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节 杜克的愤怒 【第一更】

不败战神 931 作者方想 全文字数 3378字

研究了许久的圣炎,杜克大致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只有佩服。△,www.shushu8.com 在法则领域,他是真正的大师级人物,能够让他佩服的人,少之又少。 上一个是唐天。 唐天的厉害不在于对法则有着多么深的领域,而是他能用一种破坏的姿态,藐视所有的法则。唐天不在乎某项法则到底作何之用,他用近乎蛮不讲理的方式,把所有的法则抓在手中,为他所用。在法则领域,唐天就像个暴君,他的觉醒神装,便是法则的牢笼。 圣炎的创造者,走的是另一条道路,法则和能量的变化,在他手上令人惊叹。他就像法则领域的巫师,他把法则和能量拉进阴影里,化实为虚四个字,在他手上达到了巅峰。虚拟的法则,虚化的能量,另类而巧妙的平衡,就像艺术品般,散发着难以形容的美感。 杜克惊叹连连,比起唐天那种蛮不讲理的一力降十会,圣炎所蕴含精致而充满美感的平衡显然让他更加欣赏和喜爱。圣炎的美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产物,可以想象它的创造者为它付出的努力。 他现在才发现以前自己低估了圣殿,圣殿底蕴之深,真是令人敬畏。 但是他到底是领悟了法则领域的人,弄明白其中的原理,立即能够有所针对。拥有法则领域,他就立于不败之地。在这片领域内,他就是神。 圣炎是介于法则和能量之间的形态,但是到底没有脱离法则和能量的范畴。 他周身升起一层鲜红的火焰,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鲜红的火焰渐渐变淡,从鲜红变成淡红,直至近乎无色。火焰转为无色是,焰身只剩下薄薄一层,仿佛随时可能熄灭,没有半点温度。这就是杜克根据圣炎的思路模拟出来的火焰,虽然平衡远不如圣炎那么精妙那么千锤百炼,但是在性质上,两者却没有任何区别。 它同样拥有一个虚拟的法则核心和虚化的能量。 杜克不是太满意,比起金色的圣炎,他模拟的这样虚炎,要粗糙得多。好吧,现在也只能勉强先凑合一下,等此战结束之后,自己可以慢慢研究。 浑身笼罩在透明火焰的杜克,冲入金色的圣炎火海之中。 眼前一片金色,圣炎全都被他周身透明火焰挡在外面。他的设想非常正确,他没有感受到任何来自圣炎的压力。周身的虚炎虽然没有和圣炎融为一体,但是相同的气息,还是让圣炎没有对杜克发动攻击。圣炎把杜克身上的虚炎视作同类。 杜克的办法谈不上巧妙,简单直接,却是一眼看到关键之处。圣炎的创造者显然没有遗忘罪域的存在,圣炎针对的目标同时兼顾能量和法则,但是对方绝对想不到,这个世界有人能够这么快破解出圣炎的秘密,并且找到它的漏洞。 杜克悠然向前飞行,周围滚滚圣炎,无边无际。 飞着飞着,杜克脸上的悠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他之前只是以为圣殿用圣炎封闭入海口,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圣炎的数量比他想象得还要多。当他冲出入海口附近的圣炎,看到一根根撑起苍穹的巨型火柱,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圣洲内竟然会是如此壮观的景象,圣殿的手笔真是大得惊人。 当他继续往前飞,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没有圣殿的人前来查问,而城市都变成鬼城,空无一人。到处可见到残壁断横和高温融化的痕迹。天空漂浮着大量的圣炎,一朵朵金色的圣炎,就像一朵朵金色的蒲公英,无边无际。 圣洲到底发生了什么? 杜克心中骇然,难道是屠城? 他抬起头,看着粗大的火柱和天空流淌的圣炎,还有漂浮在空中的一朵朵圣炎。他的目光,落在那一朵朵圣炎上,每一朵圣炎都不大,多数是指头大小,最大不超过拳头大小。但是数量之多,有如恒河之沙,数也数不清。 杜克呆呆看着这些圣炎,这些圣炎这么小,说明修炼者的境界很低,数量如此之多…… 忽然,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脑海中闪现,该不会…… 杜克只觉得一股彻骨寒意,从脚心直接窜上头顶,浑身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起来,他忍不住一个哆嗦。重返圣域之后,他始终觉得圣域的民众生活安逸幸福,觉得罪域的民众生活环境恶劣残酷。但是眼前这一幕,把他的这个印象击得粉碎。 实在……实在太惨了! 他在罪域见过各种残酷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件像眼前这一幕这般,让他觉得恐惧。他无法想象,该有多么疯狂才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震惊和恐惧之后,他的神情更加严峻。 