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不是来和你讲道理的

重生之财气冲天 1035 作者黄金战士 全文字数 2499字

“什么话?”沈曼莉一脸好奇。 “嘿嘿,你想知道吗?”秦风问。 沈曼莉点头。 “额,那就是...”秦风突然有点尴尬,这个话太粗鄙了,这要说出来,非得被自家班长狠K一顿不可。 要知道,自家班长那脾气,别看仙气缥缈,清新脱俗,但是呢,彪悍起来,那也是相当彪悍的。可以说,秦风都怕。 “说啊,什么话?”沈曼莉催促问。 “呃,你亲一下,我就告诉你!”秦风绝了噘嘴。 “讨厌!”沈曼莉一脸娇媚,但还是在秦风脸上快速的亲了一口。 “哎,你这可不算!”秦风抗议说,“说好了是嘴!” “你这人...真是...”沈曼莉一脸娇羞,最后还是飞速的在秦风嘴上亲了一个。 但就在其亲到的瞬间,秦风将其一把紧紧抱住,然后就不撒手了。 一阵轻微的呻吟后,沈曼莉娇喘吁吁。 “你可以放开了吗...”声音低如蚊子一般。 秦风嘿嘿一笑。 “就不撒手!”秦风坏笑。 “哎,你真讨厌!”沈曼莉娇嗔。 “嘿嘿,此刻这数百万粉丝,恐怕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心中的仙子,正在被我抱在怀里轻薄,嘿嘿!”秦风一脸得意。 “这就是你要说的?”沈曼莉微微皱眉。 这个家伙,真是... “不是!”秦风此刻暖玉在怀,心中无限的得意,丝毫没有察觉到沈曼莉微微变的神情。 “这句话呢,有那么一点不雅,不过呢,我觉得太贴切了。”秦风哈哈大笑。 “什么话?尽管说。本班长什么没见过!”沈曼莉语气已经变了。 当沈曼莉每次自称班长的时候,往往都是准备修理秦风的时候。 这是从学校开始就如此。 在学校的时候,因为沈曼莉人漂亮,年轻,心底好,又善良,还乐于助人,所以往往并没有谁会惹其生气。 也就秦风,总是因为打游戏,惹其生气。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自称本班长。 只是这几年过去,这个称号已经很少用了。 秦风也就是好了伤疤,望了疼,浑然不觉。 “那就是:再高不可攀的女神背后,都有一个摸她摸到手软,操她操到腿软的男人!”秦风压低声音坏笑。 “所以,你就是摸本班长摸到手软咯!”沈曼莉已经一脸黑线了,后面那句话太下流了,她实在说不出来。 “不,才不是呢。根本没摸够!”秦风说着就开始动手了。 “秦风!我看你皮痒了!”沈曼莉突然一声狮子吼,“居然敢调戏本班长!” 糟糕!河东狮吼了! 秦风一看这架势,顿时勾起了曾经悲痛的回忆。 跑!秦风立刻开溜。 “你别跑!”沈曼莉抓住平常打扫卫生的鸡毛掸子就追了上去。 大半夜的,帝都皇城根下,四合院,七夕仙子追打牛郎,鸡飞狗跳。 这要被拍到,发到微博上去,非惊爆众人眼球不可。 不过到时,众人一定会很解恨,会喊大快人心。 原因很简单,谁让秦风霸占了七夕仙子。 虽然说,二人是两情相悦。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秦风抢走了他们的仙子。他们服气,毕竟秦风足够优秀。
可是如果秦风和沈曼莉闹掰了,他们也再愿意不过了。 这种情况下,可是他们非常乐意看到的事情。 “哎哟,班长,你咋还真动手啊~~~”秦风屁股吃了一记鸡毛掸子,疼的汪汪叫。 实际上也没那么疼,只是呢,不叫疼一点,沈曼莉不会收手。 所以,哪怕并不重,秦风叫的也是鬼哭狼嚎的。 真的那么疼?沈曼莉顿时有点心疼了。 下一记,只是轻轻碰了一下秦风,结果秦风嚎叫的更厉害了。 这一下,可是让沈曼莉气坏了。 “亏我还心疼你,怕将你打坏你,原来你是故意装的。我让你装!”沈曼莉挥起鸡毛掸子就抽。 这一次,是真没留手了。 当然,沈曼莉也只是找准秦风的屁股打,这屁股皮糙肉厚的,加上有裤子在,真正来说,打在裤子上也不怎么疼,只是发泄而已。 毕竟,秦风说了那么流氓的话,这是让沈曼莉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这要换个人,她非翻脸不可,这以后永远都不会和这人有任何交流,任何接触。 但是秦风说的,她也无奈。俩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到了现在,大学又是同学,高中也曾经是校友。可以说,青梅竹马绝不为过了。 这种情况下,沈曼莉也不舍得多么用力。 “好了,好了,你们俩人啊~~~”一番闹腾后,伊涵诺也终于出来了。 没办法,大半夜的,秦风这鬼哭狼嚎的,她实在睡不着。 “你们也不怕外面的记者听见!”伊涵诺白眼。 “这可是四进院子,外面根本听不见!”沈曼莉冷哼,“不教训这个登徒子,他以后还没王法了!” 伊涵诺从沈曼莉手中拿过鸡毛掸子。 ”还是我家诺诺心疼我!“秦风顿时一阵马屁拍过去。 “诺诺姐,你看,这家伙还在那口花花的!”沈曼莉嘟嘴。 伊涵诺一笑。 “仙子,对付这种人呢,鸡毛掸子是没用的,这不会让他记住教训!”伊涵诺一笑,随后拿出两把枪来。 “这是我看见有趣,买的。打的是水单,说是在国外参加真人野外枪战游戏用的。”伊涵诺递给沈曼莉一把枪,“用这个打他,看他怎么跑!” “喂,喂,喂,你们不要太过分啊!”秦风惊了。 “哼,过分!”沈曼莉端起枪就要扣下扳机,但停住,“这个打在人身上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没事的!”伊涵诺嘿嘿一笑,“是你先,还是我先?” “我们一起!”沈曼莉咬牙。 二女扣下扳机。 随后,如梭的水弹打了出来。 这打到身上,就是一团颜料炸开,五颜六色的。 疼倒是不怎么疼,但是这一身颜料可不好清洗啊。 “哈哈,没打着~~~”秦风一个回风摆柳连续多了开去。 这让二女更是气急。 “哈哈,打不着,打不着~~~”秦风一脸得瑟。 此刻,天逐渐要亮了,整个院子被打的五颜六色。 “你给我站住,不许动,院子都给你弄花了!”沈曼莉娇嗔。 “喂,还讲理不讲理啊,这和我有关系嘛!”秦风哭笑不得。
隐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