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果然来了

大明官 115 作者随轻风去 全文字数 3290字

方应物忙着送信和刷名望的时候,朝廷里有些人也没有闲着,比如文渊阁大学士刘吉为了翰林院庶吉士方清之的事情上疏。 由于他是内阁大学士,奏疏直接能送到了司礼监,所以外朝无人得知具体垩内容,但从宫廷传出的一些只言片语看,大概是要替方清之求饶。 这就让人有些看不懂,朝臣不禁惊呼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刘吉这种人,居然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他怎么可能会冒着触怒天子的风险,为了一个被天子打入诌狱的人说话?他从来就不会干这种“傻”事的! 还有另外一些不闲着的人上疏,要求彻查锦衣卫擅自袭击道德模范方应物的事情,奏疏也送进了司礼监。 这些庙堂上的流程,暂时与方应物无关。却说这曰,他终于送完了所有的信,一边考虑明天做些什么,一边走回了浙江会馆。 会馆的黄掌柜坐在前厅上,看到方应物进来,连忙迎上来道:“方公子,你可是回来了,我这里有件事情要与你说。” 方应物见了礼道:“掌柜有话但讲。 “有个本省同乡,从南边运了大批雕版和一批熟练工匠到京师,打算开一家大书坊。今天那东家来会馆会客时,与我说,开业的时候想请你去捧捧场。” 方应物皱眉犹豫道:“父亲有祸事,为人子者不好如此抛头露面的去做买垩卖罢?” 黄掌柜胸有成竹道:“令尊在牢中也要有花销,你自食其力赚些钱去孝敬这何错之有?这才是大孝啊!要知道刊书售书,也是宣扬教化的举动,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买垩卖?你去捧个场,也不算什么。 何况这家书坊起名叫忠义书坊东家就是看中了你的忠孝名声,正好与他们书坊招牌相符相称!不然他怎的会想起来找你? 我也觉得你们两边相得益彰,所以才敢牵个线,都是同乡,出门在外互相关照也是人之常情。” 孝字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没了顾虑,方应物便痛快答应了,反正父亲按部就班的走上了出牢流程,不用天天忧心忡忡了。 同时他心里唏嘘一番,既然成了名人就要有这种烦恼和觉悟,没想到他也有当开业嘉宾的资格了。”也好!不知具体要在下做些什么?” 黄掌柜介绍道:“要当场泼墨挥毫,写几个字为贺词;此外便是将你那些忠义之诗拣几句好的,写成条幅挂在店面里。 事情倒不繁杂,就是润笔略低了些,不过三两银子而已。但方公子刚起步倒也不必苛求太多。” 方应物答应下来,就回了屋。既然是书坊也算文化事业了,那么去参加一下没坏处。不但赚几两银子,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曝光和宣传的场合,明星也要走秀啊。 天色微微黑,方应物坐在门外乘凉,顺嘴和方应石闲聊着。不经意间,看到娄天化鬼鬼祟祟的摸进了院子。 等他走的更近些,方应物闻到了一丝酒气先开口打趣道:“委朋友,今天似乎有酒有肉,不是粒米未进了?” 娄天化身后还有一个人不过娄天化没有介绍,先将方应物请到屋里,低声道:“有人想要见你,委托在下做个中间人。在下可以担保,此人是可靠的。” 方应物没有听懂,反问道:“什么可靠不可靠?” 娄天化依旧神神秘秘道;“在下也不好多说什么,你一会儿便知道这可靠是什么意思了。” 方应物带着几分嘲弄道:“娄朋友我看你自己就挺不可靠的,你还敢担保别人可靠?真是笑话。” 娄天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叫道:“在下信誉卓著,从来也没有对不住过方公子你,这几次该办的事情也都办了,哪里不可靠?你这样说,叫在下心里非常不痛快,非常难受!” 方应物也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时,心态有点衣食父母般的高高在上,导致说话有些不顾及他心情,这倒是自己做人不周到了。 正想好言去劝慰几句时。却又听到娄天化继续自证清白:“在下懂了,方公子你是觉得在下来去飘忽,很容易就无影无踪,所以不放心罢? 为了让公子放心,在下从现在起就可以让公子看管着,以此担保今垩晚之人是可靠的。若出了纰漏,公子可以随意拿在下来处置,这样如何?” 方应物叹口气,“为了看着你,是不是还要我管吃管住?” 委天化神情坚毅的表态道:“为了彼此信任,区区一些饭食对公子你而言,应该也不算什么!”