一个如此疯狂的敌人,任何轻敌和疏忽,都极有可能让自己葬身于此。 杜克加快速度,他四处寻找唐天的身影。他相信唐天觉对不会这么容易被击败,圣炎虽然很出色,但是唐天也觉对不是弱者,杜克没有见过比唐天更强大的强者。而且唐天是天生为战斗而生的天才,野兽般的战斗本能,战斗时冷静敏锐的头脑,他是最强的战斗机器。 比技巧,比境界,唐天都有可能输,但是真刀真*枪的战斗,杜克一定会毫不犹豫押唐天胜出,哪怕是自己也是一样。 杜克深吸一口气,心头就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没有哪一次,他如此渴望唐天的胜利。没有哪一次,他如此渴望参加战斗。圣洲的民众是圣殿的子民,他们的死活和他没有关系,但是他依然如此愤怒。 是的,愤怒,无以伦比、从内心最深处涌上来的愤怒。 漫天金色圣炎散发着神圣的气息,却让杜克无比憎恨。 南盟最高统帅部。 “全面进攻的机会已经成熟。” 和往常不一样,兵今天手中没有夹着烟,他站在地图面前,神情肃然。他的目光环视面前诸将,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还很稚嫩年轻的脸庞。但就是这些少年,他们已经是战场上的老手,战斗经验丰富,名声鹊起。整个圣域,没有人再敢小看他们。 他们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但是脸上还是保持这镇定。 谢雨安若有所思,上次他就觉得兵大人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劲,而今天他彻底证实了心中的猜测。全面进攻的机会在他看来,并不够成熟,莫心、秋旭华、勾成闻刀之间相互猜疑,但是他们依然保持着克制。 圣殿内部正在发生剧烈的动荡,矛盾彻底激化还需要时间的发酵,这个时候动手,反而容易把已经有裂痕的敌人逼得重新团结起来。 谢雨安相信自己能看清楚,兵大人一定会看得清楚。可是兵大人依然坚持这么做,很显然,那就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而在南盟,能够让兵大人做出这样决断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南盟首领唐天! 谢雨安甚至可以大致猜测出来,唐天大人极有可能身陷险境,而兵大人是像利用全面进攻的方式,来吸引光明洲的注意力,缓解唐天大人的压力。 他没有出言发对,相反,他支持兵大人的决定。虽然现在并非全面进攻的最佳时机,但是唐天大人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因此可能受到的损失。 唐天大人消失有段时间,日常的工作都是兵大人在打理。兵大人各项工作安排有条不紊,效果显著,南盟的实力得到质的飞跃。相比之下,唐天大人似乎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南盟真正的核心成员都很清楚,唐天大人在南盟的作用无可取代,兵大人做得再好,但是他依然无法取代唐天大人。 唐天大人虽然不在,但是他对南盟的影响从未停止过。私底下大家都知道,兵大人能够通过某种神秘的方式和唐天大人取得联系。 兵大人是一名优秀的统帅,但不是一位出色的首领。 谢雨安想到这,忽然有点纳闷,平时的时候,也没觉得唐天大人有什么存在感啊,为什么自己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唐天大人是一位不错的首领呢? 唐天大人对于南盟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为了大人拼掉几个兵团,都是可以接受的损失。可是如果大人出了什么意外,正面战场的优势再好,对全局来说也没有什么用。 而且,谢雨安心中一直有个没有告诉别人的猜测,他怀疑大人很有可能潜入光明洲。他是从种种蛛丝马迹中推测出来,比如兵大人的在正面战场上的调度,似乎故意在吸引光明洲的注意力。他总有中感觉,唐天大人如果在光明洲的话,肯定会把光明洲搅得天翻地覆。 好吧,可能是自己想太多…… 谢雨安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杂念抛之脑外,他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战争上,大脑高速运转。就算之前在后方的时候,他也始终密切关注前线的动向。现在虽然不是最佳的全面进攻时机,但是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糟糕。而且从另一面说,对方形势比他们更糟糕,如果他们能够成为压倒骆驼的那根稻草,那么在正面战场上,将很有可能引发光明洲的全面崩溃。 他平静如水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罕见的兴奋之色,体内的鲜血就这么被点燃。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