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南十字座

不败战神 6 作者方想 全文字数 3917字

“百万奠基完成,南十字座之门开启!” 唐天如立宇宙虚空,面前星河灿烂,星辰如河砂般数之不尽。忽然,星河中飞出一个光点,光点朝他飞来,在他视野里急剧变大。 他这才发现光点竟然是四颗星辰。 四颗星辰飞到他面前,忽然两两相连,交叉成一个不规则的十字。十字周围亮起一圈光痕,光痕迅速幻化成一扇门,十字印记浮现在门上。 “微末之躯,凌云之志,十字南天,苦修之门。” 十字下方,十六个字,释放着淡淡的光芒,出现在门上。 “这就是铜牌的秘密么?”唐天喃喃自语,他呆呆地看着面前释放着濛濛光芒的十字,怔然出神。 五年的时间,他终于破解出铜牌的秘密! 可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呆呆看着闪闪发光的十字半天,唐天也没有弄清楚,这玩意到底是干什么的。 忽然,一个淡淡的灰色身影,在门上里缓缓浮现。 那灰人的模样有几分酷似唐天。 “喂,你是谁?”唐天尝试着喊了句。 灰人恍若未闻,忽然开始演练起基础武技,基础拳法、基础掌法、基础轻功、基础暗器、基础剑术,唐天心头浮起怪异无比的感觉,就好像对着镜子修炼一样。 基础武技动作不多,演练起来很快,当最后一个动作结束,唐天以为要完了的时候,忽然灰人左掌一拍,【拨】,紧接着闪电般的三个【碎步】,身形腾空而起,半空中拧腰出拳,【冲拳】! 昨天对拼的时候没感觉,此时亲眼目睹,才能感受到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好厉害的一招! 唐天有些呆滞,这么厉害的一招,竟然是自己使出来的? 领悟基础杀招:【反拳杀】! 一行鲜红如血的大字,在灰人头顶飘起。 唐天一个激灵,脱口而出:“杀招……” 杀招! 自己无意中鼓捣出来的招数,竟然是一招杀招! 唐天有些茫然。 好歹在安德学院厮混了五年,什么是杀招唐天还是知道的。 所谓杀招,是领悟武技真正精义后的升华招式,它的威力大大超出该武技的一般招式。一般而言,武技的杀招威力,相当更高一阶的武技。然而,它的消耗,却比三阶武技小。 因此对杀招的追求,一直是人们的目标之一。 理论上,任何一种武技都可以衍生出杀招,但实际上,有太多种武技没有杀招。领悟杀招的要求十分苛刻,需要完全领悟该种武技的精义,同时往往需要机缘。 杀招虽然听上去很厉害,但是唐天一愣之余,倒还是非常淡定。很少有人会把时间浪费在低阶武技上,更别说基础武技。 魂将卡能让人迅速地学习到新的武技,只要经济条件稍好一点的人,便会把绝大多数的时间,花费在修炼心法上。 有足够的真力,才能使用更高阶的魂将卡,这也意味着可以学习更高阶的武技。 灰人演练完毕,便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人。 唐天撇撇嘴,不以为然,和哥的水平也差不多嘛。 灰人仿佛听到唐天的想法,身形一颤。一只灰色的脚,从十字门上跨出来。 这是…… 唐天被这超现实的一幕给惊得愣在原地,这一会的功夫,灰人已经从门上走下来。 灰人蓦地抬起头,目光电射而至,凛冽而凶悍。 嗯? 唐天就像野兽般,陡然察觉到对方的敌意,背上汗毛一下子根根炸开。他的腰迅速微微伏下,脚步错过,身体略向前倾,双手微场。 面前的灰人,动作和他一模一样。 唐天不知和别干过多少架,马上就明白过来,这一架逃不掉了! 他眯着眼睛,心中不仅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有些兴奋。他的想法很简单,灰人显然是铜牌的秘密,肯定是要把灰人打趴下,才能真正破解铜牌的秘密。 来吧,小样! 哥等这一天已经五年了! 唐天舔了舔嘴唇,脚下蓦地发力,整个人就像一只猎豹,闪电般朝灰人冲去。 灰人同样冲过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不远。 【冲拳】对【冲拳】 强大的冲击力,从拳头处传来,唐天向前冲的身形不禁一顿。他睁大眼睛,有些吃惊,好强的冲拳。 他和阿莫里打过好场,阿莫里的冲拳同样势大力沉,但是和这一拳,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灰人这一拳,充满瞬间的爆发力。 双方的拳脚频率非常惊人,以快打快,砰砰砰拳脚相交声,密集如暴雨。 【基础拳法】、【基础剑主】、【基础暗器】、【基础轻功】、【基础掌法】 五种基础武技不断地拆解、碰撞、对抗,频率快得惊人。 数十个回合下来,唐天没有占到丝毫上风,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打架狼狈的时候不是没有,但是在这五种基础武技上,却没有人能够压他一头。 这才是真正的平分秋色 灰人给他的感觉非常奇怪,唐天就好像在和自己地战一般。他每一次出招,灰人都十分熟悉,哪怕他用一些非常规的攻击手段,灰人也总是很轻松地闪过。
