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0 威逼群王

作者心净 全文字数 2189字

这就是奴隶制的规矩,满清八旗内部是最森严的主奴关系,你是铁帽子王又怎样,你可以随意捏死你的奴才,但是你自己也是皇上的奴才! 和硕庄亲王,一个没本事的病秧子,让太监死命的掐人中喷冷水,幽幽的长出一口气醒了过来,可是醒过来了还是得跪着,连给自己告病请假的勇气都没有! 载淳已经懒得跟奕譞这个臭石头较劲儿了,他环视四周冷冷的说道“京师十二铁帽子王,此刻仅仅来了十名,还有两位一直迟迟未到!” “诸位爱卿?这二位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谁能给朕说道说道啊……” 谁敢接这个话茬,一个个低着脑袋连大气都不敢出。 “怎么全都哑巴了?说话啊!说话……礼亲王你不是一直跟这几位关系好吗?今天拿线缝了嘴巴了?” 世铎一听又点他的名字了,吓得磕头如捣蒜“臣王不知啊!臣王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哈哈,你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了吧?昨夜礼亲王睡的可好啊?朕在景山上怎么没见到老王爷的身影呢?” 世铎一听这个话顿时天旋地转了起来,可能他平时血压就不正常,今天加上恐惧他眼瞅着就要犯病! 可是刚刚庄亲王的下场他都看在眼里了,这时候可不能昏过去装死,世铎颤巍巍的解开下巴的帽绳扣,满脸都是泪水! 顶着硕大东珠的亲王帽被放在了地上,老王爷悲痛欲绝的扣头说道“臣王有罪!陛下啊……臣王没用,胆小怕事,昨夜没有来御前伺候,请陛下重重治罪!” “臣老了,已经老的没有心力再办差事了,一个无用的老奴才,只求陛下看在臣王一辈子小心的情面上,留老朽一把骨头吧!” “呜呜呜……臣昨夜真的是感到天塌地陷,放眼环顾四周就是死活看不到一点活路,臣真的是不知所措了……” “臣还不如当年死在英法联军的手里呢……那一年,那一年也是这样……整个京师都炸开锅了,全城震动百姓惶恐,朝廷夏狩承德……” “都是这么乱……都是这么乱啊……” 载淳一看坏了,这礼亲王眼瞅着要犯痰症啊!眼神发散,说话也开始没有条理了,好好的怎么把当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时候的事情给说出来了? 这是哪儿跟哪啊?载淳并不知道,礼亲王当年在逃命承德的时候,已经受到了深深的刺激,一个胆子不大的王爷,突然遇到了京师帝都被沦陷的惨烈景象,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惊恐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今天让载淳这么一逼迫,再加上昨晚受到一些刺激,这礼亲王顿时有点要疯的前兆! “闭嘴!你有什么罪过回头朕再跟你算……一边去!” 世铎跪在地上身子微微打着摆子,眼光都呆滞了看着地上的帽子顶的东珠,嘴里不停的唠叨“大火啊……大火……大水法烧了……万字殿也烧了……海晏堂也烧了……” 载淳没有空搭理他,而是伸手指着其他的王宫贵胄们“你们……你们都摸一摸自己的天理良心!” “朕难道是崇祯吗?在你们的眼里朕就是吊死在煤山上的下场?这么多王宫贵胄,怎么就惇亲王、豫王……还有定王福熙来护驾了?”
“你们剩下的人呢?朕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见,你们嘴里喊的忠心呢?都被狗吃了吗……” 载淳这通骂啊,十二铁帽子加上其他降等承袭的王爵,被载淳骂成了一堆狗屎! 这太和殿正在骂,后宫也没有闲着,慈禧的妹妹醇亲王福晋此刻就跪在姐姐面前,不论太监宫女怎么搀扶就是不起。 “呜呜呜……姐姐,我就要你一句话,奕譞到底能不能活?这件事儿不是他干的,根本就跟他没关系……” 慈禧也气呼呼的拍桌子“不是他干的,为什么要背锅?在皇上面前好好磕头认错,让陛下出了这一口气不就得了!” “为什么自己认罪?为什么啊?” “姐姐,您还不知道他那个性子,这辈子就是个背锅的命啊!别人偷驴他拔橛子,好事能轮的到他吗?” “我要是能劝的住,昨夜怎么能让他去庆王府喝酒啊!” 李莲英也赶紧过来搀扶嫡福晋,可是这女人死活就是不起,苦求姐姐救男人一命,但是慈禧眼下也抓瞎了! 昨晚刚跟儿子起了冲突,把儿媳妇差点折腾死,眼下大朝会正开着,载淳就在气头上,当娘的也没法开口! “哎……等陛下下朝吧,我好好劝劝他!” “晚了……姐姐啊,晚了,陛下那急脾气没准还没下朝就枪毙老七了,都不用去菜市口直接午门了!” “呜呜呜……姐姐求您出面说句话吧,好歹争取点时间啊!” 慈禧气的直跺脚“哀家怎么办?陛下已经亲政了,垂帘听政的制度也解散了,哀家还能闯朝会吗?” 慈禧这个人虽然跋扈但是对男权世界的礼教还是有几份敬畏的,假如这次朝会是在养心殿开的,甚至乾清宫开都行,她都敢去闯! 可是太和殿她真不敢,这个大殿象征意义太强了!平日里没有大庆典或者战争等大事,都是不开的! 这是天下人眼中的帝国中心,在这里开的朝会级别太高,一介女流要是闯了,天下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可是自家这个妹妹实在是害怕到了极点,本来昨晚她还能撑得住,在彭玉麟的面前依然架子十足,那时候她觉得自家男人应该性命无忧! 可是今天早上宫里来人传唤她的时候,当她听说昨晚半袖城北就屠杀了四万厂奴,甚至还要用尸骸铸造京观! 这下她可害怕了,她是第一次领会到小皇帝的心狠手辣啊!这种脾气秉性的人,一旦震怒杀个亲叔叔又算得了什么! 等到了慈禧这边又恐惧的听说自家的傻男人居然把罪过全都认了,这是要背锅啊!悲从心来的嫡福晋跪在慈禧面前就再也不起来了! 储秀宫内慈禧也一筹莫展,妹妹哭哭啼啼的没完没了,所有人都麻爪了不止如何是好,这时候殿外传来一个声音。 “老七他要免罪,此刻只能依靠老六……你先看着吧,只有老六露面,老七才能逃过一劫!” 慈安终究还是在北苑待不住,回到了紫禁城!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