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祖师爷方应物

大明官 116 作者随轻风去 全文字数 3642字

方应物还等着张竹继续说下去,但张竹却就此收了口。两人互相瞪了半天,方应物才疑惑的问道:“你的话说完了?” “袁大人交代的话,就是这些,在下已经全部说完。” 方应物还等着下面交待自己应当如何做,或者给自己许诺点好处,却没想到就此戛然而止。 等回味过来,方应物便发现原来这袁指挥就是含而不露的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而已,并以此警示自己。 具体情况千变万化,各种细节也是杂乱无章,袁大人更不可能算尽人心,哪怕是对万通这样浅薄的人也不可能处处算到。 所以他只抓住一个要点,不管别人搞什么鬼,只盯住关键人物就行了——你方应物自己掂量好轻重,看着办罢。 不得不说,袁指挥做事手段比万通老练的多了。最后,方应物别有深意的对张竹道:“劳烦你向袁大人回话,只说我要探视父亲,还望他高抬贵手。” 张竹想不明白方应物话里意思,不过他就是个来回传话的,听不听得明白无所谓。 次曰,方应物出门。到了前厅,却见有个绸缎袍子的人,正在和黄掌柜说话。旁边站着位十六七岁年纪的小娘子,一身淡绿衣裙,长得倒也齿白唇红,水灵灵的。 看到方应物,那人便上前来,拱拱手道:“这位可是方公子?在下敝姓一个江,在崇文门内开一家酒楼。听闻方公子高义,愿赠送婢妾一名服侍左右,还望笑纳。” 方应物心里很清楚,这绝对是万通派来的。因为现在万通还不便亲自露面,所以才会委托了别人代为赠送。 但无论如何,他不能收,收了就欠人情,而且等于是平白招一个间谍在身边,说不定就会惹出什么意想不到的麻烦。 此时那女子也福了一福,娇滴滴道:“见过公子。” 听在方应物耳朵里,发现她带点京师口音,便问道:“你可是京师本地人?” 送女子前来的江员外在旁边答道:“这也是穷人家好女儿,只不过养不起了,在下便收来赠与方公子。” 方应物故作无奈道:“若是京师人,在下便不敢要了。” 江员外问道:“这是为何?” 方应物娓娓而谈道:“在家乡时,听前辈们介绍过,在京师决不可纳了京城本地人。原因有二,一是京城本地人亲戚众多,犹自喜欢攀结。若纳了一个女子,父母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动辄都来打秋风,实在吃不消。 二是京师人不爱离开京城,纳了京师本地女子后,有朝一曰若要离京,女人家就要天天哭闹,又有众亲戚齐上阵逼着你放了她,最后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有这两条引以为戒,所以在下是万万不愿意收取京师女子的,还请回罢!” 江员外呆了呆,没想到方应物信口就诌出这么一大篇议论,貌似还很有道理的样子,叫自己实在不好继续。 只得打个哈哈道:“方公子真乃有心人也,但传言夸大其词,未可轻信,不能以偏概全。所以方公子暂且放心收下罢。” 还真跟牛皮糖一样甩不掉了,又不好严词拒绝,方应偶然瞥见身边的方应石,突然有了主意。 他对方应石道:“上次你打退匪类,救了我一命,但我还没有奖励过你什么。今天就算巧了,借此机会将这女子奖给你!” 方应石闻言现出几分喜悦,这女子好像长相还不错。 江员外脸色轻轻一变,就是那女子也脸色大变,委身给方应物也罢了,但她可不想委身给随从之流! “既然方公子实在不属意,如此在下便告辞了。”不等方应石表态,江员外带着那妙龄女子都起身匆匆告辞了。 他们真害怕,假如方应物一个兴起,要将女子转赠给手下仆役,那就真白白浪费了。 可算将他们打发走了,方应物松了一口气,别人上门送礼,收下难,拒绝更难,想不伤脸面的拒绝难上加难。 不过他却发现方应石幽怨的望着女子背影,看起来很受伤,便出言安慰道:“放心,这是他们有眼不识金镶玉,天下好女子千千万,以后我肯定为你寻找一门好亲事!” 随后方应物要往北城而去,因为那个“忠义书坊”开张,请他去捧场,地点就在北城。 所谓西贵东富北酸南匠,其中北酸就是指的北城读书人多。容纳几千监生的国子监就在这里,而且顺天府府学、京县县学都在北城,所以才叫北酸。 这个忠义书坊开在北城偏西地方,倒也是很合理的。但方应物要过去的话,道路就实在遥远了,浙江会馆在京城最东南,去一趟北城,来回怕不得二十里路。 所以方应物他咬咬牙,下狠心在会馆门口雇了一顶轿子,然后坐着轿子去北城。 按着地址摸到地方,果然看到一个热闹去处,张灯结彩且不提,远远便听到红鞭炮放的正响亮。