真是不想着蹭饭就会死的人,方应物打断了娄天化的表态,“我还是先去见见你领来的这个人罢!他是袁指挥的人?” 娄天化大吃一惊,“方公子你怎么猜到的?” 方应物笑而不语,袁指挥当然会派人来接垩触他,不来才是奇怪。 万通万指挥这些招数套路,看着很阴,但前提是别人上了当才是阴,不过本质上还脱不出市井恶棍的习垩气。 用二十一世纪的话讲,就是还处在帮派社团街头抢地盘的档次和水平。连他方应物心里都十分不待见,只不过为了父亲和不直接得罪万通,才勉强一直应付,捏着鼻子配合。 他内心不认同万通,也很排斥万通这种市井气,但理智的人不可能完全由好恶左右选择。如果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他还是会和万通合作的,即使万通再没品也只能认了,虽然可能牺牲自己名声。 但方应物也在等待其他机会,多几个选择不是坏事。 想这袁指挥是一个当了二十年锦衣卫指挥使的人,干的就是特务头子差事,不会是糊里糊涂的,总该有点动作的。 果不其然,袁大人终于在今垩晚派了人来。若再不来人,方应物就该认定袁指挥老糊涂了。 娄天化出了房屋,将那人请进来,然后他又出去顺便主动把门关上。方应物借着油灯的光看去,此人相貌很平常,乏善可陈,年纪大约在三四十之间。 这人拱了拱手,“见过方公子,在下张竹,奉袁指挥之命前来” 这就是娄天化为何反复强调“可靠”了。如果有个不认识的人突然跑过来,自称是锦衣卫指挥使袁彬派来的,那方应物肯定心里抱着九分怀疑,根本不会轻易相信。 他肯定要想,这说不定是万通故意派了人假冒,前来试探自己的。 所以对方才找到了娄天化来当中人担保身份的可靠,主要也因为娄天化和方应物这边有点交情的原因,别人都不行。 在方应物想来,娄天化也没有必要在这里搞什么花样,不过说话还是要小心,能不留把柄就不留把柄。 脑中闪过一些念头,方应物笑了笑,“我就猜到,以袁指挥的英明神武,你们也该有人来了。如果这时候还没有人过来找我,那我还真为袁指挥担心了。” 张竹也不和方应物讲废话客套,直接问道:“前几曰,锦衣卫衙署外面那几个人和你之间的斗殴,是你和万通做戏罢?” 方应物含糊答道:“那只是一个意外,其实本不该如此。” 张竹不屑道:“做戏也做不像,还一个打五个谁能相信?真要做戏,那应该是五个把你们打了,这还像一点。也就万通这个市井无赖出身的,才会相信他那些幼稚把戏骗得过人。” 万通那些主意,方应物虽然尽力配合了,但还内心感到挺尴尬的。听着张竹点评后,脸上挂不住,“如果你今垩晚就是想说这些,那么还是请回罢,叫袁指挥另派个会说话的人来。” 张竹这才住了。,“袁大人听说了,内阁和司礼监那里,有人替你父亲出力。但是也想提醒你,即便内阁、司礼监、六科都很顺利,但最后办事还是要落在锦衣卫,而锦衣卫衙署目前还是袁大人说了算的。 即使能哄得陛下消气,但在陛下心里,对释放令尊这件事是无可无不可的。袁大人作为锦衣卫掌事官,当然能找出借口上疏,让可变成不可。” 方应物垩当然明白这些,官场上有县官也有现管,这件事里,锦衣卫就是现管,可以有很多种运作方式。常言道,县官不如现管啊。 袁彬功勋盖世,在锦衣卫经营二十年,一直直接向天子负责,读力姓很强,别人不大能管得了他。而且据说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公公和袁彬也有不错的关系,他们都是先皇英宗皇帝看重的老人。 就连汪太监在天子的支持下,想尽办法也只能将北镇抚司从锦衣卫里半读力出来,让北镇抚司也可以直接向天子负责。但终究是不能彻底掌控锦衣卫,更别说现在连汪太监都不如的东厂。虽然在历垩史上,锦衣卫经常由东厂管制,但在成化朝绝非如此。 所以张竹的话,不是威胁,而是一个事实。对此方应物没有说话,他知道张竹不止于此,肯定还有些别的话要说。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