着往正屋放在小桌榻上,又回来端兔肉,再回来端陶罐,这会石头叔带着他大儿子二儿子和媳妇正好走过来。 “石头叔,秀娘婶,大毛,二毛,快来,饭菜都好了,可以吃了。”方静瞧见这一家子都每人拿着个竹碗和筷子,还好方静提前告诉村正带碗筷来,要不然自己家三个竹碗两双筷子不知道怎么吃饭了。 正屋的小桌榻上摆了两大盘菜,地上一个满陶罐的米饭,米饭上一个竹勺,因为没有所谓的凳子,大家都是席地而坐,方静先给村正乘满一碗饭,再给石头叔和他媳妇乘,再给大毛二毛乘,最后给自己和小妹乘,乘好饭后,看着村正一大家子都直盯着桌榻上的菜,口水都流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礼节因素,方静估计着他们早已开吃了。 “村正,石头叔,秀娘婶,大家开吃,家里不讲这么些规矩,随意点。”方静只能开口先说句话,省得大家拘束,不敢大吃。 “那大家就听静娃子的,随意,看着这饭菜,实在是忍不住了,那就开吃。”村正首先夹了块肉吃,然后大家这才伸筷子夹菜吃,方静给小妹夹了几块肉,自己夹了根笋子吃着。 “香,好吃,太好吃了,我在外这么多年,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静娃子,你做的菜真是太好吃了。”村正大声说道。 村正一家都吃着肉,一点都不觉得村正说的话有夸大的成分,觉得这菜吃着就是太好吃了,筷子就没停过。 方静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作为一名厨师,最欣慰的就是自己做的菜,别人都说好吃,看着大毛二毛小妹三个小娃,就觉得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好吃的,虽然方静不是一名厨师,但此时的方静肯定自己就是一名厨师。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