越打唐天越是难受。 他打架厉害有几上原因。一个是他的身体素质十分出色,长久的基础武技修炼,他的身体十分均衡,高大匀称,爆发力、反应和体能都比一般人出色一筹。便是阿莫里那等恐怖的身材,唐天也只有力量稍差一点,但是在灵活性和反应能力以及速度上,全面占优。 基础武技几乎不消耗真力,大家比拼的还是身体素质。 另一方面,就是他经过千锤百炼的基础武技,基础武技虽然只有一阶,威力小,但是它的动作简单,出手快。而接近完美的基础武技,更是把出手时间压缩到极致。在唐天这样身体素质变态的家伙手上,威力还是相当不错。 除此之外,唐天虽然头脑简单,但打起架了,却十分凶悍骁勇,以伤换伤这种事,家常便饭,一般的学生未战先怯。 这些都是他能够横行安德的原因,然而,他的这些优势,在灰人面前,却丧失殆尽。灰人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都丝毫不逊色于他,基础武技的熟悉度,同样完美。至于凶悍,灰人不知疲倦,不知疼痛,比唐天还要强。 两团人影,不断一触即分,又不断重新扑上去。双方的出手速度极快,一会在极小的空间内贴身肉博,一会又大开大阖的冲拳对撞,脚下频率惊人碎步,两人如影随行。 唐天的怒喝低吼,夹杂着密集的拳脚相交声,不绝于耳。 呼……呼……呼…… 唐天喘着粗气,狠狠盯着面前的灰人,强自按捺去揉拳头的冲动,他的拳头已经从疼痛变得发麻。更关键是,战斗过于激烈,他能感觉到体力在迅速流失。面前的灰人,却没有露出丝毫疲态。 刚刚借着再一次的冲拳对撞,他拉开与灰人的距离,获得宝贵的喘息之机。 怎么打? 唐天早就把灰人到底是什么东西之类的问题抛到九霄云外,现在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问题,怎么才能打败眼前这上该死的家伙 灰人并没有上前,只是凛冽的目光,冷冷地盯着唐天。灰人没有丝毫疲倦之态,全身没有破绽,无懈可击。 打败他 只要打败他,就能知道铜牌的秘密…… 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不断呐喊,唐天的拳头不自主攥紧,他蓦地抬头,目光变得锋锐如刀 五年,整整五年,五年的苦练,不就是为了铜牌的秘密吗 秘密就在眼前……只要打败他…… 似乎察觉以唐天的变化,灰人露出戒备的姿态。 打败他 攥紧的拳头微微松开,又闪电般握紧,脚下毫无征兆发力,身形如电,再度朝灰人扑过去。 灰人夷然不惧,迎面而上。 【冲拳】对【冲拳】…… 双方又开始新一轮的缠斗,没有太多的技巧,双方招式都干脆利落,以快打快。唐天一反常态,主动抢攻,他仿佛全身充满力量。 以快打快,以重拳对重拳,少年的眼睛里,浮着一片火焰。 蓦地,火焰一跳。 杀招,【反拳杀】。 跃至半空中的唐天,身体拧成诡异角度,暴喝出拳,蓄满的力量瞬间爆发, 几乎在同时,灰人同样跃起,同样的【反拳杀】 两只充满力量的拳头,如同两颗轰然呼啸的流星,眼看就要迎面相撞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 唐天的嘴角忽然浮现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果然就是这样啊…… 唐天在双拳对撞之前,忽然拳头一偏,瞬间化拳为掌,搭上灰人的拳头,右臂突然变得柔软,就像一根老藤,缠上灰人的拳头。 双方的速度极快,前冲的力量很猛,唐天这一缠一引,半空中的迎面相向的两人身形同时失去平衡。 唐天的身体也失去平衡,但他有所准备,嘿然吐气开声,缠着灰人的手掌丝毫不放松,强大的腰腹力量陡然爆发。 以身体为轴,灰人就像沙包一般被唐天硬生生抡起。 “嗬嗬嗬嗬!” 唐天脸庞狰狞,嘴里发出类似野兽的咆哮,贯注全身的力量,把手上的灰人狠狠砸在地面。 轰! 地面一颤,尘土飞扬。 身体还在半空中的唐天,借着手上传来的力量,重新平衡身体。此时他居高临下,身形往下坠。唐天想也没想,松开手掌,借着下坠的力量,弯肘成锤,结结实实捶在灰人的肚子上。 灰人身体一弓,就像虾米一样。 领悟杀招【缠肘杀】! 眼睛里一片火海的唐天,完全没有注意到门上闪过的这行字,他没有半点善罢甘休的意思,翻身正欲再来。 啪! 地上灰人化作一蓬灰雾,消失不见。 嗯? 暴走的唐天顾目四盼,俨然一副挖地三尺的模样。搜寻了半天,灰人也没出来。唐天眼中的火焰开始褪去,很快,他重新在十字的光门里寻找到灰人,灰人重新变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敢和我斗,打你个饼饼印门上!”唐天呸地恶狠狠丢下一句话。 就在此时,半空中的十字,就像一扇门,缓缓张开。
隐藏