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六天,君尽欢的回信

重生之逆世骄凰 733 作者非优 全文字数 2702字

此时的镜岛,月空站在皇宫一隅的瞭望台上,看着天空掠过的飞鸟,急急的问:“还没有陛下的消息么?” “信鸽、信鹰我们都派出去几十只了,目前尚未收到有关陛下的消息。”探子摇头,也在密切观察着从远处飞来的鸟。 也许在那些飞鸟当中就有他们的信鸽或信鹰,并将他们渴望的好消息带给他们。 “第六天了……”月空喃喃,跌坐在椅子里,目光微微有些凝滞,“陛下已经失踪六天了,根据海流和海风的情况,陛下乘坐的独木船不可能飘得太远,我们派出了那么多船只,还有大量的渔船和商船帮忙寻人,怎么样也该有点线索才对……” 除非陛下在海上出事,人和船都被大海给吞噬了,或者流落到了什么难以被发现的地方,而那些地方同样非常危险。 没有人愿意往那个方向想。 “呼呼——”一阵带着凉意的大风吹来,月空下意识的眯上眼睛,打了两个哆嗦,这让他意识到天气正在变得糟糕。 海上的天气总是变化无常的,前阵子总是阳光明媚、风平浪静,现在,又到了起风起浪的时候了。 “风变大了,陛下的船抗不住啊……”月空喃喃说着,又问身边的探子,“百姓那边的状况又是如何?” 三日之前,正是陛下就月无泽被杀一案给百姓一个交待的日子,当天陛下自然是不可能出现的,于是他只能代表陛下出现,告诉那些汇聚在月神广场的百姓们:“凤衔珠为了自证清白,独自出海去追查凶手的线索,陛下深信凤衔珠是被真凶陷害的,便也暗中带人去追查凶手,今日尚未归来……” 这番话引发了巨大的骚动,百姓的情绪十分激动。 他于是又告诉百姓:“跟陛下一起出海缉凶的侍卫伤痕累累的返回报信,说陛下在海上遇到了凶手包围,双方杀得难解难分,无奈对方人多势众,他们只能拼死将陛下打晕,送陛下上独木船离开,如今陛下下落不明,我们已经派出大量人物去寻找陛下……”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假,他还让那名伤痕累累的侍卫出来作证。 那名侍卫早就作过演练,当着大量百姓的面,以极其焦虑、愧疚的口气叙述了陛下如何悄悄的带领他们出海缉凶的“故事”,他讲得绘声绘色,细节逼真,百姓们很快就相信了这个故事,纷纷担忧起王的处境来。 这时,月空一不做二不休,当场向百姓下跪:“各位乡亲,大海无边,陛下也不知流落到何处,凶手却还在到处追杀陛下,陛下眼下的处境十分凶险!我代表皇室、朝廷恳求乡亲们若是有机会出海,务必帮忙留意陛下的下落,如若有人发现陛下的行踪,务必想办法相救,朝廷和皇室也会重重有赏——” 他身为镜国最为德高望重的元老,地位大概只在王之下,他这么一跪,百姓们都震撼了,感动了。 相较于王可能在袒护凤衔珠、与凤衔珠私奔或者故意在拖延时间这种可能性,王的失踪、安危更令百姓们感到担忧和重视。 百姓们当即纷纷举手,高声呼喝:“长老放心,咱们这两日就想办法出海寻找陛下,咱们这么多人,一定能找到陛下的!” “对,众志成城,咱们镜国人什么没经历过,陛下都敢出海寻凶,咱们也不能干坐在这里等着——” “我现在就回家收拾渔船和干粮,明日一早就出发……” 在这些呼声中,也有人问:“凶手到底是什么人?既然连陛下都亲自出海寻找凶手了,想必是有了凶手的线索,朝廷得告诉咱们凶手的身份,咱们才好协助朝廷找人哪……”
月空于是告诉他们:“凶手很可能是乌衣卫,乌衣卫杀了月无泽,以此栽赃凤衔珠和抹黑陛下,陛下和凤衔珠收到消息说乌衣卫想逃离镜国,这才急着亲自去追击。至于证据,陛下也已经在暗中收集,估计再过三五日便能查个水落石出。” 他这番话倒不是说假的,顺利的话,飞住天泽城的信鹰大概五六日左右就能带着君尽欢的信函返回,如果不顺利的话……现在想这些毫无益处。 “好,咱们就相信月空长老。”百姓们纷纷道,“希望长老三五日后能拿出凤衔珠无罪的证据,莫要欺骗咱们这些对陛下忠心耿耿的小老百姓。” “那是当然。”月空说得斩钉截铁,“我的性命担保,陛下确确实实是出海缉凶和寻找证据去了!月无泽一案,陛下、皇室和朝廷都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月无泽一个公道,也给镜国子民一个交待。” 就这样,关于月镜离的种种流言暂且被平息,也从当日开始,许多渔民、商人自发加入了出海寻找王的队伍。 月空也常常坐在瞭望台上,一日日的期待着那些队伍可以传回安慰人心的消息。 “百姓们都在牵挂陛下的安危,每日都有很多人到神像下祈祷陛下能够平安归来,渔民们这几日都很少打渔了,都在海上寻找陛下的踪影,他们都很爱戴陛下,只是……”探子道,“还是有不少人觉得凤衔珠就是在畏罪潜逃,根本不是为了自证清白,而陛下就是爱江山不爱美人,跟凤衔珠私奔了……” “唉——”月空长长的叹气,再度喃喃,“风越来越大了啊……” “空长老,空长老——”这时,另外一名探子急匆匆的跑过来,怀里抱着一只信鹰,“前往天泽国送信的信鹰回来了,脚上绑有信筒,这信筒不是镜国的。” “快让我看看。”月空赶紧站起来,将拐杖放下,“海神保佑,这封信是君尽欢所写。” 探子取下信鹰脚上绑着的手指大小的竹筒,当着月空的面拔出塞子,取出里面卷成一小卷的信纸,双手奉上。 月空急切的接过纸卷,小心翼翼的打开,他的动作很慢,手指还微微颤抖,这信真是君尽欢所回么?君尽欢真的会救凤衔珠么?要知道,君尽欢若是救了凤衔珠,也相当于帮了陛下一个大忙,可他们两人可是世仇和死敌。 纸卷打开了,他首先看到的就是醒目的、盖有红色印章的落款——君尽欢。 “长老,是君尽欢的来信么?”几名探子忍不住出声。 “应该是君尽欢写的……”月空的手指还在颤抖,目光紧张的上移,落在写得极为工整的小字上。 虽然陛下似乎很相信君尽欢,认定君尽欢一定会为了救凤衔珠而回信否认那些刺客的宣言,但是,他真的不太相信君尽欢会那么“好心”。 说不定,君尽欢还会利用这件事来火上浇油,把陛下往死里整…… 出于这份担忧,他看得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而且不敢跳阅,但这封信很短,他还是很快就看完了,然后他就盯着纸条不动了。 “空长老,”几名探子摒住呼吸,很是紧张的道,“这信上……怎么说?” 传闻中那个冷血无情、阴狠狡诈、擅长作戏的君尽欢,会帮镜国的王吗? “君尽欢说……”月空的目光从信纸上慢慢移开,看向他们,微颤着声音道,“说……他从未派人前往镜国保护凤衔珠,那些刺客的刺杀行为与他无关。” “呼——”众人长长呼出一口气,抬手擦了擦汗,感觉刚才差点就窒息了。
隐藏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