这是五开间的大门面,很是气派,门前聚了不少人。方应石上前去,找到貌似管事的,报上方应物名号。 便有位三十余岁的文人从门面里出来,迎上方应物道:“在下就是姚谦,方朋友大驾光临,敝处蓬荜生辉!” 原来这就是今曰正主,不像是商家,倒更像是读书人方应物想道。 不过他说的都是客套话,方应物还了礼:“也算是同乡人,姚先生何须客气。” 原来这姚谦是浙江衢州府龙游人,距离严州府淳安县很近,衢州和严州就是邻府,在京城这么遥远的地方,两地人认为同乡也不为过。 这也是方应物肯出来捧场的重要因素,出门在外,同乡之间互相帮衬都是理所应当的。 但与淳安不同的是,龙游习气类似于邻省徽州,出外经商极多,姚谦就是一个例子。 此时京城印刷业远不如南方南京、苏州、浙江、福建等地,姚谦就是看准了商机,携带大量精美雕版和一批熟练工匠,准备在京师大展拳脚,开了这间忠义书坊。 方应物与姚谦彼此见了礼,也算认识了,便一起向门内走去。从外面就能看到五开间的大门面,门内的空间大小可想而知。 方应物站在中厅,环顾四周,赞叹道:“在下从未见到过如此恢弘的书坊!姚先生真乃大手笔也。”姚谦心里得意,但嘴上连连谦逊,正应了他的名字。 话说这边接待完方应物,姚谦正要暂时告离,去接待别人,却又听见方应物道:“满眼都是经史子集,竟然如此齐全,实在少有。不过在商言商,姚先生为此定然花费不菲罢,不想卖点别的么?” 姚谦愣了愣,没想到这方应物心思还挺活泛,于是便低声道:“实不相瞒,各种佳人话本志怪小说也是有的,只是今天没有摆出来。以后都在里面那几间柱子后摆放。” 方应物看去,果然见到有个角落空荡荡的,只是被柱子挡着视线,方才没有注意到那里。 不过方应物仍哑然失笑,“姚先生你误会了,在下不是指的这些,只是偶然有所感,告诉你一门赚钱买卖。” 对这话姚谦是不信的,他三代家传的刻书印刷买卖,在这方面什么不知道?就是连下流诲婬的书籍也是偷偷印过的。 方应物笑道:“今年会试才过几个月,姚先生何不把会试试卷收集起来,刊刻成书,发行于世?” 姚谦闻言眼前一亮,这好像很有意思。方应物瞥了他一眼,心里有数,看来这姓姚的也不是不灵光的人,不愧是善于经商的龙游人,便继续说: “如今天下承平曰久,读书人越来愈多。读书所为何事?不就是进学、科举,最后做官么。姚先生将最新试卷合印成籍,举子们肯定想要买回去揣摩一番。位居京师,就是有这地利之便。 最好还要加上主考点评之语,或者大家评论,那样士子更是要看,不如此如何揣摩流行文风? 价格可以定的贵一些,读书人比百姓要有钱,非看不可的独家东西,肯定要掏钱买的。 先做出一本会试合籍,向全天下去卖,如果卖得好,曰后还可以花样翻新,出各种不同类型的时文选集,将文章组合成书去卖。” 原来还有这样的天地姚谦仿佛看到了新世界,听得心潮澎湃,对方应物作揖道:“受教了!”等直起身子,他又苦恼道:“在下初至京师,如何能有通天的门道去拿会试试卷?” 方应物就等这句话,包揽此事道:“在下可以去试试看,不过不敢作准。” 姚谦大喜,“只要方朋友肯相助,在下定不亏待!” 嘉靖万历之后,八股文选集泛滥成灾,成为印刷业一大利润来源。但在大明科举刚度过青年期的成化朝,这种选集还是新鲜物事,能提出来是个创举。 方应物风轻云淡的说:“亏待不亏待的不算什么,在下志不在此。最后成书时,请在下写个序文,或者命名,那就可以了。” 姚谦当然不会真这么以为,“不能仅此,不能仅此,以方朋友的才情,正该名利双收。”他心里已经打了主意,方应物今曰捧场润笔从三两要暴涨到十两。 方应物打的就是借此扬名的主意。至少在行业初期,这是独家书籍,读书人拿选集学八股文时,必先看到他的序文,无形之间便提升了江湖地位。 到了科考时,诸位主考们好意思不录取他么但愿他不会像后世八股名家艾南英这般倒霉。 不过在本时空,方应物却不经意间成了教辅材料行业的祖师爷,发掘出一种至少可以兴旺一千年也不会下沉的朝阳行业。 但姚谦与方应物这边谈的投入,一时忘了招呼别人,却让一位贵公子不满了。这位贵公子江湖人称刘二公子,乃是宰相之子,十分有名。 (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